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07章 炎教使者,玄天祖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哦,传教士领袖也进入了秘密空间…”

    叶匀也觉得这是个机会,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李莫然要冒险来到最下层,打七条灵脉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事情也不像想象中那么简单,天钧仙院一位堪比主事的人物,那肯定是一位老古董,修为说不定与玉璇玑是同等级别高手,这种泰斗级人物,就是一百个叶匀,加起来也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还有一位神秘的炎教传教士,敢只身深入,面对天钧仙院老古董巨头,这份胆量不用多说,除了胆量,实力肯定不会弱于老古董。

    这样两位绝世强者交手,想从他们手中夺取七条灵脉,简直不可能,等于虎口夺食,成功性太小。

    “未来,我最大的敌人,不是帝天,也不是泰达延,也不是三大仙院,而是炎教,想统一泰星位面,那我和我的家人、朋友,岂不会沦为奴隶!”

    面对李莫然急切催促,叶匀沉着冷静,他知道现在如果不冷静,很可能会因为贪婪而迷失心智,而且秘密空间有两大绝世高手,一时半会肯定分不出胜利,说不定斗法要持续几个月、甚至几年时光。

    形势对叶匀根本不容乐观,从表面上看,叶匀目前最大敌人是帝天,不是泰达延,也不是炎教,但是,帝天只不过是一个人,他再怎么强,也只是一个人,但炎教就不一样,来自仙界的强大势力,一旦让他成长起来,发动战争,就是三大仙院也未必挡得住,不,是肯定挡不住。

    什么三大仙院、帝天这些人物,纷纷会成为炎教刀下亡魂,而泰达延,到目前为止,叶匀还不知道他目标是什么,但有一点,他肯定是针对炎教,与炎教对立,加上与泰达延是合作关系,就说明只要不在巨大利益分歧下,叶匀与泰达延可以永远是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除去帝天、泰达延,叶匀还有的敌人,就是三大仙院。

    太乙帝国真正发展,站在顶点,俯瞰众生,肯定不会限制在区区一个神州大陆,将来发展到位面,自然避免不了与三大仙院敌对,自然,三大仙院成了太乙帝国发展路上最大畔脚石。

    数来算去,炎教才是叶匀最大敌人,仙界势力是何等伟岸,光从禁忌之渊就能看得出来,一个破碎的仙界低等位面空间,就能困杀任何破仙境修士,那么,一个巨大的宗教势力,降临下来,别说一个位面,就是整个位面也未必能阻挡得住。

    到时候,什么三大仙院,什么神州大陆,都要毁灭,世间只有一个庞然巨兽存在,那就是炎教。

    而现在炎教正在发展期间,其实是最好毁灭它的时机,但是,叶匀实力太弱小,又没有强大深厚的势力,根本无法阻挡炎教发展,目前,叶匀肯定不会与炎教正面为敌,但是今后,怎么也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叶匀表情萧杀,双瞳释放无尽寒光:“这次是虎口夺食,一旦出手,不管成功与否,都要第一时间撤离!”

    “是,主人!”李莫然中终于得到叶匀答应,拍手叫好。

    随后,李莫然把整个监狱分布情况告诉叶匀,具体就是下方那个秘密空间,就是李莫然也不清楚,不过这点对于叶匀来说,根本不是难事,立刻释放大千神图力量,包裹住李莫然缓缓潜入下方空间。

    李莫然早就领教过叶匀强大空间神通,再次身临其境,心中连番惊叹,这种神通,已经不是凡人手段,也让他毫无叛逆之心。

    在108层铁桶般监狱下方,是一个巨大阵法封印的神秘空间,连通整个星球本源,弥漫着大量灵气,穿过封印,几万米深的地下空间,出现一个星辰星光闪闪逶迤神秘的空间,一眼看去,就像一片星空一部分。

    在星光空间之中,弥漫着一股股磅礴的罡气,在深处,两股毁灭力量,在不断摩擦,掀起地罡气风暴席卷整个空间,几乎要把整个空间都给震碎,除了罡风,一些神秘的星辰雷光也在中央深处闪烁。

    “主人,看来他们在阵法中央,开始交手,这等气势,恐怕我们还没靠近,就会被气势所轰杀!”

