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八章 胡汉三又回来了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这次的黑洞却没有上回那样让人抵抗不了的压力,几乎是眨眼之间,她们就站在了一块沙滩之上,前面是一望无垠的大海。

    空气里充斥的灵气,顿时让祝遥觉得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胡汉三终于回来了。

    先她们一步出来的凤奕,已经在地上打坐恢复灵气了。

    祝遥也有样学样的坐下来恢复,紫亶在一旁护法。

    一刻钟后,大家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一些。

    凤奕站了起来,看了眼祝遥,紧了紧身侧的手,似是在犹豫什么,终于还是走了过来,收起了那股高傲的神情,“多谢你的……救命之恩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一本正经的道谢,祝遥到是有些不好意思了,“不客气,我也是奉了掌门的令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要谢谢你。”凤奕直直的看向她,“若是……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,我也会全力以赴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祝遥突然想起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凤奕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把水灵给我吧。”水灵虽然还在她的神识里,但必竟还是她的。

    意外的凤奕居然连犹豫都没有,反而带些笑意的回答,“你若是要,我自然不会拒绝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祝遥诚意的道了个谢,没想到这次的水灵拿得这么顺利。她还以为会有场硬战的说。

    细想了想,又把水灵从神识了拿了出来,走向前面的大海,把水灵直接放进了水里。

    “水灵,快走吧。回到大海去。”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,刚刚还老实躺在她手里如蓝宝石一样的水灵,突然发出一阵蓝光,化成了一个真正的水滴模样,却一下蹦了起来。浮在空中,好似正眨巴着眼睛疑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叽?”它发出了跟木灵同样的声音。

    祝遥笑了一下,她就知道它也跟木灵一样,是听得懂别人说话的,只是这个水灵比较沉静,没有木灵那么活泼。

    “回到水中去吧。无论如何都不要再出现在人前了。”

    人性贪婪,这是改不了的,就像是梦中的逍逸,他明明只有金木双灵根,按说他只需要这两种。却偏偏把五灵都抓在了手里,就连飞升都不舍得放手。

    别人估计也一样,只是别人没有逍逸的机遇罢了,所以逍逸是bug。那么只要五灵在,这世间就会有补不完的bug。只有让人再也找不到五灵,才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。

    “叽~”水灵呆了呆,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,原地蹦达了两下。突然冲她飞了过来,叭叽亲了她一下,然后就沉入了海中。再看不到身影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怎么?”凤奕一脸不可置信看着她,没想到他找自己要水灵,只是为了放了它?

    “老弟,你怎么把水灵放了?”紫亶也惊呆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不是水灵根,要这个也没用。不如放了。”祝遥不在意的道。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,那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宝贝啊。你不单放了,还让它不许出现在人前。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免得别人用它做坏事嘛。”祝遥解释,“你以为沈泽是如何练成那么恐怖的邪法,又是如何从海中破了丘古派的护山大阵的,里面多半是水灵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到也是。”

    凤奕动了动嘴角,似是想说什么,最终却还是叹了口气,“你这人……真是个傻瓜。”看完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。

    祝遥突然有些不自在的抖了抖,摇了摇头甩掉那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老弟,还是你心胸宽!”紫亶夸赞了一口,习惯性的一巴掌拍在她的背上。

    祝遥顿时心口一阵翻涌,噗的一下,喷了他一脸的血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凤奕最先反应过来,连忙扶住摇摇欲坠的她,脸色再不复平静,就连查看她伤势的手都有些颤抖,“你为什么不恢复灵气?”一探之下,他体力却还是没有半丝灵气,再加刚刚被兽群追赶,强行修复她的经脉,已经受了很大的法力反噬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好像恢复不了灵气了。”

    凤奕和紫亶都愣住了,也不知道怎么帮她,从来没听过法力反噬后,灵气再不能恢复的?难到她还受了他们看不出来的伤不成。

    一时两人也手脚无措了起来。

    凤奕有些慌神,连连把自己的木灵气输了过去,却一进入她的体内就散了。“怎么办?必须赶紧恢复灵气才行!”

    祝遥被她抓得手都紫了。

    她是雷灵根,木灵气完全没用的!

    不是她不想恢复,是她不敢随便引气入体啊,弄不好又会引起一场灵气暴动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的灵力只能等它自己恢复,以前筑基的时候还好,体内灵气不多,睡上一个晚上就好了。后来金丹就要十天时间,现在……

    看来不下几个月是缓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好想念师父……的紫色雷电!

