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95章 求师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不可一世的申岙公子,倒没想到敢有人插手,便冷冷一扫,发现从辛家府丁之中,走出一个普通得再普通不过的虚仙三阶下人。

    “叶兄……”

    夜岸想拦住叶匀,但是他一身邪恶气息还没有散去,似乎受了重伤,奄奄一息,被几人搀扶着,但还是用劲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叶匀停步眨眼时间,然后继续来到中央,想去拉辛少华,但发现一股强大意念,完全镇压住辛少华,让他不得不跪在地上,无法挣扎、反抗,叶匀平静看向申岙公子:“我家公子已认输,作为输家,我家公子有胆量输得起,难道你赢家,还赢不起,施展禁制,镇压我家公子,你做得太过分了吧!”

    “什么,申岙公子真是太过份了,这是故意难为辛少华!”

    “打人不打脸,申岙公子,以你身份,你竟然如此卑鄙,小人,还不如辛少华,人家虽然没你本事,但却输得起,有这个胆量和气魄,你算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想与傲天仙界为敌?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受叶匀一句话挑明,四面八方无数仙人,终于看不下去,申岙公子这不是在欺负辛少华,也是在挑衅傲天仙界无人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外来客人,就是花仙阁不少风尘女子,也开始喝倒彩,只听见大殿里,全是众人对申岙公子不耻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哼,辛少华,废物、懦夫…滚!”

    申岙公子此时表情也是一阵白,一阵轰,身边之人也有人在劝阻他,他狠狠一瞪辛少华与叶匀,突然一挥衣袖,一股真仙暗劲朝两人席卷压迫而来。

    要是两尊低阶虚仙,被真仙一道暗劲击中,下场不是死也要重伤。

    “卑鄙小人!”

    辛少华首当其冲,感受到申岙公子强烈杀意,只可惜无法反抗,感觉整个人就要被压扁,突然,他感觉身边传到一股奇妙的力量。

    扭头一看,竟然是在他眼中毫无一处的叶匀,正释放一道奇妙气息,缠住他,眨眼之间,天地一黑,眨眼又出现在熟悉的大殿之中。

    “哗!!”

    大殿顷刻间传来无数人惊呼声,他们原本看着叶匀与辛少华就要在申岙公子手上吃暗亏,哪知不到一个呼吸之间,两人就凭空消失,然后又凭空出现在一侧空中,把申岙公子那恐怖力量,巧妙躲过。

    并且,毫发无损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不可能,你区区一介虚仙三阶弱者,为何能躲过本少攻击?”

    无数都震撼了,而申岙公子用震惊都无法形容他现在心情,他对辛少华实力,完完全全掌握,对自己实力更加信心百倍,竟然被两个虚仙给破解。

    申岙公子旋即把目光从辛少华身上移走,落在叶匀身上:“好个辛家,下人之中,也是卧虎藏龙,但得罪本少,就要你知道什么是后悔!”

    嗖!!!

    原地一闪,申岙公子竟然不再对付辛少华,而是直接瞄准叶匀而来,放佛在他眼中,辛少华已被他践踏,现在就要从叶匀身上,找回那可怜的面子。

    真仙境强大气势,直接震得空间破碎,申岙公子没有对叶匀直接出手,而是以自身真仙气势,直接撞了上去。

    篷!

    旋即,让无数人震惊一幕发生了,在申岙公子如此气势撞击下,叶匀竟然只是被震退三步,而申岙公子那恐怖气势,就被叶匀周围奇妙护体气场,给化解了。

    “他……”

    夜岸与六尊府丁,都看傻眼了,在他们眼中,叶匀不过普通虚仙三阶,于下人差不多,现在竟然能抗住真仙气势,终于有点明白,为何大小姐要派叶匀过来。

    “申岙公子,你也不怎么样,拿我一介下人都没任何手段,还怎么当申家公子,今日你刁难我家公子,而我现在就戏弄你,看你能拿我怎么样,以你少爷身份,与我这种下人交手,你也配一方人物,真让人不耻!”

    当着所有人的面,叶匀竟然公然对申岙公子对话,完全不像一尊下人,说话也有条斯里,漫不经心,放佛叶匀一尊低阶虚仙,却是那种经历无数沧桑的大仙一般。

    叶匀淡淡一笑,当着众人继续对着辛少华说道:“就凭你这种小肚鸡肠,连个女子都不配,而我家公子,能屈能伸,光明磊落,你是小人,我家公子才是真正的公子,有着君子胸怀,如海洋一般坦荡!”

