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刀宗内讧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刀宗内讧

    “黄经,你说的很好,你在等我吗?”

    一个让叶匀熟悉,一个让在场无数的强者、势力,都意外的声音,在整个刀宗的上空回荡着。

    无数的老古董,领袖们,都屏住呼吸。

    他们听得出来,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黄经居然坐下来,看向虚空:“所谓叛逆,便是你这种,藏头露尾,出来吧,我们刀宗只有一个宗主,你想当宗主,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,得不得到大家的认可!”

    叶匀凝视右方,他已经见到,斩天与几尊黑衣人,从虚空中一步步走来:“大哥,这一刻终于要开始了…”

    “少宗主来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少宗主,那是叛逆,我们刀宗的罪人!!”

    暮然之间,所有人都看向上空,那几个逐渐清晰的人影,叹息不已,各种议论声,再次爆发。

    斩天身穿一身白袍,但是白袍之上,有着无数的刀纹饰品、纹痕!他,与众不同,从未以这身装扮,出现在刀宗或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他一直孤独,在仙界不同的时空,流浪辗转,一个人扛着刀宗的意志,多少次失败,多少人嘲讽,但他一路走了过来,今天终于来到世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斩天终于清晰地走到虚空,在无数人注视下,他毫无恐惧,并且以饱含沧桑的神色与语气说道:“在座各位,我是斩天,你们的少宗主,不管你们承不承认,我自喻便是,你们之中,大部分人都未见过我,我们也是第一次见面,不过我们都是刀宗的修士,我们流淌着刀宗不灭的意志血液,我们的斗志是相同的!”

    “我来了,有人认为我不该来,认为我该死?但是我带来了毁灭吗?很显然,没人知道这个答案,我来这里,是为了寻找答案,我问问大家,你们传承的刀宗意志,那份意志还在吗?”

    斩天当空一人,孤独的仰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叛逆,你阻挡刀宗一统,该死!”

    这时,在刀宗上方,许多的老者,使者,纷纷站出来,完全把斩天当做刀宗大敌,言辞厉声。

    突然,一尊刀主,一尊刀宗至高的领袖。

    乃是刀主余天望,他站起来,冷漠地等着斩天:“诛杀叛逆!”

    “不能杀,他是老宗主的唯一血脉,就算他反对一统,作为宗主的遗孤,杀了他,会让多少的先祖,多少的修士,唇亡齿寒啊!”

    随着余天望站出来。

    一尊域主走了出来,不是别人,正是宫奕峻。

    比起余天望无情杀气,宫奕峻则多了一份揪住人性的呼喊,所以他这番话,顿时触动在场所有的人。

    刀宗当初的统治者,带领刀宗走向辉煌,而他离去,他的后裔,竟然落得如此凄凉的境地,宫奕峻让刀宗大部分人,都在内心不断与自己对话。

    “无论如何,他阻挡一统,组成叛逆势力,多次造成血案,杀与不杀,抓了此人再说!”

    一座刀宗之刀主,缓缓地站起来,乃是九刀主之一的焘珞,此人看似慈眉善目,但是气势给每个人,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决定性的人物,忽然说话了。

    他便是江离,九刀之一的领袖,实力无边强大,他看向每一尊刀宗强者:“诸位,我有话说在这最重要的时刻,说个清楚!”

    此时,十八域主之一的图矛,早就似乎在等着江离站出来,随着江离表示,他便当众以中立态度说道:“我们刀宗,选出的宗主,必然是能带领刀宗迎向辉煌的,大家有话,可在今天说个清楚!”

    “有话就说!”黄经则一身领袖气势,似乎他要想看得清楚,到底有什么人与他作对。

    霎时所有人都看向江离。

    而江离带着肃穆,在魏气雄、武动天等人还不知道他已经有所准备的时刻,则按照以前计划,开始看向刀宗无数的高层:“诸位,今天是刀宗的重要时刻,我觉得我们这些老人物,不能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我们刀宗没落了,所以选出来的宗主,在如今动荡的时期,是至关重要的,一尊领袖,关乎着未来的变革,所以为何我们不听听整个刀宗的意愿,想必大部分人都赞同黄宗主,成为新的宗主,但是我的少宗主呢?他拥有老宗主的血脉,他与生俱来,便拥有领袖的权力,为何不公平来决议宗主人选?”

    域主残云刀尊,从一方站起来:“当然要公平,刀宗不是我们这些领袖的,是在场每个人的,推选宗主,自然是要得到整个刀宗认可!”

    “既然说实话,那我也得说说!”

    域主武动天,乃是公认的刀宗强者,他也站出来,一身正气凛然:“黄经,黄宗主,当初你如何得到的宗主令牌?听闻你是杀了令牌的守护者,然后又联络外族势力,暗中勾搭嵩青嵩域主等人,与你为伍,陷害老域主凌天动前辈,还有余天望余兄,你为了一统自己的刀宗,把当初反对你的几股势力,连夜诛杀,听闻帮助你的人,便是黄经,没有黄经,就没有你现在的刀主之位,也没有嵩域主的域主之位!”

