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两败俱伤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两败俱伤

    “神甲护身?”

    不但是叶匀、斩天、赤云魔尊、千里云、铜纹焕五人大吃一惊,连千里之外的巨头们,刀宗修士们,都惊诧盯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神甲,那可是修士最想得到的宝物,自然用来保命用的。

    任何攻击强的法宝,都不如护身、防御类法宝来的实际。

    “我的混冥剑球,与他的那件晶蕴神甲……”叶匀倒要看看,是混冥剑球强大一分,还是那看上去就像一个整体的水晶神甲要坚固一分。

    神器对神器!

    黄经不愧是高手,被叶匀用无无虚元功,加上铜纹焕全力催动的偷袭计划,居然被他瞬间看穿,并作出防御。

    这一刻,无数人都凝视神甲与神性剑气的对抗。

    “咻咻!”

    “蓬蓬!”

    神性剑气密密麻麻无孔不入,直接撕裂空间,缠着黄经展开毁灭攻击,全是神性的攻击力量。

    神器之间对抗,并没有造成叮当金属碰撞声,反而神性剑气劈在晶蕴神甲之上,像是劈在软绵绵的能量或是物质之上,发出一种松蓬的震动,晶蕴神甲竟然拥有一股奇妙化解神力的防御功能。

    不愧是神器,拥有无法相信的能力!

    “可恶…这是什么神器??”

    乍一看去,黄经并未什么大问题,不受到混冥剑球攻击影响,但很显然,混冥剑球的力量,似乎被晶蕴神甲化解,但是无数的剑气,已经逐渐压制晶蕴神甲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黄经完了,哼!!!”

    远处天空,刀宗数十尊老古董,这是刀宗保持中立的巨头阵营。

    厉垣与刀痴比肩而立,那刀痴已看出黄经气势在消弱,而那混冥剑球力量无穷无尽,不断攻击,而且似乎不用输送多少能量,便能无限制地攻击下去。

    厉垣漠然地看向身边每一尊巨头,发现他们的脸上,或多或少,都有些触动,厉垣对众人流露出一道愧疚的目光:“诸位,刀宗内变,这是刀宗历史上从未有过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巨头们默认了,刀宗领袖的陨落,各路领袖相互利用,唯利是图,不择手段等等真面目,他们都一一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我们身为领袖,身为老古董,难道真如那些晚辈所说,我们已经失去了刀宗的意志吗?没有,至少我遇到过……”

    厉垣刹那间,在他苍老的眼瞳内,竟浮现当初驼背老者奄奄一息的一幕,他苍凉挽歌般深深说道:“刀宗已经走到毁灭的边缘,大家都看到年轻人的努力,我们这些老古董,难道就这么庸庸碌碌过下去?看着刀宗一步步走向灭亡?诸位,刀宗的未来,不但在年轻手中,也在我们选择之中,让我看看当代年轻人的风范吧,刀宗的确需要这样的继承人!”

    “厉老,你是当年,为数不多,与那赢皇,跟随过老宗主的人,这些年,你一直遁世,不出刀域,你该早站出来,刀宗也不会有今天!”

    “这番话可不对,厉兄的意思,我们应该都能体会,刀宗在等待一个,自从老宗主陨落,刀宗就需要一个人,再次给刀宗带来未来!”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我们不都在等待吗?等着看着有人证明自己,能一统刀宗,能为刀宗带来未来,他们的责任,便是如此,而我们的责任,便是守护刀宗这个大家庭,不让家庭受到破坏,他们是家庭一份子,如何让家庭一步步发展壮大,那就不是我们能决策的!”

    许多老古董,终于不再沉默,他们在表态,说出自己真正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们这些人,我就是看不惯,一个个是心里明白,却揣着糊涂……”刀痴眼神凌厉,扫过一众老古董,似乎颇为不屑与众人为伍。

    “黄经这样下去…算是玩完了吧?”

    废墟之上,混沌天雷依然在闪烁。

    叶匀、斩天、赤云魔尊、千里云与铜纹焕,暂时静下来,看向下方,那被神性剑气缠住的黯淡水晶神光。

    混冥剑球的厉害,已经让众人深深领教了。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认为,黄经不是身受重伤,就是已经无力抵抗的时刻。

    神性剑气之中,猛然之间,一刀绝世逆天的刀光,竟然震开神性剑气,如同乌云过天之后,那照样万世的阳光一般,以突兀横扫千军之势,骤然从中爆发、劈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好…”

    一切都似乎静止下来!

    叶匀、斩天、赤云魔尊、千里云、铜纹焕见到刀气之光劈出时,那刀气之光已经把他们所笼罩,刀气之光中,释放出强大的桎梏力量,如同吸铁石,把所有人都吸取在它的力量之下,让他们无法动分毫。

    速度实在太快,力量就像天穹塌陷。

    几人已经无法反抗,那刀气之光已经笼罩了他们,而铜纹焕在叶匀身边,作为修为最高深的二道神劫高手,他利用他释放青纹般的神秘力量,整个人猛地跨出一步,在他人都无法反应下,用全部青纹力量化为叶匀等人的防御,同时瞪大双眼:“法则!!”

