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1章 斩天重伤,叶匀的杀意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顺着山势望去,大荒山透着荒寂的气息,一条条山脉,就似龙脊,像是无数巨龙匍匐在苍天之下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生命,就是一草一木也没有,这是生命绝无之地,不过处处可以看到,曾经有人修行过刀法,留下的大量刀印,刀印落在不同巨山、山谷之上,触目惊心,曾经几何,此地一定有强者盘踞着。

    驼背老者施展一道印法,而看似没有什么物质的山崖,突兀地呈现出一座结界来,叶匀五人随着老者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结界内,依然还是一座山。

    一座孤山,孤零零地落在一条山脉之上,而孤山与山脉,四面都是悬崖峭壁,与外界相同的是,依然见不到任何生命体。

    就在孤山之上,众人一眼就见到一个古老的崖洞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”

    刹那间,进入结界,叶匀就感应到斩天气息,从那古老崖洞中透出来。

    “少主躲在这里,已经有三千年了…我们过去吧!”驼背老者依然佝偻着身子,苍老的容颜,似乎如同周围荒山的荒寂,融合一体,他就是这里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躲!!!”

    赤云魔尊霎时一怔,似乎躲这个字眼,用在斩天身上根本不可能,而叶匀则选择沉默,随着老者飞向崖洞。

    崖洞与普通山洞差不多,而且面积不是很大,入口比肩可以容下五人,刚刚随着老者落下,叶匀就迫不及待疾步步入山洞内,其他人也箭步跟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眨眼间,当所有人进入山洞时,被洞内场景,所触动了,尤其是叶匀与赤云,怎么也没想到,再见到斩天,是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只见在山洞半空,漂浮着一道古老大阵,大阵坚不可破,仿佛是一道聚灵阵,而阵法之中,竟然是一个失去右手、浑身都是深可见骨刀伤的青年,他凄凉地躺在那里,仿佛知道什么人来了,极力地挣扎,想睁开眼,但是……。

    无力而为。

    青年虽然一身血肉模糊,失去右手,但是他的容颜,依然清晰可见,正是叶匀日夜都思念大哥的斩天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不相信自己的双眼,而赤云魔尊,箭步跨出,伸手按在叶匀的左肩,轻轻说道:“老大,冷静点!”

    “我很冷静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的声音显得气若游丝般无力,然后一步步走向大阵,逐渐地腾空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:“大哥想跟我说话,我陪他说说话!”

    “算了,赤云,现在我们等着吧,不要去触动他,你知道他这人一旦……”赤云也想上去,但是马上被绾海拉住。

    “老大…如此重情重义,见到斩天兄弟这般模样,心里肯定不是滋味…”

    赤云平时那副桀骜不驯,消失殆尽,换来的是担心,并爆发出无限杀气:“不管是谁…就是天王老子,这次也要倒霉了!”

    “兄弟…”

    当来到大阵之中,叶匀忍不住微闭一下双眼,然后缓缓睁开,见到斩天一道道伤痕,深可见骨,而且伤痕还有许多剧毒,尤其是那右手,虽然极力地在恢复,但是速度与效果很不明显,一眼看去,斩天就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,随时会…。

    但是,斩天虽然没睁开眼,但已经动了动嘴唇,费劲地露出一份往日亲切笑容,并轻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不过在他的脸上,依然露出隐藏极深的无奈与孤独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什么都不要说…什么也不要想,现在我和赤云来了,不管什么,我们都会站在你身边的,以前大哥总是为我着想,现在你就好好休息,一切都不要想,天塌下来,有我们兄弟扛起来!”

    叶匀并未靠上去,因为他知道,斩天总是以大哥自居,兄如父母,他总是很坚强,把一切事情扛在心里,他不想,也不愿意自己最亲的人,看到他如今这副凄凉模样。

    斩天的想法与心情,叶匀岂会不知?

    如果换做叶匀是这样,他也不会告知最亲的人,让他们担心,宁愿一个人,躲起来,承担一切。

    所谓,英雄……都是寂寞的。

    因为英雄,要承受所有的孤独与责任,总是走在黑暗中。

    叶匀没有逗留一分,转身一闪,便出现在驼背老者面前,驼背老者似乎也知道叶匀的意愿,缓缓转身杵着拐杖,走出山洞,而叶匀与赤云、绾海、方圣、方洪马上就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咳…”

    刚来到洞外,正要邀请叶匀几人,来到石桌前坐下,谁知,驼背老者忍不住身子一倾,咳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明显是得了重病,或是…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们想知道什么,想问什么,当初少主跟我提过你们,说就算他死了,你们也会找到他的尸骨…果然是这样,老奴很欣慰,修行之路慢慢远兮,其实不是抛弃情感,而是通过修行,领会情感的重要!”

