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55章 英雄论英雄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剑!!!”

    剑这简单一句话,令叶匀为之一动。

    想想在惩罚之界,所有反抗者不管来自何方,来自哪一个势力,但却精诚合作,对抗天宫执法者。

    是所有反抗者,都是同一个阵营!

    剑这份包容,这份大度,从深空无形中渗透出来,深深在内心涌起一阵阵巨浪,冲击着心灵!

    “逃!逃!逃!”

    乱了!

    天宫神庙阵营,一千多尊执法者,全乱套了!

    之前围杀叶匀,那一副信誓旦旦主宰气势,瞬间像巨人雕像似的,破碎而崩塌,圣光天宫在震动。

    剑还未现身,他们就吓得自乱阵脚。

    十几尊涅期强者霎时转身,带着众执法者狼狈飞向圣光天宫,看都不敢看剑所在的深空一眼,更加没空去理叶匀,如同一群丧家之犬!

    “多少反抗者死在你们的手上,被你们生生折磨而死,而你们会毫无痛苦的死去,因为我与你们不一样,我虽杀人,但我不是魔,不是刽子手!”

    倏!倏!倏!

    一道白衣人,从深空一步步走来,越发地清晰,逐渐显现出剑那一张饱经风霜的脸,年近中年,满眉凝尽沧桑,没有那些大能的仙风道骨,就像刚刚远行回来的远归人,风尘仆仆。

    剑!

    他刚刚现身,右手便缓缓挥动,中指与食指加出一道剑气,对着那奔逃向圣光天宫的无数执法者,一拨弹出!

    “倏…嗤嗤嗤!”

    剑气破空而出,刺得深空竟然都在震动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剑气破空劈过深空的场景,又让叶匀感觉,就像之前那星河碎片落入深空的模样,不可力敌!

    “天宫护体!!!”

    逃?逃得过剑的力量吗?

    天宫执法者很清楚,在剑这种强者面前,岂有逃走机会,唯有一搏,他们竟然催动圣光天宫,化为一座巨大坚固的金色天宫,把所有人吸收其中。

    嗤~~~。

    剑气似深空风暴劈过巨大金色天宫!

    只听见一道悦耳切割声,回荡在深空,然后金色天宫顿时一分为二,上千天宫执法者随着天宫被剑气切开,瞬间就被震得化为肉碎或是血气。

    一个不留,一口气时间都不到,所有天宫执法者不管是万象期、破碎期还是涅期,通通瞬息毙命!

    随着他们最信仰的天宫,在深空沉沦、破灭!

    “看来这才是剑的实力…以他的实力,当初在断魂崖,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奇霍死去…天宫神庙的强大,他也无法撼动!”

    亲眼见证一路追杀自己的执法者,走不过剑的一招,纷纷陨落,顿时心中万分感触。

    剑的强大、天宫神庙的神秘,自身的弱小,袭过心头,纷纷扰扰而感怀。

    “他们就是吸血鬼,处处吸人血…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剑从容不迫从深空飞掠而来,深空能量压制,对他没有一丝的作用,在这深空之中,如履平地,悠游自在。

    两尊名动当世的风云人物,没想到在这种局面与环境下,第一次见面。

    叶匀也驾驭深空迎上去,向剑抱拳,神情自若的应道:“小事一桩,多谢剑兄出手相救,小弟感激不尽!”

    剑与叶匀此时相隔一丈,周围风暴依然还未消失,但已对两人,毫无一丝影响:“无名兄弟,在惩罚之界舍身救多少反抗者,多少我的朋友,在下所做之事,又算得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都过去了!”叶匀淡淡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天宫神庙真正的强者,不久就会赶来,我的伤,至今未恢复,还是避免麻烦,我们先离开这里,边走边聊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感受到剑的气息,就如自家亲大哥,剑任何意愿,在叶匀内心都无法升起一抹反抗,潜意识认同剑的一切。

    剑微微地一笑,一股气场,瞬间化为一座阵法洞府,内殿、座椅一一齐全,而气场开始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深空穿梭而去,瞬息消失在这片深空。

    “真气能随心所欲,运用达到这种以虚化实的地步……”

    即便叶匀见过不少不可思议的存在,但还是对于剑这一番随意施展的绝世手段,而感到震撼,随着剑比肩而坐,感觉真气从虚到实,乃是他现在还无法达到的程度!

    “剑兄,上次断魂崖一别,伤势莫非到此时还未恢复?”

    观察一番之后,叶匀才想到剑之前一句话,便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剑此时轻轻一扬衣袖,在他与叶匀之间古石桌面,出现一壶壶酒坛,酒香古纯,不知有多少年历史。

    一人一杯,剑喝下腹,气定神闲的说道:“天宫神庙把我视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我的逆天盟也是一样,恨不得除之而后快,派出多少的强者,在无界之地,追杀我数千年,我与他们都付出很大代价,不过很值得,即便伤势依然还未痊愈,也没什么大不了!”

    与天宫神庙无数的高手,破碎期、涅期、神异期在无界之地战斗数千年,这种惊心动魄的大事,随着剑徐徐带着笑意道出,仿佛就是一件平常的小事。

    震撼,除了震撼就是对剑的佩服!

