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五章 相见不如怀念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祝遥边吐槽边睁开了眼睛,这算什么狗屁剧情,女配逆袭啊。这明明就是一场妖精斗法嘛。前世你的男人比我对,这世我一定要把男人们都抢过去的什么的,简直太高能了点。

    没男人会shi吗?

    口味能不能高尚点,心胸能不能宽广点,小心肾虚啊,妈蛋!我宁愿你称霸世界,还好受点。还有女配重生后的的第一句话,居然是,这一回我一定要让所有的男人匍匐在我身下。

    说句不纯洁的,你丫那里是有多大……

    咳咳,一不小心邪恶了。

    她是纯洁的孩子,淡定,淡定!

    终于了解为什么小萝卜脸上的bug三个字,这么淡了?原来真正的bug不是她,她只是一个装bug的壳子而已,而她二十岁那天会发生的夺舍,才是真正大戏的开始。

    不行,绝对得阻止这件事。

    小萝卜现在是她的徒弟,如果她连自己徒弟的身体都护不好,那她也就不要混了。

    决定了之后,祝遥连夜把玉萝叫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    小萝卜现在已经长成大萝卜了,十四岁在这个世界来说,也算是个大姑娘。现在的她,少了以前那种外放的活泼,而多了几分内敛,或许每个小孩长大后,性格都会有些转变。

    “玉萝啊。”祝遥语重心长的道,“为师为你卜了一卦,发现你二十岁那年有场大难。”

    玉萝平静的脸上,突然嘴角一抽,深深的叹了口气道,“师父。你别逗我了,说吧你又要吃什么宵夜,我去做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祝遥被堵了一下,皱了皱眉,努力维持自己的高冷。“胡闹,为师在跟你说正事。我为了吃宵夜,半夜扰人清梦的人吗?”

    玉萝幽幽的看了过来。

    好吧,她是!

    唉,果然徒弟什么的,越大越不听话。徒大不中留啊!这小萝卜,以前还是挺听她话的,怎么越大越叛逆,她有点什么心思,往往被她一眼就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不开心!╮(╯﹏╰)╭

    “我这回真有正事。”祝遥咳了两声。努力找回师父的面子,“你师祖曾有教过我一些卜算之术。”

    玉萝瞬间神情严肃了不少。

    好吧,果然师父的名义比她好用,“此术一人一生只能算一次,我刚算了一下你的命承,却发现你二十岁那年,有一大难,而且有性命之攸。”

    玉萝沉默了。

    “小萝……呃。玉萝,你可想要变强?”

    她神色一厉,“徒儿无时无刻都在想。可是我的灵根……”

    “竟然如此!”祝遥打断道,“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有些东西方,她整整试验了快九年,也该是时候教给她了。

    “明日,你便筑基吧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今天天气晴朗,风和日历。是个筑基的好日子。

    小萝卜虽然对她突然让自己筑基有些疑惑,但却一向信任自己的师父。一大早就乖乖的随师父到峰顶的寒潭边。

    祝遥随手布了一些引灵的阵法,就让小萝卜坐在了阵中央。这个引灵阵有些特别。她改动了阵法的一些小细节,只会牵引附近最浓郁的灵气www.bwin3099.com,而水边最浓郁的当然是水灵气。

    这几年里,师父留下的阵法玉牌,她全看了个遍,虽然不能说是融会贯通,但一些简单的阵法,她还是知道布的。再加上她原本就是做策划的,修改或是调整一些小细节起来,自然得心应手,而且这些修改,往往能让阵法更加的稳定和成熟。

    只是像护山大阵这样的大型阵法,她还是没有研究得透,只是隐隐觉得这个大型法中,包含着万千小型法在里面,而且相互相辅相成,可以不用人力,就可以自行运转。

    要知道一般的阵法,要不靠施阵者的灵力支持,要么靠着灵石维系,特别是像护山大阵这样的大型阵法,灵石的消耗就是一匹庞大的数字。但丘古派的阵法,却不需要。好像不用管它,自己也会运转一样。

    祝遥猜测这其中一定包含着无数自行吸收灵气补充的阵法,才会这么省钱。╮(╯▽╰)╭

    必竟师父的储物袋中可是一颗灵石都木有的。

    “筑基之时,估计会有些疼痛,不必慌张,按照以往吸收灵气的方法,引气入体就好。”祝遥依自己的经验交待了几句,又仔细想了想师父留下的说明中,还有没有别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,她自己都是稀里糊涂就筑基的,根本没什么可传授的经验。只能靠她自己领悟了。

    给了小萝卜一个,我看好你哦徒弟,的眼神,就在一旁坐下,护法起来。

    玉萝闭上眼睛,开始吸气入体。

    祝遥看着旁边那些蓝色的光点,一点点向她靠近,然后有条不稳的进入她的体内,似是商量好了的,没有发生什么大拥挤的情况。

    祝遥突然又想起自己每次吸收灵气时,那些恨不得把自己撑死,拼命往身体挤的灵气,默默的叹了口气,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啊。

    她以为筑基就是坐一会的时间,必竟她就是那样,一晚上就搞定了。

    可是徒弟却整整坐了三天,祝遥都感觉自己要长草了,可对方却还完全没有升级的现象,说好的一眨眼就搞定呢?

