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8章 血性结拜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不是修炼至高刀法,加上强横实力,根本不会在虚无之中,捕捉到叶匀气息,此人感应力真是恐怖。

    各方面都显示出,此人是个经历无数大风大浪的强者。

    那人又道:“你他们之中,修为最弱,也是最神秘的人,但你隐藏修为,就以为我看不出你的修为?不过才是虚仙四阶,对不对?小子!”

    叶匀颇为惊愕,修真以来,能看出他修为者,就是兽祖、赤云魔尊,剩下就是峡谷这尊神秘人物,叶匀不惊不慌的道:“我很自信,大仙无法看出我修为,除非是厉害仙王,你如果不是一尊仙王,那阁下就是一尊绝世人物!”

    “你倒是眼尖,看来你对自身实力,很自信嘛,你我就不用再这样对话,我正要烤肉喝酒,过来陪我吃喝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没等叶匀反应过来,他就被一股可怕力量直接拉走,卷入峡谷深处,进入一个宽敞山谷内,而地面上竟然躺着一尊龙角蛮牛尸体,更让叶匀惊奇的是,一个三十岁、壮硕无比的英俊汉子,正用真气切割龙角蛮牛胸腹前的肉脯。

    中年汉子动作很熟练,一气呵成,就割下一块一米长的鲜肉,旋即抬头看向叶匀,笑眯眯的挥挥手中鲜肉:“妖兽的肉,只有胸脯这一块不搁牙!”

    “像龙角蛮牛这等厉害妖兽,竟被他杀死取肉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地上还未咽气多久的龙角蛮牛,叶匀现在还是记忆犹新,在火焰山脉抢夺炎魄灵莲之时,那头龙角蛮牛野蛮无敌的场景,还在脑海闪过。

    那般凶悍的妖兽,如今却像弱鸡,被中年人鱼肉,真让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“过来坐吧!”

    中年人不知什么时候,已把鲜肉架在火堆上烤。

    叶匀别无选择,既来之则安之,来到中年人面前坐下,四处一看,发现山谷似乎才被开辟出来不久:“香!”

    忽然一阵酒香让叶匀叫好,低头一看,原来是从一个葫芦之中释放出来的,叶匀也不客气,拿起葫芦,忽然感觉葫芦很不寻常,而是一件厉害的空间法宝,叶匀又拿起一个酒杯,缓缓一倒,就感觉葫芦之中内有乾坤天穹。

    “好酒!”

    一道雪白美酒倒入酒杯,叶匀旋即大口喝下,顿时身体就有一种突破的错觉,而且全身真气都在疯狂吸收这股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珍藏,来,吃一块!”

    中年人朝叶匀递出一块烧肉。

    “味道不错,火候恰到好处,看来阁下倒经常享受这美味!”叶匀大方咬上一口,感觉肉质一点也不糙,反而舒嫩无比,而且还有一股奇特的香味,放佛中年人有秘密作料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两人还干杯对饮一番,如同很久没见的朋友,没有多一句,也没有少一句,很是自然,中年人看向叶匀闻到:“你体内是不是封印着一股邪恶的刀意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不是一柄刀,而是一尊融合了无数件仙刀的傀儡而已!”叶匀恰到好处说道,他可不像把刀奴透露出来,惹上天宫执法者。

    “我有感觉,要时我到时全力一刀斩下,你到底能不能活下?不,你肯定活不下来,即便你有一件厉害傀儡,你自身太弱,太弱!”

    中年人放佛在自言自语,一下肯定,一下又反驳,他突然伸出双脚:“以你实力,催动傀儡,能不能把我脚上这断掉的脚镣,给斩断?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这脚镣材质非同一般,太坚硬,除非是我达到大仙修为!”

    叶匀俯瞰下去,果然见到中年人双脚都有一段残留的粗黑脚镣,而断掉的断口,很是锋利,像是用极为锋利的利器,一招劈断,叶匀倒没多留意脚镣,而是发现中年人腿上、手上、脖颈浑身都是伤痕,触目惊心,都是些陈年旧伤。

    “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事,竟然浑身都是伤,除了脸上没有,其他地方都是,而且这些伤痕似乎还拥有奇特力量,似乎永远都无法愈合!”

    在叶匀心中,突然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中年人突然一怔,旋即笑道:“你倒是敢放话,晋升大仙就能劈断我这脚镣,小子,你能有这个本事?来吧,我就暂时接你大仙力量,你要大仙哪个阶梯的力量?”

