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五章 小宇宙的暴发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逍逸估计从知道木灵存在开始,就没有放弃过木灵。虽然他早已经洗去了木灵根,却还是执着想要拥有它。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她的身份,所以在她提议让他跟玲珑结为双修的时候,他没有半点异议。

    却暗中联系了睿钰。不,有可能从他回门派开始,他就已经设计好了,想要拿到水灵,只是意外还发现木灵也在她手里,所以才抓了她,想拿个双份。

    可是明明水灵她已经放了呀,凤奕也是亲眼看到了的。看逍逸的样子,却以为还在她手里,难道她并没有把这件事,告诉逍逸?

    “你也不用指望会有人来救你了。”

    他什么意思?

    逍逸冷笑道,“你失踪的那天,有数个邪修闯入了丘古派,虽然被全数抓获。但奇怪的是御兽峰的将由长老却失踪了,你觉得大家会怎么想?”

    祝遥睁大眼睛,k,这个小白眼狼。

    他是想诬陷她勾结邪修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没有人会来救你,就算有,也是来杀你这个勾结邪修的叛徒的。”

    妈蛋,好想咬死他!

    睿钰拽起她的头发,威胁道,“识相就把东西交出来,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的死法?”

    “水灵和木灵,我已经放了。”祝遥老实说道,“如果你不信,你尽管去问你的师父,是她亲眼看到的。”

    逍逸一愣,有些讶异,想了想似是相信了她的话,转而问道。“那你那件夺舍的法宝呢?”

    祝遥突然就笑出了声,“这个也是从你那夺走的?”

    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,说到底不就是为了抢东西吗?逍逸一直以正派自居,就算是与睿钰为伍,也理直气壮的觉得自己做的是正确。

    故意设局。抓她来到这里,还硬把木灵和水灵说成是自己的东西,打着讨回的名义。那一直问她夺舍的事,又怎么解释?

    果然逍逸脸上闪过了一丝难堪,却重重得的一拂袖走了。

    心虚吗?明明就是个小人,偏偏爱打着君子的名义。

    祝遥正想耻笑几句。身上的痛却突然加剧,她感觉身上的血管都要暴烈开来,忍不住吐出了几口血。

    “我说过,我们有的是耐心。”睿钰呵呵笑道。

    祝遥干脆闭上眼装死,反正不是死第一次了。她已经习惯了,有种你们就弄死我。

    睿钰和逍逸又折磨了她三天,每次她都觉得自己快要死了,可是一睁开眼,却还在这里。睿钰简直是个恶魔,她好像特别擅长这种刑法,事先演练过千百遍似的,看来这种虐待人的事她没少做。

    “不想受罪就老实说你是以什么法宝夺舍的。而且还可以保留修为?”睿钰阴阳怪气的道,“你别打着死的主意,我们知道你有夺舍的法宝。又怎么会放你去夺舍,实话跟你说吧,这链上有锁魂法咒,就算死了,你的灵魂也挣脱不了。”

    k,这两个人怎么这么狠。还想让她魂飞魄散吗?

    “所以最好早点说,不然你受得住。跟你一块抓来的那位小哥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跟她一块抓来的,小屁孩!

    祝遥猛的睁大眼睛。“你们把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哟,看来他对你挺重要的嘛。”睿钰笑道,“不想他死,你就赶紧老实交待。”

    祝遥紧了紧拳头,恨不得挠花她的脸,又气又担心。她们抓她就算了,为什么连小屁孩也不放过,他可不能重生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祝遥告诉自己要冷静下来,半会才道,“我的确有一件神器,是我师父给我的。但这神器认主,你们拿了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居然是神器,睿钰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连逍逸也出来了,压下心底的兴奋,才道,“神器的确是认主,你师父能给你,自然有让它另外认主的方法对吗?”

    祝遥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逍逸却以为她是默认,又拿王徐之威胁了她一番。

    祝遥这才提到,“你们放我下去,让我见见王徐之,不然我不会给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睿钰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放我下去喘口气总可以吧?我下去后可以先把神器给你们,你们再带我去见王徐之。”

    睿钰和逍逸对视了一眼,犹豫了一下,才施了一个诀,松开了捆绑她的锁链。

    祝遥一到地上,才发觉那些施加在她身上的刑法有多重,她一直都小看了逍逸,以为他三观虽然歪了一些,好歹还有底线。原来他的底线早歪得不成样子,完全扭曲,成了一个以自我为中心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他脸上的“bug”字样,已经很淡很淡了,祝遥敢断言,没了金灵的话,他就不再是个气运逆天的bug了。

    “神器在哪?”逍逸着急的问。

    祝遥朝他笑了笑,这才深吸了一口气,积攒了全身力气的叫了一声,“芝麻开门!”

