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5章 不发威就不是天才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找霍师兄?”

    此时,偌大的一层丹塔空间,久久回荡着忌仁人气势凌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旁边三位,看似也是进入丹魂阁不久的普通弟子,都不敢多看一眼,但是个个竖着耳朵,正在看好戏。

    叶匀淡如止水,再次打量忌仁人,暗暗一笑:“此人进入六道圣地,三千多年,修为才达到五阶位中部神…如此便依仗着霍云里的地位,在这里狐假虎威,欺负我这些,刚刚进入丹魂阁的新晋弟子?他当我是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哟!”

    忽然结界一闪,几个丹魂阁弟子,正大方走进来,一个个都不是普通弟子,因为从高层楼梯走下来,似乎听到一层传出忌仁人的声音,便进来看看热闹。

    丹魂阁规矩,低级弟子,不能踏入高层丹塔空间,但是高级弟子,却可以自由自在出入任何低级空间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才一个个高人一等,大模大样地走进来。

    只是进来也就罢了,他们之中有个模样英俊不凡的白袍青年,叶匀看向几人,第一眼就被这个白袍青年所吸引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从对方眼瞳之中,看到一份十分诡异的杀气。

    白袍青年向忌仁人施礼,与周围几人看似说笑一般:“我们丹魂阁,向来就是有规矩的地方,没想到让这种人,破坏气氛,真是敢仗着自己是特殊弟子,就以这般弱小修为,不把师兄都放在眼里,更加重要的目无规矩!”

    “苏师兄说的极是,这种人太猖狂,做个弟子,就应该有个新晋弟子的模样!”

    旁边四尊弟子,都配合的很大声。

    叶匀暗暗瞥向那尊姓苏的男子,元神闪烁几番,心中就获知对方一切:“苏奕,踏入圣地六千年多,如今已是七阶位中部神,在丹魂阁,是一尊真正的天才弟子,地位比忌仁人还要重几分…我很奇怪,此人的举动,似乎让人感觉,我与他有仇似的?有过旧仇吗?”

    “有人目无法纪,这是公然要造反!”

    忌仁人似乎得到苏奕以及旁边几尊弟子支持,更加的气势强盛起来,在叶匀面前,他就是一尊巨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欺负新师弟?”

    此刻,似乎异常的喧闹声,又吸引不少,来自高层修行的弟子。

    不少弟子相继进来,而其中传来一道让叶匀熟悉的声音,十分**,几乎大部分男弟子,都看向结界。

    十几个进来的弟子之中,只见晓晓郡主与茹星手挽手,成为特殊的一道风景线,完全吸引众人目光。

    晓晓郡主见到苏奕,就有些不自然,冷应一声:“苏师兄,我与康郡王之间的事,与你无关,你不要见到叶匀,就想为康郡王出气,他现在可不是回经谷弟子,而是堂堂丹魂阁的正式弟子!”

    苏奕当众道:“师妹,我只是站在法纪一方,并未有任何偏心,大家都可以理论一番,叶匀才进入丹魂阁,三个月内,没有一天来此学习,然而忌师弟只是过问几句,叶匀几番反驳,言辞厉声,目中无人!”

    “原来苏奕是康郡王的人,怪不得一见到我,便有一股杀气,太好了,这种人既然想为他人出气,也不掂量有几分本事,不拿此人开刀,从此丹魂阁,岂不是人人都能踩在我头上?”

    听到晓晓郡主一番话,叶匀倒是有点感谢,然后才明白苏奕为何敌对他的原因。

    忌仁人与苏奕,看似都想踩在叶匀这尊,被圣地看重的天才弟子头上,用来建树他们在丹魂阁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且这个苏奕实在过分,言辞厉声?这不是强把罪责压在我的身上,而且还很聪明,煽风点火,似乎想煽动忌仁人,来对付我,而他在一旁看热闹,坐收渔利…”接着继续打量在那得瑟的苏奕,叶匀没想到此人,倒是很会耍手段。

    忌仁人从结界走出,与二十几尊形形色色的弟子,相继施礼,而对叶匀来说,极为荒诞,没想到第一次与这么多弟子见面,却是在这种气氛场合之下。

    如果苏奕真达到目的,他岂不是成为丹魂阁的笑柄?

    晓晓郡主很不高兴,她当然明白苏奕的动机,看向忌仁人:“忌师兄,你既然是临时管事,就要多多袒护、关照新晋弟子,叶师弟才入门,对丹魂阁陌生的紧,我们应该大度地原谅他的不妥之处,并帮之改正!”

    “但他目无法纪,不尊重师长,可不是一尊新晋弟子,该有的态度!”忌仁人仿佛真把自己当做丹魂阁掌事,与霍云里一样的地位。

    当然,他面对的人,只是刚入丹魂阁的叶匀,若是晓晓郡主这种弟子,他也摆不出这种可笑的架子来。

    就在大量弟子看热闹,忌仁人摩拳擦掌,苏奕暗暗得意之际,叶匀居然负手而立,风轻云淡的看向一群弟子,当即不屑的摇头道:“可笑,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“看到没?大家都见到了吧?他有一丝一毫对我们这些做师兄的,带一点尊敬吗?”忌仁人一见叶匀得意样子,马上就动怒了。

    其他有些弟子,也一样气愤,开始纷纷冷眼相对。

    好像一刹那,叶匀就成为丹魂阁弟子眼中,所有的公敌。

    忌仁人走出来,声如洪钟,板着脸:“可笑?叶匀,对于我们这些师兄,你到底有什么好笑的?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笑!”

