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六章 再投丘古派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祝遥都快哭了,这样劈下去,她是要挂掉,三进宫的节奏的啊!

    玉言站在一边,忧心的看着自己的徒弟,可惜却帮不上忙,结婴之路难之又难,很多人的仙途都陨落于此,成功的机率不足万分之一。偏偏徒弟现在的情况,却不得不结婴,而劫雷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可这劫雷也劈得太干脆了,他之前还担心那劫雷会引不过来,打算强行引雷的,现在看来完全没有他出手的必要,那劫雷一道道劈得,像过节一样。他突然有些怀疑,徒弟这对雷灵气匪夷所思的亲和力到底是好是坏了?

    祝遥痛得已经有些麻木了,意识也越来越模糊,只能机械式的引入灵气。

    “叽~”心底突然响起了一个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是木灵,k,忘了把它取出来了,不会被雷灵气压死了吧?祝遥担心的内视一眼,只见在她神识角落的位置,一棵小小的树苗正茫然的看着突然涌入的大量雷灵气。

    祝遥想把它取出来,可她已经没有余力了。祝遥突然有些愧疚,对不起小木灵。

    “叽……叽……”木灵好似听到了她的心声,摇了摇自己的小树枝,突然飞出了那个小角落,伸出两条小藤蔓,拉住一缕雷灵气,又飞回了神识。

    像个小小搬运工一样,开始来来回回的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祝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它居然不惧雷灵气,难道它在自己的神识呆久了,已经习惯了?

    有了木灵的加入,她吸收灵气的速度快多了。但越来越密集的天雷,却不断的在给她充电。

    “叽叽叽叽叽……”木灵有些着急,两条藤蔓已经无法满足需求了,于是它伸出了四条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感人的搬运工,祝遥默默给它点赞。

    终于也有了余力来煅练自己的神识。也就是修练元婴。她只能用雷灵气不断的磨练着自己的神识,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只到她的神识越来越凝实,慢慢的有了大概的雏形,像是一个小小的婴儿,眉目越来越清晰。身上的痛也慢慢缓解了。

    雷灵气不用自己的引导也能自如的进入了。

    她这才有余力,看向木灵。

    哇,什么时候长成了一颗树,说好的小树苗呢?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接触多了雷灵气,所以长大了?

    “叽……”挥舞着万千树藤的木灵好似累极了。软软的叫了一声,就收回了自己的藤蔓,飞进神识深处,靠在她元婴的旁边,像是睡着了一样,不动了。

    辛苦了!

    祝遥默默的念了一句。

    她元婴已成,劫雷适巧也已经停了,修复了一下自己受损的经脉。才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瞅了瞅四周,用面目全非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,到处都是一片被烧焦的痕迹。要不是有师父预先布下的阵法,这岛估计都要被劈沉了。

    玉言就站在离她五步远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结婴了。”祝遥得瑟的挥了挥手,感觉自己真是棒棒哒!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上下打量了她一眼,才满意的点了点头,眉头舒展开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了看丘古派的方向。劫云已经开始消散了,刚刚那么大的动静。还有那劈歪的雷劫,相信派中所有人都已经察觉到了。劫云一散,必会前来查看,得想个好的应对之策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回来了,有木有想你可爱的兽兽?”芝麻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,一个飞扑就朝着祝遥扑了过去,被玉言中途一巴掌拍了回去。

    啪的一下,粘了一身的黑灰,芝麻一脸委屈的爬了起来,呲牙朝玉言吼了一声,又换上可怜兮兮的祝遥,“主人,他欺负我,你要替兽兽做主。”

    祝遥赏了它一个白眼,想起刚刚木灵还拼命帮她结婴,前后一对比,这只禽兽完全是只马后炮。

    “咦,主人你结婴了。”芝麻好似这才发现祝遥的不同,像只小狗一样,围着她蹦哒了好几圈。“太棒了,我就知道主人很厉害。”

    祝遥捏住它脸,往两边一拉,“你回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疼疼疼疼疼!”芝麻摇头晃脑挣扎出来,用爪子摸了摸自己的头侧,“人家不是想主人了嘛,所以一恢复灵气立马就赶回来了,主人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无义!”

    “我还会无理取闹呢!”祝遥一把摁住它的头,越加用力的蹂/躏它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,疼疼疼……”芝麻没地方躲,只能被她捏,歪着头看向旁边的玉言,吼道,“喂喂喂,管管你徒弟啊!”

