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刀宗之主,黄经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我们都被他们小看了!”

    独立空间内,叶匀与斩天用元神默默交流着,过去与现在,仿佛是一条巨大的海洋,而他们就是海洋中的孤独小舟。

    叶匀继续道:“我们这一代人,被上一代小看,他们未曾想到我们这一代与他们的不同,比如大哥你,秉承刀宗的意志,一个人,被刀宗放弃,但你却没有放弃刀宗,一个人,始终是一个人,却没有走在黑暗中,而是光明正大的,靠自己努力,一步步夺取刀宗,得到刀宗的认可,你何曾,向他人乞求过?何曾向他人摇尾乞怜,让他们帮助你夺回刀宗?你没有,但是他们上一代则不同,为达目的,可以不择手段,失去一切,我们则有底线,这就是我们与他们的不同!”

    这一番发自肺腑,来自多年修行,才累积出来的真心话,令斩天长发无风而自动:“哈哈,兄弟说的太好,说的真切,我这一世,光明正大,雄心向前,从未动摇过,从未向人低下过头颅,因为我,是天地男儿,因为我,是刀宗的继承人,我要如我的父亲,无数刀宗先辈,宁愿战死,也不愿赖活!”

    在叶匀脸上,浮现出由衷的笑容:“所以我佩服大哥,无论如何,你都是这样,勇者无惧,这次我们夺回刀宗,终究会有一场热血之战,在这之前,我们得不断提高力量,大哥,我已从嵩青手中,夺回三把开皇三元神刀,你一旦融合,便能到达神异巅峰的力量,我们三人,都从当初的无名小卒,一步步踏入神异期的巅峰,我们将以神异期的修为,挑战渡神劫高手,那一幕……想一想,就热血沸腾!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期待,正面与刀宗的老古董们,战斗的情景…兄弟,去吧,不用担心大哥,江离还要利用我,他这种人只要没达到目标,我便是安全的,除非是把我的剩余价值,完全榨取精光!”

    末了,斩天知道与叶匀交流时间太长,势必会引起外人疑虑,便与叶匀暂别。

    叶匀告了一声珍重,旋即释放嵩青的气势,一步步走出独立空间,他的余光在离开那刻见到斩天依然盘坐不动。

    似乎,他看到当年在断魂崖,见到奇霍从容赴死的场景,在他脑海,只有斩天与奇霍两人高大的背影,所谓英雄,便是不畏生死,所谓英雄,便是独自选择挑起重担,直到被重担压得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“域主,请!”

    走出空间,来自江离指派的老仆,便恭迎在外,并带着叶匀逐渐离开通道,飞向另一片高深阵法之中。

    大约十几个呼吸,叶匀就再次来到宫殿,江离正站在宫殿一侧,俯瞰刀宗,似乎他便是一切的主宰。

    叶匀来到江离左侧,便是无奈又恼怒地哼道:“愚蠢的小儿,不听劝告,江兄,你还得亲自出马,此人被我所抓,一直记恨着我,我说什么,他都听不进去,实在不行,不如就结果了他,留着也是一个麻烦,杀了,那刀宗宗主黄经,还得感谢你我!”

    江离依然是一副成竹在胸,底气十足的模样,他劝导一声:“老弟莫动气,这种愚蠢小儿,死亡是注定的,但他的死,必须给你我带来价值,否则我们努力就白费了,我们的计划,关键就是需要斩天,他是我们对付黄经,夺取刀宗大权的工具,你我到时成为刀宗真正的掌控者,想一想,九刀十八域,还有多少的刀宗势力,统统被你我掌控!”

    “罢了,兄弟得赶回去应付黄经再次派人来索要圣物,先行一步,有任何进展,劳烦江兄上门相告!”叶匀旋即抱拳,显现出霸者的干练,长袍一震,便原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看似是神异期巨头的瞬移之术,但其实只是无无之道用来伪装的速度罢了。

    江离颔首送别,直到感应不到叶匀气息,才浮现一脸漠然:“刀宗乱了这么多年,九刀十八域,哪个不想一统刀宗,嵩青有这个胆量,却没有这个实力,黄经有气魄,也有这个能力,而我则有手段与实力,关键我可以让所有人,都成为我的棋子,这些领袖,都会向我匍匐!”

    刀宗每一个巨头,都怀着不同心思。

    此刻,叶匀离开刀宗,带着习暮生与一帮刀域高手,缓缓飞行在回归刀域的途中,此番来见江离与斩天,对他触动太大,一方面是江离这种老古董,活了一世,作为不朽,到头来还是逃不过权力的诱惑。

    最大的触动,来自斩天。

    他发现又重新认识了一番斩天,他不但值得他敬重,更加拥有掌控刀宗的能力与雄心,他相信,若是斩天能像江离那样,既有正义、热血之心,又不失手段的话,那么斩天将来,不但会成为刀宗领袖,还会成为一尊真正的绝世大能。

    一尊大能,既要光明正大,也要有各种计谋手段,才能成就大能实力,只是斩天光有浩荡、赤子之心与运筹帷幄的能力,却少了一份如同赤云般的不择手段的野心。

    江离那种人光有野心,却失去了做人、做事的底线,永远也走不出桎梏。

    如果当年在断魂崖的奇霍,换做赤云魔尊,赤云魔尊绝不会甘心等死,他不死,才有机会从逆境中走出的希望。

    可惜没有如果!