    “大千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没想到铜纹焕竟然会舍身而出,当铜纹焕的身影,出现在他与斩天、赤云、千里云面前时,所有人才从刀气之光中醒过神来。

    但为时已晚!

    刀气之光,不但覆盖了他们,而且,让他们瞬间明白,什么才是三道神劫巨头的力量。

    无数刀气之光,乃是法则之力。

    这一刻,叶匀与斩天、赤云魔尊、千里云,都不知道铜纹焕的情况,他们四人的感官,在这一刻消失。

    没有痛苦,每个人都感觉无数刀气,就像狂风,卷过。

    然后,身上的肌肉、长袍、长发,一一地在刀气下,毁灭。

    只是眨眼,一切都是转瞬而过罢了。

    刀气之光来的突然,又去的猛烈。

    一个血人,全身血肉消失七七八八,他一身释放着淡淡的青纹气息,骨头与经脉看得一清二楚,就是有些内脏,不但露出来,也失去了不少部分,唯一完好的,是他的脸庞。

    他正是铜纹焕。

    接着,四个血人相继出现在废墟高空!

    仅凭容貌,分不清是叶匀还是斩天,或是赤云魔尊,但凭着肉身真气,还有特殊的肉身,则可以分辨出来。

    斩天一道神劫的修为,肉身竟然与铜纹焕差不多,血肉消失得七七八八,变得血肉模糊,而他手中的开皇三元神刀,则在释放无穷的神光,斩天屹立在那里,他睁着双眼,不倒地看向天穹。

    赤云魔尊则只有五层肉身,被刀气法则所毁灭,露出他强大的经脉,与不朽的神性,内部封印,还没有破碎。

    而叶匀!

    他修为最弱,但伤的却是最轻,他的肉身,与赤云魔尊差不多,但也成为一个血人。

    至于千里云,乃是五人中,最惨的一人,他的肉身血肉,几乎九层都没有了,只剩一副血骨漂浮在那里。

    一招!

    来自黄经在逆境中的一招而已,竟然让叶匀、斩天、赤云魔尊五人,伤到如此地步,与死神只是擦肩而过!

    “啊!!!

    斩天仰天一笑,他笑的没有痛苦,即便他现在已痛不欲生,但他却笑了,与死亡擦肩,让他成长了。

    “混虚净世神轮!!!”

    而叶匀,则可不想自己的气息,释放出去,被天宫神庙、乾坤真君、大道至尊这些强者感应到,还有,他也要凝聚几人失去的血肉气息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”

    下方,神性剑气不见了,一个剑球,唰地飞向叶匀。

    黄经披着灰色的神甲,一步步走出来,他的晶蕴神甲,竟然被混冥剑气力量,攻击得成为了废品。

    而他本尊,神色极为的狼狈,他喘着气,愤杀盯着叶匀等人,恨不得把叶匀几人,剥皮喝血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千里云、铜纹焕,现在你们就回到转生破虚鼎内,好好休息,不用担心其他问题!”

    叶匀双手一分,一股强大的气息,顿时把千里云与铜纹焕吸入一股玄光中。

    顷刻间,他与斩天、赤云魔尊的血肉在滋生,快速的愈合,这都是混虚净世神轮的能力,接着,斩天与赤云魔尊来到叶匀身边。

    三人,血淋淋地漂浮在当空,在刀宗无数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幸好江离的能量,还剩下大半,黄经太强大了,此人果然不是那般容易对付的,幸好我们拥有无穷的能量,而他则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左右一掌,啪啪两声,便拍在赤云与斩天背后,来自江离二道神劫的力量,开始源源不断地涌入两人体内,还有来自九龙神戒的神性。

    并且,叶匀瞬间炼化许多灵物,配合转生破虚鼎的力量,把这股灵力送入两人体内,霎时三人竟然恢复正常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一身,早已被鲜血染红。

    “黄经……”斩天又抓出开皇三元神刀,猛然打量黄经,而黄经似乎也不想如此放弃,还想杀了叶匀三人。

    战斗还未停止。

    叶匀看向斩天:“大哥,在这里,我不能暴露太多的能力,不如把他引入无界之地,我们再动手,以他这种状态,虽然去到无界之地,等于是猛虎回归山林,但是我们也可以更好施展!”

    “中央刀宗已经沦为废墟…余天望、卢天、焘珞几人被妖兽缠住,好,我们去无界之地!”斩天镇静自若的点头。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赤云魔尊什么都没说,但他笑得很开心,甚至有些卑鄙无耻。

    “黄经!”

    斩天收起开皇三元神刀,居高临下道:“我们在这继续斗下去,只会给刀宗带来毁灭……我们去无界之地吧,你去到那里,才能展现你的力量,我们也要亲手,在那里用你来祭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,好!”

    黄经已经完全把叶匀三人,当做终生大敌。

    “诸位刀宗前辈,余天望等辈,乃我刀宗罪人,他们会被妖兽慢慢吞噬,现在就让刀宗内变,在这一刻永恒地结束吧,你们是刀宗的掌权人,联手恢复中央刀宗吧!”

    斩天以一副从容姿态,向远处刀宗巨头们,淡淡地说道,然后就与叶匀、赤云魔尊转身飞向无界之地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黄经立刻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四人,一前一后消失在九重仙界。

    r*^w^*y(..)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