    上空,深空之中。

    漂浮着叶匀、千里云、铜纹焕,与两尊刀祖,叶匀眼瞳之中,尽是唏嘘,这些人早就想到利用嵩青来达成目的:“这群人…竟然早就想好了,利用赢皇灭了嵩青,而把嵩青,当做矛头,拿来对付、推翻黄经,如果嵩青未死,果真落入他们之手,恐怕一辈子都得想被关在惩罚之界的反抗者!”

    下方。

    刀主余天望顿时冷扫域主武动天,带着无法置信的神色,似乎没想到武动天会突然说出这些话:“造谣,完全是造谣!”

    “武兄,说话得有证据,把嵩域主,请出来,说个明白便是!”另一尊刀主,强大的魏气雄,故意与武动天不为伍,以中立面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双簧唱的真是不错。

    而此时,在刀宗下方,那些中层、底层修士,听到他们尊敬、信奉的领袖们,竟然说出这么多惊天秘密,一个个明显都有着心理变化。

    江离缓缓看向下方百万的刀宗修士,爆发洪声:“我的族人们,黄经成为内定宗主,这是不争的事实,都是我们这些领袖做的决定,现在把决定权,交给你们!”

    图矛突然道:“我们这些领袖也要做出个选择,现在少宗主归来,他是老宗主的传承,代表老宗主让他继承宗主之位的意愿,所以我图矛,要拥护少宗主,成为我们的宗主,这是先祖的意愿,也是众望所归!”

    刀主卢云,突然直接把怒火发向图矛,气势森森:“图矛,宗主已经选出,当时你也通过了,现在竟然反水?说出这种违背良心的话来?”

    “我违背良心?卢兄,不要忘记了,当年你们推介黄经为宗主时,是什么态度?我若是不答应,那你们就联合把我推下域主之位,试问,我还敢反对吗?”

    图矛顿时动了真格,之前还所有收敛,但突然开始公然反对:“现在关乎刀宗生死未来,我不得不站出来,你们要如何对付,就随便吧,不要以为我是软柿子,总之你们有准备,我们也有准备,我还直接说明白了,我一直发自内心,拥护我们的少宗主,我不会违背先祖的意愿!”

    “信口雌黄!!!”卢云几乎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好,江离传出召符,让我们对你出手,禁锢你,再把你带来这里,当众道出黄经的所作所为来!”

    就在刀宗无数高层,争论不休时。

    高空深处,一道召符,暗中飞向高空,消失不久,就被铜纹焕抓住,然后捏碎之后,便一脸惊诧地看向叶匀。

    “原来他还有这番用意……故意挑拨魏气雄与黄经争斗,他利用我,在暗中隔岸观火……好,这个简单,我等下凝结一道嵩青的能量分身,你带分身去便可,然后回复江离,就说我的本尊已经被你们重伤,暂时只能凝结一道能量分身!”叶匀马上有了对策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铜纹焕老老实实应道,随着叶匀打出一道玄光,接着把他送入虚无之外。

    “刀宗这场内讧,一时半会还不回结束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冷冷一笑,看看斩天,他与几尊黑衣人,早就被刀宗卫士包围,而下方,刀宗高手还在喋喋不休争论,相互揭短,道出许多让外人震惊的秘密来。

    而刀宗无数领袖的自私自利,越发真实出现在无数人面前时,叶匀旁边两尊刀祖,终于开口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刀宗真的变味了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两尊刀祖,极为内疚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两位前辈,我让你们来,并不是想请你出面,对付这些人,而是让你们这些老祖,做个见证,老一辈有老一辈的责任,我们年轻人,会挑起属于自己的担子!”叶匀十分无奈,不过目的总算达成,让这些隐士刀祖,终于认清刀宗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这些领袖……当着这么多族人的面,还有外来势力,为了权力斗争,不顾一切,卑鄙阴险,无所不用,我刀宗,还有未来吗?”

    两尊刀祖叹息不已。

    他们就如同下山的夕阳,失去了蓬勃朝气。

    叶匀就这样藏在暗处,静观其变,现在双方,不,是三方都没有动手,而是在蓄势待发,等待一个导火索,一旦燃烧,后面上演的一幕,绝对会是刀宗历史上,最为悲情,最为让后人不齿的历史。

    “哈哈,可笑的刀宗啊,没想到变成这样了,你看看这些人,一个个为了利益,为了目的,都不择手段,想想当年的刀宗,那是威慑一方!”

    另一片高空。

    灭元邪皇一番番冷嘲,极为不屑,刀宗在他面前,已经失去了任何那份悠久的荣耀。

    r*^w^*y(..)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