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二章 纯阴体质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紫暮扬手一挥,一个水晶球就飘浮在了空中,正是测试灵根的球。

    “宝宝,来,把手放上去。”紫暮笑眯眯的对着女儿开口,虽然小孩一岁就可以看出灵根,但若是年纪太小,充满灵气的测试球反而对小孩不利,一般要等到五岁时才测试。所以自己女儿究竟是什么灵根,他也不知道。只不过他到是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一时间全场都安静了下来,目光齐唰唰的看向了中间的小女孩。

    或许是头一次面对这么多人,小女孩有些紧张,瞅了瞅自己爹娘,又弱弱的回头看了祝遥一眼,直到看到她点头,这才放心的把小爪爪按了上去。

    全场都紧盯着那颗球的变化。

    只见从小孩的掌心开始,一点点的渗出蓝色的光,慢慢向球内漫延。不到一会已经占满了半个球面。

    好,紫暮默默在心底赞了一声,一般灵根越纯粹,球里颜色占的面积越大,占满半个球已经算是非常不错的灵根了。只要另外再出现一种灵根,就算是三灵根,修为也会大有所成的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就在大家屏息的等待中,那蓝色却一点点的漫延到了整个球面,直到占满到了整个球,把水晶球彻底变成了一个蓝球。

    紫暮刚刚还叫好的心,一瞬间跌落到了谷底。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之中升起了一道道的抽气声。

    “不,这不可能!”紫暮脸色瞬间苍白如雪,一把拉起自己女儿的手,待水晶里的颜色消失。再次按在了上面,只是这次的结果和上次一样,都只有唯一的蓝色,单一颜色代表单一的灵根,而蓝色是……

    “天啊。是水系天灵根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纯阴之体啊!”

    “纯阴之体,那不就是炉鼎……”

    “而且还是绝佳的……”

    现场传来了各种议论之声,本派的人还好,都略带些同情的看向中间的小女孩,而那边受邀来参加的外派人士,却完全没有顾忌。开始*裸的打量那个不足五岁的小孩。眼里是丝毫都不掩饰的贪婪淫秽的光芒。

    紫暮的脸色已经白得没有一丝血气,嫣然一副打击太大反应不过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被他紧紧抓着的小孩也开始慌乱起来,小孩最是敏感,再加上周围那些不怀好意的打量眼神,更上让她害怕。想躲起来却还被自己爹爹抓着,眼里已经开始升起雾气了。

    “紫暮掌门,在下亦有一子,刚刚筑基与令千金到是相配。”终于一围观的元婴修士忍不住开了口,他是凌宵派的掌门,自认为掌门配掌门的子女,十分相配。那可是几十万年都遇不到一个的纯阴体质啊,绝佳的炉鼎。与之双修就算是再怎么差的灵根,也能到元婴。

    他这么一开口,像是打破了全场的尴尬。各门派的元婴长老,掌门,亲传弟子什么的,也纷纷开口求亲。

    紫暮气得只差没喷出血来,可是又毫无办法,他盼了这么多年的女儿。是水系天灵根。水系功法连自保都做不到,也就注定了她终身只能做一个炉鼎。可那是他的女儿啊,手心里的珍珠。他怎么舍得。

    小萝卜已经被这样的场景吓到了,似隐隐也了解到了现在的状况,咬着唇开始一滴滴的掉金豆豆。

    其它人还在为了谁跟小孩双修之事,争论不修。

    祝遥皱了皱眉,全身的威压瞬间外放,在场的众人,除了三位尊者,和她特意绕开的紫暮与小萝卜以外,全部叭叽一声,哗啦啦的倒了一大片。

    甚至有些金丹期的弟子,已经张口吐出了血。

    大殿一时间,诡异的安静。

    祝遥从上座走了下来,并没有特意绕开地上趴着的人,只是在脚上附着了风系术法,于是每走一步,就像是扫地一样,把挡住她路的人扫到了两边。

    直直的走到紫暮面前,低头看向那个还含着小泪珠的萝卜。

    冷声道,“跪下,拜师!”

