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六章 第一只炮灰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祝遥仍旧保持着那样呆呆的态度,好像已经完全听不到任何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围却越来越多的事物正卷入这场暴动之中,眼看就要一发不可拾。

    一声清冷的声音,却突然自天际传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玉旺!”

    发呆的祝遥顿时一愣,所有的异象,在一瞬间静止了。她呆呆的转头,看着那仿佛自天际一步步走过来的白衣身影。

    眼里一点一滴的印上了他的影子,直到那个人抬起手,轻轻的按在了她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父。”仿佛突然断的片被接上一样,眼泪一滴一滴的砸下来。

    玉言蹲下身,把她抱进怀里,沉下声,“别哭。”

    祝遥这才像是被提醒一般,抱住他的脖子,嚎啕大哭,用尽她最大的声音,用力的嘶嚎着。仿佛把一生的眼泪都要流完一样。

    “小屁孩……小屁孩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。”玉言摸着她的头,用平生最轻柔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杀人的……从来没想过……我们那,从小老师就教,要善良,要勇敢,要做好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,我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我是我忍不住,我想毁了这一切,这一切!”

    “听话,你累了,睡吧。”

    玉言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芝麻,对方会意,身形一闪钻进了祝遥的神识中。

    “师父,我好难过……”她的声音沉了下去,似是累极。

    他这才掀起她的手臂,运用灵力。把刻在上面的符咒抹掉了。

    “睡吧,师父会叫醒你的。”

    祝遥只觉得一阵眩晕,眼前一黑。

    下一刻,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对话框。

    祝遥愣了好半天,只觉得脑袋里空空白白的。良久才后知后觉的叹了口气,原来她早已经死了啊。

    也是,她那么怕痛的人,怎么挺得过这么多天残酷的刑罚,早在前几天她就已经被折磨死了吧。只不过逍逸他们为了防止她用那个所谓的神器,再次“夺舍”。

    生生把她的灵魂封在了躯体里。不能出来。可他们哪里知道,她从来就没有夺过别人的舍,虽然不清楚原因,但她每次重生的身体,根本没有原主人。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人体一样。

    祝遥看向那个对话框,不知道是不是知道她心情不好,上面的话没有前两次那么欠揍了。

    只是简单的写了一句。

    是否重生?

    选项也只有一个,“是”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祝遥感觉快要被心底那浓浓的悲伤压得喘不过气来。半会才犹豫的开口道,“我觉得很难受,想缓一下,可以吗?”

    那个对话框停顿了一下。却没有像往常一样,一接收到她的反抗情绪就疯狂刷屏。而是晃了晃,上面的字消失了。换上一个简简单单的字。

    好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道了一声谢,那对话框就消失了。眼前就切换到了她死后的情景。她有些麻木的看着。

    逍逸见事情败露,自然是想跑。

    玉言把两人定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凤奕却在这个时候出现了,祝遥以为她是来救徒弟的。可她却直直的看着玉言手里的尸体,眼里满满都是悲伤之意。

    下一瞬居然扬手一掌打向了逍逸,他自然毫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“师父~”逍逸一脸不可置信。像是想不到一向敬爱的师父会对他出手。

    “你背叛师门,残害同门。还勾结邪修,自今日起。你不再是我凤奕的徒弟。”凤奕再扬手一挥,消去了他额间的亲传弟子印,并强行取出了他体内的金灵。

    “是她们逼我的!”逍逸咬了咬,想要反抗,却被玉言的威压死死压在了地上,再加上之前那场动乱中,金灵早就异常的想冲出他的体内,此时被取出却是轻而易举。

    红色金灵在凤奕手里挣扎了几下,似是想回到逍逸体内。凤奕冷笑一声,“金灵本是金色的纯洁之色,却在你的手里变成了邪魅的红色。只有衍生魔性的人才能养出如此的金灵,这也是别人逼你的?”

    逍逸一愣,似是这才意识到这个问题,他一直以为金灵颜色不正常,是因为吸了他的血,认他为主,才会这样。魔性,他怎么可能会有魔性?