    老奴抹了抹嘴角,依然请叶匀几人坐下,他来到洞壁前的凸石坐下,苍老的容颜上,露出久违的微笑:“这里是老奴一直隐藏的地方,老奴曾是跟随少主父母身边的老奴,存活了半个纪元,一直在暗中,守护着少主,可惜老奴不是神,就是神,也会生老病死,只是时间比凡人长而已,长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赤云魔尊顿时一副火急火燎的模样:“老头子,我家兄弟到底是这么回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不要着急,老奴都守了这么多年,你安静便是!”

    驼背老者似乎无视赤云魔尊那副模样,反而挥手一压:“不久前,少主要去得到第三把开皇三元神刀,彻底得到刀宗的力量,成为新的宗主,而开皇三元神刀,向来就是宗主掌握一刀,再由两尊左右元老掌控两刀,就在少主去寻得神刀时,没想到左右元老早就背叛,并伏击少主,而且叛逆早就在少主身边埋下内奸,让少主带去的人,一半背叛,一半统统陨落,少主是靠着老主人留下的本命穿梭符,才终于逃出一条命,并穿梭来到老奴这里,然后少主…就成了这副模样,事情还在上演,当初答应辅助少主的刀宗强者,或是势力,一个个地消失了,有的还甚至随叛徒势力,四处寻找少主下落,老奴的存在虽然很古老,但是刀宗内也有古老的存在,他们知道老奴的大概位置,便处处埋伏下棋子,寻找老奴与少主的下落……”

    “待少主来到这里,已经是生机绝尽,老奴最终消耗所有的命元,缔造命元大阵,总算把少主从鬼门关上拉了回来,只是少主伤的太重,而且被内奸暗算,中了各种剧毒,老奴已经无力让少主痊愈!”驼背老者似乎在诉说着一个故事,他没有多少动容,似乎看空了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大哥,现在成了众矢之的?”叶匀平静地听完,便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的,现在恐怕在刀域,再没有一个人跟随少主,而且刀域新的宗主,就要在一千年后,在南荒,登上刀宗新主大位……形势已不可逆转,乾坤已不能调转!”老奴深深地叹息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狗屁刀宗?他奶奶的,老大!”

    哪知赤云一巴掌,拍在桌面上,愤怒得嗷嗷直叫。

    “大哥的敌人,就是我的敌人,这点是永不会改变的,刀宗只有一个主人,除了大哥,任何人也坐不稳…”

    怒火,怒火深深地压制在内心,叶匀看似神情一直未变,但是心中早就激起千层浪,只不过,他不想让斩天见到,斩天是个好强之人,若是知道,又不知要受多少打击。

    老奴缓缓站起来,驼着身子,指向前方无穷荒山:“你们看这荒山,大约不出多少年,那些叛逆,就会找到这里来!”

    赤云魔尊突然邪恶地一笑,盯着叶匀道:“老大,我们不是需要力量吗?不如我们把气息故意泄露出去,然后吞了他们,刚好斩天兄弟也需要能量复活,你不是说那转生破虚鼎,需要很多的活人,来做能量吗?杀了这些人,就算刀宗的一点弥补!”

    “这个办法很好……”谁知叶匀竟然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,俺就觉得这个办法好,既然斩天兄弟的伤,来自他们之手,我们就以牙还牙,来多少,我们就统统给兄弟恢复,最好来个上千人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当然,人越多越好,将来大哥一统刀宗,也不需要这些人渣…我先把大哥吸入九龙空间,你跟前辈商量商量,马上布置大阵,这件事…可不能慢!”

    叶匀终于有了决定,目光坚定,对赤云好好交代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~”

    然后叶匀立刻催动九龙神戒,二十三尊巨人顿时神性震天地涌出来,倒是把那驼背老者,震得惊呼连连。

    叶匀马上与绾海进入山洞,看向躺在大阵内的痛苦兄弟:“在天劫之中,得到雷公神的祝福,拥有来自凤凰神兽的神火,这次又得到转生破虚鼎…大哥,你不用担心,当你再次醒来时,一定会亲自登上刀宗宗主之位!”

    “唰啦!”

    一道神光,缓缓地缠住整个大阵,眨眼,就把大阵与斩天,吸入了九龙神戒,那里永远也不会有危险。

    “乌乌兽这次可以饱餐一顿!”绾海忽然抚摸趴在叶匀右肩的乌乌兽,乌乌兽一直在沉睡,似乎一般人无法让它苏醒,只有叶匀可以。

    叶匀道:“这次施展大阵,倒是不容易,其中不乏神异期高手…绾绾,可能这次也需要你在暗处盯着周围,确保计划成功!”

    绾海点头含笑:“我也该做些力所能及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们如此对待我的兄弟,我自然会好好的对待他们,刀宗是一个巨无霸,高手无数,而且一条心反对大哥,那么整个刀宗,都是我们的敌人,这次帮助大哥登位之路,非同寻常,既然要做,就要干得漂漂亮亮!”

    “一切得等大哥恢复之后再说……转生破虚鼎,也该看看你的力量了!”

    沉默中的叶匀,心头、脑海满是无数的计划与想法。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