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大喜之日亦是退婚之时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眼泪?居然藏在石像眼球之中?”

    叶匀不傻,为之一震,灵光一闪便瞬间抓向两颗银色眼泪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两颗银色眼泪突然闪烁阵阵白光,然后合二为一,光芒未散,很是突兀飞入叶匀眉心,顿失不见。

    叶匀不敢相信,眼睛瞪得大大的,额头全是汗珠,放佛见到一把利剑朝自己飞来,还未反应过来,那滴银色眼泪就已离奇消失在眼前,只感觉身体闪了个冷颤,而眉心处就有股温暖气息在散发。

    连串魔幻变化,令叶匀心惊胆跳。

    “破立重生,涅成圣!”

    正当叶匀喘息疑惑时,面前那尊石像竟发出一道低沉古老之声。

    “你在说话?”

    叶匀抬头凝望石像,一脸错愕,接着是不可思议,因为石像竟然闭上双眼正释放淡淡白光,同时叶匀感觉眉心滚烫,并有一道白光在闪烁。

    看看石像又摸摸眉心,叶匀满是不解,没有任何发现,石像还是那般普通,自己身体也没有任何变化,只是石像闭上眼睛而已。

    叶匀重新检查石像不下数十遍,可到头来一无所获。

    石像依然普通,依然冰冷。

    “先祖显灵!对,一定是先祖显灵!”良久,等叶匀静下心来,瞬间明白了什么,但他心中还是一片疑惑。

    再次仔细打量石像,叶匀觉得越发看不穿,放佛石像有生命一般,但用手一摸,却平常的很:“先祖石像和那滴眼泪一定有关联,而我总有个感觉……先祖石像似乎还有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眼都看花了。”

    叶匀下意识看看窗户,外面什么也看不到,又从石像上看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找来一块缎子把无名石像遮住,然后来到正殿,朝叶家灵台跪下磕头,从未间断。

    次日清晨,银沙河岸。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逶迤雾海中,叶匀一如既往手握铁棒摔打肉身,但与以往不同的是,叶匀肤色红润没有半点伤印,就算大铁棒拍打在腰部,那肉红片刻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嘿,还真没想到,一夜之间不光体力大增,连筋骨也不再酸疼,一定是那滴银色眼泪的神奇力量,铁打功终于圆满,我叶匀又重新踏入肉仙一重炼基境界,而且炼基大成,接下来是二重招式!”

    叶匀心中大喜,瞥见肉身变化,自然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呼呼!

    叶匀突然下蹲,右腿朝前一迈,沉重而有力,随机右臂高展,脚落,拳到,竟发出呼呼风刹声,接着出左腿左拳,虽看上去简单,但拳风呼啸,步伐沉稳,霸气十足。

    震风拳,又名七步拳,乃叶家自古流传下来的肉身拳法,传闻出至玄武门,拳法简单,腿脚配合身体,身体发力带动出拳,一步一拳,震风拳。

    在震风拳威势下,叶匀全身上下肌肉饱满,快要撕裂一般,动如松,静如钟,这便是肉仙二重气象。

    仙道炼体,以肉仙十重为标准。

    一重为基,十重为峰。

    一重炼基,锻炼人体为修仙打下坚固基础,常用短跑、长袍、跳跃、扎马步、登山等方式来锻炼肉身,打开肉身筋骨,逐步掌握肉身力道,发力、运力等等,比如下身大腿、小腿,上身腰部、手臂、手腕、手掌甚至脖颈,令肉体饱满力张,动静合一。

    二重招式,拳法、腿法、掌法以及刀枪剑棍等等,利用完美肉体力量掌控招式,得以初窥肉身玄奥,丹田凝结内劲。

    三重举重,通过基础、发力、招式等修行后,肉身达到一种举重若轻、上善若水的境界,动静间彰显完美魄力,肉身已修至外道大成,丹田内劲转化为内力。

    四重养息,炼气入体,进入内修大门,天地充满奥秘,人体感悟浩瀚灵气,引气炼体,以气御体,以体控气,气走奇经八脉,贯穿丹田,达到内外合一,与内劲形成内元,这是由外道走向内修最关键步骤。

    五重化气,控制外面世界灵气与肉身丹田内元力量,让力量真正与肉身融合,随时可以感应外界力量,最重要就是让丹田内元化为真气。

    六重天一,步入感悟天地初境,掌控天地间最奇妙的气息,让肉身御气更加灵活多变,并能驾驭部分真气。

    七重通灵,内修大成,以气养体,以气化脉,开始炼真气,突破至天地合一的完美境界。

    八重泰山,真气大成,肉体拥有天地气压,掌控气压,宛如泰山牢不可破。

    九重神通,踏入真正仙道大门,拥有灵力可以修炼初级修术,掌握御剑飞行、劈山断流、真空杀人等巨大神通。

    十重筑基,通过修炼真气让身体凝出灵力种子,灵力种子是修仙十分重要一步,一旦成功凝结灵力种子,才算是真正修士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森林下,碎石散天而落。

