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章 不败血体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叶府一处楼阁房檐,叶匀躺在上面望着湛蓝天空。

    刚完成那惊世举动,叶匀并没半点高兴和后悔,反而异常平静,他不是傻子,他要决断一切才有推动力。

    “小辈。”

    当叶匀洞穿云层飞鸟时,耳边、脑海响起寒叔远古之声,叶匀激动坐起来一脸恭敬:“寒叔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叶家族人……哎,没个争气的,差点把我这个先人从棺材激出来,叶家再这样下去不是被其他家族融合,就会被灭族,还是千年前那个叱咤天下的叶家吗?”寒叔不禁一番长叹。

    知道寒叔修为,叶匀不由问道:“叶家以前一定很强大吧?”

    寒叔傲道:“那是自然,三千年前,那时叶家是天下几大古老家族之一,同时还建立了帝国,现今白玉王朝就是当年我叶家国土。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三千年前我叶家曾是一国之主!”叶匀彻底震惊了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当年叶家国主可是玄武门一位长老,拥有天仙修为,是紫玉大陆为数不多的国主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紫玉大陆?好像听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寒叔很耐心解释起来:“我们所在是一块漂浮大陆,名为紫玉,而白玉王朝不过是大陆众多帝国之一,而每位帝国国主都由玄武门和岚风宗敕封,哦,岚风宗也是修仙门派,在紫玉大陆实力不比玄武门,但背后势力却很了得,总之紫玉大陆大多都是玄武门管理,设立许多帝国,一国之主之上还有天主,之下有城主,几乎都是玄武门内定弟子,为能绝对统治诸国,玄武门严格控制修炼之法,突破一层才能得到下一层功法,就算是长老,也得如此,尤其是筑基之法,比如你父亲,他如果有筑基之法便会突破地仙,但筑基之法都握在玄武门手中,常人又岂会容易掌握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经寒叔这番话,让叶匀大开眼界,静思片刻,叶匀又问:“寒叔,修士为修仙而为目标,你曾说权力、金钱、地位对修士根本不重要,为何玄武门还要设立诸多帝国,干涉凡人生活,难道是为维持凡界秩序?”

    “呵呵,问得好,问到重点上。”寒叔似乎心情特别好,赞了几声:“其中自然有原因,修士本是逆天修真,要放下一切包袱,包括自我感情,玄武门干涉凡界自然有其中因由,其中极为隐秘,而且与我叶家败落也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叶匀眸子闪亮,想问又不敢出口。

    寒叔沧桑声音响起:“我叶家最辉煌也就在三千年前,一国之主,主宰天下,世上没有永恒的帝国,也没有永远的门派,一切都会轮回。”

    叶匀反问:“修真不久为了成仙不死么?”

    寒叔犹豫一阵,随后赞道:“好小子,心高志坚,不错,这是修士最重要最宝贝的财富,我这个先人实在睡不踏实,明天开始,传你炼体之法。”

    叶匀大喜,但忽然凝眉:“寒叔,我爹丹田被人震碎,还可以重修吗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丹田是万法源泉,自然不行,我那门功法只能针对一些小问题。”寒叔立刻剥去叶匀希望。

    叶匀很是失望,本把最后希望寄托在寒叔身上,却没想到?

    似乎‘无形’寒叔能看到叶匀表情,能知道他心情似的,那洞彻之音渐渐响起:“希望还是有的,玄武门有一种灵丹,名为衍生丹,它可以让人重修修炼。”

    衍生丹!

    放佛一下有精神头,叶匀迫切问道:“衍生丹?寒叔,你曾在玄武门修行,而且你是高高在上的天仙,应该会炼制衍生丹。”

    此时此刻,叶匀把一切希望都放在寒叔身上,神秘的寒叔在他眼里是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“可惜……寒叔不会,寒叔当年还没机会接触就被玄武门驱除下山,再者衍生丹方是玄武门镇门之宝,又岂会轻易受人?据我所知,只有玄武门长老才有资格接触丹方,当年叶家几位国主则不行,他们只是普通长老。”

    “只有玄武门长老才有资格?”这一刻,叶匀呼吸骤然急促,说出让寒叔震惊的话来:“我要加入玄武门,并要成为长老,夺得衍生丹方,寒叔。”

    “年少轻狂,但……寒叔喜欢,以后寒叔会助你修行,不仅为你,也为叶家,我也是出自叶家”

