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零九十九章 可怕的独眼血怪

文 / 杜灿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第两千零九十九章可怕的独眼血怪

    踏入结界,仿佛就踏入无尽深渊!

    而即刻一道道古老玄光,便给视线带来广阔的视野。

    面前依然是崇山峻岭,以及望不到边际的森林,依旧有着妖气,但是最为突出的是,半空之上,竟然盘踞着一股浓烈邪恶气息,仿佛厚厚的乌云。

    不用刻意感应,就知道这层空间内,定有可怕邪物存在。

    再看看周围,也没有见到其他圣地影子,但大家都可以感应到,在远处周围山脉之中,有着人类真气在涌动。

    “走一步算一步吧!”

    安苏通向众人看了一眼,大家便毫不犹豫,飞入崇山峻岭之中,而上空就是邪恶力量,谁也不敢轻易靠近,只能低空飞行,且还要寻找宝物。

    “救救我!救救我!”

    突然间,从一座山腰处,传来一道微弱的呼救声。

    十人都听得一清二楚,当即围过来,且看向山腰处,只见在一片密林之中,那求救声音断断续续传出来。

    “不能见死不救,但我们也要防着点,不知道是不是陷阱!”素泫贞提出自己的意见。

    而毕竟众人都是六道圣地,堂堂正道宗门,也不可能做到见死不救,所以其他人也都同意,然后由安苏通以及白岳丰下去看看。

    二人很快就来到地面,面前就是密林,二人点点头之后,立即走入密林之中。

    密林依然是参天古树,以及许多不知名的植被,走着走着,就听见求救声越来越清楚,再深入几百米,便见到一个女子,蓬头散发一身都是伤痕,而旁边倒下几具血肉模糊的尸体,连道袍都无法辨认。

    “怎么如此巧了?这女子身上的道袍,应该是我们十方神国‘元谷圣地’!”白岳丰疑惑地凝视女子,好一番都未看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安苏通叹道:“正是元谷圣地的弟子,那道袍是不会假了,就是周围这些尸体,不知道是哪方圣地的弟子?”

    “救我!救救我,我是元谷圣地弟子,被他们几人抢夺宝物…救救我!!!”看不清容貌的女子,开始向安苏通、白岳丰求救。

    求救声实在令人心碎,安苏通目光肯定:“师弟,人我们救定了,而且元谷圣地与我们六道圣地关系不错,我们属于同个神国就应该相互帮助!”

    “那就动手吧!”

    白岳丰也同意了,接着就由安苏通一人走过去,白岳丰在一侧防止周围有埋伏以及突发状况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我们是六道圣地弟子!”

    安苏通一步步走向神秘女子,且无意见到两侧尸体,发现他们都是看不清容貌,而且一身都是血红色,不知道是如何死法,总之很残忍,突然安苏通升起一份怀疑,他步伐慢了下来,向神秘女子问道:“他们来抢夺你的宝物?为何他们都死了,你反而还活着?”

    神秘女子抽泣了几下,可怜道:“他们抢夺我的宝物之后,便一招杀了我,可惜我还没断气,残留一道生命气息,于是暗中装死,然后他们开始相互厮杀,哪知途中,杀出一些可怕的血怪,这些血怪没有容貌,大概有着人类的模样,但是没有人类的五官,说没有五官,但也算有,血怪只有一只眼,它们杀了人,直接用独眼吸收这些人的生命精华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安苏通步子依然没有加快,看来还是存在疑惑之处,但没有办法,还是来到神秘女子前方,立即打出一道气刃,仿佛要托起女子。

    “哗……”

    突然,那看起来重伤神秘女子,右手突然一卷,以惊人速度,诡异的扭曲起来,并一下缠住安苏通右手腕。

    安苏通一怔,立即看向右手腕,只见缠住自己的,是一条软绵绵的血手。

    “你上当了!”

    同时,那神秘女子发出阴森森,不男不女阴阳怪气的笑声,然后神秘女子头皮,从中央开始剥离,一个没有头发,鲜血淋淋的血色光头从头皮之下露出来,而这颗血色头颅,竟正如神秘女子所介绍那般。

    竟然只有一只竖眼!

    白岳丰也被突然变化,吓了一跳,因为那独眼血怪,实在是太恶心,太可怕了:“师兄,灭了他!!!”

    “咻咻~”

    安苏通闪了个激灵,看来也被独眼血怪吓的不轻,回过神来,左手一扬,一道剑气便斩向血糊糊的血怪右手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一剑下去,便轻易炸断了血手,但是手掌还粘在安苏通手腕上,不愧是天才人物,实力超过了独眼血怪。

    而安苏通刚想再次对独眼血怪本体动手,灭了这恶心怪物,哪知右手腕的断手,突然传出一股雪光,然后安苏通的手腕竟然开始变得血色通红,一寸寸开始延伸,且让安苏通的手腕失去了感应。

    “不妙,师兄等着!”

