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八章 王徐之VS逍逸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这是筑基组的决赛?”严月宏跟她一样是筑基大圆满修为。

    王徐之点头,“三师兄其实很厉害的,是这期参战筑基弟子中最先获得决赛资格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打入决赛很难吗?”

    “非常困难!”他继续解释道,“所有参战的弟子都是各门派中的精英,每派都会事先在门内比赛,选出前三人参战,而门派大比,又分三个组。每组均有十人以上参加,只有打败组内所有人,才可以进入决赛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,看来这个叫严月宏的还是有实力的,“这么说来,你也很厉害啊,你也打入了决赛?”

    王徐之有些腼腆的笑了笑,颇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。这小子,以前那么无法无天的样子,没想到五年不见竟完全转了性子,只是夸了他一句而已,这么容易脸红。

    祝遥突然想起,一个月前她答应过,来看他参加门派的选拔赛,她居然忘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徐之,我之前答应过来看你比武,只不过一个月前发生了些事,一直没机会下山。”他比赛那时,刚好是她灵气暴动的那几天,等她恢复过来,他已经比完了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,没关系!”王徐之脸红得越发的厉害了,抬头瞄了她一眼,“你……你刚刚叫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徐之?”祝遥有些莫名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不是每次都要向我强调自己的名字吗?你现在也长大了,总不能一直叫你小屁孩,小鬼吧?怎么不行吗?”

    “行!当然行!”王徐之连忙用力的点头,好像生怕她改变主意。

    真是个难伺候的小鬼,“你的比赛是什么时候?”场内严月宏已经获胜了。

    王徐之也转头看过去,“应该就是下一场。”

    这么快?祝遥有些吃惊,刚好听下面已经宣布练气组进行最后一场比赛了。是王徐之对之前获胜的逍逸。

    “祝遥姐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祝遥点头,习惯性的伸手摸摸他的头,笑了笑,“那人应该很擅长阵法,你要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会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“加油。”祝遥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,“记住输赢不重要,别受伤就行。”

    王徐之一愣,好似是没猜到她会说这种话,片刻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,一瞬间似是霞光普照一般,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祝遥条件反射的抬手遮挡了一下,回过神来,王徐之已经下到场中了。刚刚是错觉吗?她怎么会觉得小鬼的笑,灿烂得刺眼?

    场中的比赛已经开始了,面对这个最后的对手,王徐之不得不更加的谨慎,再加上那一场堪称精彩的比赛,愈加让他对前面的人重视起来。

    当然逍逸也一样,五年了,他被逐出内门五年,今天终于可以一雪前耻,讨回一个公道。今日,他逍逸就要让那些曾经欺凌他的人明白,什么才是强者?

    高手对招,勇者胜。几乎是同时,两人一起发起了进攻。

    王徐之是火系灵根,首先用的却不是擅长的火系法术,而是化出数道风刃。逍逸却并没有撑起结界,而是一掌打入地面,立起一面土墙挡下了风刃。

    可是王徐之的风刃却只是一个虚招,在对方化出土墙的时候已经闪身移动到了对方的背后。祭出了飞剑,挥剑而下,那剑上附着着灵气,这一招威力惊人。而对手已经没有余力回防。

    “好!”祝遥都忍不住为王徐之喝彩。

    那剑划过人身,落在了地上,发出当的一声。而眼前身影却慢慢消散,化于无形。原来只是虚影,王徐之脸色一变,来不及寻找逍逸的真身。立即支起了防御的结界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结界形成的一刻,一招凌冽的剑招已经攻了过来。用力的打在了结界上。

    王徐之挥剑逼退对方,再跃起后退,防御的结界已经应声而碎,对手果然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逍遥同样手持一柄长剑注视着他,两人都是使剑的弟子,同样都是剑修,相对于法术来说,剑术更是各自最拿手的。几乎是同时,两人都舍弃了其它法术,以剑术相拼。

    逍逸是金木双灵根,他的剑泛着淡淡的金色,锋利无比,可攻可防。而王徐之则是火系天灵根,杀伤力十足,整把剑,已经如烈火一般燃烧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对招了上百招,却仍分不出胜负,再打下去也只是消耗个自的灵力而已。终于两人有了想法,逍逸扔出两面阵旗,一个阵法瞬间成形。

    王徐之早就防备着对方的阵法,飞身而起,瞬间远离阵法之外。

    逍逸瞬间露出一个冷笑,哼,他就知道,果然内门全是贪生怕死之辈。“增灵阵,启!”

    语落,大量的灵气自四方聚积过来,地上的阵法发出耀眼的白光。

    王徐之脸色微变,他是故意的,大方的扔出阵棋只是骗他远离阵心,其实这并不是什么攻击性的阵法,而只是补充灵力的辅阵。此阵法只要完成,阵内的人就可以把灵力瞬间提到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不行,决不能让他完阵,只能孤注一掷了。

    王徐之调动全身所有的灵气,一时间飞沙走石,只见一把把有似塔楼高的巨剑,自地上冒出来,团团围住了整个场内,森森的剑气冲斥云霄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不是筑基层才能完成的剑阵?”场外有弟子惊呼,是要对剑术有多高的领悟,才能使出这样的越级剑法。

    祝遥提着的心更加的纠紧了,小屁孩这可是豁出去了,成败在此一举。

    “万千剑阵,散!”语落那散发着凛冽剑气的巨剑,刹时变幻成万千小剑,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着中间阵法中心而去。

    逍逸的增灵阵最终还是没有完成,只不过他的灵气却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。以极快的速度的闪身出了阵心,飞身而起。可那万千剑阵却紧随而来。

    他只好再次运用土系术法,升起一道土墙牢牢的把自己盖住,而那千万把剑,仍往那墙上攻去,眼看就要攻破他的防御。逍逸一咬牙,眼光一冷,闪现出势在必得的决心。这场比赛,他绝不能输,绝对不行!

    被千万把剑攻击的土墙,一时间尘土飞扬,眼看胜负已分。突然一股比刚刚巨剑更为可怕的剑气,自土堆里暴发。时间好像一时间停止一般,刚刚还疯狂攻击的剑停滞在空中。

    逍逸从土墙里站起,单手结印,一身狼狈但浑身都是凌厉之气,一字一句的喊道,“凌、空、斩!”手中的剑尽力一挥,只见那千万把剑,同一只时间向四面八方退散而去,直撞到场外的观战结界,才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凌空斩?这可是金丹期的剑术!

    万千剑阵被破,王徐之灵气尽数消耗,引起反噬,一口血就吐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逍逸的招术却还未使完,手中长剑指向天空,只见瞬间上空出现一柄巨大的灵剑,那灵剑更是比之前王徐之化出的巨剑要大上百倍。

    逍逸高喊一声,“灭!”巨大的灵剑就朝着已经没有反抗之力的王徐之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祝遥只觉得心间一颤,自小屁孩上场起就冒出的不祥感,瞬间无限放大,一股令人胆寒的感觉瞬间袭上心头,毫毛直立。

    身体却已经先一步做出反应。

    “天降!”一道天雷从天际破空落下,直接击中那把落下的巨型灵剑,瞬间把灵剑击得粉碎。

    逍逸张口吐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全场死一般的寂静。

    所有的视线,齐刷刷的聚集到了她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尴尬已经不足以形容祝遥现在的心情,妈蛋,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出手了?瞅瞅四周,再瞅瞅那方的高台,“那啥……我,我手滑,呵,呵呵,呵呵呵。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