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五章 师父你好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妈蛋,她总算知道为什么那群妖兽没有追上来了?这里根本就不是出路。

    这从上到下一片漆黑的景象,她也不是第一次看到,这丫的明显就是“绝断之地”嘛,上次她在“识云启”的时候被强制重生的地方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是这方世界的尽头。

    心塞!

    “主人?”芝麻也傻了眼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“我们先回去。”只能另找出路了。

    祝遥欲哭无泪转身往来时的方向飞,却突然感觉一股巨大的压力袭来,直接把三人从天空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k!”

    祝遥只来得及骂了这么一句,就直接被死死的压在了地上,而刚刚还安静的黑幕,像是突然张开了大口一样,疯狂的向这边移动,所到之地的所有东西,都被那黑色吐噬,然后消失在一片黑暗里。

    树木,地面,剩至连空气也是,正在一点一滴的消失。

    三人根本来不及躲避,她们离得太近了,而这边压制的力量又太大,根本反抗不了。这可不是仅仅是威压可以形容的,断绝之地是世界的尽头,里面是天道规则,只要身在这方天地,就必会受它的压制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黑幕快要漫延到她的尾巴尖了,而芝麻也被压制着吐血,月影早已经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样下去不行,芝麻她可以收入神识当中,但月影是人,而且还只是一个五岁的小孩,是因为她的原因,他才会来到这里的。如果被吞噬。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他才刚刚来到这个世上,什么都不懂,甚至她都没来得及教他说话,空白得像一张白纸,怎么可以死在这里。

    祝遥紧了紧爪子。再次恢复成人形。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体积减小的原因,那股压力顿时小了很多。

    可她仍是站不起来,只能一点点的爬了过去,抱起了地上的月影。

    “芝麻……回复成人形。”

    芝麻愣了一下,也变回了那个娃娃脸的少年,坐在她的旁边。

    黑幕已经开始爬上她的身体了。祝遥一咬牙,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,只能拼了。

    瞬间放出自己全部的神识,形成一个半透明的光罩,笼罩住三人的身体。护在里面。

    那黑幕已经把她们整个吞噬进去了,她感觉到自己神识被撕裂的痛苦,那感觉像是痛入了灵魂一样,可以让人分分钟崩溃,但她就是不敢撤掉那个光幕,无论那痛有多么让人无法承受。

    她也只能在心里,默默的告诉自己,不能退。不能退。

    那痛持续在加深,慢慢的就开始麻木了起来,就连意识也开始模糊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过了多久。她陷入了一片混沌当中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祝遥闻到了一片花香,清清浅浅的特别好闻。她瞬间开眼睛,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简陋的木板床上。这应该是一间小屋,简单得只有一块木板,她的身上盖着一块泛着银光的轻纱。

    她用手摸了摸,柔滑如水。

    祝遥呆了两秒。低头看着自己已经焕然一新的衣服,居然是嫩嫩的粉色。有些熟悉。她已经很多年没有穿着这种颜色的衣服了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却没有任何不适。连丹田也已经隐隐有了灵气停留。

    祝遥下床,走出了屋子。发现眼前却是一片一望无际的桃园,她刚刚闻到的香味就是桃花的。

    正值开花的季节,满目都是一片桃红。风一过,满天都是桃色花雨。

    祝遥忍不住走进了那片桃林,刚行几步前面却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他背对着她而立,白衣如雪,不染纤尘,一手背于身后,指尖修长,似是上好的美玉,让人忍不住想把玩在手中。

    察觉身后的动静,他缓缓转身,入目的那张脸,似是上天最完美的杰作,一笔一画都是精心绘制,多一分则满,少一分则缺。他神色清淡,薄唇轻抿,即使什么都不说,也美让人想为他贡献所有。

    祝遥第一次知道,一个人也可以美成这样。

    心扑通扑通的传来一阵骚动,她管不住自己轻轻上扬的嘴角,这样的绝世美男子,必须得去搭个讪啊。

    “大侠,你缺腿部挂件不?”

    男子眉头轻拧,神色又冷了几分,认真的道,“说人话!”

    “我想抱你大腿。”

    他愣了愣,似是犹豫了一下,然后缓缓的……伸出了一条腿,来抱!