    叶匀颔首而饮,品味着美酒,忽然美酒之中释放一股股暖流,叶匀便感觉一股生命之力、与精纯的灵气,灌入肉身之中,周身觉得轻飘飘的,伤势开始自我愈合。

    带着这份感应,叶匀又问:“剑兄怎会出现在这片深空?莫不是一直隐藏在这附近,潜修?”

    剑放下酒杯:“我是在无界之地闭关,也就是在这次天穹运动,产生天裂之力的附近,本想看看天裂之力,是否会伤害到下方仙界仙域,结果谁曾想,正好遇到兄弟陷入天宫追杀之中,以后兄弟可要小心他们,以你目前修为,最好还是不要正面与他们抗衡的好,一旦触动神异期的强者,你逃去何方都没有用处!”

    说完最后一句话,剑仿佛很不认同,叶匀这一次与天宫神庙交锋。

    叶匀极为无奈地摇摇头:“事与愿违,有时候…即便我不想,也不得不去做,对了,惩罚之界逃出来的朋友们,他们都过的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他们都在恢复修为,组织所有反抗者,准备到一定程度,便会再次与天宫神庙周旋,无名兄,你是英雄,卧薪尝胆,深入虎穴,救了所有人!”

    “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?剑兄,你才是英雄,逆天盟在你的带领下,成为反抗天宫神庙的势力中的,最为强大一脉势力!”

    在剑的赞扬下,叶匀显得格外谦虚。

    即便做出惩罚之界这件大事,叶匀也觉得比起剑,带领逆天盟,与天宫神庙抗争这么多年一比,根本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“英雄?我也不是!”

    不想叶匀这一番话,让剑陷入深深的思绪之中,他闷闷喝下一杯酒,徐徐开口:“天下英雄太多,不过真正的英雄,却没有几个,让我敬佩的英雄,只有我的兄弟,奇霍!”

    “奇霍的确是天地大英豪…”叶匀十分认同的应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兄弟,处处为逆天庭的大家庭着想,当初被芒古出卖,本可抽身逃出陷阱,却保护其他兄弟,一个人留下…后来落入惩罚之界,逆天庭多少兄弟去营救,可被他果断否决,他知道,即便逆天庭全部兄弟,也救不了他!”

    “于是…他宁愿一个人死去,也不让逆天庭的人,为他而白白丧命!”

    “他背负太多,痛苦,太痛苦,死去也并非对他不是最好的解脱,如果是我处于他那种处境,也许我也没有他那般的从容,选择一个人孤独的死去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与叶匀几番感触伤怀的对话之后,在剑的眼中,竟泛起一圈泪光,而随着他喝下一口闷酒,泪光才随着无尽思念而化去。

    他忽然看向叶匀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英雄,宁愿不做英雄,我也不希望我的兄弟,死在我的剑下…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倒吸一口长气,马上站起身,为剑倒满酒,然后举杯:“敬不朽的英雄,他不会白死,我相信逆天庭,一定会推翻天宫神庙,完成他的遗志,英雄,永存!”

    “永存!!!”

    剑毅然豪豪高呼一声,与叶匀瞬间碰杯,便一口气,喝光杯中酒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叶匀余光不经意间,发现剑含在眼角的泪光,可见他对奇霍是多么的思念,热血男儿,定当如此。

    英雄,也会流泪!

    剑再次坐下:“世事变化万千,我逆天庭一路见证至今,无名兄,未来的不远处,我希望你能站在那里,笑傲苍穹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要见证天宫神庙倒下那一天!”叶匀点点头,心中有很多问题,想从剑口中知道答案,关于逆天庭,关于奇霍,关于剑自身。

    但此时,叶匀觉得并不是最佳时刻。

    大约三个呼吸之后,剑忽然站起来,周围内殿一切物质开始虚化,看向叶匀道:“无名兄,我们就在此分别吧,这里靠近中央仙界,我的本尊还在修行之中,分身不能抽离太长时间!”

    “就此分别吧,我相信不久,我们便会再次相见,告辞!”场景变回深空,叶匀这才知道剑,原来是分身。

    分身达到这种地步,骇人听闻!

    “时间对我们来说,毫无意义,兄弟!”

    剑的声音依然清晰而充满浑厚,让人感觉踏实,有他在,天地就在。

    声音犹存,但剑整个人,却已化为一道惊鸿,飞向仙界深空之上,那强者世界,无界之地!

    “看来在绝世强者面前,要隐藏气息真不容易,而且万万不能让掌握气息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剑离去,叶匀感觉体内剑的剑气封印,再次安静,不由得想起蒙天大帝、须弥洞天大帝这种强者,可以凭着一道气息,就瞬间捕捉一个人的存在。

    剑意外现身,叶匀知道除了他正好在无界之地出现天裂的神秘时空潜修之外,还有一半原因,就是因为体内,拥有与剑相同的剑气。

    “呜呜~!”

    大约等了十几个呼吸,熟悉的娃娃音从深空穿梭而来,乌乌兽的叫声,清晰而来,叶匀就见到乌乌兽从虚空惊喜飞来,叶匀也马上迎上去,一同飞向远方仙界浩瀚的结界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