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章 灭门惨案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祝遥皱了皱眉,放弃了追赶,反而落地往那血腥的源头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胥松虽然有些不明,但也猜到出了事,没有问,只是紧紧的跟在她的后面。

    突然似是看到什么叫道,“尊者!”

    胥松指着前面地上,半截染血的手臂。

    祝遥自然早就发现了,只那手截断的地方却断得很干净,完全没有血。

    这不是断手。

    祝遥捏了个诀,划出一道光直冲着前方而去,只看到半空中突然似水面一样晃动了一下,然后就像是揭开的幕布一样,向两边打了开来。幕布里面却是另一番天地,一座山峰正悬浮在云雾缭绕半空当中,宛如仙境。

    这是护山大阵,只不过这个护山阵,略显低端,只是刚刚好把仙山隐藏起来而已,跟丘古派那绝对防御的阵法相比,简直弱暴了。祝遥默默的给自己师父点了个赞。

    阵法打开后,断手的地方露出一整个人出来,那人已经没了气息,暴突着双眼,似是看到什么恐怖事情。祝遥神识探了过去,发现对方居然是个金丹修士,只是金丹已经碎了。

    这个仙门护山阵都这么随便,想必是个二流门派,而且看来发生了大事。

    祝遥皱了皱眉,唤出了自己的飞剑,把胥松拉了上去,便向着主峰飞上去,“走!”

    胥松有些被吓到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,也知道发生了大事,安静的跟着祝遥飞了上去。

    越靠近峰顶,那股血腥味就越浓。都到了呛人的地步,刚刚她的神识已经扫到了这边,有了心里准备,但亲眼看到现场,还是让她惊住了。

    整个山顶到处都是修仙弟子的尸体。有的是被人穿胸而过,有的是被直接劈成了两段,地上还有数不清是谁的残肢断臂,满地都是。

    这画面实在是太凶残了,祝遥只来得及捂住了旁边胥松的眼睛,就连她都不忍看下去。

    “闭上。不让你睁开,不许睁眼。”

    胥松呆了一瞬,默默的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祝遥这才放开了手,那邪修到底与这个二流门派有什么怨仇,要灭人满门?细细探查了一遍。发现后殿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。

    她立马御剑向那边飞了过去。

    却被后面这更加恐怖的景象惊呆了,那是临时被砸出来的坑,但那坑里堆的却是无数人的尸体,而且没有一具是完整的,那流出来的鲜血,填满了整个大坑。

    这好似是一场屠杀的盛宴,残酷得令人发指,祝遥没由来的升起一股愤怒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救……”一个浑身是血。已经看不出人形的人从血坑里爬了出来,却只有半截的身子。

    祝遥走了过去,压下心底的酸涩。给他传输了一点灵气,“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话虽然这么说,但她却知道对方已经撑不下去了,不说只有半截的身体,他金丹已碎,修为尽毁。能坚持到现在还留着一口气,已经是个奇迹了。

    “救……救救孩子们。”那人废力的拉了拉她的衣角。递出一个玉牌,“后……山洞。”

    说完就倒了下去。彻底的没了气息。

    祝遥叹了口气,看了看手里还染着血的玉牌,这应该类似于是打开什么阵法的法器。刚刚他说,后山洞?难怪还有活人?

    她立马起身,往最后方走了过去,一探查却发现后山的确有个洞府。

    只是大门紧闭,上面有个巨大的封琐阵法,这是一个连元婴修士全力一击也无法攻破的本命阵法,所谓本命阵法,是有人以血祭阵,以命替阵,才能设置的阵。所以此阵不能从外面击破,也不能从里面破坏。而且还能隐藏阵法里面的气息。

    所以刚刚她神识探过去,这边却没有人的迹象。

    只是这个阵法竟然就这样暴露在外,一定是被人发现了,只是没人敢破阵进去而已。

    祝遥皱了皱眉,这阵法不能进也不能出,如果今天她不来,里面的人不是会被困死在里面?

