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从头而降的死胖子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地上的人已经没了声息,鲜红的血从头上流出,不到片刻就已经淌了一地触目惊心。祝遥活了二十八年,第一次亲眼见到如此血腥的场面,而且那血泊中的人居然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赵小胖!”王小朋友第一个认出地上的人,惊呼出声。祝遥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,一把就捂住了王徐之的眼睛。小屁孩挣扎了几下,一头扎进了她怀里不出声了,像是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祝遥也怕,回想起地上的就是那日去领身份令牌时见到的那个小胖子。没想到才一个月的功夫,他却成了倒在了自己面前,没了气息。不经意的抬头,却看到十步开外的地方站着另一个小孩,也是个熟面孔,当日那个双灵根的小乞丐逍逸。此时他瞪大眼睛气喘吁吁的看着地上已无声息的赵小胖,一身白衣已经破烂不堪,身上布满各种正在渗着血的伤口。眼里全是未散的戾气,关键是他手里拿着一柄长剑,而剑上还带着未干的血迹。他刚刚干了什么,不言而愈。

    这边的声响引来了多人的注意,不少弟子已经向这边围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胆,居然敢杀害同门。”杜元辰是最先反应过来的,一个起跃飞身到了逍逸,踢掉他手里的长剑。召出自己的飞剑,制住了他,转身向跑过来的弟子吩咐道,“快去通知师父。”

    逍逸没有反抗,或是已经无力反抗,被杜元辰轻易的就压趴在了地上。一双清亮的眼里却仍闪着不屈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弟子围了过来,对着现场开始小声的议论起来,出现在这样的现场,祝遥也有些慌乱,只紧紧的捂着王徐之的眼睛,不让他看见。

    “何事如此喧哗!”一声宏亮的声音响起,似是天际传来的回响。一道白影从主殿飞来,正是丘古掌门紫暮,刚刚还有些喧闹的现场,瞬间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紫暮眼神扫过地上的赵小胖,神色一凛,蹲下身查看了一下,挥手便捏了一个诀,瞬间一道光幕便盖住了地上的血人。刚刚还流着血的头,顿时止住了,伤口也以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正在愈合。待光幕散去,再喂对方吃了一颗什么。半会见小孩恢复了呼吸,才转头质问周围的人。

    “修为尽散,是谁下手如此狠毒。”这受伤的小孩他到是认识,是器峰紫缘真人门下大弟子元修之子,听说到是个资质不错的,怎么会伤至此。

    “禀师父。”杜元辰用力拉起身边的人,“是此人。”

    紫暮看向杜元辰的,视线落在他手里的小孩身上,眼神瞬间冷了几分。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杜元辰向紫暮行了一个礼,继续道:“我与小师弟、祝师妹途经此地,正好看到此人出手重伤了赵师弟。”

    紫暮回过身,看向正抱着王徐之的祝遥,一时间愣住。小师叔,她怎么在这里!莫非……紫暮条件反射的捂紧自己的储物袋,四下望了一眼,直到没有看到那个浑身散发着寒气的人,才松了一口气。还好太师叔没来。

    掩饰的咳了一声,随即向旁边一个弟子吩咐道:“去器峰通知一下紫缘真人,还有元修来大殿一趟。”看了杜元辰一眼,再犹豫的瞄一眼祝遥:“你们……随我去大殿。”

    说完抱着怀里的小孩,御剑向主峰而去,做为目击证人的祝遥只好随着杜元辰与那个叫逍逸的小孩,一起通过传送阵法一块到了主峰。

    直到到了大殿门口,祝遥才想起松开捂着王小朋友眼睛的手,难得这回王小朋友没有发脾气,可能是被刚刚的场景吓到了,眼神少了在院里那股神彩飞扬的亮光,小手也不自觉抓着她的衣角。

    祝遥看得有些心软,刚那场景连她这个成年人也吓了一跳,别说是小孩了,摸摸他的小脑袋:“别怕,有姐呢!”

    王徐之愣了一下,抬头看了她一眼,半会才点了点头,接着又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祝遥叹了一声,拉起他的手走进大殿。

    大殿内除了紫暮外,还有两个人,一个年纪有些大,浑身有着透着一股刚烈之气,应该就是器峰峰主紫缘,还有一人站在他的身后,想必就是刚那赵小胖的父亲赵元修了。小胖子到是不见了,估计已经被送下去体养了。

    比她们早到一步的杜元辰已经把刚发生的事,又说了一遍。而逍逸不知道是被施了什么法术,被一圈圈发光的绳索捆在一旁。

    紫暮的脸色有些凝重,眉头深琐,似在考量怎么处理。

    “妄顾同门之义,小小年纪下手就如此狠辣,必须严惩。”一边的赵元修却已经忍不得了,双眼狠狠的瞪向地上被捆的小孩,“请掌门师叔为我儿主持公道。”

    紫暮抬手示意他别急,向前几步看向一身伤口的逍逸问道:“你说,到底为何要下此重手?”

    逍逸小朋友一脸的倔强,撑着一身的伤,只是一字一句回道:“他、活、该!”

    元修当时就气得冲了出来:“事到如今,你还不思悔改。你视门规于何物。”

    逍逸却冷哼了一声,反驳道,“你的儿子什么时候又在乎过门规,欺压同门,杖势欺人,我揍他是为了替天行道,我只后悔揍得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!”元修气得正要动手。却被自己的师父紫缘阻止。

    紫缘只是冷冷的看了地上的小孩一眼,转身向紫暮道:“师兄,目前事实已经清楚了,门有门规,还望师兄能禀公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紫缘师弟觉得此事要如何处理才好。”紫暮问。

    紫缘眼里摸了摸自己白须,看起来随意,话中却都是冷意,“依照门规,废去修为,剔除灵根,逐出门去。”

    语落,就连地方在场的众人皆是一愣,地上逍逸的眼神也透出几分绝望,一双小手紧紧握进手心,渗出一些血迹。却仍死咬着牙,不出声。

    紫暮眉头皱得更深了,废除修为到是好说,只是灵根一但剔除,就永远不能修仙。这个叫逍逸的弟子到是个好苗子,如此毁了到是有些可惜,可是师弟的面子又不能不给。一时有些左右为难。四下看了一眼,看向门口牵着自己小弟子的人,瞬间眼前一亮。中规中矩向门口行了一个礼,语气恭敬的开口,“此事,不知小师叔有何高见。”

    啊咧?什么鬼?

    祝遥瞬间有种被皮球砸中的感觉。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