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三百零三章 思念如潮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第一千三百零三章思念如潮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仙城中,一座被许多仙帝、万象期甚至破碎期高手包围的宫殿,内部突兀地传出一道闷雷般的爆炸声。

    接着,一道淫邪般的声音,从内部传出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没想到你这般美貌,这般泼辣,本王喜欢,本王喜欢!”

    “淫邪,吃剑!!”

    “铛铛!”

    一个女子无力、极力挣扎的声音,与之前那个淫邪男子声音,在宫殿内回荡着,紧接着,便是一道道剑气,回荡在宫殿内。

    外围这些高手,根本没有冲入宫殿,似乎在等待旨意!

    “永兄,此女的剑法,似乎来自须弥洞天?”

    宫殿内!

    此时正发生一场如老鹰抓小鸡般的斗法!

    十一个男子,个个都是破碎期,甚至有一白袍青年,乃是涅盘期的存在,他看上去惊才风逸,是个风流才子,且还拥有一件厉害的扇剑,他正在看着前方,一个邪恶的黑袍人中年人,竟与须弥洞天女弟子陆滢,在斗法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,满脸邪恶,看上去獐头鼠目,面目可憎,着实是一个衣冠禽兽,围着小兔子般的陆滢,施展着邪恶的真气神通,化为一道血色的神通,缠住陆滢。

    陆滢则施展一道特殊的冰蓝色仙剑,施展冰蓝剑气,与中年人不断对抗,但根本无法劈开那血色邪恶神通力量。

    邪恶中年人一听,旋即再次以淫光盯着陆滢,从凸起的上身,到玲珑有致的下身,色眯眯的目光越发强烈,当众拍手叫好:“怪不得,须弥洞天女子?传闻中,须弥洞天弟子,一个比一个貌美今日所见,果然如此,绝色中的绝品啊!”

    “永兄,须弥洞天弟子,出现在这里,可能另有深意,需要审一审,兄弟可不要,像捏死一只蚂蚁般,把她给捏死了!”旁边那位白袍青年,扇着扇剑,悠闲地说道。

    邪恶中年人讪讪冷笑,看似个粗汉,却是外粗内细的人,他开始释放涅盘期的强大气势,血色神通竟然化为一道血色的结界:“嘿嘿,本王可不会,对于美人,本王只会慢慢地享受,哪会弄死?还是这般美貌的女子,还是火一般的烈女!”

    “难道…我…”

    血色结界形成,陆滢根本没有了希望!

    她才是万象初期,如何对抗涅盘期?根本不可能!

    她颤抖地握着冰蓝色宝剑,这刹那间,她竟然没有再次攻击,那颤栗、绝望的眼瞳,目光不断的跳跃着。

    “不…”

    她仿佛如同死了一般的冰冷。

    “倏!”

    她手腕一转,竟然把冰蓝宝剑剑锋,对向她的眉心,并且,毫不犹豫般地,催动冰蓝宝剑,朝自己刺来。

    她,是要自刎!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眼看,冰蓝剑锋,就要刺入她眉心时。

    陆滢周围防御气场,突然冻结,而那邪恶中年人,双手生生抓住陆滢所在的空间,施展出强大的领域神通。

    涅盘领域,对于万象初期,就像无法反抗的巨山,陆滢所有气场,纷纷冻结,凝固,然后被邪恶之气吞噬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自杀?可不要有这种举动,小娘子,就算你死,本王也不会放过你的身子,哈哈,况且,本王不是那种变态之人,不会让你死,而是永世让你成为本王的性奴,让本王快活一辈子,直到榨干你的阴元!”

    中年人施展领域!

    在涅盘期的领域中,他就是无敌的王者,一步步地走向陆滢,陆滢双手,根本无法动弹一下,那柄冰蓝宝剑,也已经破碎。

    “嘀嗒!”

    当中年人走来时,一滴如雨水般的嘀嗒声,在邪恶血气领域中,响起。

    陆滢的泪水,从眼眶落下,她颤抖着,她已经绝望,在涅盘期面前,她想死都不可能,这一辈子,就在这里结束。

    她不甘心,想反抗,但那中年人邪恶,带着亵渎的双手,已经像魔爪一般,朝她的身子伸了过来。

    生命、灵魂,都要这一刻,来到尽头!

    命不由天,不,那是对于强者而言,对于弱小的存在,命,都掌控在强者手中,这就是修真世界,残酷、杀戮、阴谋诡计、处处鱼肉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哭吧,你哭的越厉害,本王则更加来劲!”那双手,就要落在陆滢的身子上,陆滢已经绝望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陆滢闭上眼,瞬息间,一只大手,把她搂入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本以为,一切都到此结束的陆滢,突然听到那个该死邪恶男人的惊愕之音。

    她怀着好奇与对希望的祈求,颤栗地睁开眼,在她湿润的眼瞳,依然出现的是那个中年人男人,只不过,他若弱鸡般的,不能动一下,因为有一只大手,正抓在他的上空,让一尊涅盘期强者,竟然无法动一下。

    陆滢再顺势好奇扭过头,顷刻一脸震撼,露出惊喜与不可置信的神色,因为大手的主人,竟然是她认为,根本不强大的执法长老,叶匀。

    而叶匀的另一只手,也是左手,正,搂着她!

