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七章 放心交给我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老弟……唉!”紫亶重重的叹了一口声,“此处是蛮荒之地。”

    蛮荒?啥意思?

    “蛮荒之地是上古神魔的战场。”紫亶解释道,“自上古时代起,就已经被封印起来。这里灵气匮乏,寸草不生,是一片死地。传说没有人兽可以在此生存。上古时琙苍城本与此地相接,但封界之后却从未有人发现过入口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我们出不去了?”祝遥傻眼,那还不如挂掉呢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紫亶肯定的点头。

    祝遥顿时有些想念4.0版了。

    自说起蛮荒开始,凤奕就没有再开口,而是在一边打坐起来,恢复成之前那高岭之花的样子。

    祝遥轻叹了声,那沈泽早已经疯了,一直对凤奕求而不得,好不容易拼尽一切得到了吧,偏偏不到几天又被她跑了。难怪死都要坑她一把,把凤奕送到这个只进不出的地方,想必也是打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吧,只是没想到附加了她们两只炮灰。

    炮灰一号推了推炮灰二号,“师兄,那沈泽竟然能送我们进来,也一定会有出去的方法吧?”她记得自己是被一个黑洞吸进来的,而且那黑洞的形成,有些像阵法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原本是有。”紫亶叹了口气,“凤奕尊者是化神期修士,如果拼尽全力的话,到是可以划破虚空,回到修仙界。可现如今凤师叔重伤未愈,此界又没有灵气,无法为师叔疗伤。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只要治好她的伤。就可以回去了?”祝遥道。

    “老弟,难道你有办法?”紫亶一喜。

    “你忘了,我也是木灵根,没有灵气,我可以传送灵气给她啊。”这不是派她来的任务之一嘛。

    “万万不可!”紫亶道。“以你元婴修为,体内的灵气根本治不好师叔的伤,而且在此界耗尽灵气,你也会有危险的。”

    这么严重?祝遥囧,她好像空了好多次灵气了,也没啥事啊。

    “唉。早知道在通道的时候,就应该治好师叔再出来了。”紫亶叹气,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啊,“那沈泽也真是狠毒,临死也要拉着师叔陪葬。”

    祝遥瞅了瞅正在装逼打坐的凤奕。突然灵光一闪。

    “师兄,我们能不能用水灵来帮她疗伤?”祝遥提议。

    紫亶一拍脑袋,“对呀,我怎么把这个忘了。”

    水灵气最是温和,最是适合疗伤,有水灵的辅助,老弟兴许不用尽全部的灵力也可治好师叔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们现在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老弟小心。尽力就是,切莫勉强啊。”

    祝遥点头,走到凤奕身边。盘脚坐了下来,“尊者,可否借水灵一用。我先帮你疗伤,用完就还你。”

    凤奕睁开眼睛,刚刚的对话她自然也听到了,没有犹豫。就把水灵递了过去,又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祝遥毫不客气的接过她手里的水灵收进神识。

    水灵一进去。木灵就兴奋的开始围着它转起了圈,一边转还一边叽叽叽的叫。到是水灵没什么反应。安静的像颗蓝色的宝石一样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木灵,交代它把体内的灵气转换成木灵气,再透过水灵转化为水属性的治疗灵气,伸手想传入凤奕的体力。

    却被她穿的法衣给挡了回来……

    祝遥眉头一皱,下意的倾身上前,哗的一下,一把拉开了她胸前的法衣。

    凤奕猛的睁开了眼睛,完全没有迟疑的往她脸上一巴掌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靠!”祝遥忍不住骂了一句,反手就回了她一巴掌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凤奕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不知道是惊讶于他扒她衣服,还是甩了她这个修仙界第一美人一巴掌。“你竟敢……想死吗?”

    “你tm穿这么多,我怎么给你治伤啊,爱治不治。”老娘还不愿意伺候了。本来被强拉来救人,她已经很不爽了,对方从见面开始还老摆出一副,我让你们救是你的福气,你们还不跪舔的态度,她招谁惹谁了?上赶着求打脸。

    “师叔,您别误会。”紫亶一看情况不对,立马出来圆场,“您这种法衣可以阻隔治愈的法术,老弟也是无奈之举。”

    凤奕脸色这才缓了一点,仍是有些愤怪不平的看了对面的男子一眼,似是极力压抑心底的怒气,这才掀开上衣的一角,只露出巴掌大一块的里衣,愤愤的转过头。

    祝遥默默翻了个白眼,他又不是沈泽,还以为稀罕看你啊,你有的她也曾经有过,两次!

