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一呼兽应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再次看了小孩一眼,祝遥退出了房间,其实她来这里的主要原因,是为了月寒星来的。按理说,那个bug的产生是因为她与沐媚颜的相斗,双方都有责任,所以一开始她以为月寒星也是bug。幸好,月寒星脸上很干净,没有字母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她只要专心防着沐媚颜就行了。她本来是想在这死皮赖脸的多呆几天的,最好能从根源上解决问题,但看到她背后的那道黑影后,她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那天晚上那一击,她感觉自己深深的hold不住。

    只是她身后的那个黑影,到底是什么啊?

    如果师父在就好了,可以问问他,如今也只有回去旁敲侧击问问紫暮看看了。

    祝遥唤出飞剑,想了想还是拿起一张咒纸,化成一只传音的纸鹤,交待了一句让启寒他们照顾好小孩,她先回去了,这才御剑留开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梧仙派是在一片森林的边缘,而这片森林还是妖兽的地盘,越往深处走,里面的妖兽就越多。而森林的最里面,那是妖界。传说中只有妖兽生存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有人去到过那里,因为中间有着界河,界河是一段魔法禁区,所有的修仙者到了那里,都使不出半点法力。妖兽也一样,但顶不住人家长得高大,优势上就比人类要强,一屁股都可以坐死几个人,所以几乎没有修者会去那里找死。

    祝遥原本是要回丘古派的,途中必定要路过小片的森林,刚飞过去。她又临时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因为她想起了一个剧情,并且与那片魔法禁区有关。

    于是传身就向森林深处飞了过去,沐媚颜重生后,之所以能与月寒星对抗,除了修了魔的胥松之外。还有另一个大助力,就是那个落难的仙人,后期虽然还是没顶住天道,陨落了。但留下的那些仙器仙丹,可是帮了她很大的忙。

    那些都是属于上界的东西,杀伤力那叫一个惊人。而当初毁了丘古派的就是其中一件叫业火的法器,可以放出黑色的火焰,而且还不能用术法熄灭。遇风则然,而丘古派就是被这火烧了一天,弟子无一生还。就连海平面都下降了不少。

    而附身在小萝卜身上的沐媚颜。却认为这样做很应该,美其名曰替她身体的原主人报仇。

    都灭了人家满门,这不是报仇,这是恩将仇报吧。

    她也是祝遥拼死都不想让她夺舍小萝卜的另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这片森林很广,她全力飞行,也花了一个时辰才到达边际地区,远远的就看到一条银色的大河出现在了眼前,祝遥还来不及感叹它的波澜壮阔。气势如洪。

    她就瞬间叭叽一下从空中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我k,她都忘了这里是魔法禁区了。

    心底一阵压抑的闷痛,身体顿时变得很沉重。这种感觉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过了,祝遥只好又认命的退回几步,刚刚一动,她全身压力瞬间就轻松了,力量又回到了身体里。

    好神奇的地方。

    祝遥瞅了瞅前面的沙滩,河岸上堆了很多枯枝败叶。隐隐还有不知什么品种妖兽的骸骨。她记得沐媚颜是在金丹之后,来到这个沙滩。然后天下就掉了块玉佩下来,而那玉佩中就有那位落难仙人的残魄。

    她本来是想。在这里布下几个往生咒,等那玉佩一掉下来,阵法直接就送那仙人投胎去了,自然他也没机会把仙器仙丹送人了。

    但这里河面这么广,鬼才知道那个玉佩会掉到哪里去啊。

    祝遥感到深深的忧伤。

    正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突然背后┗|`o′|┛嗷~~一声窜出一只妖兽。

    一双血红的眼睛,紧紧的盯着她,一边还在哗啦啦的流口水,仿佛看到什么美味一般。

    居然是一只九级的妖兽。

    实力与化神初期的她,不相上下。

    当然理论是如此。

    实际上,祝遥一放出自己的气息。

    那妖兽喵呜一声,像是被吓到一般,趴在了地上瑟瑟发抖,而且还好死不死的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,一般要咳不敢咳的样子。长长尾巴拼命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妖兽都这么蠢吗?

    祝遥默默想起了某只二缺,好吧,都是这么蠢。

    她现在没有心情理这只傻缺的妖兽,只是盯着前面的一片浅白的河滩,想着怎么样才能永久掐断女配金手指的想法。一时间也忘了把全身龙威给收回去。

    回过神来的时候,成片的妖兽,黑压压的坐了一片,祝遥猛一回头,吓了一跳,还以为自己转头的方式不对。

    这群妖兽到底从哪里冒出来的?

