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四章 逍逸的神逻辑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将师弟,将师弟!”祝遥突然被旁边的人推了一下,这才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,轮到你了,赶紧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祝遥一愣,反弹性的问道,“拿什么?”

    紫亶哈哈一笑,一把拍在他的肩上,调侃道,“你不会是走得太急,忘了给小侄女带见面礼了吧?”

    祝遥这才发现,在场的每个人,都有拿出或法器,或灵丹之类的东西递给了孩子的母亲,算是见面礼,就连王徐之,都递了一把灵剑过去。

    除了她!

    祝遥囧,她还真不知道要送礼的,回头瞅了瞅那个还被人抱在怀里的女婴,脸上那三个字母仍是让她觉得蛋疼。突然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转身看了紫暮一眼道,“呵呵,师兄礼物真忘了带,但我一见这小侄女,就分外的……喜欢。要不我收她为徒吧?”

    无论这个小孩是个什么样的bug,但现在都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儿。逍逸之所以会带走五灵,以至于世界未日,是因为他小时候的经历,导致他自小就三观不正,扭不过来。但这个小孩还小,她完全可以从小就导正她,让她做个善良的人。

    “呃,这……”紫暮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你到是想得好!”一旁的红绸却突然插了进来,轻哼一声道,“礼物没有,还想拐走人家的女儿。师兄切莫听他的,我看你女儿跟我更投缘,不如给我做徒弟。”

    祝遥转头瞪了过去:你个万恶的萝莉控。

    红绸回瞪了过来:连礼物都不带的吝啬鬼。

    紫暮来回看了看势在必得的两人,左右为难起来。他没打算让女儿拜师啊。而且他和夫人都是元婴,他家的女儿什么一定要拜别人为师啊!

    最后,紫暮只好推托说孩子还小,等大点可以测到灵根再说,把两人都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回去后。祝遥却静不下来了,逍逸都还没解决,现在又冒出来一个,真把她当gm啊。漏洞这么多,她哪补得完。

    那天后,祝遥又去剑峰看了几次那个女婴。虽然每次都还会遇到红绸这个萝莉控,但她到是确认了,那个小孩脸上还真的写了跟逍逸一模一样的bug字样,区别在于,以前在逍逸身上看到的更深。而且小女孩头上没有出现那个黄色惊叹号。那是不是证明还有挽回的余地?

    她相信没有天生的坏人。只不过关键是怎么挽回?

    “祝遥姐你在吗?”远远就听见小屁孩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打开门一看,他又抱着大叠的册子进来了。知道她想收自己女儿为徒后,紫暮奴役他就更理直气壮了。

    于是她奴役小屁孩也更顺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王徐之好像天生就是做大事的料,各峰之间大大小小的事,她看得都头疼,他却能一件件处理得妥妥当当的。

    这点必须给他点个赞。

    “干嘛半夜跑过来?”祝遥接过他手里的册子,放在桌上,“明天送也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怕你急着要。”小孩屁笑了笑。熟门熟路的倒了杯茶递给了她,再倒了一杯给自己,“祝遥姐刚从来剑峰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他摇了摇头。“祝遥姐你就死心吧,师父这么多年,才得这么一个宝贝女儿,师母更是拼着折损修为的危险才生了小师妹,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拜别人为师。”

    祝遥白了他一眼,小屁孩懂什么?她也不想给人带小孩啊。她不是没办法吗?而且她更担心的是,上次见到逍逸的bug后。就做了那个预知梦,现在虽然每天都有入睡。却怎么也梦不到关于掌门女儿的事了。

    王徐之见她仍旧不死心,叹了口气,喝了口茶水,想起什么问道,“对了,祝遥姐,你为什么把门口的禁制阵法都关了?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禁制?我没有啊。”祝遥一愣,跟他对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那是谁关的?

    心底一紧,刚要起身去看看,却只看到一阵黑烟冲他们飞了过来,祝遥连忙支着防御的阵法,却还是迟了一步,被那黑烟打个正着。

    王徐之当时就晕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!”她一急,刚要运气,只觉得心口一疼,全身法力,好似全被封住了,使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又见面了。”一声阴狠的女声在耳边响起,她被一掌打在了后背。

    下一瞬就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是睿钰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祝遥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一片昏暗地方,她被四肢都被刻着符咒锁链捆住,吊在一个巨大的黑池上方。那池子跟当初在地下城见到的,那个用来练制妖兽的池子一模一样。区别只在于之前那池里化的是妖兽的残骸,现在池子里飘浮的是人骨。

    祝遥顿时觉得一阵毛骨悚然,刚想要挣扎,却发现全身的法力被封,连四肢都僵硬得有些异常,看来是被人施了法。

    “哟,看来是醒了?”睿钰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,凌空站立着,笑得妖媚十足,指了指周围道,“这个我专门为你设置的牢笼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是你!”睿钰?她为什么要抓她?

