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九章 掉节操的仙人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这么多年了,总算有人可以传我衣钵。”

    祝遥猜测这个应该就是这座遗迹的主人,“木灵”应该就在他手里,只不过他却没有型体,看来只是原主留下的一缕神识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现在该怎么办?

    “静观其变。”

    闻言,祝遥又趴了回去,继续装死。

    白老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,飘了过来,看向地上,突然又愣,“怎么有三个?”

    老头皱了皱眉,有些为难,“那就选个灵根最好的吧!”他先到最左边陆察的位置看了看,自言自语道,“火土双灵根,虽是上好的资质,但于我的功法到是不合。”

    于是移到了逍逸面前,暂时眼前一亮,脸上露上几丝欣喜,接手探了一下灵根,眼里的喜意就更盛了,“金木双灵根,好好好!”他连说了三个好字,眉眼都眯成了一线,最后才看向祝遥。

    祝遥觉得这老头应该是想选位灵根最好的弟子,再把自己的功法和“木灵”传给对方,必竟电视里都是这么演的嘛。

    她对自己的资质到是很放心,她最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自己的雷灵根了。

    果然老头也伸手探了一下她的资质,脸上也料意之中的露出惊讶的神情,几乎要冲口而出,“是雷……”

    老头瞅了瞅她,再瞅了瞅中间的逍逸,然后果断的转身走向了逍逸,“还是选这个娃吧。”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偏心?

    祝遥忍不住跳了起来,“说好的选灵根最好的呢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醒了?”老头一惊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突然起身的祝遥,“不可能。金丹期怎么可能抵得住那个的威压?”

    “你管我!”祝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,本来就是个暴脾气,最恨暗箱操作了,再说对方也只是一缕幽魂,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。“你不是要选资质最好的吗?我跟他哪个资质好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咳咳!”老子有些尬尴的咳了两声,“小娃娃,莫激动。你的资质虽然好。但我跟这个男娃娃比较投缘,所以决定传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已经死了,要缘分有什么用?”祝遥压根不信。刚刚测灵根时她就觉得了,他明明对她和陆察都很嫌弃,却独独对逍逸不同,几乎一看到他时。脸上就有了欣喜的表情。除非……

    上下打量了一下这缕幽魂,“你不会是个玻璃吧?”

    “玻璃?玻璃是何物。”老头愣子一下。

    祝遥越想就越觉得可能。“就是说,你有断袖之僻。”

    语落,老头顿时慌乱了,“你你你你……你胡……胡说!”

    “那你脸红什么?”脸红得连白胡子都遮不住了好吗?

    “天……天天……天热!”老头一边慌乱的用手扇着风。一边辩解,“老夫……老夫,怎么……怎么可能会看上这……这小子。”

    她也没说他看上了逍逸啊。这样算不算不打自招?

    祝遥已经百分百肯定了。原来他真是个死基佬,难怪看不上她和陆察。

    “小……小娃娃。”老头假咳了几声。一脸被拆穿的尬尴,“老夫看你悟性不错,能在这里遇见你,也算是有缘,虽然不能将我的功法传承与你。但我这有几件宝物,送你一件可好?”

    这是贿赂吗?正好找不到借口拿到“木灵”。

    “当真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!”

    “那我要‘木灵’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老头顿时吃憋,更加惊讶的看着她,“你怎么知道我有这个?!”

    “你就别管我怎么知道的了,一句话给不给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老头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,回头瞅了瞅地上的逍逸,“不是我舍不得给你,只是此物乃是木系之灵,不会轻易认主。况且这‘木灵’有助于我徒弟修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给,我就告诉修仙界所有人,你是个玻璃。”

    老头瞬间软了下来,“……有话好说嘛。”咬了牙,才转身一挥衣袖,周围的迷雾散开了一些,前面出现了六个木盒。“小娃娃,这‘木灵’跟我了很多年,我却依然无法训服于它。可见需要缘份才能驱使此等灵物,这里有六个盒子,你选一个。若是……咦咦咦!”

    未等她说话,祝遥已经走了过去,一把拿起最右边的一个。

    老子满脸都是没有退去的惊讶,看着已经淡定的拿着盒子的祝遥,“你你你……你怎么知道木灵在哪个盒子里?”

    祝遥也一头黑线,她很难认不出来好吗?尼玛,因为只有那一个盒子顶上飘着两个中文简体字“木灵”,而且是跟逍逸脸上“bug”三个字,同型同款的黑体加粗,她想不认出来都很难好不好?

