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八章 男配的心机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姐姐……”男孩终于停下了哭声,抹着红通通的大眼睛,弱弱的说了一句,“我饿。”

    祝遥揉了揉他的头,不哭了就好,一把背起小孩,“走,姐带你去吃东西。”

    为了塑造她救命恩人的光辉形象,祝遥带着他去了城里最豪华的一家酒楼,点了满满一桌最贵的食物。果然小孩两眼冒着精光盯着,却又有些小害怕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吃吧,都是给你点的。”她已经僻谷,自然是不用吃,而且吃完还不知道要拉多久呢。所以安静的坐在一边,看着小孩大快朵颐的扫荡着桌面。

    祝遥一边盘算着,到底怎么让这小孩不走上修魔之路,或许她可以试着改变他的命运,给他些本钱让他做些谋生之类的。

    有了这次的救命之恩做对比,就算将来沐媚颜重生了,再来一次,也只是绵上添花,不会再成为他心里的白月光了。或许她还可以凭着这次的好感,给他灌输一些,维护世界和平,人人有责之类的道理。嗯,这个很有必要。

    祝遥有了主意,而男孩也已经吃饱了,小肚子都鼓起来了。可还是一脸留恋的看着只吃了一半的饭菜。

    有些犹豫的看了她一眼,才迟疑问,“姐姐,剩下的这些我可以带回去……留着以后吃吗?”

    他那小心翼翼的眼神,看着祝遥有些心酸,再次摸了摸他的头道,“当然可以,如果不够再跟姐姐说,我再叫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姐姐。”男孩一脸感激看着她。拿着桌上的壶想给她倒杯水,却发现壶里已经没水了,乖巧的道,“我去给姐姐倒水,姐姐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祝遥点了点头。突然想起了玉林峰上的小萝卜,若是这小孩有不错的灵根,到是可以带回去跟小萝卜一块养着。只是梦里见到的,他貌似是三灵根。这样的资质就算是入丘古派内门,也有些风险。况且总觉得不应该带他入仙门。

    祝遥一边打算,一边等着小孩回来。可谁知这一等,就等了半个时辰,而等来的却不是男孩,而是一个凶神恶煞的肥婆。

    那肥婆一上楼就指着她道,“二楼靠窗的位置。没错就是她,赶紧抓起来。”她后的两个男子,拿着绳子就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祝遥一脸莫名,但没有灵力的凡人又怎么近得了她的身,还未走到她桌前,就被她的护体灵气给弹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居然还敢反抗。”那肥婆双手叉腰,指着她道,“我告诉你。你弟弟已经把你卖给我们春园了,识相的就乖乖跟我回去接客。”

    弟弟?接客?祝遥后知后觉的想通了什么。

    k,那个臭小鬼。把她卖给了妓院,说好的救命之恩呢?这个熊孩子。

    祝遥气得七窍生烟,脸上高冷的面具,叭哒一声碎了一地,个熊孩子,抓到他非得揍得他屁股开花不可。

    顺手向那抓人的三人。施了一个遗忘的法术,让他们忘记要抓自己的事。走出酒楼。打算用神识寻找一下他的踪迹,却突然发现手上空空的。

    妈蛋。那小屁孩居然还偷走了师父留给她的储物戒指,那戒指有师父的印记,本来是要印上她的印记,才能算是她的物品。但她一直不舍得消掉师父的印记,再加上她本就可以直接从里面取东西,也就没有动过这个想法。

    没想到就因为没有她印记,被一个凡人小孩给偷走时,她居然没有察觉,还真是丢脸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祝遥放开神识,立即就找到了小孩的所在,他正走进一家当铺。果然他打算当了自己的戒指。

    在没有灵气的人眼里,那也只是一个普通得不再普通的戒指,只有修仙者才能认出这是一件储物法器。

    祝遥再次隐匿了身形,心念一动就瞬移到了那家当铺内。刚好听到小孩哀求的声音。

    祝遥愣了一下,想要看一下这小鬼到底想干什么?

