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章 天大噩耗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清晨,起了一场罕见大雾,压得人放佛无法喘息。

    叶府后院。

    呼呼……蓬蓬!

    拳风虎啸,赫赫生风,在雾海中翻云覆雨,硬是撕开一道口子,一梭稳健魁梧人影出现在雾气下。

    叶匀背脊似弓,拳如飞箭,腿似流星,张弓开合之间充满一股爆炸。

    肉仙二重,招式,便是修炼个各种武学,拳法、腿法、剑法等等,在一重基础上配合武学让肉身不断强化,使得体内拥有内气,凝结内气化为内劲盘踞丹田。

    这是个缓慢过程,肉身内气很玄妙,存在筋脉、骨骼、肌肉甚至血液之中,必须由练习各种武学才能把内气凝结。

    叶匀忽然拿着一柄长枪,开始练习枪法,只见在矫健、轻盈步伐带动下,那柄长枪似闪电密密麻麻咻咻刺出。

    恍惚间,枪影如一张蜘蛛网围住叶匀,而他就像是只蜘蛛在吐丝。

    朝阳高照,雾海逐渐消散,后院逐渐清晰。

    叶匀站在空地上,右手握住一颗赤红圆石,左手扣住右手腕,沉住呼吸,一次次吸纳之后,微弱内劲从经脉与丹田间穿梭,开始凝结在丹田。

    额间全是汗珠,叶匀紧锁眉头开始运气,感觉丹田内劲像是在挣扎的野兽,要控制野兽自然不简单,但叶匀还是让内劲朝右臂聚集,手面上那颗赤色圆石竟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眨眼间一股气息从叶匀腰部冲出,用手那旋转圆石也静止下来,叶匀险些跌倒,而那冲出来的气息竟让周围雾气散开。

    叶匀高高抛起圆石,在空中一把抓住:“还是不行,就算经脉可以存储些许内劲,可毕竟丹田是力源,无法储气便无法运气!”

    经脉就像是小溪,丹田才是海洋,海纳真气。

    尝试令丹田凝气,但又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可惜唤不应寒叔,如果有他那门功法……不过,那门功法等于自折元寿,就算练了也恐怕没命享用。”叶匀很是失落的想道,缓缓舒口气,叶匀穿上蓝袍,简单把后院收拾一下便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嗯?有人在吵?”

    叶匀正走在通往书房走廊,忽然听见右侧有几番吵闹声,这种事很少在叶府出现,叶匀好奇地朝右侧走廊走去。

    面前是一面高墙,周围有大树与假山,叶匀微力一蹬,双手攀住围墙,小心伸出头,面前这院子可是叶府正厅,是平时叶家高层议论大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大厅正前院,十几位叶家主事正在跟叶远激烈讨论什么,其中有位七旬老者,硬是伸手抓住叶远衣领,很是过分。

    “那是叶问天大长老,平时与爹关系不错,为何?”叶匀很不理解,看着眼前混乱场面他不敢乱动,把头藏在树丛中。

    大长老叶问天冲叶远大喝道:“与杨家、柳家联合的事暂时不论,现在说说炎家,当初炎家主动与叶家连亲,我等都不愿意,谁知你一意孤行,现在叶家成了赤云城笑柄,哪个不说你那个废物儿子,现在连公孙家那种三流家族都敢对我叶家叫嚣,叶远,老夫敬你是叶家族长,现在给大家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大老说得很对,我们几处货源都被截断,很多老主顾都不敢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以前的确有炎家这层关系,叶家得到一些好处,哼,谁想炎家狼子野心,叶远,你还不知道吧,炎家已经和秦家联姻,就是那炎琳琅不久就要嫁给秦家天才秦鸣,现在世人谁不在背后耻笑我叶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,还有你那个废物儿子。”

    在大长老叶问天带动下,叶家高层不再沉默,纷纷靠向大长老,并对叶远喝斥,驳责,根本不当叶远是族长。

    “炎琳琅竟和秦鸣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十指生生把围墙抓出十道指痕,脑海浮现过去种种,叶匀忽然静了下来,异常冷漠:“看来世人都知道我修为被废的消息,说不定当初秦鸣是故意对我下手,也说不定秦家早就计划除掉我,然后是爹,最后是整个叶家,也许就连炎琳琅与我婚事都是事先安排好的,好可怕的秦家,好可恨的炎家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叶匀的心前所未有的平静,脑子也异常清晰,思绪明断。

    成人礼,也许真的能让人一下转变为成人。

    “要吵你们就吵,我不与你等争论,等我去炎家讨个明白再说,告辞!”面对众人指责,叶远竟大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!”

    谁知叶远刚走两步,一道人影拦在面前,出手之人竟是大长老叶问天,他森森一笑:“今天不说个清楚,不给交代,休想走。”

    叶远眸子一沉,看向众人:“天叔,你是叶远长辈,只要是对的我都会听,但现在我不想听,还有,就算叶匀无法再修行,可他毕竟是叶家的人,今后一样可以为叶家付出一切,请别再难为他。”

    叶问天大手一扬:“好,那混蛋小子老夫不理,但你,必须给个说法,不然!”

