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 嵩青的野心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三十五章嵩青的野心

    刀域圣山,最高的古黄宫殿之中。

    嵩青独自一人,坐在上方,正在缓缓品味一壶茶,随着一道真气之音传来,他一挥手,几尊卫士便打开殿门,欧姓老者一步步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“嘿嘿,看你搞什么鬼!!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,在宫殿之外传来,正是隐藏在深处的赤云魔尊,而进入宫殿的欧姓老者,只不过他控制的傀儡而已。

    强中自有强中手,赤云魔尊用如此手段,是嵩青所料不及的。

    “欧老,请坐!”

    宫殿内,当欧姓老者步入宫殿,嵩青就挥手相迎。

    赤云魔尊暗中控制欧姓老者,当即坐下,然后客气地问道:“不知域主,召老朽前来,有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嵩青一副亲切的模样微笑着,让卫士端上茶,慢慢说道:“大事倒没有,只是唤欧老来,想继续商量一番叛逆斩天之事,此人留在本主这里,始终是个祸患,但是白白交给刀宗宗主,将来他得大位,会不会卸磨杀驴,未曾可知,欧老,你我都是他手中的棋子,不能不为自己着想!”

    欧姓老者颔首,很有深意的道:“这些事,老朽也自然有过耳闻,宗主的手段,的确让人不敢违背,但有些事,做的的确过分,不过不在其位,不谋其政,老朽只是一尊负责普通事务的长老,比不上九刀十八域的领袖,老朽哪里能做些什么!”

    “欧老这是哪里话,你们这些长老,负责中央刀宗的事务,关键的紧,没有你们,也没有如今的宗主,叛逆斩天,好歹是已故宗主的遗孤,本主也不能白白看着他就这么死在宗主之手,许多刀宗的老者,也是这么想的,如果不是这样,以斩天的修为,根本得不到第二把开皇三元神刀!”

    “域主说的极是,必然有人还想支持斩天,一统刀域!”

    “一统刀域?”

    嵩青当即摇摇头:“他不是这块料,他已失败过一次,再没有第二次机会,但是我们这些老人,却有义务,保他一条命,而本主留下开皇三元神刀的用意,也是如此,想用此圣物,制约宗主,不对斩天动杀手,相信这点,九刀十八域过半领袖,都会答应!”

    “斩天是少宗主,这话,老朽只能当着域主的面,才敢说,这些年,宗主内部,对于少宗主的追杀,一天也未间断过,如果少宗主落在宗主手上,必然会殒命!”欧姓老者只能附和嵩青的话,说道几句。

    “我们只是顺便谈谈,关于斩天之事,最终还是落在宗主的手中,即便本主有护他之心,也保不了他!”

    嵩青示意让欧姓老者继续品茶,双方就这样不断交谈下去。

    宫殿外!

    “这个嵩青,不知道搞什么鬼,没对欧姓老者下手,倒也意外,不过现在形势还不明朗,以后难说了…”

    赤云魔尊就这样漂浮在深处,一直等待欧姓老者出来,同时,也把得到的信息,传音反馈给叶匀。

    圣山深处牢狱!

    在重重阵法外,一个人影飞了过来,施展神秘法印,这些阵法不是一般刀域的老者,能进入的,来人是嵩青最看重的弟子,习暮生。

    他淡淡地看向四方,与周围隐藏的意志相互感应,而心里,却在沉思:“嵩青刚刚与赤云见面,说到如何处理大哥的意见,现在就让他这个弟子,来到这牢狱阵法,与他会合,莫非要对大哥下手?应该不会!”

    叶匀化作习暮生的气势与平时神态,举动,速度缓了下来,看向前方:“也好,现在弄清楚嵩青的心思,对付他更有把握,所谓知己知彼,嵩青这只老狐狸,他怎么也想不到,他早就陷在一张大网之中!”

    “暮生!”

    一个熟悉、霸气的声音,从左方阵法中传来。

    “师尊!”叶匀一听,就听出是嵩青的声音,立刻施礼相迎。

    嵩青随着一道深沉气势,纵横而来,与无数阵法,完美融合,在这里,任何人都不是他的对手,眨眼,他出现在叶匀旁边,威严地问道:“布阵进度如何?”

    “师尊,阵法进展很顺利,徒儿时时刻刻进入阵法之中,寻找不妥之处,都一一亲自动手凝结而成,师尊请放心,不用三年,便可以完成!”叶匀马上答道。

    “给你三年,就好好利用这段时间,不可急功近利,随为师进去看看那斩天!”嵩青询问一番,挥手一扬,一股掌控力,瞬间包裹叶匀,与他一同飞向深处阵法。

    大约几个呼吸,两人就进入牢狱之中,几尊神异初期的卫士,向嵩青汇报一番,就继续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叶匀随着嵩青,一步步走向牢狱深处,迎面就是两个真文牢笼。

    随着嵩青到来,关押在里面的两尊刀祖,同时睁开凌厉与森森的杀气:“无耻小人,欺师灭祖!”