    “看来你还记得我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抓我?”

    睿钰笑了笑,突然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,“为什么?你如此设计我的逍郎,我不该抓你吗?”

    设计?她说的是帮逍逸做媒?

    “我帮他找了段好姻缘,怎么可以说是设计呢。”k,这抓错了人吧,要抓也是抓逍逸去啊。

    睿钰神情一凛,扬手又给了她一巴掌,“别跟我耍心眼,我是不会相信的。我从未怀疑过逍郎对我的心,识相点就把你的宝物拿出来。不然……”

    祝遥一愣,“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睿钰眉头一皱,伸手捏了个诀,祝遥顿时觉得置身烈火之中,痛得全身都抽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说也没关系。”睿钰冷笑道,“反正我有的是时间让你开口。”

    她说完,就消失了,而祝遥却痛到晕迷。

    自那以后,她每天都会来问一遍这个问题。问不到答案,就给她施刑,有时是火烧,有时电击,有时是冰冻,每天都不带重样的。

    偏偏她的修为全被压制住了,完全不能反抗,若不是她曾经经历过碎丹的痛,早就被折磨得疯了。

    当睿钰第十一次出现在她面前,准备给她施刑的时候,她终于忍不住骂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逍逸你tm个胆小鬼,有胆子抓我来,没种出来见我吗?”

    睿钰顿了一下,脸上瞬间闪过一丝慌乱,立马又恢复过来,“你胡说什么?是我抓的你,与他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你tm当我傻啊!”祝遥白了她一眼,“凭你一个邪修,没有内应,敢一个人闯入丘古派?”这十天来她总算想明白,为什么她院里的阵法会自己关掉,而刚好睿钰会突然出现在她房里。

    “哼,你到是聪明。”一个白色的身影在睿钰旁边现身,果然是逍逸,“难怪你处处能算计到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病啊,我算计你什么了?”祝遥都想骂娘了,她三番两次的救他,怎么变成算计了?

    “别装了!”逍逸神色一冷,一字一句的道,“祝、遥、师、叔。”

    祝遥一愣,k,他怎么会知道。

    “很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吗?”逍逸冷哼一声,“要不是我偶然听到王徐之叫你的名字,我还真不知道,你居然就是一百年前就应该死了的,玉言尊上的亲传弟子祝遥。”

    祝遥沉默了,早知道就不告诉小屁孩真相了,虽然他在外人面前总会叫她一声长老,但私下却还是一直叫她祝遥姐。可到底是什么时候被逍逸听到了?

    “你夺舍之事本不关我的事,但你万不该次次算计我。”

    “停!”祝遥越听越糊涂了,“我重……我夺舍跟算计你,有半毛钱关系吗?”

    逍逸眼里的恨意更沉了,“你以为不知道,你是怎么卑鄙的从我手里夺走木灵和水灵的?”

    祝遥眉头皱了皱,他果然已经知道了木灵和水灵的事。但是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,从你手里夺走?”这话从哪说起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可以做到天衣无缝吗?”逍逸脸上满是愤慨,“把我从秘镜救出的那位老者,早已经把你的事告之于我,只是我当时修为擅浅,并不知道那个女孩居然也是你幻化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有没有告诉你,当时你的金丹暴动,是我压下的,不然你早被金丹撑死了。”祝遥顿时觉得呵呵了,“还有,你说我从你手里抢的,木灵和水灵到过你手里吗?还是说上面有写过你的名字?”

    逍逸一时无语,恼羞成怒的道,“你不要再狡辩了,反正如今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谁在狡辩,逍逸你到底有没有长脑子,会不会正常思考啊!”

    “闭嘴。”逍逸再次对她用刑,阻止她话,“多说无异,今天你不把木灵、水灵和你夺舍的法宝交出来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利益,祝遥冷笑一声,痛得想要打滚,却被牢牢的绑住了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