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七章 遭遇首次求婚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快点啊,你不是要回去吗?”那鲛人见她在海边转了半天也不见下来,忍不住催促。

    祝遥更加慌乱了,完了完了,这回死定了,不知道跟他说自己不会游戏行不行?

    呸,哪个鲛人不会游泳啊。

    “避水咒!”耳边突然传来一个清冷的声音。是师父!

    慌乱的心顿时平静了下来,对呀,她可以用避水咒,这样在水中也可以跟陆地一样了。祝遥立即给自己施了一个避水咒,周身马上被围在一个透明的气泡里。

    走入水中时,水流自动就绕过了她。

    鲛人鱼里盯着她瞅了半晌才不屑的道,“你怎么这么喜欢人类这丑样子?下水都不想变回来?”

    鲛人虽然生而会化型,但由于常年生活在水里,一般都不爱化成人型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爱好比较特殊。”祝遥只好陪笑。

    “随你了。”鱼里不在意的挥挥手,摆动鱼尾向水深处游了过去。祝遥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他们走了一会,直到见不到海边的其它鲛人,鱼里才深深的呼了口气,伸了个懒腰,开始抱怨,“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,老子在岸边守了几天了,都快晒成鱼干了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只是为了偷懒,难怪这么热心想送她“回家”,“不知鱼里大哥要在那里等什么?”

    鱼里见她有兴趣,也打开了话闸子,“也不知道那帮家伙从哪打听到的消息,说这几天有人修会经过,本想捉个一两个偿偿鲜,可惜几天了。连个鬼影子都没看到。”他像是想到了什么,吸了吸口水,“听说那人修的滋味,可是鲜美了。”

    鲜美的人修:“……”还好他眼瞎,把自己认成了同类。

    鱼里回头瞅了瞅他,脸上浮现几丝同情,“就你这没几分骨头的样。估计见到人修也是逃跑的命吧。要不是你身上带着俏纱。我都不想承认你是我族类的。”

    俏纱!祝遥愣了一下,自己身上没这玩艺啊,就只有几件衣服和……

    突然想起自己储物手镯里的那几条姨妈巾。

    k!大哥。你真重口!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灰心。”鱼里见她有几分低落,安慰道,“虽然你倒霉了一点,没投个好胎。但努力一下你还是有机会进阶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他把自己当成先天不足的六阶鲛人了,鲛人生而八阶。这样看起来,她还不是一般的倒霉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这奇怪的爱好得改改。”鱼里上下扫视了她一遍,一脸的嫌弃,“哪个鲛人不喜欢强壮漂亮的鱼尾。你却喜欢变成这副丑样子,再这样下去,你会找不到媳妇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女的。不用找媳妇。”认错种族就算了,为毛性别也会认错啊。

    鱼里一愣。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,瞬间瞪大了双眼,直直的盯向她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k,小笼包也是包啊!至于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……你你……”像是终于确认了,鱼里惊讶的指着她,瞬间有些不何所措起来,而那条深褐色的鱼尾,正以诡异的速度窜红。

    不到片刻,好好一条清蒸鱼变成了红烧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怎么不早说。”鱼里远远退开了一步,刚刚还拽得跟二五八万的表情,瞬间化身为受气小媳妇,低着头小心翼翼的偷瞄她。

    她是女的有这么奇怪吗?你害羞个什么劲啊喂。霸道总裁变身小娇妻的画面,很惊悚好不好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传言,鲛人族里的雌鲛非常的稀少,一个族群里的雌鲛不会多于十只,所以从一出生便是被全族保护起来的存在,而雌鲛在鲛人中也有着绝对的领导权。有些鲛人甚至一生都见不到一只雌鲛,可见遇到一只落单的雌鲛是多么不可思异的事,虽然祝遥是只冒牌的。

    自从祝遥表明自己的性别后,鱼里整条鱼都别扭了起来,再也不敢大声的说话了,只敢拿余光偷偷的瞄她几眼。鱼尾也全程维持着红烧鱼的状态,还时不时的向她投来羞赧的一撇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表情,放在一张恐怖的脸上,效果就不能用惊悚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“咳,还有多远?”祝遥不得不转移话题,她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,别再用那种眼神瞄她了,早知道她就安静的做条没胸的雄鱼了。

    里鱼指了指前方,压着嗓音回答,好似生怕会吓到她一样,“前……前面就到了!”

