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七章 出去捡个男配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尼妈,飞升后的仙她不敢说,但这些修行的,都还是人。而人体的70%全是水份,水灵根可以控水,真不知道哪点废了?

    果然没文化,真可怕啊。

    “这些功法,玉萝从未听说,是师父为弟子所创的吗?”玉萝终还是湿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算是吧。”其实是化学和物理老师教的。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弟子绝不负师父厚望。”玉萝恭恭敬敬的向她嗑了个头,眼里都是闪闪的星光。

    祝遥也松了口气,这小萝卜,自从知道自己是水灵根以后,嘴上不说,却一直有些消极,虽然修为不曾落下,但说到底也只是不想让她失望而已。心底却始终有个梗,认为自己是个废灵根,不单无法光耀师门,还有可能会带来数不尽的麻烦。所以自卑是免不了的,但今天她眼底的那一丝阴霾,总算是完全消散了。

    以她现在的斗志,就算以后真的像梦中一样,被人夺舍,也会全力相拼。不过……

    “小萝卜,这个功法于对水灵根来说,太过凶残了一些。为师授于你,只是让你自保,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不可轻易使用,知道吗?”知识虽然可以改变命运,可是也有可能带来灾难。甚至有可能会改变现在灵根平衡的区势。她可不想阻止了一个bug,结果自己的徒弟又变成了另外一个bug。

    玉萝自然知道这个功法非同小可,举起右手郑重的道,“弟子玉萝在此立下心魔誓言,非到万不得已不会使用此术。更不会将此功法传与他人,如违此誓,弟子愿死于心魔之下,永世不得超生。”

    好样的,要做个正直的好姑娘哦!

    祝遥再嘱咐了几句。就放她回去修练了,必竟才刚刚筑基,早点稳定境界为上。

    “主人……”芝麻不满的叫了一声,摇了摇自己受伤的大尾巴,“主人你叫我出来,就是为了割我的尾巴吗?嘤嘤嘤……主人你肿么可以这么对兽兽?”

    祝遥白了它一眼。你一只九阶,哦不对,现在是十阶妖兽,至于这样吗?

    “不就是破了道小伤口嘛!”祝遥不在意的挥了挥手,“你皮糙肉厚的这点伤都撑不住吗?”

    “可是小伤口。也痛啊。”还有它那纯纯的玻璃心也碎了好吗?

    “那就忍着。”祝遥懒得理它,“你就当今天来了次大姨父得了。”

    芝麻一愣,大姨父,那是啥米?他祖上都是单胎出生的兽兽,没有亲戚啊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经过那一次的教学,小萝卜这段日子以来都在用心练着冰系法术,她刚刚筑基,境界还不稳。祝遥决定让她先闭关一段时间,稳定了境界再说。

    小萝卜也知道现在急不来,乖乖的在寒潭底下闭关。祝遥在周围布下了一些防御之类的阵法。顺手还封了玉林峰的大阵,防止所有人的进入,想想顺便去紫暮那打了声招呼,让他多注意一下玉林峰的情况,这才离开了丘古派。

    祝遥盘算着,是时候去捡个男配回来了。

    按照梦中所示。沐媚颜后宫中有个特别重要的人物,那是个天魔体质的魔修。原本是个三灵根的凡人。沐媚颜按照前世的记忆找到了他,并比月寒星先一步。救了他一命,从此变成了这个人心中的白月光。

    但这人倒霉了一点,后被一邪修所捕,受尽了折磨。偶然之下,发现了一本上古魔修的古卷残页,修练之下才发现,自己是天魔体质。修为那个蹭蹭蹭的往上涨。

    最后还成功的踩入了魔道,最后为了救沐媚颜,直接入了魔,在魔性的驱使下,还打开了上古魔族的封印。

    于是本来已经被撕逼大战毁得差不多的修仙界,又迎来了一波被魔族肆虐的灾难。

    现在此人应该还在凡间。虽然说小萝卜的夺舍是开启这一切的契机,但这个人的黑化成魔,才是压倒世界迎来末日的最后一根稻草,所以为了以防万一,无论沐媚颜有没有重生,她必需要做两种准备。

    祝遥做好一切准备,就去了一趟凡间,按着记忆到了一个南方的小城里。隐去了身形,用神识找了一下那个人。此时的他应该还是一个小孩。

    果然不到片刻,就有了结果,那人就在城西一个偏僻的角落。而且好像还遇到了点小麻烦。祝遥心念一动,瞬间就出现在了事发现场的房顶上。

    这里应该是一片破旧的废墟,屋里似是好久无人居住。前面不远的地方,就三人和一个小男孩正对峙着,那三人是三个成年男子,此时正一脸的愤怒,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已经退到了墙角的男孩。