    “掌柜,拜托你。我真的很急用银子,我弟弟已经病了三天了,你就行行好。让我当了这个换些药钱吧。”

    可惜柜台里的人却不为所动,“去去去,一个破戒指也想来当,我们当铺可不是收破烂的地方,快走。”

    祝遥一头的黑线,破烂?想起戒指里那些法器法宝,师父会哭的。

    小男孩似是真的很急,又求了那人好多次,掌柜仍是没有答应,终于不耐烦了,拿起扫帚就把男孩赶了出去。

    男孩被他推得摔倒在地,只能揉着发青的手站了起来,一瘸一拐遗憾的走了。

    祝遥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只见小男孩走进了一条偏僻的小巷,然后走到了一间破庙的面前。深吸了一口气,刚刚还满脸颓废的样子,瞬间却露出了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大声道,“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推门走了进去,一个跟他穿着同样破烂,却比他高一截男孩走了出来,狠狠瞪了他一眼道,“你还知道回来,银子呢?你讨到银子了没有?”

    男孩的笑容僵在了脸上,低下头一脸认错的样子,“没……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会弄回来的吗?”大点的男孩火了,“现在虎子怎么办?他都病成那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会想办法的。”男孩解释道。

    大男孩却不听,大声的道,“不行,说好了今天为期。你没有弄到钱,你就不能住在这个家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猴子哥,我明天……明天一定可以。”男孩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去去去。”猴子一把把他推开了,“这话你都说了一个月了,这回说什么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争吵,惊动了庙里的人,里面三三两两的走出了十几个小孩,有男有女。估计这一伙是他的同伴,也有可能很快就不是了。

    因为那群人里,没有人站出来为他说话,没有同情没有怜悯。只是对他指指点点,满是对他言而无信的愤怒。

    小孩的言语总是比大人的更直接更伤人。

    男孩无从争辩,只是含着要掉不掉的眼泪,无助看着这群他拼命想溶入的伙伴,着急的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猴子哥,我今天在街上看到他了。”一个刚进来的小孩突然挤了进来,指着男孩道,“他今天偷了臧建霸的钱袋,我刚好看到他们三个在追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猴子脸色一白,一脸都是惊恐,“你居然敢偷那个恶霸的钱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是为了给虎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口!”猴子更加的愤怒,跺着脚道,“你这是在给我们惹祸,快快,把他赶出去。要让臧建霸他们看到,还以为我们是跟他一伙的,白白的连累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,把他赶出去。”

    其它的人纷纷的响应,硬是把男孩给推出了庙门。男孩一个没站稳,直接倒在了外面一个水沟里,粘了一身的泥水,本就单薄的衣服全淋湿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呆呆的坐在沟里没有动,似是被同伙的无情无义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他坐了半会,才慢慢的爬了起来,像游魂一样离开了破庙,边走边抹去眼角不断流出来的泪水,却没有哭出声。

    祝遥一直跟在他的身后,气也消了大半,此时也明白,他为什么不肯接受她的好意,反而恩半仇报把她卖了。估计是他遭遇了太多这样的事,知道人情冷暖,所以才不敢轻易相信了。必竟连一起生活的同伙都有可能背叛他,何况一个刚刚认识的人。

    祝遥跟了他半晌,才知道他并没有明确的目的地,只是漫无目的在城中游荡,眼看着走到了她带他吃饭的那家酒楼,这才停了停,抬头看了一眼,又默默的继续走开了。

    熊孩子,这回知道姐姐的苦心了,哼,不让你受点苦,还不知道乖。

    祝遥始终没有现身,只等他自己想明白,不然她又一头冲过去,相信再卖她一次这种事,他绝对做得出来。

    小孩晃晃荡荡的在城里走了三天,兴许是真的饿了,他走路有些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摇晃着走向一户农家,后面却突然冒出了几个人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终于逮到你了。”这伙人一共有五个,都是成年男子,其中有三个,还是熟脸。就是上次打男孩的那三个人。只是走路的态势有些怪异。

    祝遥挑挑眉,这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啊!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个臭子偷了我的钱袋,我也不至于闹得断子绝孙的地步,看我今天不打死你。”臧建霸向旁边的小弟使了个眼色,几个人一窝蜂的围了上去,“看今天还有哪路鬼神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男孩有些害怕的退了一步,却立马又沉下了脸,一脸绝望的看着已经冲上来的众人,连反抗都没有,就任由几个人抓住了,这次没有人来救他了,或许死也是一种解脱吧。

    那几个男子的愤怒却没有因小孩的配合而减少几分,反而一把把小孩推倒在地,然后举着木棍,就狠狠往小孩抽打了上去。

    就在木棍快要打到小孩的一刻,诡异的事情发生了,木棍突然脱手往反方向飞了出去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