    某人直接无视,徒弟活泼一点,他完全没意见。

    “不知哪位道友,在此施法,丘古派紫暮到此。不知尊驾可否一见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丘古派大家长紫暮最近有些忧伤,五百年开启一次的“识云启”秘境发生异动,他们丘古派派去的五十多个弟子中,折损了近一半。这是开派以来最大的损失,最让他忧心的还不是这个,而是在清点人数的时候,少了一名背影不详,据自己亲传弟子说一个叫“包子”的女修。

    不查不知道,一查他连魂都吓掉了,这个包子居然就是十年前太师叔抱回来的那个小婴儿,玉林峰的二弟子。他就不去想这个才十岁的小姑娘,啥不好玩,偏偏喜欢拿命玩了。单一想想太师叔的怒气,他就觉得心肝脾肺肾都疼了。

    唉,想起这太师叔,也懿倒霉了点。上万年来心心念念的想收个徒弟,好不容易盼到了吧,这徒弟收一个死一个,收一个死一个,都不带喘气的!他都有些怀疑对方是不是命中克……啊呸!

    他左思右想了一整天,也不知怎么向太师叔交代。

    偏偏这麻烦事儿又来了。

    凤奕尊者的徒弟回派后突然就结婴了,这原本是大喜事一件。偏偏却在历劫的时候出现了异状,那劫雷劈哩啪啦的打了半天,却一道都没拍在结婴的人头上。反而向着丘古派以东的方向,一道一道的劈得分外爽快。

    他活了这么多年,从来没见过劫雷会劈歪的,而且东方还传来异常灵力波动。紫暮顿时有些坐不住了,叫上了几个弟子,决定亲自去看看。

    嗯,绝对不是为了躲太师叔。

    结果到了劫雷的降落点,却发现那里布着众多精妙的阵法,他本着先礼后兵的原则吼了一声。没想到里面的人还真把阵法给打开了。

    紫暮往里一瞅,看清里面站的是谁时,顿时脚下一拐,差点没从飞剑上摔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……太太太太……太师叔!”为什么这尊神会在这里,他没有一点点防备啊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站在太师叔旁边,那个眉清目秀长得特别好看的青年人是谁?太师叔好像有意无意的对其多有维护,他不会被徒弟一事打击得太大,然后……一不小心走了歪路吧?

    紫暮瞬间脑补了一出,感人泪下,却又不容于世的狗血故事。

    不不不,一定是他的思考方式有误,太师叔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嗜好呢,呵呵呵~

    紫暮默默的瞅向那个“不容于世”,却惊讶的发现,对方居然是个元婴真人。太师叔眼光真高啊!

    一问之下才知道,对方是一名散修,本想投入丘古派,却恰巧路过此岛的时候,发现了这头九阶妖兽。不敌之时幸得太师叔赶到,顺手引来了劫雷,助他收服了此妖兽。

    万家不出门的太师叔,居然会主动出手救人?这青年谁啊,这么大面子?果然这两人的关系,绝对是不简单的吧?

    紫暮看向他俩背后站的一头小山一样高的妖兽,细一观察才发现,居然是只九阶妖兽,难怪要引劫雷过来助其收服了。只是为啥要帮外人收服啊,而且还这么痛快的就给他了,这可是相当于化神初期的九阶妖兽!九阶啊!说好的肥水不流外人田呢?

    就算对方是你的“不容于世”,这也太“不容于世”了吧!

    紫暮深深叹了口气,刚想向太师叔委婉表示几句不满。

    对方却只回头看了后面的少年一眼,一句解释都没有留下,就嗖的一下,自个飞走了。

    紫暮:“……”

    唉,谁让他专职收拾烂摊子呢。不过想想对方是来投靠丘古的,以后是自己人了,九阶妖兽自然也在自己人田里。紫暮又释然了,一脸客气的把这个看起来比自己还年轻的少年请了回去。

    筑基以上的修者的年龄都是不能看脸的,虽然人家长得像个少年,但见多识广的紫暮到不敢以长者自称。况且这个人还有可能是太师叔的那个“不容于世”。

    “不知真人道号是?”

    祝遥愣了一下,之前紫暮出声的时候,她就猜到为啥师父要让芝麻回复原身了,所以才顺竿子瞎掰了一通,除了她散修的身份是临时发挥想到的外。

    明显师父对后一点很不满意,所以才气冲冲的走了。对,就是气冲冲,虽然只有她看出来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还没有取道号。”祝遥呵呵笑了笑,“我姓将……单字一个由字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‘将’道友。”紫暮客气的笑了笑,又打听了一番对方的身份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祝遥连名字都是打酱油的,当然其它资料就回答得更酱油了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