    男孩穿得很破旧,衣服上还粘着不少脏污,极瘦,似是好久没有好好吃过饭,脸腊黄腊黄的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你再跑啊!”一男子吐了口唾沫,粗鲁一推小孩肩膀,瞬间就把小孩弱小的身子甩到了墙壁上。

    小孩似是极痛,半会都缓不过来,却倔强的咬着牙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“敢偷老子的钱,你活得不耐烦了。”另一名男子提起小孩,狠狠给了他一巴掌,嘴里不断冒出各种谩骂之词。

    另一名也在起哄,“对对对,打死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。”

    祝遥这才发现,小男孩手里紧紧抓着一个钱袋子,原来是偷了东西,难怪会被人打。

    那被偷的男子,给了小孩几巴掌,看他被打得嘴角出血,几乎晕过去,才一把夺回了自己的钱袋,顺手把小孩扔了出去,仔细查看自己的钱袋起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现在怎么办?”另一名男子问道,这小孩虽然可恶,但杀了更麻烦。

    那人拿着钱袋扫了一眼还卷缩在地上的小男孩,突然猥琐的笑了笑,给旁边两人递了个眼神,“兄弟几个,想不想泄个火?”

    另外两个立即了悟,眼里亮出几道精光,却又有些犹豫的道,“可这是个男孩?”

    “你懂什么?”那个被偷的男子,一巴掌拍在他头上,“你知道现在有钱人家,最流行养这种男童了。我们玩过后,还可以把他卖给出去,再赚一笔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老大英明。”另外两男子立即点了头,一脸淫笑的往小孩走去。狠狠一拽就拉开了小孩上衣,小孩脸上虽然是腊黄难看,但身上却白净得很,看得几人狼光四溢。

    小孩这时也清醒过来,意识到这几人要干嘛时,拼了命的挣扎了起来,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

    可他一个小孩,又怎么挣得过三个大男人,男子抬手又给了他一巴掌,打得他半边脸都肿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孩被打得眼冒金星,挣扎的力气也小了,却是真的慌了,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,却无法阻止几人,裤子已经被男人粗鲁的扒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这里祝遥明白,是时候出手了。梦里沐媚颜也是在他危难的时候帮了他一把,他才把她的恩情记在心上。

    祝遥从屋顶上飞落,轻轻使了个风系法术就把三个男人甩了出去,那三人整整被甩出了几米,撞到了残墙上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勇敢的少年哟,快起来创造奇迹吧!

    “谁?什么人?”三人狼狈的爬了起来,却环顾四周都没有看到人影。

    k,她忘了自己隐身了。

    三人看了半天,心底有些发虚,一人道,“大哥,不会是闹鬼吧?听说这里是以前的老城区,经常有那种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大哥似是胆子大了些,呸了小弟一口,不信邪的又要上前抓小男孩。

    祝遥眉头一皱,这些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吗?那就别怪我夺了你们思考的工具了。就他们刚刚那种行为,如果她不在,还真就轮流发生性关系了。

    而且对方还只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,简直比禽兽还禽兽。

    祝遥再次化出风刃,这次是三道,直直向着三人下半身而去,转瞬间三人就捂着血流如注下面,在地上痛乎打滚了。

    “鬼,鬼,大哥一定有鬼。”三人脸色惨白,不知道是因为吓的,还是因为痛的。

    但全都连滚带爬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祝遥这时才解除了隐身,显出身形来。走向角落的位置,只见那小孩还蹲坐在那里,双眼却空洞的看着前方,没有焦距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还好吧?”祝遥试探的问了一句,小孩完全没有反应,只是更加把自己抱紧了。

    看来是吓到了,祝遥迟疑了一下,才伸出一只手,“你住哪里,姐姐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小孩终于有了些反应,愣愣的回过头来看着她,祝遥尽量柔和的回了他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小孩终于,哇啊的一声哭了。

    她把小孩抱了起来,一边帮他擦眼泪一边安慰,“好了好了,没事了,姐姐把坏人都赶跑了,别哭了啊。”

    小孩却越哭越伤心,紧紧的抓着她的衣服,擦了她一身的鼻涕。

    祝遥: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凡事都需要一个缓冲期,祝遥干脆也就不再劝,让他哭个够。

    可他却整整哭了一个时辰,祝遥都好奇,他哪来那么多的眼泪,不渴吗?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