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五章 光纤样的修为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说实话,看着高岭之花以螃蟹的态势贴墙而过,这画面……意外的挺爽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胖子就在前面。”祝遥假咳了几声,拼命忍住快要暴露的狂笑,假装着急一路飞奔向胖子,看到仍卡在墙中间的紫亶时,终于忍不住捶地狂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看来她这一辈子只要遇到凤奕,都会想起螃蟹女神了。

    后面的凤奕愣了一愣,瞅了瞅前面进退不得的紫亶,好似找到了她失态的理由,清冷的脸上,不由也掀起了嘴角。

    “老弟,你就别笑话我了。”还被卡在墙里的紫亶,同样以为自己才是主角,脸上浮现几分羞赧,“我已经被卡了快一个时辰了,快点推你老哥出去呀。”

    这真是个美丽的误会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等着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怎么办根本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凤奕摇了摇头,直接扬手带动灵力,一掌出去,直接就把卡在墙门动弹不得的紫亶推飞了出去,连打了两个滚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胖子紫亶完好无损的爬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,拱手行了个礼,“多谢师叔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凤奕点了点头,算是回应。

    祝遥也总算笑够了,“我们走吧。”不知道逍逸那边怎么样了,他们没有遇到沈泽,不代表对方也有这样的运气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凤奕却突然皱起了眉,脸上闪过厌恶之意。“有人正往这边来,是沈泽。”

    “来得正好!”紫亶冷哼了一声,正愁找不到他。他到是自投罗网了。

    “师兄!”祝遥拉了他一把,“这里必竟是他的地盘,最好还是不要正面起冲突的好。你刚刚被那石墙吸了不少灵力,此时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,况且尊者也受了伤。”

    紫亶回头看了凤奕一眼。点了点头,他们的任务是救出凤奕尊者,而且这个地方,也不适合给尊者疗伤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到是有另一条路。”凤奕有些迟疑的开口,“只是那路上的上古法阵,更加复杂难解……”

    “尊者放心。将老弟精通这些机关阵,完全没有问题。”祝遥还未开口,紫亶已经把胸口的肥肉拍得一颤颤的了。

    喂喂喂,答应得别这么爽快啊,要是到时不是九宫格五子棋。我跟你急啊。

    凤奕点头,转头看向刚刚卡住胖子的那个墙面,按了一下上面一块颜色不一样的砖,墙面立马出现了一个传送法阵,原来法阵藏在那里,难怪她没看到。凤奕不愧是化神期,神识就是强大,就算是连隐藏在阵法后的通道都可以探查得到。

    三人一通过那个传送阵不久。就听到异常的响动,然后就是大量妖兽奔跑的声音,动静非常的大。

    看来沈泽已经发现凤奕逃走了。所以才放出了妖兽傀儡追寻。

    三人商量了一下,决定先去找逍逸汇合,先出了地下城再说。

    凤奕说的不错,这条通道的确比之前那条有更多的机关,基本走半柱香,就能遇一个。而且也不再是低端的拼图和五子棋。而是连连看和泡泡龙,啊呸!不对。是更多的九宫格,甚至五五图,七七图也出现了。在难度上也增加了一些。不再是最简单的九个格子。

    但对于祝遥这个理科毕业生来说,也就是花两分钟和花三分钟的区别了,完全不用费太多的力气,要不是九宫格本来就是源自于古代的一种数字游戏,她真怀疑有同乡也穿越过来了。

    但紫亶和凤奕却更加惊讶了,紧紧的盯着她的脸,像是可以看出花来。凤奕就算了,她都不知道紫亶什么时候这么会说话了,更种夸张的称赞不要钱的往她身上砸。

    祝遥压了压不断想上扬的嘴角,嗯……再夸一句,她就不好意思,再一句……

    等等,做出这种小学生的算术题,有什么好高兴的啊喂!