    刚进入深渊空间,李莫然就被那罡风气势震得连连后退,好在叶匀释放一道强大真气,才勉强护住他,不过叶匀也十分不好受,空间力量开始纵横交错,让他护体真气被凶猛撞击险些破碎。

    单单是两位绝世高手交手释放出来的气势,就如此霸道,要是深入中央,肯定会被绞杀得骨渣都不剩。

    如果是一般人,遇见这种场面,躲祸还来不及,生怕殃及鱼池。

    叶匀屏住呼吸,望着那毁灭力量错乱的空间尽头,缓缓道:“我们不能白来一趟,以你我实力,一旦深入,必死无疑,只有投机取巧,我深入其中,趁两人不备,吸引他们注意力,你在我出手那瞬间,夺取灵脉,不要太贪心,能拿走一条是一条!”

    “主人…这么做,的确太危险,毫无把握,不如离开,以后机会很多!”

    在这一刻,李莫然也觉得实在冒险,起初,他让叶匀赶来,夺取灵脉,是在未弄清楚全部情况下,而现在进入内部空间,见到这番景象,就立刻让李莫然打消放弃了夺宝念头,为宝物冒生命危险,实在是不值得。

    “没事,加上我身上有金鳞宝甲护体,好歹是一品仙器,只要不是破仙境高阶那种逆天强者,应该没有多少危险,以前我曾得到一枚上古符,是远古大仙一道法术符,可以镇杀任何破仙境强者,为了七条灵脉,值得!”

    叶匀斩钉截铁的道,态度坚决,对于李莫然一番顾虑,丝毫没有表现出来,其实他比李莫然更清楚这简直就是拿性命当赌注,李莫然是毫无希望,而叶匀则不同,他深藏各种绝世手段,所以信心倍涨。

    天品灵脉,一条王品灵脉,这是何等价值,就是用几颗星球也换不到,一旦至高破仙境强者得到,再次突破,称王称霸,笑傲一方,故此,天钧仙院才派出老古董级人物,镇守惩戒星球。

    加上叶匀目前强敌不少,形势万分紧迫,如果能得到这七条灵脉,晋升神州大陆不再是难事,只要叶匀能一统神州大陆,再让神州大陆晋升,那么叶匀整体修为,就会扶摇直上,还会得到整个大陆力量无限加持,力量源源不断,这也许就是帝天为何能在破仙一阶,震撼整个神州仙院的原因。

    帝天炼化了帝王星,这种手段,只有主事级人物才能做到,炼化星球,得到星球掌控权利,可以随意动用整个星球本源能量,让帝天力量永远用之不竭,对战任何高手,对他来说毫无忌惮。

    感受到叶匀坚固不可动摇决心,李莫然已经猜到什么,拍着胸膛底气十足道:“如果主人有信心,那就是死,我也值得!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没有把握的事,我是不会做的,这次计划,你是关键,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虎口夺食,一旦失败,就没有第二次机会,六条天品灵脉,加上一条绝世王品灵脉……”

    语气淳淳地对李莫然说道,这几句话,颇有些威压,从叶匀口中一出,就是诛神意志,不容李莫然反抗。

    李莫然旋即点点头,释放一尊银色神圣‘弥净壶’,这是他在三大仙院新晋学子历练盛会得到的一件不凡仙器,他对叶匀介绍道:“主人,有它在,可以瞬间把七条灵脉收入其中,加上‘银沙界斗’,瞬间离开强者视线,不是难事,但是凭他们手段,肯定会第一时间发现我,如果他们要对我出手,眨眼功夫,我就会被斩杀!”

    “弥净壶是个好宝物,竟能吸收灵脉!”

    凝视晶莹银光琉璃的弥净壶,叶匀忍不住称赞,虽然没有触碰弥净壶,却能感受其深如汪洋的深邃神秘气息,不愧是一件储物仙器:“银沙界斗比弥净壶还要玄妙,你还未完全炼化它,否则,就是仙人也难以发现你的踪迹,到时我会在你夺取灵脉之后,护你离开,行动!”

    叶匀说完,整个人直接消失在虚空之中,李莫然惊愕一阵,才施展银沙界斗,一股银光把他笼罩,成为一道银色星辰光芒,缓缓随着气流飘向中央空间。

    一道道空间穿梭,与两股毁灭碰撞力量不时摩擦,发出嗤嗤声,震得叶匀几番险些吐血,好在这些力量都被金鳞宝甲阻挡,否则,叶匀早已重伤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要万分小心…嗯?”