    祝遥上前两步,正想破除这阵法,却突然发现旁边还有另一个阵法的波动。

    咦,祝遥查看了一下,发现那居然是个传送阵。而且是强制传送的阵法?祝遥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,但这个阵法布的非常的巧妙,不能强行破坏,而且发动的条件,居然是在前一个阵法失效的情况下。

    祝遥有些为难,可是里面的人不能不救,不然就会被困死在里面。况且邪修这么大规模的灭了一个修仙门派,也算是对仙修的一次公然挑战,丘古派做为第一修仙门派,不可能坐视不管。说不定这个刻意加上去的阵法,还可以找到一些线索。

    祝遥有了决定,让胥松又站远了一些,才出手破那个阵法。本命阵法,其实有个致命的弱点,这也是她在师父留下来的关于阵法介绍的书中看到的,本命以所祭之人的命魂为阵眼。只要命魂不在,阵自然就破了。

    所以她要做的事很简单,超度那个亡魂就行了。祝遥捏了几个诀,破开阵眼,然后一段段往生梵音就传了出来。不一会那阵眼之中,就冒出一个身着蓝衣的虚魂。身上正是那些死去弟子所穿的统一校服。他原本一身的戾气,祝遥念出的梵音之下,慢慢平常下来,恢复成一个青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?”那魂魄有些疑惑,似是认出她不是邪修。

    “丘古派。”祝遥只说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那魂魄脸上才显出放心的笑容,然后慢慢的消散了。

    祝遥这是第一次超度亡魂,好在成功。随着那亡魂一消失,那个阵法自然就失效了。祝遥退后一步,回到胥松的旁边,发现他仍是乖乖的闭着眼睛,才放了心。

    然后盯着隐藏的那个阵法,果然那个阵法启动了。发出巨大的红光,而且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突然一声巨大的咆哮响彻云霄,一只六阶妖兽从里面飞了出来。像马,但四蹄冒火,背上有翼,头似豹长着一口凶残的尖牙。

    原来只是妖兽的传送阵,祝遥有些小失望。

    胥松却被那一声吓到了,小身子一抖,向她靠近了一步,只是仍是牢牢记着她的话,没有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不错,是个听话的孩子,祝遥满意的点头,把他朝怀里拉近了一些。

    那阵法传送了一只六阶妖兽后,却好像停不下来了,一只又一只的妖兽从里面跑出来,像是引发了兽潮一样,六阶,七阶,甚至还有八阶的妖兽。

    “芝麻!”

    ┗|`o′|┛嗷~~

    芝麻立马就跳了出来,一眼鄙视的看着眼前那些跳蚤一样窜出来的妖兽,回头埋怨的看了祝遥一眼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尾巴还没好。”没劲不想动。

    祝遥脸色一沉,“我不介意让你多来几次大姨父!”

    “别啊!”芝麻立马就乖了,大姨父它不知道是啥,可是上次的痛它记住了,它怕痛。尾巴一甩就拍开了一只七阶妖兽,讨好的道,“主人,其实这些妖兽只是等低太低,认不出你而已。你只要放出你的气息,它们立马就听话了。”

    几个意思?

    祝遥没听懂,感觉它话里多有暗示,于是传音了过去。

    芝麻立即就传音了过来,“主人您忘了,您是龙族啊。只要你放龙威,它们立马就乖了。”

    祝遥怀疑的瞄了它一眼,闭上眼瞬间气息全开,这不是威压,只是隐隐觉得自己丹田一直存在的一股气流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果然,不到片刻,刚刚还凶神恶煞的妖兽们,突然停了下来,全部都瑟瑟发抖的看着她,也不知道是哪只起的头,一只只的朝着她趴服了下去,一副诚服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靠,这么管用。

    这次她抽到了这么牛逼的身体吗?

    “主人~~”芝麻带着小颤音的粘了过来,变成不到她腰际的大小,一脸淘醉的蹭了蹭她的脚,“主人好威武,芝麻要做你一辈子的小兽兽,请不要客气的蹂/躏我吧。”那样子哪还有十阶妖兽的威严。

    “滚!”祝遥一脚踹开,向刚刚那个洞府走去,这个芝麻怎么越来越不要脸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~~”芝麻契而不舍的跟了过去,泪眼汪汪的瞅着她的大腿。好想~好想抱抱。

    它也是没办法啊,龙族对妖兽有天生的威慑力,那是刻入骨子里的传承,看到就忍不住想要亲近。

    嗷~~主人,再爱我一次,o(>﹏<)o

    那个传送阵已经停下来了,再没有妖兽从里面窜出来,祝遥顺手毁了那个阵法。

    再挥手打开了那扇石门,只见里面密密麻麻的站着有几十个小朋友,有的甚至脸上的泪痕都没有干。最大的不过十岁左右,而且修为最高的,也只有练气八层,居然连个筑基弟子都没有。

    看到突然出现祝遥,甚至有些害怕的往里面躲了躲。

    祝遥皱了皱眉,原以为躲在这里的会是这个门派精英的弟子,可没想到修为会这么低,这些明显是刚刚入门不久的小孩嘛。

    那这门中的人,用本命阵法把些新弟子藏在这里,也算是有情有义了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