    妖兽只中走出一个儒雅的白衣男子,态度躬敬的向她深深的鞠了个躬,“主上,不知唤我等前来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“谁叫你了!”祝遥自己都吓一跳好不好?

    那男子却突然脸色一红,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,才道,“我等是感觉到主上的气息,才……不知主上有什么吩咐,属下必定在所不辞。”

    男子双眼发亮,露出一个跟以前芝麻一样一样的眼神,嗑了药一样的一脸兴奋。就连他身后那群妖兽也一样,虽然都是一副恭敬顺从的样子趴着,但双眼都是直勾勾的看着她,亮闪闪有没有,闪闪发光有木有?

    主上,快看我,快看我。

    祝遥嘴角一抽,一头的黑线,瞬间满心的吐槽,不知从那说起,在所不辞个鬼啊!

    “主上……”那男子见她不说话,突然趴叽一下跪了下去,整个人都快贴到地上了,一脸激动的道,“小人名叫辰宁,自小无依无靠,请主上收留小人伺候在身边。”

    此话音一落,周围齐唰唰一片的兽眼,全瞪向了他,个个一副狠不得掐死他的眼神。无耻小人,居然说出这么失礼的话,但是为啥它们怎么没有想到呢?

    咬牙切齿ing……

    辰宁也转头瞄了身后的兽群一眼,挑衅的一笑,老子就是说了,有本事咬我呀。主上,再看我一眼。

    祝遥嘴角一抽,看向那个还贴在地上的人,你骗鬼呢?哪只妖兽是有依有靠啊喂!

    叹了一口气,她现在也猜出,这只自称辰宁的人,最少是只十阶妖兽化形的。

    祝遥把身上的气息一收,向这黑压压的兽群一挥手,“你们各回各位吧,我没什么需要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祝遥瞬间感觉到全场的低气压,和哀怨的气愤。半会妖兽们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开始爬起来,磨磨蹭蹭的挪动步子,好似在等她改变主意一般。

    或许是靠近妖界的原因,这森林的妖兽大多强大,就这群里就有七八只十阶,其它的最少也是八阶的妖兽,除了已经化为人形的辰宁以外,其它都是高大如楼的兽形,移动起来像座山一样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悄悄蹲在自己身后的。

    祝遥叹了口气,瞅了瞅眼前的沙滩,突然有了个主意,竟然玉佩是掉在这个沙滩上的,那如果没有沙滩呢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祝遥一出声,那群正在散开的妖兽,瞬间就趴回来了,眼睛顿时比之前更为雪亮了几声。

    “主上有什么吩咐?”辰宁甚至蹭到了她身上,一副恨不得上来抱大腿的样子,被她冷冷一撇,又乖乖的退后几步,再次跪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呃……也用不着这么规矩吧?

    “我的确有件事要麻烦你们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下面一片的回应声。

    “主上,请说。”

    “主上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万死不辞。”

    “嗷~~”

    祝遥一头黑线的瞅着这群热情过头的妖兽,虽然明知道它们是因为自己龙族血脉的压制才认她为主,心底却仍无法放松警惕,必竟她之前可以有过被妖兽差点咬死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,我只是见这河面太窄……”祝遥开启睁眼说瞎话模式,“咳咳……这么漂亮的一条河,却有这么丑的河滩,觉得实在影响美观,所以想把河滩挖深一些,宽张一下河面而已。”

    一说出来,祝遥都觉得这个理由纯属鬼扯,而且那边是魔法禁区,她自己都不想进去,别说是这群妖兽了,有人响应才怪吧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主上说得太有道理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早就看这河滩不顺眼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丑死了,简直不配称之为河滩。”

    “丑得太影响心情了,挖了它!”

    “对,挖了它!”

    祝遥,“……”。

    擦,你们这就信了,说好的节操呢?三观呢?别以为你们不是人,就可以这么轻易抛弃它啊喂。

    祝遥几乎要扶不住掉落的下巴,那群妖兽们却自动自发的走向河滩,开始挖沙子了,而且一个个像是跟河滩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,刨得那叫一个卖力。

    就连那叫辰宁的也一个跳跃跑了过去,落地却变成一头巨大的四爪妖兽,两只前爪一伸,开始用力的刨坑。

    杀时一片尘土飞扬,刚刚宁静得完全没有声息的沙滩上面,到处都是兽影。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不要刨太深了,跟河底差不多就行。”祝遥忍不住嘱咐了一句。

    接着一片嗷嗷嗷的响应声。

    祝遥觉得心情很微妙。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