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3章 身世疑云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地宫监狱关满了叶家的族人,老弱病残挤满阴暗监狱,青壮年手脚被粗铁锁住,见到叶蛮出现,他们露出渴望无力的目光,谁也没说话,只有年弱不经事的孩童站在牢门前好奇地盯着叶蛮看,枯黄脸上泛着苍白笑容。

    “族长,阿蛮来了。”

    尽头监牢,传来颤抖的声音。

    叶匀一听,心跳骤然加快,那声音,他熟悉不过,是大长老叶问天的声音,只是不再是昔日那雄昂霸道,而是嘶哑低沉,沧桑得令叶匀神伤。

    “天叔……你伤未好,注意些。”

    接着,叶远无力的声音从监牢深处传出:“阿蛮。”

    “爹……!”

    来到监牢这瞬间,映入眼帘的是被巨大铁链锁住的叶远与叶问天,两人身体消瘦发黄,叶远就像活死人,头发苍白散披着,脸上多了许多皱纹,看到这些,叶匀痛彻心扉,想起昔日叶远伟岸背影,叶匀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叶远吃力坐直身体,却无法摆脱那铁链:“你来的正好,我与大长老思前想后,决定要为叶家寻一条生路,如今的叶家迟早要败在叶臻、叶纪童手里,我们不为自己,是为了这么多孤儿老小。”

    “阿蛮,我们要交予你一件任务,这件事情关系叶家未来,知道吗?”叶问天接着异常谨慎叮嘱道,他虽然被铁链锁住,但那骨子霸气依然还在。

    “我是现在就表明身份,救出爹和众人,还是?”

    叶匀此时心中正在犹豫不定,他一面听着叶问天的话,一面在想营救叶远,但他现在对炎家、秦家动向不明,两家如今联合在一起,迟早容不下叶家,肯定会对叶家下手,他想弄清一切在做打算。

    可见到爹如此模样,他于心何忍。

    “你去一趟玉都城。”叶问天小心谨慎看着叶匀说道。

    “玉都城?”

    叶匀一愣,玉都城他当然知道,距离赤云城很遥远,位于正北方,靠近白玉王朝,是一座王城,传闻主宰玉都城的是当今白玉王朝一位王爷,此人身份不但是王爷,还拥有玄武门弟子身份。

    “对了……玉都城与岳大哥的罗刹城相隔很近。”叶匀脑海忽然闪现岳立,才想到岳家掌控的罗刹城就在玉都城附近。

    叶远突然看向叶问天,眼中闪烁着尴尬:“当年芙儿之事弄得殷家遭受牵连,恨不得把我挫骨扬灰,如今再去求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芙儿……这是娘亲的小名!”本不太在意的叶匀,听到芙儿这个名字从叶嘴中吐出,顿时认真听着两人对话,叶匀从小都不知道母亲来历,多次问叶远,他也不想提起,而且整个叶家似乎都对母亲不了解。

    叶问天摇摇头,神色无奈:“当年殷柏青欠叶家一个人情,如今到了叶家生死存亡之际,也只有殷家能帮他,殷家在玉都城势力深厚,就算看在小匀他娘的份上,也该出手一助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因为芙儿的事,闹得殷家与白家险些对立……哎。”

    “为了叶家,也只有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叶问天横眉竖纹,朝叶远投去坚毅决策目光,旋即看向叶匀:“如今叶家上下只有你一人刚直不阿,叶家未来重担就落在你的肩上,找机会尽快去一趟玉都城殷家,殷家如今的族长殷柏青是你家少爷亲舅舅,目的很简单,求他念在昔日情分上,拉叶家一把,想办法把族人带离赤云城,最好在玉都城安个家。”

    叶匀眼睛睁得大大的,心中惊愕无比:“舅舅?”

    “如果殷柏青不帮这个忙,那你就别回叶家,想办法把流浪四方的叶家族人汇集,找个地方扎生,也不至于将来无脸面对祖宗。”叶远也终于妥协,在面子与家族未来,他选择了低声下去,放弃尊严。

    “早想通也不至于落到这步田地。”

    在叶远声音刚落地,叶问天重重松了口气,身体瞬间舒坦放松,又忽然想起什么,对叶匀交代:“如果殷柏青不想帮忙,你就想尽办法见少爷生母一面,她叫殷芙,是殷家大小姐,如今恐怕早已……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,叶问天没有说出,他摇了摇头,想了想最终也没说出口。

    “难道娘亲还健在?”

