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五章 小巧实用适合携带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祝遥瞬间想哭了有木有?但她却不能停下,停下就等于放弃了生存的机会,她拼死才杀了那头妖兽,还没有拿到“木灵”,绝不能现在就死了。

    可是体力已经开始在唱反调了,御剑的速度也越来越慢,体内再也压榨不出任何灵气,她直接从空中掉了下来,狠狠摔在了地上,她却已经没有再爬起来的力气,就连意识也开始模糊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只高大的妖兽已经冲出树林,张着血盆大口向她奔过来,突然祝遥胸口的玉坠发出耀眼的白光,就在妖兽要把她一口吞进去的时候,她隐隐隐约约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,只是轻松的抬起一只手,就抓住了那头疯狂的妖兽,四周响起了噼哩啪啦的雷光,扬手一挥就扔了出去。妖兽重重的落在地上已无声息。

    祝遥努力想看清前面的人是谁,眼皮却越来越重,只来得及听到那人一声深深的叹息就陷入了黑暗。

    看着已经晕过去的徒弟,玉言深皱的眉头瞬间又加深了几分,扶起地上已经成了一个血人的蠢徒弟,他又忍不住叹了一声,伸手把了脉,再内视一下她的丹田,眉头就再也舒展不开了。浑身经脉尽断,灵力枯竭,就连金丹都已经呈崩溃之势。

    他这蠢徒弟还真是一刻不盯着她都不行。

    附身抱起地上的人,他转身走向一个附近的山洞,洞中的妖兽闻到陌生人气息,

    ┗|`o′|┛嗷~~的一声跳了出来,威风凛凛。某师父目不斜视,浑身威压一放。吓得那妖兽喵呜一声就趴在了地上,乖乖让出洞府,夹着尾巴躲了起来。

    强占了地盘的某师父,把蠢徒弟放在洞中的干草堆上,再盘腿坐在她的身后,像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开始努力修补徒弟断裂的经脉。常理而言,经脉断裂成祝遥这样的。就算能救回小命。也不能再修仙了。但谁让她师父是玉言呢!做为修仙界第一人,如果连徒弟都救不回来,他也就白修这么多年的仙了。

    玉言闭上眼。唤出自己的剑意,瞬间一条白色的龙便围绕在他的周身,游移了几圈,慢慢的圈住了前方的祝遥。身上的白光更盛,在那白龙围绕下。祝遥身上伤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失。

    如此过了十天。

    祝遥醒来的时候,发现身上的伤已经完全消失了,就连灵力也已经恢复了。正坐在一个超大的山洞里,四周只有她一个人。而洞外不远处,一只像虎却长着对翅膀的妖兽,正发出哀怨呜呜呜声。

    那居然是一只八阶的妖兽!

    祝遥吓得差点叫出声。而那妖兽见她坐起来,仿佛受到了更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噗哧一声就窜到了旁边的草丛里。好像努力想要把自己躲起来一样,拼命把巨大的身体往草丛里塞,只露出一颗圆溜溜的头,扑闪扑闪的大眼睛,一脸恐惧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祝遥一头黑线,她之前被只七阶妖兽追得满世界逃命,它堂堂一只八阶妖兽干嘛吓成这样?难道妖兽等级越高,智商越低?

    祝遥甩甩头,回想了一下自己晕倒前看到的那个白色身影,她怎么感觉师父来过?

    仔细感觉了一下,洞里好像还有未来得及散去的雷灵气,而且非常的熟悉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她探试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久久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她拍了拍胸口,笑了一下自己的天真,“我就说嘛!”师父怎么可能会暗挫挫的跟踪她,“果然是想太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笑容顿时僵在了脸上,师父你是曹操吧!

    四下看了一下,却看不到那道身影,“师父你在哪?”这洞一眼就可以看到底,根本没有他的身影。

    见她已经开始翻那妖兽的老窝了,冰冷的声音再次开口。“低头。”

    祝遥低下头,却看到临走前师父给她的那个白色的玉坠,正发出耀眼的光,一个白色的缩小型的师父正从那颗坠子里冒出来,浮飘在她的前方三尺的位置。

    正是玉言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祝遥猛的瞪大的眼睛,看着这个迷你版的师父,“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我元神的一部分。”玉言解释道,“金丹期以上的修士进入不了‘识云启’,所以我只能将神识寄居在此玉坠里,才能进入这个秘境。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会?”要不要变得这么迷你啊?

    “虽然是部分神识,但必竟是化神期。如若常以本体出现必会被阵法察觉。只有以此形态才能不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来这里为了?”