    依然是镇静自若,叶匀看向忌仁人,目光淡淡落到苏奕身上:“大家想必多多少少都听过,我与康郡王之间的故事,当然嘛,其实我与晓晓师姐,并没有什么关系,只是志同道合的同门关系,而苏奕是师兄什么人?与康郡王关系不错吧,可想而知,他想为康郡王出一口恶气,要教训我,收拾我,而他的手法很高明,难道你们都没看出?此人用激将法,故意挑拨忌仁人师兄,目的,就是借用忌师兄之手,来对付我,而他则不用动手,兵不血刃,就可以收拾我,达到目的,所以…忌师兄,我说可笑,你现在同意吗?”

    说完,叶匀就在心里冷笑,与他耍心眼,这些人哪有资格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哪知,这番话,正中苏奕内心深处的想法,顿时他气愤不已,向忌仁人解释道:“忌师弟,我可没有那种意思,完全是出于叶匀目无法纪,看他嚣张样子,的确应该受到管制!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忌仁人是个聪明人,他算是知道,他处于什么位置,而这趟浑水,到底能不能趟。

    至于晓晓郡主与少女茹星,直勾勾打量着叶匀,似乎没料到,叶匀竟然把事情看的这么透,更加难以置信,是叶匀当面道出,简直就是不给苏奕,也不给康郡王面子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管不了,等我向霍师兄禀明之后,相信师兄自会有打算!”忌仁人聪明的选择一个阶梯,让他自己走了下去,于此事无关。

    其余看热闹的弟子,都欲离开。

    叶匀突然声色一凌:“苏奕苏师兄,你这个罪魁祸首,难道就这样,像没事人似的,进来了,又安然无恙的离开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所有人,包括忌仁人、晓晓郡主、少女茹星都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至于苏奕,更加是双目一横,浑然大笑,反嘲讥讽:“叶师弟,你还想怎么?这一切都会有霍师兄来决断!”

    “我想怎么?哈哈!!!”

    叶匀放肆大笑,目无一切:“我要当着丹魂阁无数师兄的面,公然教训你,谁让你出言不逊,勾心斗角,想对付我,若不是忌师兄英明神武,岂不是着了你的道道,像你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最乐意打狗,有没有胆量,出去丹塔之外,与我交手!”

    “你太嚣张!!!”这瞬间,苏奕完全被激怒,他看向所有人,理所当然:“大家都见到、听到了吧,不是我要生事,而是叶师弟出言不逊!!!”

    “你能与他一个新晋弟子计较?”晓晓郡主根本不明白叶匀的想法,但知道叶匀万万不是苏奕对手。

    叶匀才是二阶位,苏奕已是七阶位,相差太巨大了。

    她可不想叶匀有个闪失,还想从叶匀身上,学到不少的炼丹经验。

    “嘿嘿,让他们狗咬狗,谁都不是好鸟,苏奕居然利用我,对付叶匀,而叶匀也公然对我不敬……”忌仁人当做没听到,把脸侧向一方,他恨不得两人斗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就别在这里叫唤,走!”

    叶匀居然不受晓晓郡主的好意,径直地当着一双双震撼,不明白的目光,大方离开一层禁制空间。

    “哼,今天无论如何,也要教训如此狂徒!”

    旋即,苏奕在旁边几人簇拥下,紧随离去,其他弟子,都一轰而上,去到外面看热闹。

    “忌师兄,你还不快通知霍师兄,要是叶师弟出了事,你也要受到牵连!!!”晓晓郡主急忙瞪了一眼忌仁人,然后与茹星大步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出事?苏奕不是那么不知好歹的家伙,他敢向叶匀下重手?”忌仁人冷冷一笑,根本没在意。

    而后面发生的事,让他悔不当初,为什么第一时间,没有告诉霍云里,否则也不会被赶出丹魂阁。

    他懒洋洋地也走出一层禁制,刚刚来到阶梯,就发现不少弟子,从高层空间相继走下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来到塔门处,已见到一百多弟子,围在周围,议论纷纷,而中央,叶匀负立双手,平常无事的一脸轻松。

    相反,苏奕不但没有轻松模样,反而气得咬牙切齿,又见到无数的弟子来看热闹,都恨不得把叶匀吃掉。

    “这个叶匀…才入门二十年,听闻上次在交流大赛上,意外打败了陆师弟,后来败在晓晓师妹之手,看来不是四阶位中部神对手,而且苏奕还是七阶位中部神,我真不明白,叶匀为何如此有恃无恐?难道他想利用自己特殊弟子的身份,在最后关头,催动法印,让高层来阻止?”

    不明白,忌仁人思来想去,都不明白。(..)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