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19章 主事会议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中央圣地,执法殿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在执法殿上空出现一座古老的漩涡,一位位主事本尊不断降临,秋水寒、张魁、太上清、离乾锋等等至高人物开始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一座座金碧辉煌、或是古老如荒的王座,也随之诞生,王座是主事地位的象征,拥有王座,在神州仙院只有立功的仙位高层学子,除此只有主事、元老才有资格拥有不朽的王座,王座之上镶嵌各种奇珍宝石,奇光闪烁。

    三天之间,各方主事还在不断地回归,降临王座,执法殿护法、权利最高的殿主,也一一开始现象出来。

    执法殿不但掌控神州仙院所有律法,也制约着主事行为,当然,主要大事也是先由执法殿主持,与主事集团举行会议,商榷要事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两道气势沉浮的王座,从一方降临下来,不少主事都看过去,执法殿一位护法欢迎道:“叶主事,玉主事你们来的真是时候,几乎所以主事都到齐了!”

    “各位主事!”

    叶匀与玉璇玑驾驭王座而来,在一方阵营,散发无法动摇的气势,叶匀也大方的很,主动朝各大主事施礼。

    离乾锋主事英气勃发,性子直爽道:“恭喜叶主事,此次圆满完成任务,还帮助元老诛杀炎教一位分坛高手,并以绝对手段镇压一方!”

    “叶主事行事果然是雷厉风行,老朽佩服,佩服!”身为主事集团一尊无上的话事人,太上清竟然也破天荒主动说上一句话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番话在叶匀耳朵里,多少有些变味,不知是真话还是暗讽,人心隔肚皮,知人知面不知心,像太上清这种主事万万不能相信。

    太上清与白悟道是同类角色,在主事集团地位很高,拥有不少势力拥护,在神州仙院根基很深。

    “不用在乎这些人,都是些争权夺事,蝇营狗苟的宵小之辈!”玉璇玑听见众主事在相互吹捧,便提醒叶匀。

    “诸位,就在前不久,炎教向天钧仙院发动侵略,已经占领三座星球,死伤无数,而炎教节节胜利,未来泰星位面局势越来越复杂!”

    执法殿显现出来六位殿主,有几位殿主还是第一次现身,其中一位主事,实力高深莫测,比大多主事修为还要高深。

    “执法殿殿主也有主事人数差不多,这么多年,主事集团与执法殿一直暗斗,不少强大殿主一直隐藏在暗处,深居简出,看来,会随着局势变化,神州仙院真正势力会不断地冒出来!”

    一扫六大殿主,其中三人他见过,其他三位陌生殿主,居然连一丝记忆都没有,而且修为更高深,其中一位,竟然达到了元老标准,破仙六阶,比现在所有主事修为都要高出一截。

    同时叶匀还发现,虽然执法殿拥有破仙六阶强者,但主事集团却丝毫不忌惮执法殿,气势依然强悍凌人。

    “我们主事集团真正实力也未显现出来…”

    玉璇玑与叶匀坐在平衡线上,面对数十位主事,她一看就看出叶匀疑惑表情,开始传音解释道:“神州仙院历来有不少的主事,主事与执法殿、元老团为神州仙院三大阵营,一直以来,不少的老一辈主事、执法殿殿主、元老都远离了三大星域,去很遥远的星域历练,或是直接离开了泰星位面!”

    “不少老一辈主事、殿主、元老修为甚至达到七阶、八阶的恐怖地步,如同无上领袖精深修为,这些老古董,早就脱离了神州仙院,去潜修参悟无上仙道,已经不管世俗中任何事情,不过,一旦仙院出现任何危机,这些老古董就会出现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看来三大仙院实力还并未显现出来,要是所有老古董都聚集起来,就是炎教也不好对付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玉璇玑这一番话,对叶匀触动非常之大,他进入神州仙院虽然很短时间,但却成为主事,把仙院大部分都了解清楚,但是,对于玉璇玑刚才所说的秘密,他却从来没听闻,看来不到核心层次,是无法知道三大仙院真正底牌。

    “据可靠消息,炎教目标很简单,就是要从天钧仙院夺取一份辰曲神玉,然后再慢慢夺得本院以及古陀仙院所拥有的四份辰曲神玉,按照这样推算,炎教要聚集所有辰曲神玉,自然是要炼化整个位面!”