    白岳丰一步杀出,手持一柄神剑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围几具‘尸体’,突然也发生爆炸,从里面诞生一个个与人高差不多的独眼血怪,它们直接以最简单的进攻方式,扑向白岳丰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神剑一挥,一道剑芒便把几头独眼血怪斩杀了,果然强大,但是几头独眼血怪毙命之前,就向白岳丰喷出一股股血雾。

    白岳丰也没当回事,一些血雾落在他的脖子、手臂上。

    且大步一冲,来到安苏通一侧,立即挥动神剑,毫不留情就向独眼血怪斩去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突然,周围那些被安苏通斩杀的独眼血怪,随着白岳丰脖子、手臂上出现一些血色神纹,竟然它们又复活了。

    “师弟,有古怪,我曾听说,有些古老的咒法,如同剧毒一样,一旦中了咒法,身体就与施术者无法分离,看来我……你快离开这里!!!”安苏通恍然大悟,似乎明白了什么,看着已经整个手臂,都要失去感知时,立即冲白岳丰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师兄……”

    白岳丰不忍惊呼一声,最后还是硬着头皮,飞向天空。

    但奇怪的是,他刚刚飞起,那几头独眼血怪,也随着他一同飞起,吓得白岳丰即刻停下来,而独眼血怪也停下来。

    白岳丰大惊失色,仿佛与几头独眼血怪,生命都联系在了一起:“糟了,师兄,难道我也中了这奇怪的咒法?”

    “杀杀杀!”

    安苏通也没了办法,立即催动气刃,对着眼前那独眼血怪,一道道劈下去,顿时把独眼血怪轰成一对碎肉,但他发现右臂,依旧没有任何变化,同时,那堆血肉,竟然开始蠕动起来,仿佛独眼血怪要复活。

    “嗤嗤!”

    半空之中,白岳丰挥动神剑,再一次轻而易举斩杀了几头独眼血怪,血怪尸体坠落地面,白岳丰当即飞走,但那独眼血怪又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我的脖子……”

    不妙的事情接着发生,白岳丰也发现脖子缓缓失去感应,再一看手臂,竟然都开始如安苏通一样变得血红,却逐渐失去感知。

    “看来我是不能回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白岳丰突然明白了什么,看来这古怪咒法,让他与独眼血怪性命相连,他去到哪里,独眼血怪也会去到哪里,他活着,独眼血怪也活着,而且肉身不断失去感知,很自然,过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彻底失去感知,最终也就成了尸体,被独眼血怪吸收生命精华。

    “是啊,一旦回去,万一把这咒法力量,传给其他师兄、师弟,那我们……”安苏通也横着心,同样万分不甘,很不情愿接受现实,但他毕竟又得看清现实。

    他们是可以离开,可是会把这可怕咒法,传给其他人。

    二人已经没有丝毫办法,看着身体逐渐失去感知,也只有等死的命。

    “两位师兄!”

    突然,叶匀化为一道惊鸿,闪现而来,一见到二人以及独眼血怪,仿佛就明白了所有事:“先别灰心,说不定还有生机!”

    安苏通摇摇头:“师弟莫开玩笑了,速速离开吧,为了不把咒法传给你,我的所有宝物,也不能留给你,马上叮嘱其他人,千万不要随意触碰这层空间的古怪玩意!!!”

    “是啊,师弟,你走吧!”白岳丰也不想把叶匀也给连累了。

    “我如何就这样离去,如何面对大家?如何面对圣地对我的叮嘱?”

    叶匀态度很坚决,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,立即把目光看向控制安苏通那尊独眼血怪,见到血怪一刹那,叶匀就有一种莫名的感觉:“怪了,这些独眼血怪怎么给我一种,无法言明的感觉?”

    而那独眼血怪嘶哑的说道:“还有个人类,你也要死,快救你的同伴吧,不然他就要就慢慢被我控制,最终被我夺取他的躯体!”

    “师弟快走!!!”安苏通整条右臂,已经成为血红,且没有半点感知,而且被他斩杀的血怪那只手,也在手腕处开始重新生长。

    “师兄,说不定有一线希望,师弟当初得到一件,奇怪的宝物,可以化解一些气毒,净化神元,这些咒法再厉害,也是以能量为主,入侵肉身,我要试一试!”

    叶匀突然一闪,同时五指对着独眼血怪一抓,独眼血怪就被叶匀轻易的镇压住,然后来到安苏通面前。

    安苏通摇摇头:“师弟,不可拿自己生命开玩笑!!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说不定真有什么效果……”

    叶匀故意拿出法宝为幌子,其实他是要催动太乙混沌真气,来克制、净化这股咒法力量,他相信三十三天藤、他相信代表光明的伟大神罗。

    立即催动一道看似不属于轮回气息的玄光,微微地缠住安苏通右臂。

    兹兹!

    顿时,便发出了腐蚀声,血红右臂冒出一股可怕的邪恶咒法力量,要吞噬叶匀释放的玄光,还十分的凶猛,似乎也要把叶匀一同给控制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白岳丰与安苏通虚汗直冒,安苏通实在过意不去:“师弟,慢点,慢点,实在不行就马上放弃,我们参加天罚之眼那时,就有心理准备!”

    本书红薯网首发,请勿转载!(..) ( 从神迹走出的强者 /2/2734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