    “天叔,我说过,我不想交代什么,也没什么可以交代,作为叶家之主,现在我还是族长。”叶远朝叶问天拱手。

    “意思是要动手?好,都说你修得肉仙九重,是我叶家第一高手,老夫今日就要领教一番,来吧。”叶问天不依不饶道。

    叶远很是无奈,再次问道:“行,如果出手之后,你们是不是就此离开?”

    叶问天脱掉长袍,抛给后人,点点头:“那是自然,老夫代表另外两位长老,他们意思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叶鹤、叶星河,叶问天,叶家三大长老,难道他们要造反?”围墙草丛中,叶匀眼睛瞪着硕大,恨不得马上冲上去为父亲说话。

    院子中央,叶远与叶问天相对而站,其他人在一旁观望,叶问天双手张开,手心、手背竟闪烁丝丝电光,他突然冲向叶远,双腿划出之形,并大吼:“雷心掌。”

    叶匀见状,脸上大惊:“雷心掌!那可是叶家几大武学之一,与爹的‘烈火掌’并列,而且大长老多年前就突破肉仙九重,说不定已经站在肉仙巅峰。”

    “风云燃尽!”

    叶远忽然原地一闪,很快与冲来的叶问天对上,两人同时出掌,叶远手掌冲出一股炽热火云,而叶问天则释放蜘蛛网般的电流力量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电火一闪,两人各自退后三步,彼此相视。

    叶问天双手有些糊臭,而叶远看上去没什么异样,叶问天正欲开口,哪知叶远抢先一步道:“天叔的雷心掌已经大成,叶远自知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叶家第一高手,叶远,没想到……好,老夫说话算话,但你要记住,现在叶家已经到了随时灭族的地步,今后叶家该朝什么方向走,那是重点。”叶问天穿上衣服,对叶远说上几句,转身离开,但见其他人不想移步,但怒吼一声:“看什么看,有本事自己去领教试试。”

    这一吼,吓得众人立刻尾随离开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叶家顶梁,天叔!”叶远忽然露出欣慰笑容,整理一番,带领一对下人离开大院。

    “大长老和爹都是九重神通强者,我们叶家仅有的两位九重肉仙强者,刚才交手都没有使出杀手锏,神通之术,一直听说大长老人品刚烈,连爹也很尊敬他,看来他也不想难为爹,只是有人暗中唆使。”见叶远没有落伤,叶匀悬着的心立刻落下:“赤云城本是三分天下,现在炎家和秦家联合,一定会对付叶家,还有更多家族在暗中虎视眈眈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带着沉重心情回到书房,拿出账本翻看,怎么看心中都不畅快,但还是坚持复核账本。

    忙到晚上,叶匀才整理出几套账本,看看天色,叶匀离开书房独自又去练武了。

    夜晚下的赤云城依旧繁华,但忽然起了乌云变了天色,一时电闪雷鸣,大街一时没了人影,异常安静。

    黑夜街角渐渐出现一方轿子,左右有随行卫士。

    咻咻~~

    卫队正通过两幢高楼时,突然有无数黑衣人冒出屋顶,拉弓搭建,黑箭如流星朝卫队扑来。

    “保护主人。”

    众卫士拔出宝剑,开始挡开黑箭,围着轿子开始与天降而来的黑衣人厮杀,此时,叶远一脸萧杀走出轿子,望着凶神恶煞黑衣人,叶远准备出手。

    “生无望,死无门,来无影,去无踪。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悠远森冷之声在夜空响起。

    本很沉着的叶远突然脸色大变,挥手间,双手竟燃烧起熊熊火焰,一股无上威能正在弥漫,叶远凝视夜空:“生无望,死无门,生死门,我叶远何时得罪了你?”

    “你没得罪生死门,但你得罪了别人,赤煞手叶远,果然名不虚传,凡人中少有能把肉仙修得十重的强者,就算炎家也没有几个,肉仙十重,叶远,你只差一步便可筑基成功,化为修士,但是,没有筑基之法,你永远都成不了修士,再怎么厉害也终究是肉体凡胎,能倒在我生死门手下,也算是你荣幸。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那声音还未消失,只见一道巨大虎形之掌宛如天罗地网朝叶远和卫士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番火焰升天而起,放佛像划过天空的那短暂却耀眼流星。

    叶府。

    “怎么心神不宁?出去走左,顺便看看爹回来没有,也不知道炎家有没有难为爹!”房间忽然透亮,叶匀翻起身,穿好衣服很是着急的打开门,但就这开门瞬间,一位血人竟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那血人摇摇欲坠,突然开口:“匀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!”叶匀急忙冲向浑身是血的叶远,刚碰到身子,叶远就晕倒在他怀里。

    而安静的叶府,突然响起叶匀撕心裂肺的惊呼声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