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04章 先声夺人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泰星位面星辰如荧,广阔无垠的星空,叶匀独自一人,身穿金星白云道袍,象征神州仙院高高在上的仙位学子。

    驾驭大千神图力量,加上如今本身修为达到通天八阶,堪比破仙八阶的实力,就算没有大千神图,叶匀也可以在星空短暂飞行,穿越星际风暴,陨石海洋。

    回到泰星位面,这种感觉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地狱一行,让叶匀大长见识,尤其见到无数的强者,还有地狱的强大,特别是青火,一个世界一个位面都可以毁灭,何等手段。

    “我在等你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间,想到地狱,叶匀脑海深处,又响起青冥那忧伤、孤独的声音,好像在冰冷的黑暗房间,在对叶匀千里传音。

    这种心情,直到叶匀来到神州星域才被一股强大的意念所惊醒。

    原来,这道意念化为一朵青莲,在神州星域独自徘徊,正是仙院主事,玉璇玑给他留下的一道传音,叶匀抓住传音,青莲幻化,叶匀清楚,这次神州仙院召见他,看来事情还不小,加快速度第一时间飞往璇玑道场。

    飘渺星,中央圣地,仙院最神圣的执法殿,一道意念突然降临下来。

    旋即,从执法殿深处传出一道洪音:“快通知主事以及元老,叶主事已经在回仙院途中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接着一道道神念凝结而成的信笺,从执法殿深处释放出来,数量之多,密密麻麻,朝中央圣地各方道场穿梭而去。

    璇玑道场,一层层禁制之中,玉璇玑一身金星白云长衣,看上去高贵、雍容,冷傲又惊艳,忽然看向左方虚无,叶匀正从通道之中飞出来,身影一闪,便出现在玉璇玑面前。

    玉璇玑带着责斥口气轻哼道:“幸好你及时回来,再晚些回来,不知多少主事会弹劾你!”

    “这几年,我一直在闭关潜修……弹劾我?他们有病吧,我才升为副主事,与他们并无过多交集,为何弹劾我?”

    叶匀一听,忽然觉得事情不像想象中那么容易。

    要知道他才成为主事几年而已,几年,对于任何修士来说,只不过弹指、眨眼即过,在这么短时间,主事为何会敌对叶匀,关键,成为主事以来,叶匀与主事团还没有过多交集,及不交恶,也不是交好。

    所以很不明白,两者之间怎么会存在矛盾。

    玉璇玑道:“正是与你成为主事有很大关系,尤其是一个人,天钧仙院主事,王传天,因为此人,主事才会开始集体弹劾你,他们要推荐悟道主事弟子,雪梦瑶晋升主事,得到白悟道主事传承!”

    “王传天?雪梦瑶,呵呵,他们又怎么搅进来?雪梦瑶确实是个人物,加上与帝天走得这么近,加上以白悟道弟子身份,得到白悟道主事传承,似乎也在情理之中……”这件事让叶匀越听越糊涂。

    雪梦瑶,这倒让叶匀意外,在他晋升主事那个时候,却没见到雪梦瑶出现,帝天都现身了,但她却隐藏了起来,而今天突然冒出来,要取代白悟道主事位置。

    “前不久,仙院把王传天尸体送还给天钧仙院,哪知,竟然被天钧仙院反过来索要泰星位面精华辰曲神玉,原来,天钧仙院一份辰曲神玉,被王传天偷了出去,而王传天又死在你的手上,加上炎教分坛被仙院所灭,天钧仙院就指定是仙院杀死了王传天,夺走了辰曲神玉!”

    “仙院高层第一反应,就是去玄凰星寻找,在废墟之中找辰曲神玉,岂不是大海捞针,现在高层开始怀疑你,你杀死王传天,很自然,那份辰曲神玉在你手上,这就是为什么主事要弹劾你,至于他们为何要拥护雪梦瑶为主事,这点就不明白,其中必有隐情,现在形势对你很不妙,辰曲神玉的重要性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“当年,三大仙院各得到泰星位面两份辰曲神玉,才会形成三足鼎立局面,现在天钧仙院忽然失去一份,在不久的将来,会被神州、古陀两大仙院排挤,最终吞噬,你想想,天钧仙院会放给你吗?现在一切矛头都指向你!”

