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九章 捡完男配马上回来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五人面面相觑,还摸不清楚状况,那个揍人的男子也瞬间弹飞了出去,摔出了几米远。

    几人都吓住了,茫然的看着空荡荡的四周。

    下一刻,其余四人手中的木棍也无故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鬼,那个鬼又回来了。”一男子突然惊叫一声,连滚带爬的走了。其它四人也惊醒了过来,纷纷跟着那男子,一脸惊恐的逃走了。

    现场只剩下了小男孩一人,他呆了呆,有些心慌又带些期待的看着四周。

    祝遥叹了一口气,显出了身形,脸上却不再柔和,而是带上了高冷的面具,看着那方的小孩。

    她没有说话,只是伸出一只手,小孩怀里的那个戒指就自动飞回到了她的手心里。祝遥查看了一下,发现里面一件东西没有少,才戴了回手上。

    再次看了一眼正紧紧盯着她的男孩,转身毫不留恋的走了。

    她走了大概十几步的样子,背后有了动静,男孩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祝遥没有理他,只是径直出了城,她走得很慢,是成年人的正常速度,小孩却跟得急,一路跟着她出了城,始终保持着五六步的距离,不靠近也不至于跟丢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走到了一处荒凉的小道,祝遥停了下来,冷着声道,“为何跟着我?”

    小孩动了动嘴角,却没有回答。

    祝遥也懒得跟他搭话,继续走自己的,反正他跟不了多久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个时辰,祝遥是化神期修士。走这么点路对于她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,但小孩是凡人,而且走的都是这种崎岖的山路,早就累得上气不接下气。却还是固执的跟在后面,走不动了,就手脚并用的爬。

    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呢?祝遥叹了口气,终于停了下来,回头看向那个一脸狼狈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跟着我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孩愣了愣,低下了头,带着期待又有些愧疚的看着她,却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还想再卖我一次吧?”祝遥眯眼。

    “不不,当然不会!”小孩着急的摇着手。上前一步想解释,却又怕满是污秽的衣服,沾染了她如雪的白衣,又退了回来。他现在已经知道,之前她是真心想帮自己了,可自己却……

    小孩咬了咬牙,重重的向她鞠了一躬,一字一句的道。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祝遥皱了皱眉,刚刚的气也消得差不多了,叹了一口气。给他捏了一个去尘诀,他已经黑得结成了块的衣服,瞬间变回了本来的颜色,他身上的污泥也瞬间不见了。

    小孩似是被这神奇的一幕惊到了,睁大着双眼看着自己焕然一新的衣物,一副想问又不敢问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我原谅你了。回去吧!”祝遥叹了一口气,“唉。还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小孩脸色一白,刚刚的欣喜一扫而空。只是紧紧抓着明显有些小的衣服下摆不说话。

    “怎么?还怕那些人找你麻烦?”祝遥想到这个可能,拉起他的手,在他手心画了一个符咒,一串白色的文字飘浮在他的手心上,闪了一下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身上下了这个符咒,在你二十岁以前,可以保护你不被人所欺负,他们动不了你的,去吧。”这是一个被动的风系法阵,有人攻击他时会自动启动。祝遥挥了挥手,转身继续走自己的路去了。她本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小孩感激她,现在目的达成,又解除了他的后患,可以闪人了。

    祝遥走了几步,却发现那小孩非但没有走,又紧紧的跟了上来。

    我k,这熊孩子,不会是赖上她了吧?

    祝遥原本的打算是,让他自己回去,她暗中跟着,要么就在下一个城镇把他放下,或是干脆为他寻户人家收养,甚至还可以适当用法术,改变养父母的记忆。没了凄惨的童年,他总不至于再堕魔道。

    只是这回小孩却突然像是开了窍一样,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,“请仙人收我为徒。”

    啊咧,她可没这个打算啊。

    小孩说了这一句后,就不断的嗑起头来,一副她不答应,就不起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祝遥顿时有些头痛,看他都快嗑出血来了,扬手一挥,用风系法咒把他托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有徒弟了,没有收徒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小孩脸色一白,却再次跪了下去,仍是那种话,“请仙人收我为徒。”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嗑了。”麻烦啊,想起他的修魔体质,要是她真收了他,总觉得有种大波麻烦正在来袭的感觉。家里有个水灵根的弟子已经够头疼的了,现在还来个被邪修争抢的修魔体质,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我虽然不能收你为徒,但引荐你入仙门,到是可以。”