    叶匀收回拳头,眼前是剩下大半截的一块岩石,刚才那一拳,足足震碎一尺大岩石,威力惊人。

    “这一拳完全是肉身力量,没有内劲,功力太弱,虽然经脉、骨骼都有所好转,但丹田现在连一丝内劲都无法凝结……”叶匀穿好衣服,凝望陪伴他近一年的银沙河,心中不舍,以后不用再来此地,震风拳哪里都可练习,握紧拳头:“如今肉身力量与一般人差不多,如果这样下去,丹田还无法凝气,那我永远将会停滞在肉仙二重,二重招式,还只是凡人武者力量而已,与修士有天壤之别。”

    沉默一阵,叶匀赶忙朝赤云城奔去,因为中午是他一辈子最重要的宴会,成人礼。

    成人礼,不管男女凡是年满十六岁都要举行成人礼,成人礼意义重大,尤其对于想成为修士正在努力的人来讲,十六岁是修炼黄金也是最后时段,如果在这个时段没有进入修士门槛,那以后再无机缘。

    正午,叶公府其中一间房内,老仆正给叶匀穿上大喜红袍,叶匀如今像个新郎官,打扮得很喜气,随后与老仆离开房间朝正院而去。

    叶府大院摆放着数十桌酒席,却只有六七桌坐了人,而且也未满员。

    正中大桌,几名商人正在与叶远交谈,此时依然有人不断送来贺礼,由下人高呼并记录。

    叶匀穿过内院来到正院,扫视空桌,很是唏嘘,想一年前出发参加测试那天,这里可是高朋满座,赤云城几乎所有有头有脸人物都到齐,为的就是讨好他,巴结他,那时他已经是众人心中高傲在上不可一世的玄武门弟子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就算凡人宴会也比他的成人礼热闹不知多少倍!

    “匀儿,快些坐下,还有半刻就开席。”叶远见到叶匀走来,立刻朝他挥手喊道,叶匀老老实实走过去坐下,莫不知声。

    这时,一名下人捧着账本来到叶远身旁恭敬道:“主人,城内所有家族都遣人送来贺礼,但没使者聚府庆宴。”

    叶远平静看了看空荡荡院落:“让厨子上菜,并令让所有下人参加公子宴会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下人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人走茶凉,不过如此!”自嘲一句,叶匀听见叶远那番话,心中苦闷自知,恐怕他是叶家第一个完全用下人参加成人礼的族人。

    “我等没来迟吧?”

    正院入口,一位七旬老者与两位中年人气度森严领着一并后辈来到大院。

    叶匀瞥了眼:“三位族长老!他们也是来看我笑话么?”

    这三人是叶家三大脊梁,七旬老者名为叶问天,是叶家大长老,左边那位皮肤黝黑的中年人是二长老叶鹤,剩下那人是三长老叶星河。大长老叶问天大步流星,阔堂浓眉,一看就是性子刚烈之人,而另外两位长老眉开脸笑,乍看上去亲和近人。

    叶远站起来朝众人拱手施礼,一一送入酒桌坐下,十分客气,接着又有些叶家族人赶到,一时间有几张桌子满人,而大多还是空着的。

    又过不久,叶匀近百下人聚集大院,这下就热闹起来,同时开始上菜。

    “炎家使者到!”

    正在准备开席时,一名下人风风火火激动奔至大院,冲天高呼。

    “炎家!”

    叶家所有人都安静下来,每个人又是激动又是着急等待着。

    众人中,只有叶匀很是安静,但他心中早已忐忑不安,静不下心:“炎家真来了?不知道她会不会来!”

    叶匀立刻站起身朝正院走去,并看了一眼叶匀,叶匀马上跟上去,但两人正走出几步时,一个青衣小厮却出现在院口。

    众人傻了,都失望叹息。

    即便是小厮,叶家也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叶远带着叶匀疾步朝炎家小厮走去,炎家小厮居然看都不看叶远父子一眼,他只从怀中掏出一封信,当众拿出漠然念道:“众知叶家少爷叶匀修为被废,且被玄武门弃之门外,已不配我炎家小姐,与叶家之亲事已由我炎家取消,炎家,炎战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叶家大院静止无声。

    “炎家!我叶匀虽然是废人,也不是你等随意吆喝来吆喝去的,在我大喜之日当众悔婚,难道我连狗都不如么?可恶……”

    积压多时的愤怒终于爆发,叶匀再也忍不住,举起拳头冲向炎家小厮,而那小厮居然露出一派正义凌然不畏生死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当怒拳要落在灰衣小厮身上这刻,突然一股霸气轰向叶匀,全场寂静无声,尘土飞扬风沙在空中舞动,叶匀落地后颤抖地抬起头,眼前是一片血色模糊,渐渐看清,却发现四面八方都是一道道冷漠的眼神,而叶远正缓缓收回手。

    刚才出手的不是别人,而是他的亲父,叶远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用尽全力嘶吼出来,说是嘶吼却是嘶哑的呻吟声,声音似蚊蝇声般弱小,身体剧烈颤抖着,鲜血顺着下巴瞬间染红衣服,就连地面泥沙也变得血红。

    “炎家……可恨的炎琳琅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伸出那张血手朝炎家小厮费劲爬去,可惜话才出口就昏倒不知人事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