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诡异的黑影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胥松说得理直气壮的,却在聊玉萝的时候眼神闪烁,祝遥看不出有情况才怪。

    看来这两人,一来二去的,就看对了眼,正想发展点什么超过友谊以外的情感,却不想被她撞个正着。

    “放心,姐不是这么不开明的人。”祝遥拍拍他的肩,说起来,在那个梦里胥松也是对玉萝一见倾心,然后对她死心塌地,后来更是因为对方,走上了邪路。虽然当时萝卜身体内,已经是另外一个灵魂了。但身体却还是一样的啊。

    等等!难道胥松喜欢的不是沐媚颜这个人,而是玉萝那张脸吗?

    k,这果然是个看脸的社会!

    不过这样也好,至少有小萝卜这个根正苗红的弟子在,胥松不会再往邪修身上靠了。

    “掌……掌门,我跟玉萝姑娘,没有……”胥松弱弱辩解。

    祝遥撇了他一眼,“现在没有,以后也还是可以有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啊!啊?”

    “啊什么啊?”祝遥瞪了他一眼,默默想起已经飞升的某人,想学某人吃干抹净,拍屁股走人啊,门都没有!“明日你便带着玉萝,一块回蓝翔吧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这太快了吧。

    祝遥扬手拍了他一下头,“我得离开一段时间,玉萝的伤未好,有芝麻看着我也放心。还有她的术法都是我教的,去了蓝翔也可以多指异一下你们。”

    胥松神色沉了沉,半会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梧仙派启寒到是个做事周全的人。第二天一大早,祝遥把芝麻一伙和小萝卜送去了蓝翔,当然紫暮面前只说是让她下山历练。而且找了几个相熟的人。她刚回到玉林峰就收到了启寒的传信。

    祝遥依约下山,却看到大殿广场之上,已经停了一驾仙舟,看上去似是白玉彻成一样,分外好看。船身似还有灵气围绕。云雾缭绕的,一看就不是凡品。虽然品阶比起师父留下的那些要低不少,但胜在外形美观,让人觉得坐上去倍儿有面子。

    祝遥默默的向旁边送行的紫暮投去一眼,看看人家的交通工具。比起叶子什么的,简直弱暴了好吗?

    紫暮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国计民生的大问题。还站在广场上,努力的向她挥着爪子告别。

    祝遥翻了一个白眼,走回了船仓。

    进去才知道,里面居然是别有洞天,似是另外开劈出一方小天地。仓门一打开里面居然是个花园,花园中心是一个水池,里面隐隐还有红白相隔的鱼在里面畅游。

    启寒引着她到了一方小院,坐在了院中的石椅上。后面居然还有一栋双层的小楼,祝遥瞬间觉得这船太神奇了,非常有把师父留给她的法宝法器挨个拿出来试验看看的冲动。

    启寒向身后的茹绿使了个眼色,对方就回后面的房内,端着茶水出来了。

    祝遥本来就很关注这个换了芯子的茹绿。沐媚颜到是个天生的演技派,连看着她的眼神,也只有小辈看向强者时的那种兴奋感。全身上下半点破绽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此事还得多劳尊者,启寒不胜感激。”启寒到是真心道着谢。

    “真人如此在意门下徒弟,莫非是你亲传弟子?”祝遥故意问道,果然旁边的沐媚颜的脸色也沉了几分,显然对方也很在意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到不是。”启寒回答。

    “哦,那是入室弟子吗?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也不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到奇怪了。”一般门派的元婴长老收徒。大多其实只是记名弟子,自有门派专人来传授。只有入室和亲传弟子,才是手把手的传授术法。按理说他范不着为了一个普通的记名弟子。千里迢迢的找她,还欠下一个人情吧?

    “事不相瞒,她虽然是我故友的女儿,在发现她之前,我与她并未相识。”启寒似是想起了什么往事,深深的吸了口气,才接着道,“就算是收她为徒之事,亦是我单方面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祝遥到是有些惊讶,有这么上赶着收徒弟的?

    “只是我与那故友,相交多年。此是她唯一的血脉,现友人已去,我自当照顾她的遗孤。”启寒说得分外的伤感,眼里似是有浓得化不开的东西。

    祝遥觉得他隐瞒了一些什么,但到底是别人家的事,所以也不好刨根问底,识趣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转头却突然撞到旁边低着头一脸阴沉的沐媚颜,瞬间睁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k,原来上次不是她眼花,她的身后真的有一道黑影,而且看身形还是一个男子的模样,此时那个影子正趴在她的肩膀上,头靠在她的耳侧,仿佛在轻声低语的样子。

    这样宛如白天见鬼的诡异一幕,把祝遥吓得一抖,差点把茶杯就砸了过去,以前在电视里看过的,什么怨魂索命?鬼上身之类的恐怖剧情全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好在启寒及时出声,顺着她的眼光看向后面发呆的沐媚颜,“茹绿!”