    一声巨大的吼声传来,白色的闪光飞了进来,落地变成一只巨大的妖兽。

    睿钰和逍逸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九阶妖兽。”逍逸一愣,“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力气招唤契约灵兽。”契约灵兽与主人有特殊的沟通方式,必要时可以强行召唤。只是之前关押她的地方,有阻隔气息的阵法,所以她才要求出来。“哼,你以为区区一只九阶妖兽,耐何得了我们两人?”

    “不,这不是九阶。”睿钰的脸色有些苍白,紧紧盯着眼前的妖兽,“这只妖兽……是十一阶。”

    “答对了。”芝麻得瑟的一甩尾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大吼一声,就朝着脸色瞬间青了的两人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┗|`o′|┛嗷~~

    ┗|`o′|┛嗷~~

    追着两人猛咬,强大的妖兽威压,更是玩一样的压向两人。

    睿钰虽然是化神期修士,但必竟只是化神初期,根本打不过一只相当于飞升期的妖兽,就算有逍逸有一边,也只能勉强抵抗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不想救王徐之了吗?”逍逸见已经处于弱势,大声冲着祝遥道。

    祝遥想喷他一脸,这种时候还不忘威胁她,她在他俩眼里是有多傻,“就算放了你,你们也不会告诉我,所以干脆我自己去找。”

    见她不上当,逍逸脸色一黑,突然又哈哈的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你还见得到他吗?”

    祝遥一愣,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你把那小子看得很重吧?”逍逸笑道,“自入门起,你就事事替他出头打算。只是可惜……你再怎么护着他,也没用了。他早已经死了!在抓你过来的当天。”

    祝遥只觉得脑海里嗡的一声,有什么崩得紧紧的东西断了。视线瞬间就模糊了起来。

    脑海里反复的播放着一句话,“小屁孩死了……小屁孩死了……小屁孩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会死了。

    他不一直让她操心的吗?

    不,这不是真的。

    “你骗我!”

    “哼,我们敢去丘古派抓你,又怎么会留下他这个活口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!”祝遥喃喃的念着这句话,可念得越多,那微薄的希望就更渺茫,她念了一千句,心底就有一万个声音在提醒她事实。

    一种比刑罚更严重的痛,瞬间遍布了她全身,眼泪不受控制的往外涌,眼前全是小屁孩的影子。

    他十岁一脸傲娇,说绝对不会娶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十五岁的少年,说会保护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结丹后,说要替她报仇的样子。

    还有最后那天,递给她一杯茶的样子。

    明明她记得这么清楚?

    甚至她都还记得清,王大夫跟她说,“今天镇上有仙人选徒,想麻烦你带我家这小子去一趟。”

    她明明答应过王大夫,看住小屁孩的。

    为什么就没了?

    那么小一个孩子,她一路看着长大的,护着的。又懂事,又听话。

    连她自己都舍不得打骂。

    凭什么就这样没了。

    凭什么!

    祝遥只觉得心底涌上一股异常的愤怒,有什么一瞬间暴发开来。心底只有一种想法,这样的世界拯救有个屁用。

    一时间,只见山摇地动,整个地牢开始一寸寸坍塌,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,原本朗朗的乾坤,一瞬间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仿佛末日来临一般,鸟兽疾走,一道道紫色天雷,恨恨的劈在地上,风起云涌。

    “主……主人!”芝麻也被这异动吓了一跳,妖兽的天生直觉,让它感觉发生什么不得了的大事,一种恐怖的死亡气息,正笼罩着整个世界。

    回头看向一边的地上,却看到祝遥正呆呆的坐着,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。周身却被大片的灵气包围,却不是她灵根所需的雷灵气,而是金木水火士五行合成的混沌灵气。

    而祝遥正处于动乱的最中心。

    “主……主人……”站在原地也不敢动了。这现象,就好像五行灵气一起暴动的感觉。

    睿钰也被这种奇怪的现象惊到了,原本他们说出王徐之死的事,只是为了搅乱祝遥的心绪,切断她与妖兽的联系而已。

    可现在这到底是……

    逍逸只觉得胸中一痛,单脚跪在了地上,他体内的金灵像是收到什么指示一下,要破体而出,他快要压抑不住了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