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一章 我其实喜欢男人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祝遥一口茶还没下肚,全喷了出来。张大着嘴巴看着仍一脸娇羞的凤奕,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姐,你别吓我!

    “你不愿意?”凤奕脸色瞬间苍白,眼角似有莹莹的泪光闪动,凑近一步,“为什么?你觉得我哪里不好吗?”

    祝遥吓得猛的一跳,直接从石椅上摔了下去,半天才爬起来,“不不不。我……唉!我想你是误会了。我……我有什么好的,你为啥喜欢我啊?”

    拜托,虽然她有个男性的壳子,但她是货真价实的女人,直的那种。

    凤奕绕了过来,做势要上前来扶她,却坚定的回答,“你什么都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改,还不成吗?”祝遥再后退一大步,欲哭无泪,大姐你不要跟我开这种国际玩笑啊。

    “你当真如此厌恶我?”凤奕顿时一脸的绝望,眼角的泪珠成串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啊!”祝遥顿时涌上浓浓的罪恶感,瞬间也觉得自己不是人了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唉,我们……我们在一起是不会幸福的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凤奕一脸的控诉,完全是一副陷入感情的小女人样,哪还有半点高贵冷艳范,“你竟如此讨厌我,那为何又数次舍命救我,而且还处处为我设想?”

    “我哪为你设想了?”救过她,她承认,这个处处为她设想,又是从哪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帮我救了徒弟,而且每次我有事来找你时,你也从未拒绝或是推拖。”

    那是因为,她想偷懒啊。

    “甚至……我有时深夜来找你时,你也会耐着性子听我说话。”

    拜托。这是一个闺密的基本操守啊,她在现代的闺密每次失恋,也喜欢半夜两点给她打电话,她也没掐死她啊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心中没有我,又何故待我至此。”

    “停!”祝遥深吸了一口气,阻止她的继续脑补,“尊者。我真的对你没有任何非分之想。真的!”

    你要信我啊!

    “我不信!”凤奕瞬间打碎了她的期望。一脸受伤的看着她,“若是没有,我们属同门。你为何从来未叫我一声师叔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因为我是你师妹,这话她能说吗?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否认?若是你觉得时机不到,我可以等。”凤奕一脸无怨无悔的看着她,“可是……请你不要推开我。今日你不给我一个理由。我是不会信的。”

    理由,理由。妈蛋她上哪去找理由,她现在是男的。就算她扒开衣服给她看,她也不会相信吧。

    “其实……”祝遥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挤出十分认真的表情道。“我已经有喜欢的人。”

    凤奕一震,连连后退了两步,脸色灰白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徒弟冲进来的时候。玉言正在打坐。远远感觉到蠢徒弟的气息,下一刻就已经像头蛮牛一样扑了过来。趴在他怀里,嘤嘤嘤嘤的假哭起来。

    玉言僵了一瞬,犹豫着到底以什么态势把徒弟扔出去,才会让她摔得不那么蠢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我不要活了。”祝遥一顿乱蹭,试图把眼泪鼻涕,全数擦到师父的白衣上,总不能自己一个人纠结吧,“嘤嘤嘤……我刚刚伤了一个纯纯的少女心。可是我是真被吓到了,她居然要我嫁给她,不对,是她要嫁给我!”

    玉言正要推开她的手一顿,心里升起一股怒气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是哪个不怕死的,又来跟他来抢徒弟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重要啦。”祝遥头都大了,“你说我就救了她一次,对她友好了那么一点点,怎么就让她看上我了呢?我可不想抢别人的后宫。”虽然逍逸的cp很多,不在乎少一两个。

    玉言皱了皱眉,猜测徒弟口中的人是谁,考虑要不要去提醒提醒对方,不要打自己徒弟的主意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好想变回去,现在的身份太操/蛋了!我现在才发现,我都快看不到自己的未来了。”祝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,“你说我跟女的在一起吧,我就是百合。我跟男一块吧,那又是*。好像怎么都走不出gay圈了!”

    玉言皱了皱眉,什么乱七八糟的?

    “师父,你老实说!”祝遥狠狠抹了把脸,“你是不是也觉得我现在的样子,特别不正常,特别变态?”

