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四章 卡住的修为(shana0912和氏璧加更)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半刻钟后,祝遥才了解检查有多么的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你金丹已碎。”玉言收回探入徒弟丹田的神识,一脸凝重。

    “那我……”丹碎不应该就玩完了吗?

    “你丹虽已碎,境界却是金丹大满圆。”玉言深皱着眉头,“倒有些像是结婴前的碎丹,但却因为没有灵气,所以完全没有结婴的迹象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的意思是说我……卡住了?”

    玉言点头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k,别人结婴要么是丹毁人亡,要么是胜利提升修为,她被卡在中间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切莫擅自引入灵气,恢复修为。”玉言一脸严肃的交代。

    “恢复修为会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体内若有灵力必会强行结婴,到时你必会灵力不足,若是引气入体便会引发灵气暴动。若是不引入灵气则会结婴失败。”到时可就真的是丹毁人亡了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祝遥欲哭无泪,空有修为,却没有灵力,她从此要安静的做个废人吗?

    “不必担心。”玉言摸了摸她的头,“等找一处雷灵气充足的场所,你再直接结婴便是。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祝遥却知道情况并不乐观。这世间的灵气都是有一定规律的,例如像临水的地方水灵气很充足,森林里木灵气很充足,火山口的火灵气很充足,矿山附近金灵气很充足,而土灵气更是无所不在。

    但偏偏他是雷灵根,她还从来不知道哪里雷灵气充足的,找一处这样的场所简直天方晚谭。当然除了这个方法以外。有各种灵在身边也可以,例如像逍逸的金灵,只要他想世间所有的金灵气,都会为他所用。可这世界金木水火土五种灵个个都有,偏偏没有雷灵。这完全是坑爹的设定嘛!

    “叽~”像是察觉到她心情的低落,木灵从她神识里蹦了出来,伸手一根软软的绿藤,安慰似的绕上她的手腕。“叽?”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木灵?”玉言看着这株突然蹦出来的小树苗。

    祝遥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没跟师父说过木灵的事,“这是我在识云启遇到的。当时它和芝麻都躲在我的神识里,我重生后它们也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玉言点了点头,其实他也猜到了一二,徒弟换了样子,但那异兽能在第一时间出现在她身边。定是随她一块过来的。若是当时躲在她神识中就可以解释得清了。

    “师父我有事必须告诉你。”祝遥想了想,决定还是把所有的事情跟师父说清楚,瞒着他,总让她有种深深的愧疚和自责,更何况她又不是见不得人,为什么不能说出来,“我其实,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玉言淡淡的回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哦?就一个哦就完了?这反应不对啊。“师父,我是说,我不是修仙界的人。我来自另一个世界,跟这完全不同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!啊?”你知道什么了?“你什么时候知道的?”

    玉言侧头想了想,才回答,“从你上山的第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靠!”祝遥忍不住暴粗口,坑爹呢这是,那她刚刚紧张个屁啊。

    “你言行举止异于常人。”玉言淡淡的分析。“当时我便猜你来自于某个未知的地方,加之后面你对雷灵气超乎常人的亲和感。我便更加的确定。更别说后面你两次重生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怎么感觉全世界就她一个傻逼。

    怨念……

    抬头,向某师父发射怨念光波。

    玉言仍淡定且坚持不懈的揉乱她的发型。“还有其它事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别跟她说话,她很忧伤。她智商要捉鸡!

    “虽然我知道此事,但不可轻易告诉他人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我又不……”

    哦no,为啥她会怀疑自己是真傻!

    某师父继续摸头。

    祝遥干脆就把所有的事,一古脑的全说了。从她现代的工作开始,到穿越之后的种种异常。只不过他们之间隔一个世界的代沟,要填上还真是个力气活。

    于是,重点完全偏离了轨道。

    “电脑是何物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一种计算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那个世界的人不会算数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只是用电脑更快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扣扣?”

    “是qq,一种聊天的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聊天要借助工具?可是身体天生残疾?”

    “==,不是,只是可以用远程通讯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传音符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“那何为网络游戏?”

    “可以让世界各地的人,同时在线玩的一种消遣游戏?”

    “在线?用线连起来的游戏?”

    “线只是一种比喻,总的来说,就是大家足不出户,却可以跟世界各地的人玩同一种游戏。”

    “大型传音符?”

