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五章 结婴进行时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咳咳!”祝遥不得不站了出来,“那啥……这位小兄弟,那‘识云启’秘境五百年才开启一次,如果没有及时出来,需再等五百年入口打开才可以。况且元婴以上的修者,都无法进入其中。你如此说,未免强人所难了。”

    王徐之紧了紧身侧的手,似是极力在压抑什么,完全没有理她的样子,半会才抱拳对玉言道,“如此,请恕弟子冒犯。弟子来此只是想确认祝遥姐有没有回来过,现在看来……,太师叔祖竟然没有进入秘境的方法,那我自行去寻找。弟子告退!”

    他好似是决定了什么,神情更加的坚毅,丝毫没有迟疑的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那神情看得祝遥心一抖,这小屁孩不会想强行去闯‘识云启’吧?那秘境外的结界可是连化神期的修士都可以挡住,他一个金丹强行突入会粉身碎骨的吧。

    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,阻止的话就这么脱口而出,“小屁孩,你tm给我回来!”

    他正预离开的脚步一顿,猛的回过头来,瞪大着双眼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呃,现在反悔还来得及吗?

    “祝遥……姐!?”

    果然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某师父也转过头,投来鄙视的眼神一枚,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呃……她怎么就改不了嘴贱的毛病?

    “祝遥姐,你……你怎么会……”王徐之像阵风一样的奔了回来,上上下下的扫视了她一周。

    “别问我,我想静静。”你要问静静是谁。我打死你。

    王徐之把眼神定在了她的胸前,抬起手蠢蠢欲动的想按上去。

    祝遥一巴掌打掉他的爪子,再扬手就朝他头脑勺给了一记锅贴,“臭小子,干嘛呢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是。我只是……只是,祝遥姐,你……为什么会变成……”或许是真相的冲击太大,王徐之开始语无伦次起来。

    不就是换了个马甲吗?有这么难以接受吗?

    王徐之却越说越乱了,越说越急,“我……我在秘境找不到你。出来后也找不到,你……你回来……总算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哭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!”王徐之狠狠的擦了擦眼睛,这句话到是说得很顺畅。

    “还说没有!”看着这个越说越乱,还开始掉金豆豆的大青年,祝遥有点心疼。“我没事。姐我是不死金刚,只是换了个造型而已。”摸了摸刚被她敲中的后脑勺,小屁孩原来还进去找过她,算你有良心,不白疼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“造型?那祝遥姐现在真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,我就是男人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王徐之睁大眼睛,手抖抖的指着她。

    祝遥拍了拍他的肩膀,心底那想欺负人的念头又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变成了男人。你会不会嫌弃我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”王徐之大声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好。”祝遥假装感动的,抹了抹眼角,抛了个媚眼过去。“小屁孩,还记得你小时候说过,一定会娶我的。我觉得我们都长大了,是时候了兑现了,你娶我吧。要不,我娶你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啊?啊?”

    王徐之猛的退了一步。一脸纠结的看着她。那表情由红变白转青,精彩得让人移不开眼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似是受不了她们这副千里寻亲的腻歪。某师父表示很不爽,冷嗖嗖的盯了王徐之一眼。“你擅闯玉林峰,此事我便不与你计较,去吧!”别人家的徒弟快滚,别把我家的带坏了。

    王徐之瞅了瞅祝遥,脸色一阵纠结,似是遇到什么天大的难题,想走又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以后有机会,我再跟你细说……”祝遥眼神一眯,凑近他耳边一字一个字的吐字,“我,们,的,婚,事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他脚下一拐,飞一般的离开了玉林峰。

    祝遥笑得肚子都痛了,真不经吓。变成男的就这么不能接受吗?瞧瞧师父多淡定……

    不但不嫌弃,上来就直接扒衣服。

    ==

    不对,好像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啊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回来的第二天,某师父为了防止其它人的徒弟,又突然闯入带坏自己的徒弟,暗挫挫把玉林峰的阵法开启了。王徐之彻底的进不来了,祝遥唯一的娱乐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可是老天爷好像故意不让她闲着,今日一大早她就感觉怪怪的,整个丘古派的天空都有些阴沉沉的,嫣然一副暴风雨的前兆。就连着玉林峰上的仙鹤也抽风似的开始鸣叫。