    嗯……除了胸!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重新聚积了些水木灵气,再使出可以治疗的法术,伸出一掌贴在她肩下,努力修补她身上受损的经脉。

    紫亶早已经避嫌的转过身在一旁护法。

    祝遥用灵气输入凤奕内体才知道,那沈泽对凤奕的执念有多深,下手有多狠,她周身几处大脉全部受损,灵气正四溢乱窜,也亏得她能撑着这样的伤,跟着她们满地下城的走。

    真不愧是能修到化神期的修士,很能忍。

    想她之所以撑着这样的身体,还强行唤出剑意,杀了沈泽。也是做为一个化神期的骄傲使然,估计这次被掳对于她来说,算是莫大的耻辱了吧。

    祝遥默默收回了之前对她的鄙视,在这点上,祝遥敬她是条汉子!(——)

    用心的开始帮她修补起经脉来。

    整整花了三个时辰,祝遥才修补了大部分的经脉,只剩下最后一条大的经脉还没连接起来了。这条经脉尤为重要,一但进行修补就不能中断,不然前功尽弃。

    偏偏祝遥正修复到一半,远处缓缓传来轰隆隆一阵响声,一开始还只隐约听到杂音,最后如雷声之势越来越大,像是大军压境万马奔腾。

    紫亶猛的站了起来,“这是……兽潮!妖兽兽潮!”

    k,说好的蛮荒之地呢,说好的人兽不能生存呢?

    坑爹呢这是!

    “老弟,不用着急,区区兽群,交给我便是。”紫亶拍了拍胸口,一脸万事有我的表情,“你专心帮尊重疗伤,我必不让那妖兽近你们一步。”

    说完唤出飞剑,向前急行了十几米。

    祝遥还来不及感动,几秒钟后,紫亶又跑了回来,连跑还连喊,“老弟,快逃啊!”

    k,说好的万事有你呢?

    祝遥目瞪口呆!

    “十阶,十阶妖兽……”紫亶边跑边回头喊,“一大群十阶妖兽!”

    十阶!还是一群。

    祝遥当机立断,一把搂住旁边的凤奕,一边不间断的输出灵气,一边唤出飞剑,御剑跑路。

    还在狂奔的紫亶,一拍脑袋,“忘了我也会飞了!”也御剑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是后面那群妖兽,像是盯上她们了,一路嗷嗷嗷~的追了过来,声势之大,连天空都是它们带起的灰尘,仿佛整个世界都在震动一样。

    祝遥根本不敢回头,本来在这种没有灵气的世界御剑已经很是艰难,偏偏她还得带个人,更要命的是还要不间断输送灵气,慢慢的她已经力不从心了。

    兽群却仍旧不依不挠,他们整整飞了半个时辰,也没有摆脱。

    “前面有狭谷。”紫亶指着前面光秃秃的峭壁。“我们躲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祝遥跟了过去,却在进去之前,悄悄把芝麻给放了出来。区区一个狭谷,怕挡不住一群的十阶妖兽,只希望芝麻十一阶的身份,震得住它们。

    紫亶带路来到狭谷的最深处,迅速布置了一个隐藏气息的阵法。

    祝遥刚一落地,一直扶着的凤奕却吐出一口血来。

    糟了,祝遥连忙重新坐下,疯狂调动体内的灵气缠绕上她破损的经脉,原本就已经累成了狗,此举无疑更加损耗她的灵力,头上早已经是汗如雨下了。

    凤奕睁开眼睛,意味不明的看了他一眼,又重新闭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好及时,没有冲起灵气失控反噬其它已经完好的经脉。祝遥默默松了一口气,静下心完成最后的工作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狭谷上方突然安静了起来,直到再也听不到那一声声恐怖的兽吼。

    “看来兽群已经离开了。”紫亶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祝遥也总算修补完了,体内的灵气也消耗差不多了,身子一歪就瘫在地上起不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弟!”紫亶连忙上前扶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凤奕睁开眼,看了一眼祝遥,给她施了一个舒缓的法术,咬了咬下唇,半会才道,“多谢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祝遥累得已经完全没了说话的力气。

    “还请师叔,赶紧施法回到修仙界。”紫亶着急的道,“此处没有灵气,老弟怕是撑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凤奕紧了紧身侧的手,转身捏了一个诀,全身的灵气都调动了起来,狂风大作。她一挥手,用力朝着空中一划,只见一个黑色的洞口就飘浮在了前方五尺的地方。

    用尽了全部灵气的凤奕也有些承受不住退了两步,才往那个黑洞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再次回头看了一眼祝遥,这才走进了黑洞。

    紫亶自然扶着他走了过去,在进黑洞的那一刻,祝遥顿了一下,直到看到一道白光飞进了身边的灵兽袋,这才随着紫亶进了黑洞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