    “让所有位面生灵,都成为他们的信仰教徒,传闻真正的仙人,可以吸收信仰之力,练就无上气功,妙用无方,对修炼等等方面有很大帮助!”

    “已经得到确实,炎教的确是从仙界降临的势力,他们总坛主,的确也是一位仙人,炎教想炼化位面,最简单办法,就是夺取所有辰曲神玉,否则泰星位面如此之大,他们何时才能一统位面!”

    又一位坐在王座之上的殿主,拍案说道。

    这番话让所有主事沉默,太上清忽然开口:“这样的话,炎教是势在必得,无论怎么样,仙院也不可能把无上至宝拱手相让,一旦失去辰曲神玉,天钧仙院下场就是我们的明天,不能炎教随心所欲!”

    “上清主事,按照你的意思,我们莫非是要帮助天钧仙院,对抗炎教!?”一位执法殿护法反问道。

    秋水寒主事威严森森,扫向各位主事,放佛在统一意见,然后直接看向执法殿:“为何要帮助天钧仙院,帮助他们,无疑是养虎为患,一旦把炎教消除,天钧仙院又是我们最大威胁!”

    一位护法道:“诸位主事,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,如果不帮助天钧仙院,炎教就会得到辰曲神玉,如果帮助,将来又是三足鼎立局面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上清主事意思其实不难明白!”

    这时候,离乾坤突然神秘笑道,俊朗容颜下,隐藏着炯炯有神的双眼:“我们即可不帮助天钧仙院,又不能让炎教得到辰曲神玉,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让炎教与天钧仙院两败俱伤,而我们在最后时机,出手从他们手中夺取辰曲神玉,这样一来,一方面打击炎教,又让天钧仙院从此萎靡不起!”

    “哈哈,乾坤主事说的很对,这就是我们意思,很简单,就借用炎教之手,对付天钧仙院,同时利用天钧仙院消磨炎教实力,两者互博,总有一伤!”

    那一直深藏不露、眼神毒辣的张魁主事,大赞一声:“虽然行事有些不光明,但这个办法才是上上策!”

    一位殿主道:“计是妙计,各位能想到,那古陀仙院也会想都这一点,到时,我们如何避免与古陀仙院之间摩擦?”

    “不用在虚以委蛇,直接撕破脸皮,不如……趁机对付天钧仙院、炎教,也顺便对古陀仙院突然出手!”

    突然,那位看似平常的秋水寒主事,竟然道出一句让人无法相信、寒冰刺骨的话来。

    无数主事、执法殿护法、殿主都因秋水寒这句话惊诧不已,这样做,绝对不是神州仙院正义所谓。

    太上清忽然拍手叫好:“秋水兄,你真是少见的与我们意见统一!”

    秋水寒也毫不忌讳执法殿,当众笑道,放佛故意说给某些人听:“这种大事岂可儿戏,虽然平时主事之间颇有微词,在正义大事之上,我们还是要归拢在一起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主事集团原来是这个意思……”

    执法殿六位至高殿主,顿时沉默了,不过很快开始暗中传音,讨论起来,诸位主事也开始三三两两激烈讨论着。

    “璇玑,看来你我不被这些主事待见,事前也不通通气,太上清、张魁、秋水寒这些主事看来早就有过会面!”

    “不把你我当成一回事,也没有什么,我也没把他们当成一回事,这些人自以为妙计高墙,高人一等,但是人中自有人上人,炎教可不是傻子,古陀仙院也不好对付,加上天钧仙院也并未受到重创,现在想得太周全也来不及变化快!”

    “他们不过是在纸上谈兵,不过我但对这些主事另眼相看,一个个并不呆板,做事反而凌厉风行,诡诈多变!”