    “大仙五阶吧,这样一来我就不用浪费多少精力!”叶匀知道他在说什么,在做什么,倒是想体会一下,大仙五阶是什么状态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中年人手掌缓缓张开,一团漩涡开始旋转,呈现出一道充满无穷刀意的光耀,旋即被他一抓,就结成一颗能量种子。

    “好手段!!!”叶匀倒真没想到,中年人竟然就如此容易,凝结出一道大仙五阶能量种子,这等手段,神乎其神,不是大仙该有的神通。

    大仙五阶在仙界低重仙界,那都是巨头般存在,中年人竟然信手拈来,一下就把一尊大仙五阶强者能量凝结出来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接下来就看你了!”中年人屈指一弹,能量种子就飞往叶匀,而他把双褪伸直,抓起烧肉就吃起来,似乎对于结果一点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“大仙五阶!!!”

    叶匀触碰到这颗能量种子,就感觉面对是一尊他无法撼动的庞然巨物,拥有轻易斩杀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化!”

    叶匀掌心释放一股玄光,把大仙五阶能量种子吸入掌心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大仙五阶能量种子入体这一刻,就像一尊大仙强者出手,重重在叶匀体内荡开,把叶匀全身经脉给震伤,真气肆掠,无法掌控,身体刹那失去感应,然后忍不住,热气上涌,喷出一道金色血液。

    “哦,你的血液浓度竟然达到这种程度,少见,少见,堪比高级大仙,与仙王啊,只可你境界太弱,虚仙四阶,要承受大仙五阶力量,换做一般虚仙,早就被大仙力量炸死,而你却只是微微受到影响!”

    在中年人男子脸上,倒是扬起一副欣赏笑容,忽然一挥衣袖,酒杯就朝叶匀飞去:“喝一口就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谢了!”

    叶匀抓住酒杯就一口喝下去,顿时如一股暖流,席卷全身,果然一切伤势都在瞬间恢复。

    “无极神日剑!”

    吸收大仙五阶能量,叶匀凝结出一道无极神日剑,所有大仙能量都灌入其中,并且还是来自无极八荒日月神雷精华力量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种天雷!!!?”

    一直事不关己、清风云淡的中年人,突然坐起来,惊奇看着无极神日剑那咻咻闪烁的天雷气息,其中锋利气息,就是中年人是一脸震惊。

    叶匀此时抓住吸收了大仙五阶力量,凝结而成的无极神日剑,感觉掌控天地的力量在身体爆发:“准备好!”

    中年人放下酒杯,一脸凝重:“原本说句玩笑话,好久没人陪我说话,没想到你身怀不世神通,那好,我就解开封印,把我生死都交给你!”

    “不就脚镣,为何谈生死?”叶匀不懂,但他从对方眼神、表情都可以看出,他不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中年人旋即淡淡一笑:“一旦释放脚镣上的封印,曾经抓住我的强敌,就会感应到,立刻下界而来,来此追杀我,自然是性命大事,你倒不用担心,来吧!”

    “敕!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叶匀竟然果断出手,朝着脚镣,狠狠斩下,那脚镣瞬间被无极神日剑给劈开,而叶匀手起剑斩,把左腿也一样给劈开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叶匀突然深深呼吸一口气,手中无极神日剑也消于无形,而叶匀放佛也不受到压迫,呼吸渐渐正常。

    “哈哈,没想到这低级仙界,真有人能解开脚镣,兄弟,我们结拜吧?”中年人狂笑一声,拉起叶匀直接对着火堆跪下。

    “结拜兄弟!?”

    叶匀懵了,也呆了,这才认识,不,两人都相互不认识,对方名字都不知道,就这样提出结拜。

    中年人点头:“对,结拜异性兄弟,怎么,倒像个女人,咋呼啥?谁说我们就不能结拜,谁说要认识,才能结拜,你喝了我的酒,吃了我的肉,你又解开我的脚镣,难道,这些还不够吗?”

    叶匀一听,也觉得是这个道理,为何要去在意世俗中的条条框框,为何不洒脱,立即应道:“哈哈,好,我吃了你酒肉,结拜就结拜!”

    “苍神在上,我,斩天,刀宗少宫主,修真百亿年,惶惶一生,就在今日,与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,叶匀!”

    中年人‘斩天’才发现不知道叶匀姓名,在叶匀提醒之后,再次道:“对,就在近日,此时此刻与叶匀结为异姓兄弟,天地共鉴,什么屁话也不说,总之为兄弟两肋插刀,肝脑涂地!”