    闻之,叶匀心跳加快,热血沸腾,但又想到一个难题:“但我要怎样加入玄武门?玄武门收弟子方式都是家族推荐的,而且我已经失败一次,他们绝不会再给我机会,我又不是万古奇才。”

    “很简单,要么制造天才事端,让玄武门找上你,譬如几年突破地仙,他们自然会上门找你,但其中风险不小,甚至有强者会发现我的存在,还有个办法,那就是杀人越货,找个玄武门弟子杀了,然后移骨换貌,找个方法最实用,想当年,寒叔就曾专门干这档子事,经常混入玄武门盗宝贝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感觉凉飕飕的,汗毛直竖,放佛后方有人在窥视,而对寒叔印象有了重新认识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干,最好找个还未正式拜入玄武门的记名弟子下手,那样可以比容易混过关,这事先放下,现在静下心来,寒叔要传你‘不败血体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败血体!”叶匀霎时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“得到这门功法还得感谢玄武门,当年不是把我赶走,我也不会得到这般神奇功法,虽然代价大,但能换来力量一切都值,寿命对凡人来说确实重要,短短数十年,而修士则有上万年时间,如果活得精彩,片刻足以。”

    “寒叔!”感受到寒叔那藐视苍生气魄,叶匀不由闪了个冷颤,更多的是佩服和热血。

    “不败血体算是一门邪道功法,一共三层,第一层是散血,第二层是化血,第三层是血体,血体大成之后,力量会随着修行者境界提高而越发强大,便可用血气修补丹田,而且还可让丹田重新生长,远非一般人可比。”

    “好神奇!不败血体!”

    寒叔破出冷水:“自然有阴有阳,有强有弱,如此神奇功法当然有弱点,而且是致命的弱点,第一个就是寿命,第二个就是痛苦,这种痛苦只有修行之人才能深刻知道。”

    想起败在秦鸣手上的无助,想到父亲那凄惨模样,再想到炎琳琅悔婚那奇耻大辱,叶匀坚毅点头:“寒叔,你放心,我已经有心理准备,断手断脚也不会喊声疼,只要能修行,只要能让爹重塑丹田,什么代价都值得。”

    “好,明天就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,晚上就开始修炼。”叶匀立刻说道,而寒叔不再说什么,许久都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夕阳西下,叶匀望着金黄天地,再次感悟到天地的广阔,这种感觉从半年前修为被废便不再有过。

    “快寻少爷,主人和长老正发脾气。”

    忽然,下方传来下人急切声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休书之事传开了,来吧,有什么我都接着,现在没有任何事情能打击我。”叶匀深深呼了口气,纵身跳下房檐。

    睡房内,叶远背靠枕头,旁边是叶问天、叶星河、叶鹤三位长老,还有几位叶家少俊,叶远攥着拳头,生气喝道:“真是孽子,孽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叶匀也太不懂事,敢向炎家下休书,这不明摆着得罪炎家?”叶鹤深瞳中藏着一抹异光,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叶星河摇摇头:“炎家虽不会明着对付叶家,但暗地里……以后叶家没安宁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倒觉得叶匀那孩子做得很对,为我叶家男儿争气!”这时,叶问天突然大声称赞叶匀。

    叶星辰、叶鹤耸耸肩,不再说话,但气势依旧凌人。

    “爹,各位长老。”

    随着几番轻盈步伐声靠近,叶匀来到房间,很尊敬对每人施礼。

    “跪下!”

    未等他人开口,叶远冷肃大喝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叶匀老实跪下,低头不语,此刻,叶匀静得只能听见自己心跳,在场每个人呼吸他都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叶远漠然道:“按照族规,年满十六就要为家族做事,叶匀,你就去青阳镇,不得许可不能随意离开青阳镇,这是我作为族长最后一道命令,从此刻起,叶家家主不再是我,立刻从叶府消失。”

    “爹,孩儿不孝!”叶匀含泪朝叶远磕了三个响头,站起来抹掉眼泪,毅然看向三位长老:“各位长老放心,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叶匀就算犯下弥天大错也不会让叶家承担。”

    叶鹤怒眉一横:“还不知悔改!”

    叶星河则一脸冷笑:“无药可救!”

    在众人耻笑、侮辱下,叶匀含泪离开房间。

    这瞬间,叶远苍白脸上也泛着泪水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