    “修真世界,哪有什么亲情可言,这还要我去验证吗?两尊老儿,当年接近你们,拜你们为师,就是利用你们而已,是你们两个老匹夫,太过愚蠢,你们当我是孝忠的徒儿,而我当你们,不过是让我登上刀域大位的工具而已!”

    嵩青一个字,一句话,都像是用针,刺着两尊刀祖的耳朵,他又凌笑道:“你们又传授了什么力量给我?突破神异期,我靠的是自己,而你们只是动动嘴皮子罢了,成着王败者寇,你们沦为阶下囚,应该好好想想,什么时候对本主臣服,衷心辅助本主!”

    “黄两小儿!!!”两尊刀祖反唇冷笑。

    “岁月是最厉害的兵器,你们才被我关押不过几年,我会关你们几万年、几百万年,看你们到时还是不是如此固执,你们心中那份可怜的自傲,与自尊,到时还存不存在!”

    嵩青冷漠地说完,再不看牢笼一眼,带着叶匀,从牢笼走过,前方又出现两座牢笼,左方是一个老者,右方则是斩天。

    而嵩青到来,凌天动与斩天都感应到了,两人眼神虽然大不相同,但唯有仇视,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嵩青带着叶匀来到两座牢笼之间,嵩青笑了笑,十分无所谓地道:“你们不用对我如此仇视,如果你们有实力镇压我,那我,只能自认倒霉!”

    “老夫真是小看了如今的年轻人!!!”堂堂上一代域主,凌天动一见到嵩青,便无奈地叹息。

    嵩青看向老者:“凌天动,尊你是一尊人物,你什么时候答应效忠本主,本主就给你自由……你可知道,我可是背着新宗主的面,没有杀你,把你保留下来,这份救命之恩,你老还未报答,却一直以怨报德!”

    凌天动扬嘴看向嵩青,露出他那峥嵘的容颜,不朽的目光:“嵩青,你要动手,老夫不会眨下眼睛,像你这种,为了权力,什么法子都能用上的人,是成不了大事的!”

    “哈哈,成不了大事?你是越活越老眼昏花了吧?你没见到,我已经是刀域的一尊域主,而你呢?”嵩青满脸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“嵩青,凌前辈说的不错,你就是一个奸佞小人,你的日子,会到头的,你不信?你会看到的!”

    这时,另一方牢笼的斩天,愤力地喝道。

    “少宗主,看来你与这些老匹夫,走的挺近嘛,这牢狱生活?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嵩青旋即看向斩天,他不像对待凌天动与两尊刀祖那般冷漠,对于斩天,却是有一番笑容:“少宗主,抓你,是来自刀宗新宗主的意思,上次你被伏击,你的反抗势力,统统一个不留,那也是宗主与余天望的计划,与本主没有半点关系!”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,有什么诡计?”斩天当面直接问道。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诡计,你是已故宗主的遗孤,你乃是真正的宗主接班人,我这些老人,出自内心,是想保护你,如果你有心,本主甚至可以暗中拥护你,登上宗主之位,少宗主,人生失败一次不可怕,可怕的是,失去了失败第二次的勇气!”嵩青的声色,突然变得认真、严肃起来。

    “勇气?”

    斩天凌天一笑,顿时反唇相讥:“哈哈,勇气这种东西,不是想拥有就拥有的,嵩青,你的用意,我岂会不知?真正想成为宗主的人,是你吧?你不过是利用我,你想把我推上宗主之位,然后你再背后控制我,甚至杀了我,堂而皇之成为宗主,不用在我面前,苦口婆心,做出一副大善人的模样,像你这种人,在刀宗满地都是,哪个不想利用我!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从一个孩子,真正的成熟了,可惜……”

    嵩青脸色突然恢复萧杀,居高临下笑道:“可惜了,你明白的太晚,落在本主之手,你就是一个傀儡,就是本主手中的棋子,你的生死,掌握在我的手中!”

    “死又有何妨?”一旁的凌天动,从容地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…你们是不死心!”

    嵩青摇摇头,在他面前,斩天、凌天动统统都是流浪狗,统统都是他手中的棋子,他转身带着叶匀离开。

    走出牢狱,嵩青突然严肃地,向叶匀交代:“暮生,那个欧老,不可留,此人表面忠心,是个两面派的人物,不能重用,更加不能放任,杀了他!”

    叶匀马上应道,恭敬的很:“师傅,杀此人不难,难就难在,马上要举行祭天仪式,我知道师傅很怒火,必杀此人,但是最好等待祭天仪式过后,再杀此人,如今刀域都知道他的存在,若是他突然消失,这其中必然会被无数人猜忌!”

    “那就让他多活几天……这段时间,你就带着他,去邀请刀域内许多的隐士老者,这些老家伙,一向不出来,这次抓获斩天,得到开皇三元神刀,他们肯定坐不住,到时…说不定会临阵倒戈,支持让本主放掉斩天,这些人…也都不可留,但是必须一一对付,而有用的人,则要好好利用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

    嵩青说完,马上带着叶匀飞出了内层阵法。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

    r*^w^*y(..)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