    听她提到这个,玉言冷冷的撇了她一眼,瞬间开始了教学模式,“金丹破损,经脉尽断。为师可没教过你,与妖兽斗法,要以命相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祝遥乖乖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若不是我出现,你怕是要命丧于此。”

    “是师父治好了我的伤吗?”

    玉言没有回答,只是更加严肃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祝遥扬起笑容,瞬间觉得心里暖暖的,发像有个喜欢跟踪徒弟的师父也没啥不好呢。

    “谢谢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玉言一愣,却仍是板着脸,“蠢笨!”

    “是的大王!”

    “以后行事,三思而后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大王!”

    “量力而为,才是修行之道。”

    “没问题大王!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吩咐,大王?”

    “金丹未复,近日不要轻易出手。”

    “遵命,大王!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大王,没问题,大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经过几天的休养。祝遥的伤已经全好了,玉言是下了煅练她的决心,一路上专挑有妖兽的地方走,祝遥已经从一开始,看到妖兽就想拔腿跑,现在已经麻木的拔出剑,冲出去边砍边找虐了。

    祝遥本来就没多少对战的经验。基本上是被完虐的那个。不过有玉言在旁边,除了受一些轻伤外,到也没有生命危险。久而久之。剑术到是磨砺得很得纯熟了。就连剑意也可以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她的剑意是一只雷光凤凰,平时唤出来的时候,只有小小的一只,不比鸽子大多少。再没出现过第一使用时,那般巨大的模样。

    师父说剑意是她修为的化身。领悟剑意的时候,心理想的是什么,剑意就会化成最相似的形态。她当初只想着从那妖兽爪下夺得一线生机,所以她的剑意。便是浴火重生的凤凰。

    师父的剑意,她也见过,是一条白色的龙。祝遥暗挫挫的想,难道师父当初想的是做皇帝。所以才会有龙形的剑意吗?默默想想他坐在龙椅上的样子,还是算了。明显画风不对嘛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一龙一凤,不愧是师徒挺配的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。

    有了剑意,祝遥的剑术进步很大,一开始只是勉强对付四五阶的妖兽,后来以她一人之人,也能对付一只六阶的妖兽了。

    祝遥举起长剑,胜利结果了一只六阶妖兽,身体却已经累成了狗,灵气更是消耗得一滴不剩。

    一屁股坐在地上,大口的喘着气,完全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某师父从她胸前的珠子里冒出半个身子,冰冷的脸上浮出几丝满意的神情,“这次比上次快了一刻钟,只是刚刚那一剑,你原本可以更加迅度的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祝遥脸色闪出几分尴尬,好想要说什么。

    玉言却继续道,“不能化形的妖兽一般体型较大,所以动作都会比较迟缓,你须以速度取胜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灵气的控制不足,对剑意的掌握仍是不够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攻击有余,而防守不足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须多加煅练,不可懈怠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某师父终于注意到蠢徒弟语气不对。

    祝遥一头黑线的,指了指他的位置,和自己的胸前,“你能放开我的胸再说吗?”

    你躲在玉坠里是没错,但把玉坠设计成项链是几个意思啊!还有师父你出来就出来,干嘛只出来一半,这种好像突然从她胸口挤出来的即视感,也太掉节操了吧?

    ps,你的手正放在哪里啊喂!

    “胸?”玉言歪了歪头,下意识四下找了一圈。

    祝遥瞬间整个人都不好了,k,虽然她是个平胸,但也不到找不见的地步吧?你这样到处找很伤人好不好?

    别以为你是我师父,就不敢揍你!

    玉言看向眼前瞬间被低气压笼罩的人,徒弟这又是怎么了?为啥他隐隐感觉到了杀气?玉言更加莫名了,最后归结为徒弟又犯蠢了。

    万幸的是他听出来徒弟好像不满意他现在的位置,虽然不明白原因,却还是完整的飘了出来,慢慢变成了正常的大小。

    扬手结了几个印,在徒弟旁边设下隐藏的阵法,才在她旁边坐下,为她护法。

    见她恢复了几分,才放下了心,上下打了一量,眉头又深深的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衣服脱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咳咳咳?”祝遥一下没稳住,被自己呛到了,不敢置信的盯着他,“你说啥?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今天两更~~

    感谢“倾盆大雨13”同学的打赏,还有“xx23343434”同学的pk票。

    还是那句话,打赏我就不要脸的收下了。但是票票建议大家不要投了,我是个新人,反正也上不了榜,大家不要浪费哈。么么哒~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