    沐媚颜一愣,似是也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愣着干什么?快给尊者倒茶。”启寒以为她是对门人的态度不满,赶紧提醒。

    沐媚颜这才向她走了过来,把她手里的茶杯满上。她肩上的黑影,动了一下,悠悠的转过头来,似是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祝遥手一抖,瞬间冷汗直冒,那黑影的眼神却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太久,回过头去,然后慢慢的变淡消失了。

    祝遥灌了一大口茶才冷静下来,妈妈咪啊,那到底是虾米?

    再次瞅了一眼毫无所觉的启寒,其它人看不见吗?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到达梧仙派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了,仙舟虽美,但速度实在有些蛋疼。原本两人御剑的话,这样的路程,他只需两个时辰就可以到了。现在却飞了一天。

    出来相迎的是梧仙派掌门,是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。果然变成老头什么的,只是紫暮的个人爱好而已。

    飞了那么久,祝遥也没心思跟这么多人客气,挂起了高冷面具,随意点了点头。启寒也识相,连忙安排弟子带她到客房休息,打算明天再带她去看那个所谓的徒弟。

    想起沐媚颜背后跟着的那个黑影,祝遥就觉得心底渗出一股寒意,想不出那到底是什么。这个世界有修仙者,自然也有鬼这种生物,但她却可以肯定那黑影绝对不是鬼,鬼是阴暗的生物,而修仙者身上带着灵气,鬼物是不能近身的。而且那个黑影隐隐透出来的气息,让她都觉得有些发憷。

    那到底是什么?为什么会跟沐媚颜在一起?而且看它的样子,似乎跟对方很熟悉,也没有要加害她的样子。

    祝遥觉得那黑影绝对与沐媚颜重生,还有突然出现在小萝卜神识的事有关,而且还是她消除这个bug的关键。

    祝遥考虑了一下,放出了神识,并小心隐藏着自己的气息。整个梧仙派一时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沐媚颜现在用的是掌门女儿的身体,住的地方在离自己不远的另一山峰之上。

    她应该正在修练,盘脚坐在了床上,她现在是练气两层,正是需要提升修为的时候。祝遥记得梦里,她重生后修为上升得很快。区区两百年的时光,就已经结婴。

    说她没有特殊的方法,鬼都不信。

    果然,原本灵气还有规律的进入她体内的冰灵气,突然急促起来。你是被什么吸引一样,源源不断向她体内涌去。

    像是不能承受这么汹涌的灵气,她额头上渗出了冷汗,气息也急了起来,却仍然没有停止灵气的吸收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她的脸色才慢慢的缓和,而灵气的进入也平缓了起来,又吸收了一会灵气。她才停了下来,修为已经是练气三层了。

    沐媚颜张开眼睛,长长的呼了口气,嘴角这才掀起一个笑容。原本是张楚楚可怜的脸上,一时间显得有些妖媚和阴森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她没来由的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身后却隐隐的浮出一个黑影,那黑影仿佛已经跟她连为一体,整个缠绕在她的身上,上半身趴附覆盖在她身上,侧头刚好贴近在她耳边,似是说了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可惜祝遥完全听不见,她猜测黑影是在传音。

    沐媚颜不一会露出了一个开心的笑容,“我知道了,这回我一定要改变结局。”

    她又停顿了一会,似是在等黑影回话。

    半会又道,“可是明日……我必须赶在那之前。”

    她沉默了半会,突然脸色有些狰狞,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,“嗯,最多百年,我一定要结丹。那件东西,她永远也别想拿到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东西?说清楚啊喂。祝遥皱了皱眉,正想细听。突然正趴在沐媚颜肩头的那个黑影,似是察觉到什么,猛的回过头来,她只觉得一股寒意直达心底。她还未来得及撤回自己的神识,却猛的一股巨大的力量向她袭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只觉得心口一疼,喷出一口老血,神识之中隐隐做痛。

    瞬间一阵后怕,要不是她撤得及时,就不单是喷口血这么简单,她人就要交待在这了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