    激烈讨论声中,叶匀与玉璇玑看起来微不足道,在三十几位主事阵营之中,他俩好像已经被孤立出来。

    叶匀这些主事、殿主却看法不一样了,一个个原来也是心狠手辣的人物,心机叵测,道貌岸然。

    “当年白悟道一心想拉入我进入他的阵营之中,我却没愿意,也拒绝其他主事邀请,像太上清、离乾坤、秋水寒、张魁这些主事,背后都有老一辈主事作为靠山,因此才可以建立属于他们自己的势力!”

    玉璇玑一脸漠然:“神州仙院看起来律法森严,但多少人死在杀人不见血的刀下,这些主事,哪个是省油的灯,你我以后行事,要万分小心,可能会有人挖个陷阱,让你我往下跳!”

    “他们私下蝇营狗苟,恐怕仙院元老也知道,居然也不阻拦,看来老一辈主事都是些凶煞人物,这些个宵小之辈,将来我要一个个收拾掉,现在就让他们骑在你我头上吧,我看他们能撒出什么野来!”叶匀满脸不在乎,开始不动声色,继续等待。

    各方主事,三五成群地激烈讨论着,这些主事都有自身强大依靠,才不忌惮执法殿,不过执法殿六位殿主,也在紧张商榷。

    主事大会就这样进行着,足足十天过去,似乎还没有一点眉目。

    这时候,六大殿主开始挥手,让诸位主事安静下来,一人道:“刚刚收到消息,妖荒山星域趁火打劫,竟然开始收拢不少星域,还传闻,妖荒山位面已经降临大军,不过时日,就要正面进攻三大星域!”

    “山雨欲来风满楼啊!”一位主事轻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妖荒山位面是我们仙院多年以来,一直想要铲除的势力,无奈星域太过偏僻,加上蒙元英等妖族高手坐镇,一直没有齐力对其镇压,倒没想到,这多年却是养虎为患,果然与妖荒山位面配合!”

    “如果真是妖荒山位面下来,那泰星位面局势更加混乱,危机四伏,妖荒山位面在古老典籍之中有不少记载,虽然多么多年,只有泰斗那个时代有高手去过,但留下的纪录足以说明,妖荒山位面不是泰星位面能抗衡的!”

    又一位殿主面色凝重的说道。

    主事阵营之中,一位年轻的主事一直沉默,他忽然说道:“妖荒山位面有十大妖王统帅,一个个修为,那都是无上破仙大圆满的无敌人物,甚至传闻,妖荒山位面还存在不少成仙的妖仙,就是仙界也拿他们没办法,一直潜伏在凡界,妖族就是一座大山,压在人类头上喘不过气来!”

    “我也听说过这种传闻,如果真有十大统帅那种强者,那泰星位面就真正危险了,我看,这件事也是火上眉毛,迫在眉睫,要尽快破坏妖荒山与泰星位面连接通道,如果通道打通,妖荒山一位统帅下界,就足以横扫泰星位面!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错,妖荒山位面势如猛虎,与炎教一样,都是洪水野兽,必须找出通道在何处,要尽快破坏通道,阻止妖荒山大军降临,这件事,还不能光靠我们神州仙院,必须告知另外两大仙院!”

    “事情右前有后,有轻有重,有缓有急,妖荒山位面与下界通道,不可能很快就打通,还是要同时两大仙院,联手开始进攻妖荒山,或许可以先把妖荒山星域铲除,彻底免去后患,再对付炎教!”

    一位位主事开始提出自己意见。

    执法殿一位护法,也点点头,道:“诸位说的不错,现在对天钧仙院来说,炎教才是燃眉之急,就算天钧仙院不赞同铲除妖荒山星域,我们与古陀仙院联手,同样也可以铲除!”

    “看来大家意见都是先对付妖荒山……”

    六位殿主彼此释放相同目光,其中一人道:“会议就暂时结束,我们要把这个意见,递上元老团,并通知古陀仙院,看看再说!”

    长达十几天的主事会议,终于在没有定论的情况下,结束了,主事、执法殿护法、殿主也相继离开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