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崩坏的三观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大殿内六双眼睛齐刷刷的向她扫了过来。特别是王小朋友,更是露出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,小手刷的一下就从她手里抽了出去。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明明白白的写着“骗子”再个字。

    喂喂喂,这小屁孩有点不够意思了,老早就告诉过他自己在玉林峰了,是他自己没有想到,业务不熟,不能怪客户啊。

    “见过师叔!”

    “见过太师叔”

    紫缘与赵元修虽然有些不愿,到底对方辈份压了自己一头,面子上还是要问好的。

    祝遥挥了挥手让对方起来,笑得有些尴尬。反弹性的想去抓王徐之的小手,却被他灵活的躲开了。小脸气得鼓鼓的,瞪着“你欺骗了我”的大眼睛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小屁孩,又闹什么别扭?

    “元辰,徐之,你俩先下去。”紫暮适时的解围,让元辰带着还默默的给她发眼刀的王小朋友下去。走近几步,笑得一脸和蔼可亲,却背对着另外两人,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:“小师叔之前刚好在现场,此事最有发言权,不知道您觉得此事应该怎么处理呢?”

    祝遥一抖,她知道才有鬼呢,这种皮球踢给她真的好吗?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师父叫我回家吃饭!”

    正打算跑路,身后的门却吱呀一声关上了,祝遥狠狠瞪了紫暮老头一眼,你个老狐狸,这种明显就得罪人的事,居然踢给她。

    紫暮却笑得更加的和蔼了,一副聆听师叔教诲的貌样。

    祝遥长叹了一口气,只能硬着头皮上了。在逍逸小朋友面前蹲下,看着全身还在流着血的小孩,不禁皱了皱眉,“你们先放开他吧。”这也只是个小孩而已。

    赵元修虽然有些不满,却还是手一挥,解除了逍逸身上的捆缚术。

    逍遥缓了一口气,却仍坐在地上,一脸戒备的看着众人。

    逍逸跟小胖子之间的矛盾,她上次在领身份玉牌的时候就有些了解,这原本就是两个小孩之间的打闹,却因此升级到差点闹出了人命。是因为修仙的原故吗?有句话说得好,力量越大,责任越大。这里到好,力量越好,脾气越大,个个都是该出手时就出手。

    “逍逸,你为什么要杀赵小胖?”对,就是杀,若是当初掌门没有出现,小胖子估计是真的死了。

    逍逸神情一冷仍是坚持道:“他该杀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祝遥继续问。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想是想起了什么让他痛恨的事,“自入门起,他就一直在欺负着玲珑,玲珑不与他计较,他却变本加利,把玲珑推入了寒潭,因此玲珑生了重病,危在旦夕。赵小胖却还抢走了她救命的药,我告诉过管事的师兄,可是……”他冷哼一声,看向不远的赵元修:“他们全因为赵小胖是器峰大弟子的儿子,都对此事视而不见。”

    祝遥想了想,那个玲珑应该那天与他在一起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这件事,你要杀了赵小胖?”

    逍逸点头,眼里隐隐还浮现着杀气。

    “但你有没有想过,就算你杀了赵小胖,也救不了玲珑。而且你却会因此背上一条人命。”

    逍逸沉默了半会,继续道:“就算是这样,我也为她报了仇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你觉得你杀赵小胖,是对的?”

    他继续点头。

    祝遥有些无力了,她想不通一个十岁的小孩为什么会有这偏激的想法,会将杀人这件事,当成理所当然,并认为玉石俱焚也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。这小孩的三观明显就已经歪了。

    “杀人偿命,你有没有想过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我杀的,是该死之人!”逍逸声音一下就提高了。

    祝遥眉头皱得更深了:“什么人该死,什么人不该死,你是以什么为辩定的标准的,对你好的是不该死的,对你不好的就是该死的吗?小朋友,这个世上不只你一个人,世界也不是只围着你转的。谁也没有权力辩定一个人的生死。你说赵小胖欺负你,害得玲珑重病,这原本是他的错。而你却想杀了他,用一个更大的错来回报他。你觉得这样是正确的?”

    逍逸不说话了,却仍是咬着牙,倔强的低着头。

    祝遥也知道一时半会是说不通他的,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个小乞丐,估计是自小没有父母在身边,才形成了他这种以自我为中心的三观。而且那种以自身为视角的对错视念已经深入到了骨子里,根本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改变的。

    “逍逸重伤赵小胖是事实,应该对此负主要责任。”祝遥站起身,看向紫暮。

    一边赵元修神色一喜,“太师叔明察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!”祝遥继续道:“赵小胖欺负人在先,是引发这场事故的诱因,所以他本人也应该负次要的责任。”赵元修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祝遥不给他说话的机会,继续道:“还有你!”

    祝遥看向元修,“你做为赵小胖的父亲,不正确的教导他,而是放任他欺负同门,引来杀身之祸。俗话说得好,子不教父之过。如果你一早就发现他与同门不合,加以劝阻,这件事本就不可能发生,所以你也有教导失职之责。”小孩的三观启蒙都是来自于父母,如果说逍逸偏激的三观是自小的环境所致,而赵小胖的蛮横就是他造成的。

    赵元修脸色一下黑得彻底,嘴角动了动,终是没有当面反驳,只是拱手回:“弟子多谢师叔教诲。”只是余光仍狠狠的瞄向地上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对门规什么的也不清楚,紫暮掌门,你看着具体要怎么罚吧。”祝遥伸了伸懒腰,给了旁边一直没有出声的紫暮一个搞定的眼神。

    紫暮顿时笑成了一朵老菊花,态度恭敬的开始拍马屁,“小师叔,果然高见。这么一分析,事情立马就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祝遥朝他翻了个白眼,哼,小婊砸,你不就是想让我这么说嘛,别以为我不懂你这老狐狸的想法。可怜她继药峰之后,又得罪了器峰,她容易嘛。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