    祝遥抬头一看,前方不远处有一道明亮的光,在这灰暗的海底特别的明显,隐隐还能看到那光里有着残岩断壁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多谢,我自己过去就行了。”祝遥连忙告辞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没问题吗?”鲛人鱼里却有些担忧起来,“那边有个很大的结界,里面连水都没有,很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祝遥摇头,“没事,那里我就认识路了,可以自己回去。”总不能一直带着一条鱼吧。

    “哦!”鱼里有些失望的点点头,担忧的看了她几眼,交待道,“你下回不要乱跑了哦,不然又会迷路的。要是……要是再迷路了,可以再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迷路了怎么找你啊?

    “你路上小心。”

    “嗯”。

    鱼里这才犹豫的转身游开了,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么,又跑了回来,眼睛雪亮的盯着她,“那个……我想问你,你有没有找到伴侣,如果没有的话,你觉得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啊咧?”这是什么神展开?

    鱼里摆了摆他那条红烧的尾鱼,“我很强壮的,绝对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为什么莫明其妙就被条鱼求婚了呀。

    “我会捕猎,我们族里没人比得上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可是她辟谷了。

    “我织的俏纱也是所有鲛人中最漂亮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用来做姨妈巾吗?

    “我‘能力’也很强,绝对能让你怀七八个小鲛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怎么转到了黄色话题了喂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……”

    未等他说完,祝遥脖子上的玉坠,瞬间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,直接冲向还在喋喋不休的鱼里。瞬间把他弹了出去,连哀号都来不及,就已经看不见身影了。

    师父……好暴力。

    缩小版的玉言从玉坠里飘了出来,坐在了祝遥的肩头,平时就冷淡的脸,现在像是被加盖了一层寒冰,浑身都是噌噌噌往外冒着寒气。

    区区一只八阶妖兽,敢觊觎他的徒弟!

    “走!”他出声,短短一个字,却冷得像是要掉出冰渣子。

    祝遥感觉师父在生气,而且还气得不轻,但是为毛啊?揉了揉快被冰僵的手臂,祝遥只好闭上嘴,朝遗迹那方走去,嘤嘤嘤,师父好可怕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这块上古遗迹很是奇怪,它在海底,却好似被一个巨大阵法笼罩,阵法里面,却是一片普通的陆地,里面甚至长着旺盛的树木,一座古老宛如宫殿一样的建筑就坐落在中间,跟她梦中见到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关于“木灵”的事,祝遥并没有跟师父说,因为这牵扯了太多。可玉言却从来也没有问过她,为什么要去那个上古遗迹,又是怎么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。只是任由她的心意前进,适当的时候出手帮她搞定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这样的师父,让祝遥安心,又有些愧疚。只是连她都不能确定那梦里的一切,是否会真实的发生。所以其实这回来找“木灵”的大部分原因,也是为了证明自己的怀疑。

    “师父,什么是‘断绝之地’”。那个鲛人一路都在强调断绝之地的凶险,祝遥不禁就上了心。

    玉言思索了一下,才回答,“估计便是这秘境的尽头,那些妖兽生长在这里,除非飞升,不可离开此境。所以它们不可随意靠近边境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我们进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,从未听说那边有人修进去过,估计进入的话,不是回到修仙界,就是魂飞魄散。”

    这么不确定?看来这里很危险,如果可以她可不愿靠近那个地方。可是这个遗迹四周到是很安全,她探查过,完全没有妖兽的气息。

    刚要进入那个宫殿,却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逍师叔,这到底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这声音是陆察!

    祝遥看着不远处正向这边走来的两人,正是许久不见的陆察和逍逸。他们身上没有半点水浸,也没有恶斗过的样子,好像是突然就出现在这个地方。仔细一看脚下还有未来得及褪去的阵法光芒。

    k,原来这里有传送阵法,那她这么多天走断了腿到底是为毛啊。

    她恨主角光环!

    “这应该是一个上古的遗迹。”逍逸回答,指了指四周的建筑,“看此处的建筑样式,都是上古时期才会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里会有大机缘?”陆察瞬间眼前一亮,上古时期,可是神魔都存在的时候,是现在的修仙界不可及的。

    逍逸也有些兴奋,点了点头,“此处如此隐秘,若不是我们被歹人围堵掉进这里,刚巧碰到了传送的阵法,也不可能进入这里。看来设置此处的人,必是一位大能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今天还是两更。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