第98章 胸口的那一道疤

文 / 唯一的迷蝶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夏忧依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欧阳洛拉住夏忧依再度说道。

    夏忧依不耐烦的睁开眼睛,看着眼前的男人,觉得很是熟悉,但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是谁了,她低声的说道:“男人,一个男人。”

    “夏忧依,仔细看看,我到底是谁?”欧阳洛有些不爽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忧依眯着眼睛,认真仔细的看着,再度说道:“啰嗦,和娘们一样。”

    欧阳洛的手,情不自禁的拉住夏忧依的手腕,该死的,她连他都不认识,就这样的亲吻着他,他怎么能不气呢?若今日在这里的不是他,是别的男人,夏忧依依然会如此的。

    夏忧依吻他,不是因为他是欧阳洛,而是因为他是一个人,一个男人而已,他怎么能不气呢?他的内心怎么能不受到打击呢?这样的女人,也许只有夏忧依一个人吧。

    “夏忧依,我是欧阳洛,你给我仔细看清楚了。”欧阳洛的大手,捏住夏忧依的手腕,再度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和我提那个混蛋,我这一辈子,没有恨过什么人,他就是其中一个,提到他,我就难受,痛,心痛的厉害,不,我没有心的,我的一颗心,被他拿走了,我是无心的女人,嘿嘿,鬼魅竟然这样说,无心的女人最狠毒了,其实鬼魅不知道,我不狠毒的,我只是被人伤的太深了,以至于我不得不狠毒,若没有人伤害我,若这世界上面,有一个人把我当做宝贝,我怎么可能会狠毒呢?不,这世界上面,还是有人把我当做宝贝的,只是,只是我放弃了而已。”夏忧依闭着眼睛,低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洛看着夏忧依的眼睛,酒后吐真言,夏忧依说的每一句话,他都信了,而他也明白,夏忧依的心里,已经不是他一个男人了,因为他的伤害,夏忧依的心里,装了一个司徒翼,因为他的残忍,夏忧依的心里,又多了一个鬼魅。

    夏忧依的心,再也不可能只有他一个男人了,若说,夏忧依心里有他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恨吧,恨也是好的,起码能占据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夏忧依,我要将你心里所有的人都赶走,我要成为你心里的唯一,这一辈子,你心里只有我,欧阳洛发誓,他从来都没有这样坚定过,也从来都没有这样狂妄过,其实他只是,希望夏忧依爱他而已,这一刻,他发誓,他是渴望爱的。

    “好热。”夏忧依解开领口,红着脸颊说道。

    欧阳洛正在开车,一个转头,就看到那诱人的ru沟了,夏忧依原本身材就不错,生完孩子之后,身材更加的美好了,这一眼让欧阳洛很难压抑,但是现在是开车,是开车,生命安全最重要了,欧阳洛必须恢复平静。

    欧阳洛发誓,夏忧依绝对是故意的,刚刚还只解开一个扣子,而突然夏忧依扯着领口,那香肩已经外『露』了,还有那笔直的美腿,每一处都让欧阳洛无法忍住,欧阳洛加快速度,将车子开到海边的房子门口。

    抱着夏忧依就往房间里面走去,夏忧依被放在床上,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睁开眼睛,随后站起来,『揉』着脑袋,低声的说道:“好热,洗澡。”

    夏忧依完全不知道身后还有一个欧阳洛,她脱掉文胸,chiluo着上半身,胸q的beil暴『露』在空气之中,那光滑细致的肌肤,在灯光的照『射』下面,更加的『迷』人了。

    她随后弯着身体,轻轻脱掉裙子,穿着黑『色』的底裤,走进卫生间了,她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开始弄谁,当浴缸里面的水全部都满了,夏忧依静静的躺下来,闭着眼睛休息。

    欧阳洛『摸』着鼻子,该死的,差一点就流鼻血了,这个女人什么时候这么豪放了,他站在门口,不敢走进去,他告诉自己,夏忧依喝醉了,不能趁人之危的,绝对不能做这样的事情,但是脚却不听他的使唤。

    他走到浴室门口,看着躺在预感里面的女人,那粉嘟嘟的笑脸,那卷着的睫『毛』,看上去是那么的『迷』人,想起她那绝美的身体,他就控制不了,他努力平静呼吸,刚刚转身离开的时候,听到夏忧依的叫声,转过身子,就发现她掉入浴缸里面去了。

    欧阳洛快速的走进,大手一捞,将夏忧依捞出来了,夏忧依闭着眼睛,估计已经进入了入睡的状态,欧阳洛就抱着夏忧依,看着**的夏忧依,他的下面痛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忧依的小嘴里面发出了诱『惑』的声音。

    欧阳洛忍不住了,他抱着夏忧依走出来,将夏忧依放在床上,欣赏着夏忧依身体,每一处都让他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夏忧依,你本是我的,既然你是我的,那么我也不要客气了,我想你,想了几年,这几年,除了我的手帮助我,我再也没有别的女人了,这是你在我身上下了蛊,这个必须要你负责。

    欧阳洛脱掉自己的衣服,轻轻的吻住夏忧依脖子这样的感觉,让欧阳洛很是兴奋,突然停顿了,夏忧依的身材变得那么好,到底是因为生完孩子,还是有别的男人帮助她呢?

    欧阳洛想到这里,他的大手用力了,这一个力度,让夏忧依吃痛的说道:“好痛。”

    欧阳洛压在夏忧依的身上,压住夏忧依的鼻子,低声的说道:“夏忧依,睁开眼睛。”

    夏忧依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睁开眼睛,『迷』『迷』糊糊的问道:“好痛。”

    “夏忧依,谁碰过你?”欧阳洛咬牙切齿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痛。”夏忧依吃痛的说道,没有理会欧阳洛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夏忧依,看清楚,我是谁。”欧阳洛捏着她的下巴,一字一句的说道。

    夏忧依红着眼睛说道:“痛。”

    欧阳洛吻住夏忧依的红唇,用力的吮吸着,舌尖滑过夏忧依的红唇,这样的味道还是那么的美好,还是那么的youhuo人,只要轻轻的吻着,就不想放开,欧阳洛的大手,也作者喜欢做的事情,欧阳洛,就是想要得到夏优依,这个从来都不曾改变。

    欧阳洛火热的吻,慢慢的往下面走去,突然欧阳洛停住了,呼吸都快要停止了,他伸出修长的指尖,划过夏优依的胸口,那一道可怕的痕迹,别人也许不清楚,但是他怎么会不明白呢?那是他亲手杀死夏优依的证据,也是让夏优依,如今那么恨他的原因,随后看看胸口,那曾经属于夏优依的df,早就不见了,而欧阳洛的吻,也落在那个伤口上面,他低声的说道:“夏忧依,对不起。” ( 女人乖乖让我宠 /1/1457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