    叶匀双手突然握住铁牢粗大铁栏,欣喜若狂:“如果娘亲还健在……不过其中似乎有隐情,爹不想说出来,而大长老却说不出口,好,我就去玉都城一趟,弄清这件事,再随便去罗刹城见见岳大哥,说不定叶家将来也需要他的帮助。”

    “阿蛮,你现在是我与族长最信任的人,希望你不要让我们失去最后的希望,对了,你家少爷在青阳镇有消息了吗?”叶问天突然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叶匀心一热,他知道爹一直关心他,只是无力照看他而已,叶匀便编出一段话:“探子已经回来,打听到少爷刚去青阳镇时被秦家派去的杀手追杀,好在少爷似乎有什么奇遇,能再次修炼,并化险为夷,听闻少爷听到叶家内变消息,已经暗中潜回赤云城。”

    “尽快找到少爷,千万别让他乱来,他性子急。”听到叶匀消息,作为父亲,叶远终于露出一丝笑容,虽然苍白,但充满了父爱。

    “阿蛮谨记于心,请主人和长老一定要耐心,坐得好消息。”叶匀不再停留,他恨不得马上飞到玉都城,现在什么家族危机,比起母亲,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小匀竟有重新修炼的一天,以他资质,不比羽儿差,郁闷这些天,终于能高兴一下。”叶问天安慰着叶远,两人在黑暗监牢里细声交谈。

    离开地宫,叶匀与叶蛮见过面后,他立刻离开叶家,恢复本来容貌朝玉都城赶去。

    玉都城,白玉王朝为数不多的王城之一,有亲王直接掌控,城池广阔,重兵把守,经济繁荣,是白家根深蒂固的强大势力。

    殷家,是玉都城第二大家族,地位仅次白家之下,如果不是有白家压制,殷家早成为玉都城第一大家族。

    这日上午,在玉都城一条大街上,正洋溢着威武号角音,百姓站在大街两侧,面对走来的一支骑兵,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骑兵为黑甲,所骑骏马都是罕见的极品紫鬃宝马,最前面七八匹宝马上是一名名身穿深蓝长袍、并在右胸上绣有一个白色武字的少年少女,他们眼神高贵,放佛所有百姓在他们面前都是贱民。

    “熙少,你们白家在这玉都城,果然是至尊无上。”

    最前面三人中,左侧那名二十四五岁的青年,神态高傲,他凌扫周围,不由对中间那位二十一二岁的贵气青年说道。

    右边则是名女子,她媚色神荡,妩媚百态,笑咯咯附和道:“洪通,在你家族掌控的城池中,有白师兄这般风光吗?咯咯!”

    洪通当即翻了个白眼,对那淫惑女子瞪了一眼:“梅师妹,我与熙少哪能并肩,别挑唆我与熙少关系,倒是你们传闻你们梅家,好像私设军机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污蔑。”梅姓女子豁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好了,在其他师弟面前争吵,有失身份。”‘熙少’冷峻喝斥一声,洪通与那梅姓女子旋即不敢再大声说话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玄武门弟子在这玉都城这般目中无人,骑着马,还让百姓让道,而且躬身以示尊敬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,带着一顶斗笠的叶匀凝视着中央一行人,他从这些人打扮已经看出是玄武门弟子。

    “我儿,快回来,停下,停下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从两名卫兵身体之间跑了出来,高高兴兴地朝对面跑去,但是,那高头骏马已经扬蹄,如果一脚踏下,小男孩顿时要被踩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眼看走在最前面‘熙少’驾驭宝马毫无怜悯之心,要踩死小男孩时,突然空中闪过一道蓝影,一位蓝袍人以极快速度从马蹄下抱走小男孩,眨眼出现在街道对面。

    同时,那蓝影冷嘲热讽的声音传了出来:“白熙,这里虽然是玉都城,但你作为天子皇室,怎可视人命如草芥?”

    “哦,原以为是谁,是元初师兄,连素素师妹也来了,早知你们要下山,就与我们一同结伴。”

    熙少未开口,而是洪通率先说话,那语气带有一丝挑衅。

    蓝袍人是个只有十八九岁的英俊青年,剑眉赤星,他把小男孩交给一位冲出来的老妇人,接着另一位蓝袍少女来到他身边,这位少年看似只有十五六岁,身材动人,含苞欲放,冷艳高贵。

    少女看向英俊青年,劝道:“二哥,别理他们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未开口的‘熙少’白熙突然漠然笑道:“素素师妹,这是何必,我们是同门,多聊几句又何妨,哦,听说你二哥元初已经得到筑基心法,并筑基有成,何不让我们开开眼界。”

    “师门有规定,筑基未成时,不得擅动筑基之体,白熙,这点你不可能不知道吧?如果要斗,等你我筑基大成,再说,三妹,我们走。”元初当即反驳,然后牵着少女朝人群走去,所有百姓给他们让开一条道,眼中带着无比尊敬。

    “白家一直压在殷家上头,这个白熙,想趁机给殷家二少爷难看。”

    “殷家在玉都城一直深得人心,白家嚣张,经常拿我们性命不当一回事,可惜殷家势弱。”

    百姓在窃窃私语,极为愤怒。

    “那兄妹俩,竟然是殷家的人……!”

    叶匀悄然离开人海,立刻朝离开的兄妹俩跟了上去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