    “苍天茫茫,宇宙无方,这世界有太多的人,太多无法预料掌控之事,坚持自我,坚持道心,坚持修行,才不会失去自我,最终会达到修行彼岸!”

    思忖之间,已经回归到刀域的领土,叶匀一时仰天一望,然后心中触动消失,仿佛成长了一些,似乎目光,看得更加的真切。

    “回来了?”

    还未进入刀域圣山,凌天动虚无深邃的声音,便从刀域深处微微传来。

    “前辈,此行大有收获!”

    叶匀有些迫不及待,如今要夺取刀宗,他们三人至关重要,但是像凌天动这种巨头,更加重要,没有他们,很多事情难以周全,他马上让身边人各自散去,催动真气,瞬间便出现在圣山之空。

    又是一番运气,便飞入有不少高手在暗中镇守的古黄宫殿之中。

    宫殿内刚刚落下,凌天动便从后方,闪现而来。

    “有大收获?”凌天动眼神炽热,充斥着强烈关心与期待。

    “大哥没事,前辈请放心,因为江离要利用他……”

    旋即,叶匀边说边与凌天动坐下,大约半个时辰,才把江离一番计划,完完全全告诉给凌天动。

    凌天动听完,立刻长长吸了一口气,似乎他也想不到,江离此人,竟然有如此歹毒的计划,他的怒气,瞬间爆发,幸好叶匀早就把宫殿内的阵法,一一改变,否则外面那些守护高手,都该冲入进来了。

    凌天动再也无法沉住气,扬声怒骂:“老宗主一世英名,为刀宗流血流汗,没想到后人,却如此忘恩负义,罔顾伦常,心谤腹非,不安于位,无论如何,少宗主乃是宗主的血脉,黄经小儿机心械肠也就算了,像江离这种刀宗的核心,竟然如此心机歹毒!”

    叶匀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倒是依然冷静自若:“所以,前辈,刀宗已经变了,你不问世事多少年,你们这些老人,岂知世界早已天翻地覆!”

    “的确变了,这些刀宗的核心,得不要脸皮,不要血骨,抛弃刀宗,践踏意志,哎,怎么会这样?权力,为了宗主之位,为了刀宗的大权,虽然刀宗历来,也偶有争夺,但大多刀宗修士,都是安于位,摒于心!”

    “嵩青欺师灭祖,暗算自己师尊,对前辈你动手,而江离,当刀宗是什么?我大哥又是什么?所有人都是卸磨杀驴,甚至可笑的说,是兔死狐悲,整个刀宗,需要真正的庇护者站出来,可惜当初我们夺取开皇三元神刀时,那些刀祖却坚持那套不变的所谓规矩,坚持,不参与刀宗内斗,他们殊不知,他们守护的刀宗,其实早就灭亡了,如今的刀宗,只是一个躯壳,而没有灵魂!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倒看得比我们这些老古董更加长远,哎,你这一番话,真是让老朽无地自容,末了,是该做一些事,我会劝说那些离开刀宗,或是现存的老古董,让他们来看一看如今的刀宗,我很有信心,可以拉回五六尊老古董,有的老古董,无法改变的!”

    “五六尊?”

    叶匀一听,顿时心花怒放,隐藏不住笑容,急迫说道:“前辈,你若是能说动几尊老古董,那我们夺回刀宗,几乎是铁板钉钉的事!”

    “老夫会马上开始释放召符,联络那些老古董,需要些时间,这件事急不得,老夫也要离开一段时间!”凌天动渐渐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刀域一统,前辈可放心去办事!”叶匀真诚一笑,带着无比尊敬。

    说完,凌天动就起身了,准备了一会,然后就辞别而去,叶匀目送这尊老古董离去,他的身影,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刀宗内部,还是要拉拢一些人……嗯?”

    正在思索中的叶匀,还在想着凌天动一番话,忽然间,他刚要转身,突然来自对刀域的感应,似乎有什么气息,突然以瞬移之术,不断地穿梭而来。

    绝对是一尊强者!还是绝世强者!

    “神劫气息,好微弱的神劫气息,不该如此,一道神劫的嵩青,渡劫气息非常的重,而二道神劫比如凌天动前辈与那江离,虽然他们极力隐藏,但丹田与元神,也有一股浓烈、撕裂般的神劫气息,而此人……神劫气息,竟然十分地微弱!”叶匀深深怀着震撼,感应这尊强者,但又不能释放虚空者能力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嵩青,不是叶匀!

    “嵩兄,本主突然叨扰,请见谅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一个陌生、深邃的声音,从虚空直接穿透而来,很显然,他已锁定叶匀的位置,不是叶匀,而是叶匀身上嵩青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本主!!!难道是……黄经!!!”叶匀顿时如临大敌,心跳仿佛都停止了。

    r*^w^*y(..)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