    祝遥瞬间焉了。

    “前面应该就是地下城的中心了。”凤奕指着最后一道五五图,语气比起之前的冷淡缓和了不少,看祝遥的眼神多了一丝赞叹,只是高傲依旧。

    祝遥花了三分钟解开了最后一个五五图,封闭的墙面向两边打开,果然是她们进来时看到的那座被埋的城市,只要找到那个拼图阵法,就可以回到琙苍城。

    四人正打算走出通道,却突然听到一声熟悉的声音,“等我找到师父,了结了这一切,我便带你离开这琙苍城,去一个世外之境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愿意带我离开?”一个妖娆的声音询问。

    通道的出口,出现了一白一红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祝遥直觉心里一阵噔噔噔的音乐响起,突然有种狗血剧又要开播的感觉。

    祝遥默默瞅了一眼身侧的凤奕,果然她脸色顿时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逍师弟!”祝遥主动打招呼,在敌营当中,内战什么的还是算了,谁让她就是个炮灰命。

    可惜对方并不给她面子,完全没有理她,而是主动环住了前面的红衣女子,深情款款的继续做着表白,“当然是真的,今时今日我又怎么放得下你。”

    闻言睿钰红着脸,一脸娇羞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逍逸!逍逸。”祝遥挥了挥手,拜托上演狗血剧也要看情形啊,凤奕在场呢!

    可是逍逸仍旧是没有反应,更加抱紧了睿钰,开始了……动手手脚。

    囧~

    “他听不见!”紫亶气呼呼的抖了抖满脸的肉,指着通道最前面的出口,“这还有一个阵法,没有解开。估计有隔绝气息的作用,所以我们可以看到他们,而他们却看不到我们。”

    祝遥仔细一看,果然,出口的空中浮着几个近透明的数字,又是一个九宫格。正打算解开,细一看……

    妈蛋,这九宫格也太大了吧,格子都连到墙壁上去了。祝遥擦了擦冷汗,这个没有半个小时解不出来啊。

    祝遥默默的给逍逸点了根烛。

    而外面的大戏还在上演,而且还是一场春/宫大戏。

    逍逸一开始只是搂着睿钰,越搂就越往下,渐渐就向着不能描写的部位上去了。

    整个画面顿时就火辣了起来。

    此起彼伏的喘息声也不要钱似的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洞内其它两人的脸,顿时黑成了锅底。

    “哼!无耻!”紫亶实在忍不住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凤奕没有反驳,只是也转开了视线,神色不明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看凤奕脸色有些难看,祝遥忍不住嘴欠的劝了一声,“其实逍逸挺担心你的,本来掌门是安排我和紫亶师兄来救你,是他强烈要求,才一起来的。”同样是女人,她只能尽量安慰一下。

    凤奕不愧是高岭之花,居然忍得住没有暴发,只是眉头得更深。

    “逍郎,我们不找你师父了吗?”睿钰用腿缠着逍逸的腰,一边娇喘一边询问。

    逍逸正在兴头上,顺口就回,“现在不急。”

    凤奕的脸再次黑了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不带这样拆自己台的,祝遥囧了囧。“呵呵,他其实很在乎你的安危。”

    “逍郎,我和你师父,哪个更重要?”睿钰再次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你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好吧,她尽力了,“咳,随便啦,反正命是你的,别人在不在意,实际跟你也没多大关系,是吧?”

    祝遥劝了两句,就不再插嘴,认真的解九宫格。

    一边解,一边听着耳边不断传来*音效,也是醉了。

    凤奕全程都没有说话,努力维持着自己高岭之花的形象,只是身边越来越紧的手,却泄露她的心情。祝遥一早就知道他们师徒的关系不一般,虽然还没到明面上,但**绝对是不少的。这种亲眼看到男人背叛的场景,缓不过来也正常。

    凤奕平息了一下胸中之气,虽然知道自己的徒弟一向风流,但天下男子大多如此。而且那女子一身的邪气,居然是一名妖修,徒弟为何会与她纠缠不清?

    她以往也不在意他的私事,只是没有想到他居然不加掩饰到如此的地步,一瞬间,心中一层层涌上来的怒气充斥着自己的心,在刚开始的一瞬,一向平静的心掀起了动乱。直到旁边那个精通机关法阵的人,出声劝阻,她才瞬间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低头看向那个仍蹲着地上写写画画的解阵之人,他说得没错,命是自己,别人在不在意,担不担心,与她何干?闭上了眼睛,心底刚起的波澜才退了下去,而且比之前来更加的平静。

    专心对付着九宫格的祝遥,随口的一句话,却灭了凤奕心中好不容易对逍逸生出的念想,而且产生了抗体,再不会萌发。

    九宫格已经快解开了,外面的免费大戏也已经收了场。两人早已经穿戴整齐相依相偎的抱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祝遥的错觉,总觉得两人之间的灵气有些浓郁,特别是逍逸脸上更是容光焕发。

    不对!逍逸的修为什么时候到的元婴三层了?

    两天前还跟她一样只是一层而已,短短两天之内,居然连升了两阶,他的修为是用光纤传的吧?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