    这一番番巧舌如簧,被叶匀说得字字在理,句句是真,把花仙阁所有人,说得是热血沸腾,而申岙公子则是千夫所指,辛少华则是众人佩服。

    辛少华突然发现自己高人一等,还从未被人如此高看,不由挺直身板,露出一派视死如归、大义凛然的男子气魄,让无数风尘女子动心。

    “给我灭了他!”

    申岙公子对叶匀那是恨得龇牙咧嘴,但是他又是一介公子,被叶匀一番挑拨,现在也不得不顾及自身身份,于是派出身旁那尊重伤夜岸的老者,朝叶匀杀去。

    “死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眼看强大老者就要杀入叶匀气场,而叶匀也是一脸萧杀,冷汗直冒,突然,一道霸气的人影虚空闪出,对着老者胸膛就是一拳,这一拳,竟然把高阶真仙老者,一拳打穿胸膛,一招让老者丧命。

    “哼,区区申家,如意仙界三流货色,也敢在我辛家领土放肆,申岙公子,你要是再不滚,这就是你下场!”

    突然杀出的强者,震荡大殿,他手臂一震,就从老者胸膛掏出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,对着申岙公子冷冷喝道。

    辛少华如释重负,看向逐渐清晰的巨汉道:“虎贲,你来得正好!”

    一招斩杀申岙公子身边强者的人,正是大小姐身边跟随者,虎贲。

    “好个辛家,我们走……”

    申岙公子也是个欺软怕硬的主,他万万没想到辛家会如此强硬,直接对他身边人下手,要是他再不知好歹,对方也会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“申岙公子居然就这么对辛家妥协,灰溜溜离开了!”

    “哼,你们没看到辛家那尊高手,一招斩杀真仙高阶,那此人至少也是真仙九阶、十阶的强者,申岙公子也不得不躲避锋芒,倒是一向和善的辛家,为何突然做事如此雷厉风行,杀伐果断!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申岙公子带着一行下人,灰溜溜离开花仙阁,顿时开始激烈讨论起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幸好小姐神通广大,加上叶兄以自身之危护你,不然你这次就要吃申岙大亏,回府吧!”

    虎贲一拳把老者心脏捏死,旋即恭送护驾辛少华,叶匀趁他人不注意,一挥手就把老者尸体吸入身体,他人见状,也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辛少华就在虎贲这尊突然杀来的杀神带领下,气势森森离开了,不愧是十亿疆土第一大家族。

    辛府,公子府上。

    “大姐!!!”

    回到辛家府上,辛少华就见到大小姐辛宛陵坐在他行宫之中的石凳之上,悠闲地品着茶,旁边有两位女婢,摇扇伺候着。

    辛少华见到辛宛陵,羞愧不止,又按耐不住来到辛宛陵身边,像个做错事的孩子,不敢吱声,眼泪却止不住在眼眶打转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下去,叶匀留下!”

    辛宛陵一声令下,夜岸等府丁、女婢都一一离开行宫,现在只剩下虎贲、叶匀与他们姐弟,辛宛陵摇摇头,痛心地扶起辛少华:“三弟,这次你给他人下跪,当着无数人看出废物,这种心情,恐怕只有你能体会,你现在长大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姐……”

    辛少华终于忍不住,无尽的耻辱、一张张嘲笑的脸,在他脑海、面前挥之不尽,一下跪在地上,失声痛哭。

    也许,前不久的成人礼,对辛少华来说,只不过一次排演,而这一次,才是真正的成人仪式。

    没有经历风雨,如何能长成参天大树,成为男子汉,如何不体会何为责任。

    “叶匀,这次你做的很好!”

    辛宛陵没有继续安慰辛少华,让他一个人冷静,好好想想,然后看向叶匀,颇为欣赏:“你算是有心了,让公子经历一番无法磨灭的经历,作为执教,你合格了!”

    “在下能力有限,却无法见主不护,这是在下责任,全在责任之内!”