    “嗯,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世界的人,花费心思做出如此大的传音符,就是为了游戏消遣?”玉言淡淡的瞅了她一眼,给她个你们是不是脑袋长坑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怎么办,为啥她也觉得自己世界的人好无聊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师父,王徐之怎么样了?”祝遥决定转移话题,她真担心自己不在,那小屁孩又做了什么傻事。

    头上的手一顿,某师父的脸色沉了沉,“识云启已关闭,他自然会在返程的路上。”

    “识云启!”祝遥有些吃惊,不应该五百年才开一次吗?难道这次重生她花了五百年时间,“他是什么时候去的?”

    玉言莫名的看了她一眼,“他自然是与你一块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一块?”祝遥一愣。突然有种猜测,“那师父刚刚是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留给你的那一半神识被强行弹出‘识云启’”玉言仍带些怒意的看了她一眼,“所以我才决定赶去看看,没想到刚离开玉林峰,便感觉你在那岛上。”

    他是想赶去救她吧?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祝遥赶紧认错。一想起刚刚的惩罚,她就屁股疼。心底还是有些感动的,更多的是高兴,没想到这次重生得还挺及时,根本没有半点时间差,点赞。

    玉言起身。走开几步,伸出手念了句诀,不一会只见白光一闪,一块白色的玉坠便躺在他的手心,正是在识云启里他神识藏身的玉坠。徒弟竟然已经回来,他神识自然不用再留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手心一紧玉坠顿时被捏碎,一条白色的光飘了出来,慢慢回到了他体内。

    祝遥上前瞅了瞅,没发现什么不同,原本还想学学这种分身术的,师父却完全没有教她的意思。详细跟她讲解了一下结婴的情况,各种应对的方法和经验之类的。想了想。然后顺便把化神的各种症状也讲了一遍。

    虽然元婴到化神少则千年,多则几千年,但她这徒弟向来都是跳级升的。一个月前她还刚刚稳定初级金丹的镜界,现在却要开始结婴,这种三级跳的速度,他还是早做准备的好。

    祝遥听得有晕,师父说的所谓结婴,其实就是用灵气煅炼神识。直到神识凝聚得更加的凝实,甚至可以脱离本体的承度为止。师父的神识分身。其实就是神识淬炼的结果。

    当初她在识云启阻止金灵,引发了灵力暴动。暴涨的灵气直接把她金灵都撑碎了,却仍旧没有结婴,原来是因为她没把灵气往神识上引,果然是操作方法有误。

    神识是一个人最重要的部分,等同于灵魂的存在,可想而知要煅炼神识得忍受多大的苦,祝遥默默为将要结婴的自己点烛。

    师父这一讲解,直接讲到了傍晚才放她离开,做为没有反抗能力的一员,她自然被师父关了禁闭,这回她是自愿。

    芝麻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,一直没有回来。

    正要回去睡觉,却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传音。

    “剑峰王徐之,求见太师叔祖。”

    小屁孩回来了!

    还未等屋内的人回应,身着门派统一校服的王徐之便飞了下来,身形有些狼狈,衣服甚至还有没来得及清理的血污,发丝凌乱,只差没在脸上写上“疲惫”两个大字了,只是一双眼却是分外有神的盯着玉言。

    “弟子见过太师叔祖。”王徐之向玉言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玉言皱了皱眉头,明显有些不耐,在院内的石椅上坐下,才淡淡的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王徐之瞄了旁边的祝遥一眼,压下心里的好奇,“弟子有一事想请教太师叔祖,请太师祖务必解弟子之惑。”

    玉言没有回答,连视线都没瞟过去,他一向对其它人没什么耐心。

    王徐之只好咬牙继续问下去,“弟子想知道太师叔祖十年前抱回来的那个小婴儿并收为徒的小包子,是不是就是您之前的亲传弟子祝遥?”

    祝遥一惊,看来在识云启她最后那声称呼暴露了,还好她现在又换马甲了。

    “请太师叔祖务必告诉弟子真相。”

    玉言抬头淡淡的撇了他一眼,欠揍的回了句:“与你何干?”果然,别人家徒弟什么的,最讨厌了。

    王徐之被堵得一噎,脸上浮现几丝怒意,偏偏还发作不得,咬了咬牙深吸一口气,“弟子只是想告之太师叔祖,您的二弟子目前被困于‘识云启’秘境,还请太师叔祖施以援手,告之弟子有没有其它进入的方法?”

    玉言没有回答,只是缓缓转头瞪了祝遥一眼。

    呃……

    围观群众是无辜的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