    好似有什么引发了它们的不安。

    空气压抑得很难受,祝遥有种莫名的心慌,总觉得有事要发生,抬头看了看天空,却见乌云滚滚,云层之内似是在酝酿着什么。

    按理说丘古派是一处福地,从来都是春光明媚的,像这么大范围的阴沉天气实在少见。祝遥越盯着那云看,就越觉得心口闷闷的,总觉得那中间有着什么,让她觉得很亲切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有人结婴。”玉言皱眉看着天空翻滚的雷云,“如此大的天威,看来不久就会降下雷劫。”

    “雷劫?”难道是逍逸?可是他之前才结丹,就算他隐藏了自己的修行,也不可能一个月到金丹大圆满,除非……

    祝遥突然想起那个暴动的金灵,金灵虽然停止了暴动,但仍吸收了大量的金灵气,如果就这么回到逍逸的旁边,让他立即结婴也不是不可能。结婴的真是他?

    祝遥顿时觉得有些憋屈,自己好像不知不觉成就了他。

    抬头瞅了瞅那黑压压的乌云,她突然想起上次逍逸结丹,玩笑的说了一句,“师父,你说这回的天雷,不会又朝我们劈吧?”

    玉言一愣,像是想到了什么,猛的转头看向自己的徒弟,眼神瞬间一亮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怎么了这是?

    “随我来。”玉言挥手唤出飞剑,回头看向还不明所以的蠢徒弟,好似嫌弃她慢腾腾的动作,一把拎住徒弟的衣领,飞身而起。身形一闪,就朝着东方飞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有话好好说。”用得着用拎的吗?

    玉言没有说话,却直直飞到了劫云的最边缘,在远离丘古派的一个小岛之上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放下祝遥,也没有解释,便像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开始在岛的周围布上各种阵法,祝遥虽然对阵法不是很熟悉,但隐约还是看得出来,他布下的都是关于隐藏之类的阵法。

    “师父?”给个解释先啊!

    半刻钟之后,玉言才停了下来,扔下个炸弹,“你在此结婴。”

    “啊咧?”什么情况?这个岛上别说是雷灵气了,连灵气都很溃泛,开什么国际玩笑?

    蠢笨,玉言摇了摇头,指向天上的劫雷,“你是否能感应那雷云之间的雷灵气?”

    祝遥点头,何止是感应,她更有一种,那云里的东西,特别想过来瞅瞅她的感觉,却偏偏被什么束缚住了。

    “劫雷下来之后,你尽力引导它过来此岛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你的意思是……”祝遥终于明白过来,他的意思是让她吸收劫雷的雷灵气结婴,有什么会比劫雷的雷灵气更充裕的吗?师父好聪明,给师父点赞,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为师自会用引雷之术,助你引导劫雷过来,你全力结婴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祝遥立马盘腿坐下,闭上眼睛,平心静气,用心感应那边的劫云,隐隐能看到那云层翻滚间的闪光。

    天空已经完全黑了下来,突然轰隆一声雷响,一条白色的闪电自云层之间闪现,祝遥默默想着,快过来快过来快过来。

    那闪电却直劈而下,眼看就要打在丘古派应劫之人身上,突然却一个拐弯,直直的向这边小岛劈了过来。不偏不倚的劈在了祝遥身上。

    大量的雷灵气顿时涌入祝遥的体内,一种难以言欲的痛疼席卷全身,疼得她直不起腰,特别是丹田的位置像是生生被碎裂开一样。

    她这才真正感觉到何为碎丹,这痛跟她在识云启死前的疼一模一样,重生后没有灵气,她自然感觉不到碎丹的痛,现在好像是突然断片的痛又接了起来,那种宛如心脏生生被捏碎的痛感,几乎让她撑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宁神静气,引灵入神识。”

    玉言的话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祝遥顿时清醒了不少,立马用全身的气力,引导着体力乱窜的雷灵气,进入神识之中,却迎来更大的疼痛,如果说碎丹只是*上的痛的话,那现在就是灵魂上的疼了。偏偏她还不能停下来,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引灵气粹练自己的神识,祝遥想骂娘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还有着清醒的意识,那绝对是个奇迹。就在她以为自己能挺过来的时候,第二道天雷没有她的牵引,却还是劈过来了,身上的灵气暴涨。

    k,要不要这么快?

    祝遥只好疯狂的把雷灵气纳入神识,任痛感加剧,紧接着第三道,第四道,一道比一道强大,那劫雷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一道劈得比一道顺溜,最后连去丘古派转个弯的步骤都省了,笔直就向着她劈过来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