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这个看脸的世界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要不要这么刺激啊,刚刚才拯救了小萝卜,为啥又出现了一个bug啊,难道这玩艺还是随时随地不间断刷新的?

    紫暮默默投去鄙视的一眼,这种话有人信才有鬼吧?

    “尊者当真?”启寒顿时眼中一亮,满眼都是星光。

    k,还真有人信。

    “尊者果然能人也。”启寒一脸的欣喜的拍马屁,“实不相瞒,此女乃我梧仙派掌门之女,名唤茹绿。跟尊者徒弟一样,仍是单系水灵根。”

    纳尼?啥时候水灵根这么畅销了?

    紫暮和祝遥两只小伙伴都惊呆了,紧紧的盯向那名女弟子。

    只见那女子,却没有半丝窘迫,大大方方的凭由两位查看,嗯,如果不是顶着一张满是茶水的脸的话。

    祝遥隐隐觉得她的眼神有点不对,按说一个小女孩被人这样盯着,再怎么淡定都会有些紧张,但她却一脸习以为常,更别说自卑之类的情绪了。要不是她脸上那明晃晃的bug三个字母,她都要以为,这是个正直向上的好萝卜。

    等等,她脸上怎么还有其它的符号?为啥bug下面会有个括弧啊,妈蛋里面重生两个字是几个意思啊?

    祝遥突然想起昨天在小萝卜神识里逃掉的那团黑气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昨天那女配没夺成小萝卜的舍,改夺现在这个身体?

    k,这人的灵魂是属电话的吗,夺舍还流行呼叫转移的!

    好累,感觉再也不会爱了。

    “祝遥尊者。”启寒一脸期待的道,“既然尊者能一眼看穿茹绿。那证明与她有缘,不知可有收入门下的想法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祝遥立即拾回了高冷面具,开什么玩笑,看她脸上的黑乎乎的字母就知道,这萝卜已经黑得没救了。她怎么还敢放在身边。

    启寒一愣,像是想不到,她居然拒绝得这么彻底,“那刚刚尊者还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,你当什么真呢?”

    启寒:“……”

    那茶水也是随口一喷的吗?

    启寒有种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紫暮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,给了他一个理解的眼神。兄弟懂我的痛了吧,玉林峰出来的都这样。

    “尊者,这世间对水灵根多有误解,只有您的功法……”启寒还想努力一把。

    祝遥却直接打断她的话,“她又不是水灵根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不是……啥?”启寒一愣。不是水灵根,什么意思?

    紫暮到是先反应过来,立马唤出了一个测试灵根的水晶球,看向启寒带来的女弟子。

    那弟子到是也没有闪躲,直接把手放在了水晶球上,只见不一会,里面就有白色的雾气升起,然后片片雪花在里面飞扬起来。

    “单系冰灵根!”紫暮睁大了眼睛。这可是绝佳的态质啊。

    紫暮神情一冷,满是怨念的看向旁边的启寒,亏他刚刚还以为对方跟自己女儿遭遇一样。打算帮忙劝劝师叔。说好的水灵根呢,你逗我呢?

    启寒也有些尴尬,更多的是惊喜,“茹绿你这是……”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我今早要跟您说的。”茹绿一脸的歉意,“我灵根变异了,只不过师叔你走的太快。没有给我说的机会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“唉。你这孩子。”到底是自己师兄的女儿,启寒也不好太过苛责于她。

    “请师叔原谅。”茹绿再次道了歉。

    可是那歉意却不达眼底。柔和的眼里却闪现过一丝异样的光芒,被旁边的祝遥看了个正着。

    果然现在这个人,就是那个重生女配沐媚颜吧。

    启寒再次郑重的向两人致歉,到是闭口不谈收茹绿为徒之事。开玩笑,冰灵根可是变异的天灵根,这种资质在整个修仙界,都是万年难得一见的,又怎么可能拱手让人。之前他也只是看了玉萝那场比赛,以为玉林峰有着什么水灵根的特殊方式,所以想顺手推舟让她拜入丘古派,只为寻求保护而已。现在自然不用再怕了。