    祝遥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好吧,这种天上地下独此一份的呆萌。绝逼是她师父,没错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玉言神色这才缓了一些,轻轻了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

    瞅了瞅两人间五步左右的距离,似是确定她不会继续走过来了,所以他自己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阵清风起,飞舞的桃花片片掉落,看着那个在花雨中走过来的人,美得让人窒息,似是天仙下凡。

    好吧,也的确是天仙下凡。

    祝遥反应过来时,已经被玉言一把揽进了怀里,她又闻到了那股带着点凉意的熟悉清香,直到此时她才有些相信这一切。

    伸手回抱了过去,“我又见到你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玉言应得简单,把她拉得更近一些,直到完全把徒弟圈进了自己的怀里,自飞升起,心底那块空落落的地方才总算补完全了。

    两个人都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的抱着。

    直到……

    祝遥手酸了。

    嗯,虽然在桃花林中约会什么的,的确浪漫得很,但也顶不住一站就是几个时辰啊。偏偏只要她一动。师父就像只护崽的母鸡一样,又把她压回怀里。

    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已经四个时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再抱下去,我手要断了。”

    玉言低头给了她一个胡说的眼神,“你有化神期修为。”

    化神期也会手酸啊!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祝遥叹了口气,“虽然我有时间。但你除了抱抱以外,能不能干点别的?”

    玉言一愣,像是想到了什么,脸上闪过一丝红昏,耳根以诡异的速度开始泛红,眼睛亮了几分。然后缓缓的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噢噢噢……祝遥一阵激动,万年的木头终于开窍了。

    果然,玉言再次以迅雷不及掩耳盗玲儿响叮当之势,对准她的嘴唇,用力的叭叽了一下。亲完还回味似的抿了抿嘴唇。

    然后,祝遥牙就掉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掀桌,谁家接吻还带灵气的?

    老子要跟你分手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醒来的那一刻,祝遥真的以为自己是5.0上线了,按照重生以来一贯的尿性,她的修为估计又强制提升一个档次,而化神之后自然就是飞升。加上醒在那么一片的桃园,也很符合仙境的设定。

    可惜某师父无情的打击了她的自信心。

    “我这次是下界。”

    虾米?师父你不用安慰我的。反正已经死习惯了,承受得住啊。

    想起重生后遗症,祝遥调动了一下自己的灵力。发现虽然不算很充沛,但好歹还是有灵气的。她没有死!

    “那芝麻和月影呢?”

    玉言皱了皱眉,似是不满意她这么紧张外人的样子,看了一眼不边处的别一个茅屋。祝遥神识探了过去,果然发现芝麻和月影正躺在屋内的木床上,似是已经陷入沉睡。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师父是怎么找到我的?”

    玉言掏出一卷黑色的古卷,淡淡解释道。“你身上有我神识印记,下界后。我发现你被封印在此物里,所以便顺手把你拉了出来。”那卷上的封印很强力,他也是废了一番功夫,才把她拉了出来。只是他没想到,能看到她奄奄一息的样子。

    本以为,以她化神期的修为,下界没有人可以再伤到她,所以他才放心的飞升了。可这个蠢徒弟,一不盯着就可劲的作死,总觉得必须得再盯紧才行。

    “这回我下来,是来带你上界的。”玉言说出了自己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啊咧?”祝遥愣了一下,“可是我才化神初期……”现在就飞升,科学吗?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自己才化神?”玉言眼神微眯,凝出个鄙视的表情,“我本以为以你的资质,化神到飞升,顶多两千年足已。可如今已经一千多年过去了,你却还停留在化神初期。”他在天上提心吊胆,苦苦等了这么久,就怕这个蠢徒弟又做了也什么蠢事。万不得已下界,却发现她压根没有想要飞升的心思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旧的麻袋,“一千年?怎么可能?”她数学没学错吧,明明距离师父飞升的时候,顶多才过了二十多年。撑死算三十年。那一千年的时间到底从哪算出来的?

    “一千三百七十六年。”五个月零三天,他已经好心的把零头去掉了。

    祝遥瞬间有些混乱,按理说就算她重伤,疗伤也用不了这么久的时间。除非……

    祝遥低头看向玉言手中的那个卷轴,除非那卷轴里时间,与外面的时间流失速度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师父,你看得出卷轴上的是什么封印吗?”(想知道《我家徒弟又挂了》更多精彩动态吗?现在就开启微信,点击右上方“+”号,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,搜索“wang”,关注公众号,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!)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