    一番娓娓道来,玉璇玑说完最后一句,忽然凝重地看着叶匀,放佛事情严重性,她都感觉到无法妥善。

    这副口气,好像已经于叶匀站在同一阵线上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只是微微一怔,没有多大反应,上次与泰达延会面,就听泰达延说起过,三大仙院各拥有两份辰曲神玉,并且在求千殇手上拥有一份,现在天钧仙院又失去一份,很显然,求千殇得到的那份,就是王传天从天钧仙院偷走的那一份。

    很不幸,叶匀没尝到腥,却沾上了一身腥。

    辰曲神玉是泰星位面精华,本源酝酿而生,一般修士得到,用处不大,无法炼化其中能量,但是强者得到,不但能炼化,而且还能融合整个泰星位面本源,得到传承,那就是真正的无敌,只要泰星位面不灭,人就永恒存在。

    炎教求千殇与泰达延、以及三大仙院都想得到,就是想利用辰曲神玉的能量,炼化之后,最后融合位面本源,成就巨无霸。

    求千殇与泰达延是真正的仙人,一个位面,对他们来说,融不融合,都无所谓,他们得到辰曲神玉肯定有别的意图,而三大仙院,却想得到所有辰曲神玉,巩固霸主地位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并不是很震惊,这与我想象中,相差甚远!”玉璇玑没想到叶匀听到这个消息,会如此镇静,按照常理,叶匀应该惊慌,不该如此从容,淡定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天钧仙院气势汹汹要神州仙院交出辰曲神玉,而神州仙院又没得到,此事无法善终,最后祸事肯定由叶匀一个人担着,不可能,神州仙院把自己拥有的辰曲神玉交出去。

    又或者,神州仙院不顾天钧仙院,要特意袒护、保护叶匀,不然,叶匀就成了众矢之的,人人得而诛之。

    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没想到杀了王传天,倒惹来一身骚,璇玑,多亏你事前把事情告诉我,否则,见到这些主事,我还不知道怎么应付!”

    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要看看,神州仙院为了一个虚无的消息,会不会把我摆上台面,要是神州仙院对我绝情,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,至于天钧仙院,打从心眼里,我丝毫不惧!”

    “你可知道,妖荒山位面大军已经降临下来整整十万大军,十万大军,在泰星位面可以掀起血雨腥风,加上炎教,三大仙院就要腹背受敌!”

    叶匀一脸讪讪笑容,丝毫也没有一点惧怕,而是成事在心,好像事情发展,各个方面都在叶匀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玉璇玑身子一震,神色若无,惊丝游浮:“什么,妖荒山也有了动向?十万大军!!妖荒山位面竟然打通了传送通道,前不久三大星域发现多处炎教分坛,如今妖荒山再搅进来,那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收到执法殿传来的消息,让我一回就去执法殿,现在我就去看看,他们对我摆下如何阵仗,雪梦瑶,没想到你现在还想与我斗,帝天都不算个东西,你又算什么,你既然屡次与我为敌,那你我之间也就再无任何交集!”

    “主事,你我一同过去吧!”

    大手一挥,一股虚无飘渺的力量,包裹住两人,宛如一同游龙,飞入一条隧道,朝执法殿穿梭而去。

    执法殿。

    在前方虚空,出现了一面圣台,三位护法亲手布置一面圣台,接着一位位高高在上的执法殿殿主随着王座呈现,然后是一位位主事的投影,主事投影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,而且一共三十四位主事,全部到齐。

    “璇玑主事果然与叶主事走的很近,都在这个节骨眼,她还想袒护叶主事!”

    一位位主事,都是至高的存在,呈现出来,就开始相互闲聊。

    “不知诸位主事,还有执法殿诸位殿主,不知找我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突然,一道声浪,惊天动地从虚空降临,震得所有主事、殿主、护法、执法殿执法者都身心一震,没想到有人竟然有如此功力。

    在众目睽睽之下,叶匀与玉璇玑从旋转隧道之中降临,叶匀一脸风轻云淡,看破世俗,而玉璇玑冷傲惊艳,两人同时降临,给众人极大震慑力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叶匀的修为,怎么拥有堪比破仙四阶、五阶的恐怖地步??”

    仅凭刚才一道声浪,所有主事、殿主、护法都愣住了,把叶匀当做怪物一般看待,刚才那一声吼,叶匀释放出一定实力,就是要先声夺人,给他们来一个下马威,看看他们到底还有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果然起到了作用,主事与殿主,个个都是老油条,见识破广,已经从声浪中探出叶匀如今实力大增,功力浑厚,在短短几年,从破仙二阶实力,已经来到破仙四阶、五阶的恐怖地步,甚至与各位主事平起平坐,实力相当。

    “不知执法殿与诸位主事,召唤叶匀前来,有何事?”