    好似听到她的召唤似的,在祝遥吐了第三口血之后,一道熟悉的身影自天际疾驰而来,一身白衣,无风自动,清冷如冰的脸上,双目正紧紧盯着地上那名正在吐血的人。

    “玉言师叔。”凤奕一愣,还未反应过来,却见对方一挥手,她怀里的青年已经飞到他的手里,然后一言不发就转头飞身而去。

    留下地上完全还不清楚状况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这是……”紫亶愣愣,突然眼前一亮,猜测道,“莫非他有方法救老弟?”

    凤奕脸上也闪过一丝喜意,若是那位的话,一定有办法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太师叔出手相救!”紫亶高兴的冲着人消失的方向喊道。

    而此时某师父却正被气得七窍生烟,看着怀里还吐着血的蠢徒弟,恨不得立马就狠狠教训她一顿。一不盯着,就把自己整得不成人形,有这么做徒弟的吗?

    “师父父……”祝遥感觉自己快要哭了,之前再苦再累也不觉得有什么,一看到他,没由来的就觉得好委屈,抱住他的脖子就把头埋了过去,“师父……好痛哦。”

    某师父回头撇了她一眼,冷冷道,“忍着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紫暮最近有点烦恼,做丘古派的掌门这个职业,紫暮表示大家长不好当。不论大小杂事都要过问,闲来无事还得调解各峰之间的关系,人员配属等等问题。就拿前不久新加入的长老而言,要不是他有着一双火眼金睛,发现了他与太师父之间,不同寻常,不容于世的关系。可能就真的把他当一个随便的长老处理了。

    可是这人不随便,太师叔竟然交给他,就是相信他的能力,他绝对不能辜负太师叔的希望,所以他将他安排在擅长的御兽峰,为了让他更有威信更是将营救尊者,这么光荣的任务生生指派给了他。

    果然,他们成功将尊者救回来了,而且尊者对他也是赞赏有加,虽然受了点小伤,但这都是可以忽略的嘛。关键的是,通过这件事他在门派的声望大大的提升,并迅速而顺利的溶入了这个大集体中,走到哪都是对他的一片赞赏声,紫暮觉得自己的计划成功了,太师叔一定会发现他的用心,然后对他大加赞赏,兴许一高兴还能扔他一两件珍宝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!

    紫暮脑洞大开的想着,正打算休息,一道白色的身影,就这么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床前,一张冰块脸正冷冷的盯着他。紫暮一哆嗦,差点从床上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太太太太太……太师叔!”这神色不对呀。

    玉言最近也有些暴躁,一不小心收了个不省心的徒弟,让他操碎了心。不单整天要提防她去花样作死,还得防着别人带她去作死。

    以前徒弟老喜欢往外跑就算了,这回他只是把她放在门派中,自己家门口,她也能混个半死不活的造型回来。他简直防不胜防。而罪魁祸首居然还是一向稳重的掌门紫暮。

    玉言觉得必须不能忍,他自己满门的徒弟不去祸害,干嘛来祸害他唯一的徒弟?于是在治好徒弟的伤后,玉言就直接杀到了紫暮房里兴师问罪。可是到了目的地他才想起来,徒弟这回是隐藏了身份的,紫暮根本不知道,只是把她当成了普通的长老而已。他一时没了问罪的理由,偏偏心里又不爽。

    于是只能一言不发的,散发着满身杀气的,盯着他……盯着他……着他……他!

    开错脑洞的紫暮被盯得冷汗直冒,却偏偏没明白做错了什么。做为一派之长,紫暮也算是见惯大场面的人,但被一个杀气四溢的人整整盯了半个时辰,多少也会被吓到,他脚都开始发软了。

    正打算拼死问一下,太师叔到底想怎么样时。

    玉言又像来时一样,嗖的一下不变了。

    紫暮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太师叔到底是来干嘛,但紫暮到是深深松了口气,有种捡回来一条命的错觉。可惜他高兴得太早了,因为第二天,玉言又出现在了他的房里。

    仍旧是一言不发,盯足了半个时辰,再一声不吭的走了。

    如此反复,来了三天,紫暮都快崩溃了。

    太师叔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你说出来,我改还不行吗?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