    紫暮当然也不会真与他计效,将心比心,他自己也有个水灵根的女儿,可以理解他们事事为女儿打算的心。

    “不知真人今日来,所为何事?”紫暮终于问到了正题上。

    启寒眉头皱了皱,似是想起了什么为难的事,小心的看了祝遥一眼,才道,“是这样的,在下有一故人之女,家中变故遭歹人重伤,伤及神识,我除她冰封,再以灵气调养,可现在气息却越来越弱,素来听闻玉林峰尊者,对神识一事知之甚多,所以想请尊者出山,前去一看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祝遥到是没什么,紫暮却先皱了眉。向来正派之间相互帮个小忙是正常的,他若是把人带过来,紫暮也不会硬挡着不让看,但听他这话的意思,还要人家上赶着过去瞧病,未免太不把人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启寒见紫暮脸色不好看,连忙解释道,“我那徒儿,受伤甚重,此时被冰冻在一处,不能随意行动,所以才厚颜求尊者一去。”

    启寒转头看向仍是冰着张脸的祝遥,一时也无法确定这位不按理出牌的尊者,会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“好啊!”祝遥无所谓的点头,正愁没机会了解那个新bug呢,“不过要等我徒弟醒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启寒脸色一喜,连忙道谢。紫暮客气了几句,也就送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祝遥可以感觉到,那启寒出去时激动的心情,连脚步都是轻快的。只不过那个叫茹绿的少女,不,应该是叫沐媚颜了,她一脸乖巧的跟着启寒,眼睛却直直的盯着他后背。

    那眼神却让祝遥觉得十分怪异,说是恨吧,又不是,爱吧,更加的不像。好似掺杂着太多的东西,让人无法看透。

    祝遥理解她前生惨死的怨恨,却无法理解她非得夺舍害人,来达到报复目的的行为。所以她才全力阻止小萝卜被她夺舍,可谁知道她这边夺不了,转眼就找了下家。

    害得她这么多年,白忙一场。绕了一大圈,又绕回了原点。她脸上的bug字样明显得无法忽视,这是证明,就算没有胥松的修魔体质,她仍旧是那根可以引发世界末日的导火线。

    祝遥再次看了那少女一眼,突然一愣。

    是她眼花吗?怎么感觉她身后好像有个黑色的影子正紧贴着她?

    祝遥再一细看,又什么没有了,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直到走出偏殿后很远后,沐媚颜才回头向后看去,原本天真的脸上,瞬时闪过一丝阴狠的表情。

    默默向心底传音,“那个尊者,就是之前神识那人,她不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心,绝无可能。”一个妖娆十足的声音在心底响起,“区区一个化神,又怎么可能一眼看出来。况且她也想不到,我们这么快就敢这么皇而堂之的出现在她面前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此人不除,万一她要是看出什么来?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急。谅她也没这个本事。”

    而绝对有这个本事,且早已经看穿着的某人,正一脚踹开了徒弟的房门,闪亮登场。

    “小萝卜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床头那贴近的两个身影,瞬间分开。特别那坐在床头的男子,更是一脸慌张的站了起来。手忙脚乱的开始解释。

    “掌,掌门,我……我我……,是芝麻长老带我上来找你的……”

    她该说什么?是jq总是要揭发的吗?

    祝遥眯了眯眼睛,不说话,只是冷冷的瞅着正拿着一个空水杯的胥松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”胥松在她的逼视下弱弱的低下了头,脸上一片的红潮,半会挤出一句,“我去找芝麻长老来。”飞也似的奔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喂,我还什么都没说呢。

    于是,祝遥又转过头,盯向正靠在墙头的徒弟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没什么!”玉萝大声的道。

    祝遥默默一歪头,“我有说什么吗?”

    玉萝脸一红,死鸭子嘴硬,“反正……反正不是你想的那样?”

    “我想的哪样了?”祝遥笑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玉萝一脸的窘迫,外带怨念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祝遥只能长长的叹了口气,“唉,女大不中留啊!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徒弟。”

    “徒大不中留啊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玉萝气鼓的一拉被子,转过头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祝遥再次叹了声,“留来留去留成仇啊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退散了。”

    祝遥麻溜的走了,再调侃下去徒弟要发飙了,哼,小萝卜问不出什么来,她还不会去逼胥松吗?

    哦呵呵呵呵,打听八卦什么的,她贼有经验了。

    经过一番威逼加威逼和威逼,胥松老实交待了犯罪过程。其实是因为那天决赛,她突然抱着自己小萝卜走了,顺手还拉着主持大局的丘古派掌门,他们担心出了什么事,就在丘古派等消息。

    结果这一等就等了一整天,也没见她出去,就连传信也没有回音。所以才拉了芝麻长老,带他上山来寻。芝麻是她的契约兽,不会被玉林峰的阵法所阻,自然就进来了。

    结果没看到她,却看到了躺在床上昏迷不睡的玉萝。胥松心软之下,就留了下来,一边照顾着玉萝,一边等她回来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