    凤奕不再理他,拱手向玉言道,“玉言师叔,他残杀同门,罪大恶极,现在我便将他和金灵交由师叔发落。”

    玉言伸手接过她手里的金灵,皱了皱眉头,催动灵力用力一握,只见他手里雷光闪烁,顿时金灵就化为了万千金色的光点消失了。入魔的金灵,不能留在世间,就让它归于普通的金灵气吧。

    就在金灵消失的一瞬间,逍逸脸上的bug字样,也瞬间消失无踪了。

    玉言处理了金灵,转头看向那方的逍逸,脸色瞬间寒冷如冰,深吸了一口气,似是强压着心中的怒气,扬手将一道白光重重的打入逍逸的体内,逍逸只觉得体内灵气尽散,再不能聚积。

    “我已毁去他的灵根和丹田,从此再无修仙的可能。”他那蠢徒弟一向心软,不忍杀生。若是他现在杀了他,等她回来神来,怕是会后悔吧,“至于那邪修,同样散去修为,交给紫暮处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再次看了怀里已无声息的祝遥一眼,身形一闪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祝遥深吸了一口气。逍逸已经不再是bug,她的任务也完成了,可是她心里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眼前景致又一转,出现了一片青山绿水。山下还有一片她颇为熟悉的农田。

    这不是她穿越过来时那个小山村吗?

    “站住,你个臭小子,看你往哪跑?”一个男子挥舞着一根小木棍从屋里冲了出来,追着一个小孩满田野的跑。

    那是王大夫!

    祝遥一惊,那他追的是……

    她看向那个小孩,果然就是小时候的王徐之。祝遥激动的想上前打招呼,却想起来自己只是灵魂状态,他们根本看不见。

    她只能站在一旁看着,不一会,景致一变,她看着那个跑动的少年,一点点的长大,变成了一个大男孩。

    不再调皮捣蛋,而是跟王大夫在认真的学医术。

    不对,王徐之十岁就跟着她去修仙了,怎么会在学医术,难道……这是他原本的人生轨迹?

    祝遥连忙跑回祝寡妇家一看,果然她并没有女儿,是孤身一人的。

    眼前景致又一换,王徐之的医术慢慢有了成就,远近有名。很多人来找他看病。

    再过几年,他娶了妻,家庭和美。祝遥也替他高兴。可好景不长,他个性太过倔强得罪了权贵。

    他和妻子发生了争吵。

    画面再一转,他躺在了病床上,可是无人守在他的身边,就连妻子的身影都看不到。四下找了一下,却看到他的妻子正在收拾包袱,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。

    而从床上爬起来的王徐之,正远远的看着他的妻子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再然后,她看到躺在床上的王徐之没了气息,年仅三十六岁。

    这就是王徐之原本的轨迹吗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她眼前的场景再一转,到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,祝遥愣了一下,却看到一个个半透明如鬼魂一样的人正在过桥。

    这是传说中的阴间吗?

    祝遥猜得没有错,下一刻她就看到了王徐之的鬼魂。同样无论她怎么喊,对方都听不见。

    只是呆呆的过了那座桥。

    然后她就看到一个啼哭的男婴,这是……转世?

    祝遥打量了一下四周,看这奢华程度应该是个身世非常不错的人家。

    不一会,就有一个华美的妇人过来,抱起他轻声的哄着,妇人的感觉还有一个男子,正一脸深情的看着自己的妻儿。

    让人一眼看就感觉得出,这是和美的一家。

    祝遥静静的站了好一会,深深的叹了口气,不知道该说什么?那个让来穿越到这里的人,把这一切告诉她,是想让她释怀吗?

    可这又怎样,就算他原本只能活三十六岁,但她必竟已经改变了他的一生,最后也是因为她的原因才死的。对于他来说,这才是事实。

    她又怎么能用未发生的事,来宽恕已经发生的事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人,老说修仙,修仙。可是修了仙又怎么样?还不是一样的贪婪,自大,甚至比普通人更为残忍,再加草菅人命。

    她再次低头看了一眼摇篮中,完全看不出王徐之模样的婴儿,不知道为什么,没由来的一阵心酸。

    转世重生又怎么样?王徐之就只是王徐之,就算是转世,就算长大后长得一模一样,那也不再是以前的小屁孩了。

    她一向不认同什么三生三世,什么转世续缘之类的鬼话。经历不一样,感情不一样,又怎么能算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重生的对话框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,她知道已经没有时间了,修仙界还有一个bug在等着她。可是她完全没有半点动力啊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她点了一下那个“是”。闭上眼睛等待这一次的重生。

    就在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,画面上出现了一行红色的字。

    “对象出现重大情绪问题,启动紧急应对措施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明天开启二周目。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