    “你…你…你是谁!!我可是神炎大帝的做客!!!”那个邪恶中年人,哪有之前那副淫邪与张狂的模样,反过来,在叶匀面前成为了弱鸡。

    “依人,不用害怕!”

    而,叶匀,眼里,哪里还有外人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向陆滢,他的脑海里,只有素依人的容颜。

    似乎,他此是身在凡界的神州大陆!

    正在三大地下鬼城之一的咖螺城内。

    他终于,及时地赶来,在素依人受到凌辱那一刻,赶来了。

    他望着陆滢,满是愧疚是喜庆,久久的思念,竟在叶匀的眼中,泛起湿润。

    而陆滢,完全目瞪口呆,受惊不动,她长这么大,从未被男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过,她浑身发热,呼吸急促,面红耳赤,甘愿为小鸟似的,依偎在眼前这个神秘、强大得让她震撼、折服的男子胸膛里。

    但是,她却发现叶匀的眼瞳,虽然有她,但却没有那一份真正的喜悦。

    “依人,不用怕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叶匀把陆滢,不,是把‘素依人’拥入怀里,满是愧疚地说道:“依人,你不用痛苦,不用悲伤,也不用躲在冰冷的角落,化为心魔,因为有我,我会给你带来温暖,一切,都让他过去吧,未来,你的未来不会有任何的遗憾。”

    “依人?”

    陆滢攸地一冷,忽然那受宠若惊的神色,逐渐的消失,她已知道,眼前这个男人,并不是发自内心来保护她,而是保护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个人,永远不是她!

    “长…长老…我、我是陆、陆滢!”即便失望,但陆滢也快被叶匀宽厚的胸膛,与强大的力量所融化,开始挣扎。

    “唔…”

    似乎,叶匀也从思念中缓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元神深处素依人的容颜,逐渐地消失,成为他所带领的弟子,陆滢,缓缓地松开,而陆滢也不好意思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“你…放了我,放了我!”邪恶中年人已经知道叶匀是何等的强大,他这种存在,即便杀了他,神炎大帝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“放了你?在我的眼里,就不可能放过敌人!”

    “倏!!”

    叶匀五指微微地用力,邪恶中年人正欲开口,他整个人,竟然在叶匀五指之下,化为了尘埃,接着他的血雾领域,也纷纷瓦解。

    瞬间,叶匀与陆滢出现在,白袍青年等十一尊高手面前!

    “不好,杀!!!”

    白袍青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,那中年人去了哪里,但看到叶匀那杀意,便立刻挥手,他与所有人,一同释放攻击,朝叶匀压来。

    “蓬!”

    如此强大的力量,就如山洪暴发,陆滢受惊地依偎在叶匀身后,她见到了天一般的力量,永不会忘记的一幕。

    叶匀竟然只是伸出食指,一点,便把十一尊超级大帝力量,轻易给抵挡住,并且,顺势对着十一人一指。

    嗤嗤!

    十一人,顷刻间,连呼救声也没发出,便如那邪恶中年人,统统化为了尘埃,别说反抗,就是挣扎、呼喊的机会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一群蝼蚁…”

    叶匀负手而立,没等陆滢回过神来,她就发现天地扭转了一般,呼吸不到,就与叶匀站在仙城的上方。

    “这是何等的力量与神通?”陆滢的内心,只有叶匀魁梧的影子,那翻手为云,覆手为雨的神通。

    显然,陆滢这一刻才知道,执法长老叶匀,他的力量,已经超越众人所认知的高度。

    “刚才那一幕…忘了吧,否则在将来,你渡大劫时,会迎来巨大的桎梏,它会影响你一生!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也可以当做是一种对心智的修行,修士,不但修炼各种神通,各种力量,也要修心,经历越多的磨难,你的心志就越强大,道心越坚固,你会比其他修士,走的更远!”叶匀自然地看向陆滢,在他眼中,她永远都不是素依人。

    “依人…必须找时间,去一趟魔宗,不知那突申岐,是否有依人的消息…不跨过依人这道难关,我就难以对付心魔!”

    这一刻,叶匀才觉得刚才那一幕,多么的可怕与危险,差一点,他就再次给心魔输送力量。

    心魔是黑暗的,而叶匀依然陷入黑暗,等于是给心魔送去大量力量。

    陆滢带着悸动之心看向叶匀:“关于建天门叛逆之事,我已打听清楚!”

    “回去吧,路上小心,叮嘱众人,不要擅动,只能按照他们的时间与路线,然后准备偷袭计划!”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叶匀交代一声,整个人就无声无息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叶…”

    陆滢哪会就此离去,因为她知道,只要他们这些须弥洞天弟子,有任何危险,都会在他感应之中。

    她,恨不得自己再经历一次危险,这样,她还可以受到叶匀的保护。

    “我陆滢,这一辈子,没有看中任何男子,就是门派那些天才奇才,我也不屑一顾…但他,这个男人,他有着天地般的力量,高大的身躯,他的味道,萦绕在我的周围,时时刻刻无法消失…”

    她,一直深深陷入无法自拔的思绪之中。

    r*^w^*y(..)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