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七章 不受控制的剧情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嗯。”祝遥重重点了点头,这次不用他偷香,直接凑了上去印在了他的唇上,紧紧的抱着。直到他的身形越来越淡,留在一句,“有事随时唤我。”最后消失在那光柱之内。

    祝遥站在原地,手里多了一物,而且还是她分外眼熟的玉坠,祝遥忍不住掀起了嘴角。抬头看着已经再次恢复平静的天空,良久良久才缓缓低下了头。

    走回自己的屋里,觉得有点冷清,拉起床上那匹之前盖在她身上的轻纱,这才后知后觉的后悔起来。

    妈蛋,刚刚多好的机会,她居然就这么错过了,好不容易见到师父一回,不应该分分钟推倒他的节奏吗?她居然只记得跟他聊大道理,把最重要的忘了!

    师父,你回来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祝遥在这片桃园中,整整待了七天,芝麻才醒过来,一个月后,月影才睁开眼睛。当初在断绝之地,三人都受了伤,最重的却是她,但由于师父关系,她的伤已经完全全愈了。

    这一个月来,她也没有闲着,而是真的努力在修行着。她隐约觉得现在情况肯定不乐观,就连师父都感觉到下界来提醒她了。可见她在卷轴里的那一千年,世间已经发生了很多事。她虽然是化神期,但在那个黑影的手下,却不堪一击,如果她不继续修练,别说是保护身后的人了,就连自保都是问题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沐媚颜和月寒星的撕逼大战,绝对已经进行到白热化了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。决定还是先回玉林派去,她决定把黑影的事,告诉紫暮,让对方早做准备。必竟丘古是修仙界第一门派,加上自己当初在神识阻止沐媚颜夺舍之举。肯定招来了她的怨恨,明里暗里的算计。

    已经决定了,祝遥就没再停留,让芝麻进入神识,再抱起月影就往丘古派的方向飞去。她急着知道现在的情况,御剑的速度自然也就快了不少。

    却在路过一处狭谷的时候。感应到自己神识的触动。祝遥愣了一下,转头看向下方其中的一个山洞,总觉得那里有什么在召唤她。

    可是她急着回玉林峰,不怎么想耽搁,正要飞行而过。后一想,还是调转回来往那方山洞而去。

    此后的时间,她无不庆幸自己回了头,才避免了一场悲剧的发生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简单的山洞,四处没有任何的灵气聚集的样子,可是进到里面,却是满洞邪修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个穿着青色衣衫的猥琐男子,正半跪在地上。下半身的衣物已经褪尽,只露出两腿之间那恶心的物什。而他的身下正压着一名,明显重伤在身。衣着白衣的女修,而那张脸……

    小萝卜!

    祝遥顿时觉得心底升起一股无边的怒火,扬手一挥,带着重重灵气的风刃就朝着那邪修挥去,直接把那邪修压制在了墙上,掌中聚集起雷光。直向他的丹田,血海与元神攻了过去。直接废了他元婴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那男子闷哼一声,大口大口的吐着血。却被她的威压直接压在了地上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“小萝卜。”祝遥走近地上已经衣衫不整的徒弟,手都忍不住有些颤抖了起来,还好……还好……还好来得及,还好她没有直接飞过去。

    玉萝似是意识已经有些模糊,缓缓的转头看了她一眼,呢喃出声,“师……父?”

    下一瞬,已经陷入了昏迷。

    祝遥又是心疼,又是后怕,把手里的月影交给芝麻。连忙帮她把衣服一件件系了回去,直到穿妥当了,才扶起已经晕迷的徒弟,转头看了地上的邪修一眼。

    指间一动,直接收缴了他的犯罪工具,顺便震碎了他的灵根,这样的人修为再高,也只是个强/奸犯而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玉萝醒来的时候,是在自己的床上。不是她睡了近千年的那张软塌,而是那张平实的木板床。她回来了?