    瞬息之间,叶匀就利用大千神图力量靠近中央空间,而大千神图力量也加叠几层,不然,以破仙境强大气势,会瞬间把叶匀重伤,在大千神图力量加上金鳞宝甲双重保护下,叶匀进入中央空间,也不再受到毁灭气势威胁,反而,终于见到两位绝世高手。

    在浩瀚星辰空间最中央,一位身披黑袍火云的强者,与一位身披深红古老道袍的老者,在中央对持,那黑袍火云强者,双手抓着两条庞大燃烧的火焰巨兽,而深红道袍老者则手持一柄大斧,不断在虚空交手。

    炎教传教士强者舞动双手,那两条燃烧的巨兽长达万米,凶猛地扑向天钧仙院古董级强者,从左右两方不断攻击,而老者则手舞大斧,一斧劈出,就如斩断了星河,把燃烧巨兽斩断几段。

    不可思议一幕出现了,那被斩断的燃烧巨兽,居然开始愈合,并化为两条燃烧神圣的火龙,更加势不可挡地扑向老者。

    两位绝世强者,斗得不可开交,每一次对抗,就让空间一次次激烈震动,好像整个空间都要如瓦罐一样破碎塌方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真是变态,修为比大师姐玉云兰高出百倍不止,看来有可能就是破仙三阶,甚至是四阶至高强者!”

    见到这一地动山摇、天崩地裂场景,令叶匀倒吸一口凉气,他继续靠向两位绝世强者,也渐渐看清天钧仙院那位绝世老者容貌。

    这位老者近乎百岁模样,枯荣的外表,看上去整个人就剩一张皱巴巴地人皮而已,他颧骨奇高,正堂敞亮,让人生畏,呼吸间连通着整个空间,似乎能运用空间之力,与同样强大的传教士对抗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这个传教士,是不是求千殇?”

    摸清老者模样,叶匀轻轻一闪,就出现在另一方凌乱纵横毁灭的空间,而这一瞬间,叶匀脸上出现不可思议的表情,目光深深留在炎教传教士脸上,惊讶万分地喊出三个字:“玄天祖!”

    这不是错觉,站在虚空高处,那位双手掌控万米巨大火龙,与天钧仙院百岁无敌老者交手的传教士,居然是玄武门掌门,玄天祖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的玄天祖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岁,比当年叶匀见到那位玄武门掌门要年轻许多,但叶匀完全可以确定,眼前这个炎教年轻强大的传教士,就是紫玉大陆当年第一门派,玄武门门主,玄天祖。

    “你们炎教到底是什么来头,为何要与我天钧仙院为敌!”

    正当叶匀沉浸在不可思议回忆之中,那位天钧仙院老者,在气势上若上几分,现在手持大斧正死死压住两条火焰巨龙,老者横眼神光一扫,压住对方气势,冷冷逼问道。

    年轻的传教士,一幅从容,不过额头也渗出汗珠,在闪烁微微晶光,在老者大斧镇压下,他嘴角缓缓勾起,如猎鹰看向老者:“炎教,是伟大至高的仙教,王传天,你虽然是天钧仙院巨头,但一直被安排在这里镇压,还是跟着本使拜入炎教,得到无上教义加持,突破破仙境高阶,不是难事!”

    “我是炎教使者,玄天祖,代表整个炎教,如果你还执迷不悟,那休怪我手下无情,将你彻底斩杀,那你花费数万年修得的一身强大修为,就付之东流!”

    玄天祖突然挥手,两条火焰巨龙停止不动,在开天巨斧压迫下,他气势逐渐改变,一股不属于凡尘的气息,从他双瞳****出来。

    老者‘王传天’怒瞳如电,杀气逆天:“什么炎教…危言耸听,我天钧仙院是泰星位面三大正统之一,你们这些邪教,与我们为敌,是自寻死路!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玄天祖!”

    听到两位至尊强者这番谈话,即便叶匀不相信自己眼睛,但也相信耳朵,变得年轻十岁的玄天祖,从神州大陆一个籍籍无名的小门派掌门,居然在十年功夫,一跃成为最为神秘炎教的传教士,这让叶匀大为震惊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