    玉言上下瞅了瞅,她鸡窝一样的头发,肿得跟水泡一样的眼睛,和不断吸着的红鼻头,怎么看怎么狼狈,却还是脸不红气不喘的说了一句,“挺好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”果然是中华好师父,好感人。

    玉言却突然抬起头,看向外面皱眉道,“你说的人,可是她?”

    祝遥一愣,回头一看,只见凤奕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,此时正站在外面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。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人,难道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祝遥灵光一闪,顿时有了永绝后患的主意,重重的点头,“对!”

    为了加强效果,她还脑抽的一把抱住了师父的头,叭叽一下亲了上去。

    身下的人瞬间僵成了石像。

    凤奕一副被打击到的样子,身子摇摇欲坠,再次来回看了两人一眼,含着晶莹的小泪花,飞走了。

    搞定,祝遥默默在心里摆了个yes,竟然觉得有些对不起凤奕,但是长痛不如短痛,与期这样让对方一直有期待下去,不如趁早让她清醒。

    凤奕那么高傲的人,她找普通的人,特别是妹子,她肯定不会相信,做为修仙界唯一的化神女修,自然也没有女修可以比得过她。如果是男的就不一样了,特别是像师父这样比她更强的男的。

    当然这要感谢师父的配合演出,回头给了玉言一个大大的拥抱,“谢谢师父!事情解决了,我先走了,爱你哟!”

    祝遥这才回到了御兽峰。

    而某人,却仍维持着那个僵硬的态势,半晌没有动作。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嘴角,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,顿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。就连着心跳也慌乱了起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难道徒弟给他施了什么奇特的法术?可徒弟蠢成那样,怎么可能?

    如果是,这又是什么法术,会让人有这样奇特的感觉,而且脑海里还不由自主的反复播放着刚刚的画面,像是魔障了一样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并不讨厌。

    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嘴唇,隐隐心底还升起了一股异样的热意,玉言回忆了近万年来所见所闻,也没有找到一个合理的答案。

    果然还是找徒弟问问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自从凤奕那天哭着从玉林峰上跑走后,祝遥再也没见过她。祝遥自我反省了一翻,仍是想不出,自己是在哪方面给了她暗示,让她觉得自己对她有想法的。

    虽然她现在的马甲是个男的,但一直以为除了与王徐之和师父相处的时候没有顾忌些,对其它人也没有什么不同啊。

    思来想后,祝遥才确定,估计是在蛮荒那次。为了给她疗伤,他好像扒过她衣服。在她的预知梦里,她好像也是因为给逍逸疗伤,赤身相对,所以才半推半就的从了逍逸,只不过这次换成她。

    祝遥越想就越觉得可能,难怪她当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,那么痛快就把水灵给她了。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“祝遥姐,祝遥姐!”王徐之伸手在祝遥面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有没有听到我说话?”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走神了,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

    “你说啥了?”

    王徐之叹了一口声,又重复了一遍,“我是说,掌门夫人怀孕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谁干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徐之满脸的黑线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不好意思,条件反射。”祝遥尴尬的抓抓头,“真的吗?没想到你师父这么大把年轻,还这么……英勇啊。”

    英勇这个词,可以这么用的吗?王徐之摇了摇头,一脸无奈,“师父亲口对我说的,估计过不了多久,我就要有个小师弟,或理小师妹了。”

    王徐之是真的开心,掌门几个入室弟子当中,他最小。这回终于可以当回师兄了。而且修行之人修为越高,越难有子嗣。像紫暮老头这样元婴修为了还能生出后代来的,几乎比中彩票还难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生?我也去凑凑热闹。”

    “还早呢!”王徐之道,“师母现在才三个月不到,需得等明年。”

    “啊?只要怀一年吗?”祝遥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王徐之莫名的瞅了她一眼,“怀胎十月,自古常理啊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不好意思,她哪吒了。还以为修仙人寿命长,怀孕日期也长呢。

    “徐之,你今天跑来找我,不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吧?”

    前两天还闹脾气,今天又跟个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王徐之脸色变了变,半会才默默掏出了一叠的册子递给她。“你让我整理的东西,我已经弄好了,所以……给你送过来。”

    祝遥一看,原来他这几天是在忙这些才没有过来的啊?还以为他是发脾气呢!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