    玉萝瞬间有些晃乎,心底却传来一阵心裂的撕痛,这些年发生的事,像是一场梦一样。她都不敢相信,就这样结束了,而且还是那样的方式。

    她突然神色一变,那个邪修……

    她连忙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,却发现完全没有任何异样,而且她昏迷前,好像看到了……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玉萝猛的坐起,冲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院子里一个女子正在饮茶,她一身粉色的长衫,干净得没有半点尘埃,却只有一头长发松松垮垮的搭在肩上,她爱干净,去尘诀用得比谁都勤,却不善打理自己的头发,每次挽的发髻都是半死不活的样子。

    小时候,她每到出门,总要拿糖哄着她,帮自己挽发。她还贪吃,却讨厌用清体之术,宁愿自己用灵气养出各种蔬菜瓜果,哄骗她做各种好吃的给她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她很护短,每次她被人欺负,她比自己还急。想方设法的,帮她欺负回来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这样的她,却突然消失了,一走就是千年。

    “师……父……”她有点怕,万一不是呢?

    祝遥转过头,嘴角拉开长长的弧度,扬了扬手打招呼,“哟,小萝卜醒了。”

    玉萝觉得眼前的画面突然模糊了起来,像是堆积在心底的压力,一瞬间找到了宣泄的出口,眼泪不受控制往外流。

    这到是把祝遥吓了一跳,“你怎么了,这是?哭什么?”

    玉萝却怎么都止不住,越来越多的眼泪奔涌而出,再也忍不住,哇的一声扑了过去,抱住自己的师父,哭那叫一个肝肠寸断,日月无光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没事了,别哭,别哭。”祝遥顿时也有些慌了,难道遇上邪修的事对她打击太大了?

    “师父……师父……师父……”玉萝却越哭越激动,泣不成声的喊着她,“你怎么……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出了点事。”唉,谁知道一晃就过去了千年呀。祝遥拍了拍她的背,试图稳定她的情绪。这小萝卜,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哭得这么伤心过,就算以前因为灵根被人看不起的时候,也没这样。到底是自己带大的孩子气,看得怪让人心疼的。

    玉萝这一哭,就整整哭了三个时辰才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一直站在旁边的月影,站得有些累了,兴许是带着他这么多天,让他有了些领地的意识。自己爬到她的腿上,顺便把抱着她不放手的玉萝给挤开。

    玉萝这才停住了那如洪水泛滥的眼泪。

    祝遥见她总算平静了一会,给她倒了杯灵茶递过去,这才顺口问道,“到底发生了什么?你怎么会独自一人。胥松呢?他没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刚还神色有些缓和的玉萝,脸色瞬间苍白,就连拿着茶杯的手都抖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祝遥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,“怎么了?他出事了?还是蓝翔派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“没……没有。”玉萝喝了口茶,脸色却更加难看了起来,“蓝翔派挺好的,他……也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祝遥神色一沉,直直的看向小萝卜,“他负了你。”她用的是肯定句。

    玉萝手一抖,茶杯顿时掉在了桌上,带着灵气的灵茶流了满桌。玉萝一脸慌乱的擦拭道,“我……我不是故意的,师父您别见怪。我马上……擦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萝卜!”祝遥胸中顿时升起一股无名火,一把拉起脸色苍白得像张白纸的徒弟,“我陪你去,阉了他。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祝遥最近有些烦恼,一千的时差,回来后却发现物是人非。很多事都开始偏离了本来的轨道。例如像小萝卜,例如像胥松。若是在以前,打死她都不相信,胥松会移情别恋。当初他们俩在一起的时候,她可以看得出胥松对萝卜是真心的。可是再深的感情估计也经不起时间的磋磨,对于她来说自己前天才把萝卜交给胥松,第二天他却弃之如履,所以她才这么愤怒。想去找他算账。

    可是玉萝却不肯,甚至为了这事跪在她面前,求她原谅。她才想起来,对自己只有一天,可对她们来说却已经过了千年了。

    唉,她又能原谅她什么?明明她自己什么错都没有。这会她到是有些后悔自己把萝卜教得太好了,让她连怨怼都没有,更别说是恨意了。

    更后悔的是,当初自己轻易放任了两人的感情,还推波助澜过。

    “竟然他心里已经没有我的位置,即便是强求来,又有什么意义?”萝卜淡淡的说着这句话,明明在她心里,永远都是个小孩的她,实际心底却似已经经历了苍桑。

    祝遥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了,感情的事冷暖自知,外人根本插不上手。说到底当初她干嘛脑抽啊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”祝遥长叹了一声,心情闷闷的,掏出师父留下的那个玉坠,轻轻唤了一声,“师父。”(未完待续)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