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 师父喊你回家吃饭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经此一事,祝遥了解到自己的师父,不单没有常识,还脸盲!谁会活了一万多年,还记不住各大峰主的名字啊。想他这种个性,估计早就把能得罪的人全得罪光了,跟他一比,她真是善良纯洁多了。于是祝遥彻底的放心了。

    但玉言是个说到做到的,说好不准她下山,转眼就把传送阵给撤了。没有离开的法阵,她又不会御剑,祝遥开始苦逼的接受封闭式教育。玉言也开始整日盯着她修练,可是就算是这样,对于他所说的灵气,祝遥仍旧是没有感应到半分,好像她就是天生的灵气绝缘体。

    师父说,她入门晚,不如小孩心性单一,心思透彻,所以很难摈除杂念,专心修行。翻译成人话就是,她年纪大了,想太多。知道了真相的祝遥,眼泪掉下来。

    年纪大又不是她的错,好歹人家还没有奔三,比起这个修仙界动不动就上百上千的人来说,正是花一样的年纪好嘛。

    闭关三个月,一无所获的人,表示深深的忧伤。

    突然窗外传来一声咚咚咚的敲门声,祝遥顿时有些奇怪,到底是谁?这玉林峰除了她和师父再没有别人,而师父从来不敲门(--)。

    拉开门,门外却没有一个人影,只有一只精致的纸鹤挥舞着小翅膀停在她面前,刚刚的敲门声,就是它在门上啄出来的。祝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仙法,有些好奇的伸出手。

    纸鹤乖巧的停在她的手心里,瞬间化成一张写着字的纸条,原来是传信用的。

    祝遥拿起那张信纸,上面的字有些幼稚,歪歪斜斜,大小不一,应该出自小孩之手。只见那纸上写着。

    “丑媳妇,你个骗子!师兄说我要叫你太师叔,我不会承认的,哼!”祝遥瞬间明白写信的人是谁,一时只觉得手痒,非常想揍某王姓小朋友的屁股。她什么时候从没有名字的喂,变成了媳妇,现在又变成丑媳妇了?

    仔细再看一遍,却发现角落还有别的内容,如果不细看,还发现不了,拿近盯了半晌,才认出那里写着:上次,谢谢!

    深深的叹了口气,这是谢她上次安慰他的事吗?祝遥摇了摇头,这个别扭的熊孩子表达感谢也这么奇特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如果说,三个月不足够证明一个人的废材的话,那么五年也差不多可以下死刑了吧。一晃五年过去了,五年里无论祝遥,多么用心的去感受灵气,却仍是没有半点感觉,完美的全释了废柴这两个字的深刻含义。就连她自己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穿越方式有问题了,不带这么玩的?

    难道是两个世界的人,体质上的差异才导致不能修仙,可明明这个世界的仙法,丹药,对她都是有效果的啊。

    祝遥站在峰顶,望着前面川流不息的云层,默默的哀伤。从王小朋友字迹越来越工整的来信中,她知道,王徐之于一年前,修到了练气十层,这速度在所有的弟子中,是最快的。紫暮真人更是亲自收了他做亲传弟子。

    祝遥是为他高兴的,反观自己,巨大的无力感,快要把她压成了渣渣。唉,到底她穿越的意思在哪里呢?急问,在线等。

    “嘎嘎,你师父叫你回家吃饭,你师父叫你回家吃饭!”几声鹤呜打断了她的自哀自怜,祝遥回头瞪向天上声音像极了公鸭嗓的仙鹤。

    自从五年前她收到王徐之的纸鹤后,一时觉得好玩,就去请教了师父这种传信的方式。却让对方误会,她是喜欢这种传信方式,于是某师父,立即效仿,但又觉得纸鹤略显低端,不适合他高贵清冷的形象。

    于是他用了真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师父叫你回家吃饭,嘎嘎,你师父叫你回家吃饭,嘎!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是仙鹤还是鸭子?”祝遥白了一眼那只只会重复一句话的鹤,转身快步走了回去。她要是不回去,相信这只笨鹤会一直叫下去。

    玉言放下手里的菜,远远就看到自家徒弟一路急走,小跑而回。满意的坐下。看着她打了一个招呼,就开始大口大口的扒饭,才淡淡的开口:“明日,我会离峰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祝遥一愣,直直的看了过去,他这个万年宅男也会出门,“师父去哪?”

    “过几日就是百年一次的门派大比,界时八派五门,都会齐聚丘古派。”

    门派大比是个修仙界最注重的盛世,丘古派被称为修仙界第一大派,每一届的门派大比,都是由丘古派承办。

    “师父也要参加大比吗?”祝遥有些兴奋,说实话来这里这么多年,她见过师父做饭的样子,缝衣服的样子,就是从来没有见过打架的样子。“和谁比?师父打得过吗?”

    玉言眉心拧了拧,实在忍不住扬手敲了一下蠢徒弟的头:“界时人员多杂,以免妖魔趁机而入,我得去加固一下护山大阵。”他的蠢徒弟也不想想,元婴以上的修仙之人,号称有移山填海之能,轻易都不会出手相斗,更何况是他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原来只是布阵法,还以为能看到师父动手呢。“那这个大比,到底比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每派选练气、筑基、金丹各三人,决胜出前三名。”

    祝遥眼珠一转,连饭也顾不得吃了,挑了一张离师父最近的椅子凑了过去:“师父,那天是不是很热闹,我能不能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不能!”祝遥还来不及说完就被玉言堵了回去,顺便再补了一刀:“除非你筑基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祝遥拖着长长的尾音,可怜巴巴瞅着对面的人,要她筑基,那绝对是个传说,她都被关了五年了。

    玉言继续视而不见。

    祝遥神情更加的哀怨,师父你无情无耻无理取闹。

    对面的人干脆收拾起碗筷,头也不回的进厨房洗腕去了。

    祝遥挫败的趴在桌上,瞅了瞅空桌,等等:“师父,我还没吃饱啊!”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