    早知道她就不在这里护法了。

    祝遥正想着要不要偷偷溜走,等徒弟真的开始筑基后再回来,却突然察觉玉林峰上的阵法,有松动的迹象。心念一动,便到了山脚。

    却四下都看不到人影,难道是错觉?

    祝遥走到那个触动的阵法旁边,却发现那个阵法之上。的确有改动的痕迹,祝遥皱了皱眉,蹲下身,又把那个阵法给调了回来。一边思考想着谁会这么大胆进入玉林峰,却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情谊绵绵的一句。

    “将郎……”

    祝遥回头。却撞进一双似是盛着万千柔情的眼里,顿时只觉得脚下一拐,差点摔了一跤。

    居然是凤奕。

    “凤奕……师姐。”

    淡定淡定,她现在已经不是将由了,凤奕不可能会认出来。嗯,她的高冷呢。挂起来挂起来。

    在祝遥转过来的一刻,凤奕脸上的惊喜和柔情,瞬间熄灭,然后又恢复成一片冷漠,甚至带着些死静。

    “祝师妹。”她轻轻的叹了口气。似是极为失落。

    “师姐,怎么有空来我这玉林峰?”

    凤奕神色沉了沉,似是压抑了什么,抬头看着明月当空,呢喃道,“我也不知,兴许是因为,若他还在。此地该是他最想来的地方吧?”。

    祝遥心一抖,她说的他,不会是自己吧。哦no。不要迷恋姐。姐名字都在告诉你,只是个路人啊。

    凤奕轻笑了一下,似是有些自嘲,“他定是不愿见我的,必竟是因为我收的徒弟,才害得他……”

    她满脸的落寞和愧疚。看得祝遥都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她不会觉得她之前的死。是她害的吧?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师姐也不必太过挂怀了。”快去寻找第二春吧。同性是没有幸福的呀。

    凤奕看了她一眼,又苦涩的笑了一下,“我只是……还想见他一面,若是……若是我早知如此的结局,我当初便不会……,唉,人生若只如初见。”

    你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了,我tm就生无可恋了啊,姐!求你不要再这样了。

    “师姐,各人有各人的造化,想必你那位……故人,也不会愿意你如此的伤心。”祝遥劝道,“人生苦短,该放下的就该放下的好,或许你们来世可以再遇呢?”

    来世她就不要穿越了,你好好做你的高岭之花。

    凤奕一愣,这才郑重的看了她一眼,似是想通了些什么,叹了一声道,“你说得对,他那般护着我,绝不愿看着我如此难过。”

    大雾啊妹子,前面半句只是客气,后半句才是重点啊喂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凤奕朝她点了点头,然后轻笑道,“你到是跟他性子挺像。”

    祝遥心中顿时警钟大作,别吓我啊姐,上次2.0时,那谁也说她像,然后她就暴露了呀。对了,那谁到底是谁来着?

    唉,不重要了,反正这次她打死都不敢暴露。

    嗯,高冷高冷,赶紧把面具拣起来。

    “师妹似是刚刚进入化神不久,若是有不明之处,尽管来御兽峰寻我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多谢师姐。”祝遥客气的行了个礼,师姐你口味太重,打死她也不敢去找你唠嗑了。

    终于拣回了高冷面具的祝遥,连客气也免了,借口要去看看自己的徒弟,就遁了。

    而凤奕却仍旧站在原地,望月兴叹了很久,才依依不舍的回去了。

    祝遥顶着满头的冷汗回来了,却发现徒弟的气息,有些不稳。头上已经开始冒汗,神情有些痛苦。

    她已经要筑基了!祝遥立马又给她增加了几个引灵阵法,保证灵气的充足。

    而小萝卜吸收灵气的速度还是很慢,似乎是每吸收入一丝灵气,她身上的痛就增加一份,一张小脸已经开始扭曲,可想而知有多痛苦。

    这种痛祝遥也经历过,但由于她吸收灵气的速度太快,所以即使是痛,也只是当时那一下。而她却要一点一点的磨,还不能停下。

    祝遥紧张的在一边看着,小萝卜那痛苦的样子,整整持续了一整天。直到第二天的日落西归之时,她吸收灵气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。但表情却越来越痛苦,此时是关键时刻,挺过去就筑基成功,挺不过那就是经脉破损,灵根尽毁了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今天同事结婚,喝喜酒去哒,所以迟更了一点。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