    “难道这世上,真有如此气运的人!”老头喃喃自语,看她的眼神各种羡慕嫉妒恨起来。

    祝遥却懒得理她,打开了盒子。

    搞笑的是,盒子里却只装着一颗小树苗,还是那种只有两片叶子的树芽儿。正扭着白嫩嫩的枝丫,左一扭,右一扭的跳着舞。

    许是突然被打断,那小苗儿顿了一下,微微的扬了头起来,然后发出一声轻脆的。

    “叽?”(四声!)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是鸡吗?

    祝遥默默无语,那小苗儿却万分害羞的把两片叶子合了起来,一副被撞破了自嘿的羞涩样。

    “你是木灵?”祝遥问。

    那小苗儿才慢慢的打开了叶子,弯了弯身子,像是回答她一样,又叫了一声,“叽……”

    好有灵性的小树苗,祝遥忍不住戳了戳它的叶子,夸了一句,“挺可爱的!”

    语落,扑噗一声,叶子间顿时开出了一朵小红花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祝遥有种微妙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小苗儿却用两片叶子捧住中间的小红花,用力一拔,把花从自己身上摘了下来,然后向她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……谢……谢谢!”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为啥她觉得这“木灵”怪怪的,对所有第一次见面的人,都这么友好吗?

    祝遥转了转手里被送的小红花一脸的莫明,老头却突然凑了过来,一脸严肃的道,“小娃娃你要小心,这‘木灵’可不像表面上这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只见小苗儿突然伸长左侧的叶子,瞬间变成了巴掌大小,用力朝老头的脸上一扇。

    老头连惊呼都来不及,已经被它一巴掌抽出了十几米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小苗儿又变回了原本的大小,扭着白嫩嫩的枝干,对着她卖萌,“叽~”

    仿佛刚刚抽飞人的不是它。

    祝遥:“……”

    见她不理自己,小苗儿急了,一下蹦出了盒子,跳到盒沿上,还用两叶子抱住她一根手指,往自己身上蹭蹭。

    “叽~”

    好萌,好吧,她屈服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跟我走吗?”

    小苗儿弯了弯身子,“叽!”

    祝遥一时有些犯难,木灵已经拿到了,但放在哪是个大问题?必竟是灵物不好放入储物手镯中,重要的是不能被逍逸发现。

    “小娃娃,这‘木灵’你可不能带走。”正犹豫间,老头突然又飘了出来,脸上那慈爱的神情瞬间消失无踪,反而染上了几分阴霾。

    木灵意味着什么,全天下所有的木灵之气,和所有灵植的掌控权,没有人会轻易把这样的至宝拱手让人,更何况他这种修行了几万年的人,虽然早已经损落,却仍旧会不甘。

    老头扬手一挥,祝遥手里的盒子瞬间关了上,飞到了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她就知道没这么简单,祝遥也懒得跟他废话,唤出自己的飞剑。

    “懒得跟你这种说话不算的人磨叽,动手吧!”

    老头或许生前还是个人物,最少也是元婴以上的修士,更有可能是上古的修士。可再怎么厉害,他现在也只是一缕幽魂,她就不信,自己打不过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小年纪到是十分狂妄。”老头轻蔑的看了她一眼,整个脸开始扭曲,就连声音也开始阴森了起来,“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单手结印,唤出一条火龙,祝遥正预抵挡,老头却转过身,向天空她们进来时那扇奇怪的门攻了过去。

    祝遥一愣,他干嘛想不开砸自己的门啊?

    很快祝遥就知道他想干嘛了,那门被他一攻之下仍完好无损,但却不像之前那般安静,那门上的异兽,正挣扎着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他是想放那异兽出来!

    祝遥大惊,只见那门是先出来一个头,紧接着连身子都出来了大半,一边挣扎,还一边极力撕吼着,每挣脱一分,身形就变大了一倍。

    祝遥心间一抖,就算隔这么远,她依旧能感受到那异兽身上的血腥味,可见它的凶残。

    终于那异兽破阵而出,仰天长啸了一声,比之前那一声更加的刺耳,即使奋力抵抗,仍是被它震得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祝遥吐出一口血,站都站不稳了,再次倒在了地上,痛意漫延到全身,她感觉呼吸都困难起来。这威压跟刚刚进入这里时,一模一样,她原以为是老头放出来的,原来一直是这只异兽。

    那异兽好似发现她,四脚一跃,就往她跑过来。

    k,为啥什么动物都喜欢追着她玩,她讨厌小动物!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