    叶匀对着熊熊火焰发誓:“我叶匀,独自一人,有兄弟也有家人,自古热血男儿,定当豪气相投,今日与斩天大哥结为兄弟,共患那,共进退!”

    “黄沙见证!”

    两人抓起一把黄沙,洒向虚空。

    “兄弟,你我自此就是一家人,亲兄弟,来,好好喝上一顿!”斩天拉着叶匀回到石凳上坐下,倒酒豪饮。

    叶匀放下酒杯,目光落在斩天一身触目惊心伤痕不由问道:“大哥,作为兄弟,我很想知道你一身伤是怎么造成的?”

    “刀域,兄弟一定没听过……”

    斩天给叶匀倒上酒,自己独自喝了一口闷酒,嚎嚎大叫几声,似乎在宣泄不快:“刀域是远古刀族传承而来,历史很悠久,仙界都没人知道,刀域势力非常大,分支非常多,不断地在仙界繁衍,真正修炼刀道的仙人,那都是刀族后裔,而刀域就是其中势力最庞大的一脉,我父母本事刀域的域主,可惜被门人迫害,而我那时才刚成人,就被反叛势力抓住,关押在刀域天牢……这一关就是百亿年啊!”

    “百亿年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斩天说起往事,父母深仇大恨都没有表现出多大动静,但如此平静,反而说明他早就把血仇融入骨髓之中,终生不会放弃。

    “就在几千万年前,大哥我被曾跟随我父母的老奴,从天牢解救出来,当然救我所有的人,都死在天牢,为我而死…这不,一路追杀,就落入下界,躲在这里养伤!”

    斩天轻轻苦笑一声,又喝了口闷酒,指着地上脚镣道:“因为有这东西,他们随时随地都能感应到我的存在,只能暂时封印。”

    叶匀想安慰斩天,却又觉得是多此一举:“没想到大哥竟然有如此深仇大恨,百亿年的牢狱之苦,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……”

    斩天看向叶匀,眼瞳没有仇恨与怒火,只有坚定:“他们日夜打我,折磨我,想要我交出刀域的令牌,好真正一统刀域,统一仙界所有势力,我怎么能交给他们这些反叛小人,为了关住我,他们还把我大帝般的修为,打入低级仙王,可恶啊,不过没什么,从此有的是时间,有时间就能为我父母报仇!”

    “大哥雄心壮志,真让兄弟佩服,我相信经历这么多苦难,不是坏处,而是上天在磨练大哥!”

    “兄弟这句话说的好,有了兄弟这句话,大哥一定能报仇雪恨,对了,兄弟,该你说说你的事吧!”

    斩天忽然拍拍叶匀肩膀。

    叶匀摇摇头:“我呀,我没什么好说,才从下界飞升而来,在仙界如同过街老鼠一样东躲西藏,正打算去三重仙界,加入须弥洞天,谋个安生环境!”

    “兄弟不凡啊,肯定还有很多故事,以你虚仙四阶修为,却能拥有堪比大仙的肉身,绝对不是一般人,你不是还有一件蕴含刀之意志的傀儡吗?释放出来,恐怕仙王以下没人是你对手,把傀儡给大哥悄悄!”

    似乎是刀宗传人,斩天要想看看叶匀体内的刀奴。

    叶匀苦笑道:“大哥……恐怕不能拿出来!”

    “难道还怕大哥惦记不成?”斩天有点生气。

    叶匀急忙解释:“不、不、不,只是一拿出来,恐怕兄弟我就要死无葬身之地,仙界哪里都无处可逃啊!”

    “哦?那你说说,仙界何其之大,我都没这样说,你却说得出口,大哥倒要看看你的仇人是谁!”

    “大哥一定知道天宫神庙,还要天宫执法者!”

    “那群王八蛋,当年我还是少宫主之时,就曾见识过天宫执法者,几番难为我刀域,我父母次次忍气吞声,那时小,我不明白,后来我成人,才知道天宫神庙出处,原来兄弟对头是天宫神庙,不过天宫神庙不是因为你一个人,会在仙界上下拼命追杀你吧?兄弟,你太多虑了,天宫神庙我很了解,他们不会对一般人在乎!”

    “大哥,你可听说过,最近一重仙界出了个无名?”

    “扑哧?”

    叶匀这话一出口,害得斩天把刚刚喝下的酒,还有烧肉,都给喷了出来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