    “小师叔!”紫暮瞬间睁大了眼睛,来不及惊讶她居然是化神修为,就被她轻飘飘的一句话感动了,一双老眼都忍不住要飙出眼泪来。

    祝遥却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,仍是盯着小萝卜,再次道,“跪下。”

    紫暮好似这才反应过来,连忙拉着女儿,让她行拜师大礼。

    小萝卜泪痕未干,却也有些了解现在的状况,重重的向她嗑了三个头,再不似刚刚的活泼,带着丝委屈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祝遥点了点头,示意她站起来,凝神在她小额头上一点,一个血色如云标记,就出现在了她的额心。

    亲传弟子的印记,紫暮这回是真的哭了,赶紧抹了两把老泪,头一次,抱拳郑重的向她行了一个礼,“多谢师叔。”

    祝遥冷冷的撇了他一眼,仍旧维持着自己的高冷。不要迷恋姐,姐就是个传说。

    微转过身,再次加强自己的威压,特别是那些曾经向紫暮提亲的元婴们,直到看到几人嘴角隐隐有了血迹,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是本尊的弟子,若要求亲,来玉林峰找我!”我打不死你们。

    说完她抱起自己的徒弟,就消失在原地。老娘就是这么狂霸酷炫拽,你们来咬我呀。

    一众还趴在地上的修者们,这才反应过来,刚刚那位居然是玉林峰的尊者,天啊,那个专出变态修者的地方。不是说一个月前玉言尊上已经飞升了吗?为啥还会有个化神尊者,而且刚刚那恐怖的威压……

    众人这才忍不住开始抹着冷汗,为刚刚自己作死的行为反悔,虽然纯阴体质很是诱人,但得罪一个化神期修士也很可怕好不好,特别那人还是玉林峰的。

    玉林峰的出名,可不是单单因为刚刚飞升的修仙界第一人玉言,而是他们恐怖的实力,几乎每一个玉林峰传人都是不按理出牌的主,特别是他们还出了名的——护短。

    他们敢公然向紫暮提亲,是因为料定他做为一派掌门,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,再加上求亲的大多跟他一样是元婴,碍于门派面子,他不敢公然反对。

    但玉林峰不同啊,那里出的全是变态,一个不爽,绝对会灭你全家。刚刚开口求亲的元婴真人,都不忍而同的心底发慌,匆匆就告辞回家了,盼着玉林峰上那位可别记住自己,秋后算账的好。

    祝遥把吓得够呛的小萝卜带回了玉林峰,刚一落地,她就哇哇的一顿嚎啕大哭。祝遥向来对小萝卜头没什么办法,只能拍了拍她的头安慰了几句,却止不住小萝卜的悲伤逆流成河。

    正不知所措之时,小萝卜却自己停止了哭泣,一边吸着鼻子,一边委屈的问,“师父,什么是纯阴体质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一下就把祝遥问到了,左右为难起来,她该怎么说呢,这个名词的解释实在是太少儿不宜了啊。

    “很差很差吗?”小萝卜扬着满是泪迹的脸,眼里隐隐又有泪水泛滥的趋势。

    “到也不是。”祝遥犹豫的解释,摸摸她的小脑袋。

    小萝卜一个猛扎,又扑进了她的怀里,语调里带着十万分委屈,“那大家为什么都不喜欢宝宝,宝宝明明没做错事?为什么大家不喜欢。”

    祝遥叹了口气,不知道从哪方面开始解释,只好又抱紧了几分,“放心,有师父在。”

    竟然收了徒弟,以后就是她的责任了。她隐隐有种预感,她脸上那个bug,可能跟她的灵根有关,或许就有可能是因为纯阴体质被人所觊觎,才造成了她性格扭曲,然后生起了什么毁灭世界的想法之类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回有她在,绝不让她有走歪的机会。想到这个,祝遥拉出了怀里的小人,一本正经开始学前教育。

    “宝宝,不!我该叫你夏乐薇,你以后便是我玉林峰唯一的弟子,记住玉林峰从不收胆小怕事之徒。无论你灵根如何,在你强大以前,师父也能保你无事,但这决不能成为你弱小的理由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小萝卜一愣,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。犹豫了一下,才弱弱的问,“那……如果我强大了,大家就会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保证大家会不会喜欢你。”祝遥实话实说,“但我可以肯定别人不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小萝卜皱了眉,仍是有些不明白,不过不急她可以慢慢教。

    再详细跟她说了一些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之类的话,祝遥就安排她住进了自己以前的那间小茅屋,虽然她也有想把师父那几栋珠光宝气的房子拿出来显摆一下,但只有逆境才会促使人成长,生生的忍住了。

    至于她自己,当然是睡以前师父的屋子了。

    祝遥看着屋里熟悉的桌椅,坐在唯一的床上。整个屋子里都是师父的味道,这不是她第一次住师父的房间,她2.0版的时候,为了方便照顾,师父都是跟她一块睡的。但只有这次让她觉得,这屋子里冷清的有些可怕。

    师父才飞升一个月,她却已经开始不习惯了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