    两人升上虚空,各自一挥手,王座呈现,两人坐上王座,面对四十几位虎视眈眈的高层,从容不迫,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至高的王座之上,全是神州仙院高层,不是主事就是护法,要么就是执法殿殿主级别的老古董。

    “恭喜叶主事,短短几年闭关静修,竟然修得如此功力,大喜,大喜,这次唤你前来,主要是为一件事,需要叶主事说明!”

    几位实力高深的殿主,其中一位俯瞰叶匀冷静说道,其他主事则默不作声。

    叶匀向殿主抱拳,微微施礼,礼让三分道:“殿主请问,叶匀知无不答!”

    又一位殿主森森问道:“王传天死于叶主事之手,在他身上,不知叶主事是否得到辰曲神玉,那份辰曲神玉是天钧仙院镇院至宝,如今天钧仙院要让本院交出辰曲神玉,门下弟子把玄凰星翻个底朝天,也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,特此问问叶主事,这件宝物,是否在你身上,如果在,请交给仙位,避免两大仙院正面冲突!”

    叶匀眼珠一动,溢出深邃神光,意念感觉所有人都在看过来,不急不迫的道:“王传天那个叛徒,我杀他之时,他已经身在炎教分坛,而且身受重伤,我曾无意听说,他们坛主得到一件盖世奇宝,并把宝物交给炎教总使者,莫非,他们口中的那件宝物,就是辰曲神玉?”

    突然,一位六旬主事,看向叶匀:“叶主事,你这件事就你一张嘴,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,我只问叶主事一个问题,你是否亲眼见过炎教分坛坛主,得到过那件宝物?”

    “好深的功力…此人名叫太上清,是主事中的至高强者,与伏道极是一样的人物…传闻他一直在闭关参悟破仙六阶,居然出关来质问我?”

    目光一扫,就就读出老者主事身份,原来是与伏道极那种的恐怖人物,怪不得出口气就像利剑出鞘。

    “太上主事说的很对,我们几位都是第一次见到叶主事,难道,我们还会过去与叶主事过意不去?叶主事,我也问你一个问题,王传天死在你手上,当初在玄凰星,为何第一时间不交给伏老或者余老?为何要等待仙院,晋升主事之际,才上交仙院?其中,你是否有事隐瞒?”

    又一位陌生中年主事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魁,张主事…真奇了,这些高深莫测的主事,在我晋升主事之时,一个都不给面子现身,现在却一个个都来了,看来辰曲神玉这件事,的确对神州仙院来说影响不小啊!”

    叶匀依然没有说话,面对太上清、张魁两位主事质问,叶匀依然不动声色,他想冷静地看看这是主事到底是什么货色。

    “各位主事,问题得一个一个来,叶主事,你也为诸位主事,解释一下!”这时候,秋水寒主事打破了萧杀气氛,站出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回答什么?诸位,我现在是神州仙院主事,与各位地位相当,你们因为外人一句话,就来逼问我,审问我,怀疑我,请问,我还是主事吗?主事,不是要至高的元老,才有资格过问,你们在此设下如此阵势,难道想对我作甚不是?”

    眼看就在一个个主事得意、或是看热闹之际,叶匀突然一拍王座,朝所有主事、殿主、护法声色俱厉反问道:“炎教是什么,你们应该很清楚,他们要取代三大仙院,你们应该很清楚,要取代三大仙院,并不是他们目标,我看,他们是想得到整个位面统治权,想要得到位面,就必须先得到所有辰曲神玉,莫非,你们会认为,王传天从天钧仙院得到辰曲神玉,还会留下给自己?而不马上拿去给炎教高层讨好好处?炎教的强大,大家都有目共睹,他们难道还会让到手的辰曲神玉,从口中让给他人不成?”

    “如果硬要把我扯进来,你们也不想想,我什么实力,什么人物,得到辰曲神玉,有那个实力去炼化吗?辰曲神玉在我面前,就是一块废品,我有得到辰曲神玉的理由吗?”

    “天钧仙院向来就与本院不和,明争暗斗,我之所以出手斩杀王传天,就是想为本院建立无上威信,给天钧仙院一个下马威,你们倒好,为了外人一句话,就在此对我公审,我好歹也是一位主事,你们有把我当成你们一份子吗?既然如此,我不如一个外人,那我现在就向整个仙院宣布,我叶匀,从此离开神州仙院,不再是神州仙院弟子!”

    还未等众人来得及更多计策针对叶匀之际,叶匀就当着神州仙院高层,巧舌如簧,舌绽莲花,竟然说得一个个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最后,索性来一条将计就计,还摆出一副大不了不干的架势,要彻底的与神州仙院撇清关系,对天喊冤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