    男孩眼里一亮,点点都是星光,这次到是发自内心的感激了,再次郑重的嗑了三个头,“谢谢仙人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修仙一途需得有灵根才可以,若是到时你没有灵根,纵使有人引荐,你亦是不能修行的。”虽然早知道他是三灵根,但话还是要提醒的。

    男孩呆了呆,半会才点头,“我知道了,谢仙人。”

    “举手之劳,不必言谢。”祝遥打算把他交给紫暮,加入丘古派也好,必竟在她的地盘,她也可以照看着点,“你不用唤我仙人,我也只是修士而已,本名叫祝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男孩回答,思索了一下该怎么称呼她,想想之前她一直自称姐姐,才道,“祝遥姐。”

    祝遥只觉得心尖抖了一下,一种怪异感觉升了上来,总觉得这个称呼怪怪的,好似不怎么喜欢从他嘴里喊出来一样,“你还是叫我祝遥,或是称我为尊者吧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男孩有些小失望,想着仙人是不是还在生他的气,老实的唤了一声,“尊者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?”祝遥转移话题,想甩开那股怪异的感觉。

    男孩眼睛亮了一下,似是很高兴听到她关注自己,“我叫胥松。”

    “胥松。”到是个好听的名字,祝遥挥了挥手道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这次她没有刻意用走的,而是拿出了门派统一交通工具,那片叶子。

    虽然一开始她是想御剑的,但又担心他一个凡人,可能经不住自己御剑的速度。所以选择了这个飞得比较慢的法器。

    胥松很开心,坐在叶子上一脸好奇,小爪子左摸摸右摸摸,但又怕做得太过,她不开心。规规矩矩的坐在上面,不敢随意走动。

    那拘束的样子,看得祝遥有些好笑,随口就问了一句,“对了,忘了问你,你到底把我卖了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胥松脸色一白,有些慌乱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就随便一问,你直说便是。”她是真的好奇,修仙可以改变体质,所以修为越高便越貌美,她好歹也是一个化神期的尊者,怎么着也算是个倾城倾国的美人了吧,嗯,想想还有点小激动。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。”胥松低着头,扣着自己的小手。

    “啊?”啥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没有要钱。”胥松老实的回答,“我那时以为仙……尊者要对我不利,所以没向她要钱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k,原来她是免费送的。敢不敢再便宜点啊?

    祝遥非常不开心,不过细一回想,当初他身上要有银子,也不可能去当铺,最后还被同伴赶出破庙。

    “尊……尊者的面貌,我一直都看不见。”胥松接着解释,“所以也不知道可以卖多少。”

    祝遥一愣,这才想起来,修仙之人都自带有灵气,那种灵气,修为相同或是比自己高的人可判断出修为,灵气越浓郁,修为就越高。而凡人因为没有引气入体,若修仙者不刻意收起灵气,他们并不能看穿灵气,就算看到,也只是在脑海里有个模糊的印象,并不能看清具体的样子。

    原来不是她不值钱,只是因为他们不识货而已,好吧,她找回点平衡了。

    祝遥凝神收敛起周身的灵气,看向男孩,“现在看清了?”

    胥松抬头,瞬间愣住,只有一双眼睛猛的瞪大,似是看到什么不可思异的景象,直直的盯着她不转眼。

    嗯,不要迷恋姐,姐就是个传说。

    祝遥压住心底的小得瑟,就是让他认个脸,省得不记得自己的救命恩人。祝遥再次放出灵气,模糊了自己的面容,小男孩才反应过来,祝遥让他再给自己估个天价,却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灵气。

    是邪修,而且还很多。

    祝遥往东南的方向看了过去,那边发生了什么,为什么会聚集那么多邪修?

    看那边的地形,灵气浓郁,而且凝聚不散,地下应有灵脉。这样的地方,本应该是修仙门派的所在地才是。

    祝遥想了一下,调转头就往那方飞了过去,并且加快了速度。那些邪修好似在撤离,四散的往各个方向飞走。

    难道发现了她?不会啊,那些人中,就是几个金丹期,最高修为的一个不过也元婴,不可能察觉到她。

    正想追上去看看,突然空中一股巨大的血腥味扑面而来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