    叶匀自然知道辛宛陵这番话意思。

    这次在申岙公子当着众人面,要践踏、欺负辛少华之际,叶匀并没有在最佳的时刻,第一时间现身,自然是要故意让辛少华经受人生一次最大的惨痛经历,要给辛少华好好上一课,辛少华并不纨绔,而且是个绝顶聪明,有相当气魄的人物。

    叶匀只是微微点拨一下,很简单,此时的辛少华已经痛彻前非,想必以前判若两人,洗心革面了吧。

    “以前我答应你的事,依然有效,你就好好留下当公子执教,这是上次丰祈邪君储物戒的部分财物,按照约定,这是你该得的一部分!”

    辛宛陵站起来,一道光耀从她掌心释放,一枚储物戒出现,旋即飞向叶匀,叶匀也不客气,挥手收入。

    “三弟,现在开始,叶执教就是你的执教,什么都要听他的,刚才你能屈能伸,的确是个男子汉,姐没看错你,不过自己受的耻辱,你要靠自己努力,去讨回来,那申岙公子就留着你自己去斩杀!”

    辛宛陵算是语重心长,然后带着虎贲离开了宫苑。

    “至始至终,我都无法看出辛宛陵修为,也无法看穿虎贲修为……莫非,他们都是大仙!?”

    目送两人离去,叶匀缓缓抬起头,刚才又尝试洞悉辛宛陵、虎贲修为,只可惜,这两人隐藏得太深,加之叶匀如今还是凡人,无法看穿其中玄奥。

    “辛少华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转过身,见到辛少华还在低头跪地,一言不发,就摇摇头,这次惨痛经历,的确是让辛少华大受打击,作为辛府公子,就是辛宛陵与辛从阳都从未打过他一下,而现在,竟然当着外人,当着无数人面,给人下跪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正欲离去的叶匀,忽然被一道冰冷的声音叫住,并且,辛少华眼眶泪痕闪烁,却一脸坚毅地拦住叶匀去路,突然,目光一沉,旋即跪在叶匀面前。

    叶匀一愣:“公子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我要拜你……为师!”

    辛少华热血铮铮地看着叶匀一字一句说道。

    “拜我为师?”

    这倒让叶匀始料不及,但叶匀却没有乱了方寸,当面摇摇头:“在下一阶虚仙三阶弱者,在辛府,有些下人、丫鬟都比我修为高,以我这种修为,何德何能做公子师傅?公子起来吧,不要开天大玩笑,今天你应该好好休息!”

    “不,别人感受不到,但少华感受得到,师傅你非同凡人,请收了少华!”辛少华眼神炙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介凡人,没有能力收你为徒,我现在这种修为,当你师傅,岂不是笑话,虎贲修为高深,你可以找他!”

    叶匀依然坚决拒绝。

    “这辈子,我的师傅只有你一人,如果不拜师傅,少华就宁愿死,如果不拜师傅,少华就不再有未来,不再有找申岙公子报仇的一天!”

    “少华混沌多少年,浑浑噩噩,今日方才醒悟,自欺欺人,自甘堕落,还不如好好努力,拼一拼,师傅,请成全少华!”

    辛少华激动不已,每说一个字,身体就震动一下,生怕叶匀不答应似的。

    忽然间,叶匀沉默了,在他脑海里,忽然间,涌现出当年在凡界,在神州大陆西方的紫玉大陆,那小小才赤云城,银沙河旁,当初的自己,也因为丹田裂缝,无法修行而怨天怨地,那时的自己,多么希望能改变命运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遇到寒叔,得到神迹传承,叶匀单靠自己去努力,恐怕还是凡人一个。

    人,有时候需要一个机遇,在某些条件下,单靠自身去努力,永远也无法达到目标。

    “师傅,请成全少华!”

    辛少华突然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,头皮都磕破了,看来他是不达目的决不会善摆甘休的人,与当年那个叶匀,岂不是一样?

    “咚咚咚~~”

    叶匀依然没有答复,而辛少华选择了最愚蠢、又最容易表达的方式,磕头,并且磕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“要做我的徒弟,你还有资格,还不够诚意,但我愿意给你一个机会,你的身体经脉与丹田严重损伤,一般气功是无法修复,靠灵草、仙丹也没有涌出,我这里有一门气功,名为不败血体,你如果能修炼下去,成功重塑肉身,那你才有资格做我的徒弟!”

    终于,在辛少华不下上千次磕头,叶匀还是松口了。

    “徒儿拜见师傅!”

    辛少华喜极而泣,一方面是叶匀松口,一面就是叶匀竟然有一门功法,可以让他重塑肉身,这让他从心底燃起从未有过的希望火焰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