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八章 你怎么骂人呢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玉坠发出微微的白光,不一会像是立体投影一样,玉坠的上方出现了一个缩小的,白色的身影,仍是习惯性的冷着一张脸,看向有气无力趴在桌上的徒弟,忍不住抬手摸了摸她头顶,却只能触到一片虚空。声音不觉就软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祝遥撇了撇嘴,“徒弟失恋了。”

    玉言一愣,刚刚才柔软下来的眼神,突然凌厉了起来,隐隐还冒着几分冷气。失恋?她什么时候又再恋过了?

    于是寒气……四溢。

    祝遥手一抖,要不要突然变得这么可怕,“我是说我徒弟,我徒弟,就是当初你帮我收的那个小孩,你徒孙。”

    玉言停了一下,冷气瞬间消失得干净,兴趣缺缺的应了一声,“嗯。”徒孙什么的,好想和他没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“我原本救了个孩子,看他跟玉萝之间互有情谊,才把她许给了他。”祝遥回忆起当初的事,也隐隐觉得自己太冲动了,本来以为还有时间再考查一下,没想到这放任就过了千年了,“可如今,那孩子却喜欢上了另一名女子。”据萝卜所说,那个小三,还是胥松自己救回来的。

    玉言皱了眉,“竟然有情谊,又为何会喜欢上别的女子。”这对他来说有些荒唐。

    “他说对玉萝之间,只是兄妹之情而已。”在他所谓真爱出现后。

    “借口。”玉言冷声道。

    祝遥不禁也苦笑出声,没想到师父这个原本没什么情商的人,也看得出这只是对方变心的借口而已。可自家徒弟却还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玉言风淡云轻的开口,“阉了他!”

    咳咳咳……祝遥被他的话呛到了。目瞪口呆的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某人,师父你说了啥,你冰清玉洁的形象呢?

    呃……好吧,她们果然是师徒,“可是……这必竟是玉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打他个生活不能自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暴他菊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师父告诉我。这些话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啊喂?还我那个冰清玉洁纯纯哒师父啊。

    他却只缓缓转头瞄了她一眼,那眼神分明在说着:你不是也这么威胁我的吗?

    她有罪!

    祝遥掩饰的咳了好几声,这才从已经画风清奇的师父面前找回了理智这种东西,“其实我想让师父教我练器。”本来只是想找师父抱怨几声诉诉苦,谁知道画风转得这么快,还是回归主题的好。

    “练器?”玉言皱了皱眉。“你如今应该尽快提升修为飞升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年轻嘛。”祝遥呵呵一笑,不想又陷入之前那场争论里,又想起了那个黑影,“师父您不是说过那黑影之所以跟在沐媚颜身边,是因为与她签订了血契的原故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玉言点头。“血契与原主相生,而五行法术虽然有一定的伤害,但大部分只会作用在宿主身上。想必那人定会在宿主身上做手脚,在自己未被驱散时,并消除所有伤害。所以无法从原主身上驱除。”

    “那强行从外面分离呢?”

    玉言一愣,似是对她的想法震惊了,半会才道,“外面分离此法看起来虽然可行。但是这世间的法器,就连最峰利的玄冰寒铁所造之法器,也不一定可以起作用。而仙器又……”

    “师父我想试试。”她已经确定。沐媚颜手里最大的金手指就是那个黑影,也是她成为bug的关键,消灭了那个黑影,就算她是重生的又怎么样,她重生的是灵魂,又不是商智。她就不信前世完胜她的月寒星。会压制不住她。

    师父说的让她尽快修练的方式,她以前也想过。必竟她根本顶不住那黑影的一击,只要提升自己的实力。才有一拼之力。可是就算她再怎么修练,她也没有把握在飞升之前可以有打败对方的实力。而且照师父透露出来的信息,就连上界的人,对那黑影也彼有几分忌惮。她又凭什么认为,自己一段时段的苦修,可以拥有比上界仙人更强的实力呢?

    竟然正面赢不了,她也就只能耍点小聪明了。

    祝遥正想把自己的打算告诉玉言,门却突然被推开了,一道蓝色的身影,瞬间窜了进来,扑进了祝遥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月影?”祝遥看着已经死死抱着自己的小孩,有些无语。顺手就把师父的玉坠收回了储物戒指。

    玉萝这才急忙的跑了过来,脸上闪过几丝为难的神色,“师父,月影他……非要找你。我拦不住。”

    祝遥长叹了一声,顿时有些头疼,这小朋友,不会有恋母情结吧,自回来后就一直粘着她,一刻都分开不得。

    “没事了,玉萝,你先去练功吧。你跟她好好说说。”这样下去可不行,她马上就要闭关学练器了,练器最忌分神,练制一个法器,一年两载不出关是常有的事。哪有时间时刻盯着他。

    弯腰把月影抱起来,放在旁边木板床上,再顺手勾了把椅子过来,坐在了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月影,我有事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月影却没有听见一般,扬了扬手就要往她怀里扑,却没有发出半点的声音。

    祝遥这才想起,他根本还不会说话,这怎么沟通啊喂?

    “月,影!”祝遥把他扶正,指了指他的小胸膛,决定还是从先教他说话开始。

    他歪了歪头,小脸仍是没什么表情,显然是没有明白。

    好吧,祝遥一头黑线,又转手指了指自己,“我叫,祝……遥,吱呜祝,依噢遥。祝……遥。”

    月影仍是愣愣的,嘴角动了动。似是终于明白了什么,半会才发出了一个,“要”的音。

    或许是太久没有开过口,他的声音格外的沙哑,不细听还听不太真切。

    他肯说话。已经算是莫大的惊喜了。不得已带他经历了这么多事,她还真怕他就这样患了自闭。

    “祝……遥,祝遥。”祝遥只能重复的一遍遍的教。

    “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遥,依噢遥,遥!”

    “要……遥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就是遥。”祝遥激动的亲了他一口。趁着这股劲,多教教,再次指了指他自己,“月,影。依约月,嘤引影,月影。”

    月影这回却不说话了,好似对自己的名字完全没有感觉一样。祝遥有些着急,再次指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祝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遥”

    再指向他,“月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无声。

    囧,就这么不喜欢自己的名字吗?祝遥没办法,只能从基础的开始教。“我叫祝遥,比你大,所以要叫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遥”他仍是只会念这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叫。姐姐。”祝遥仍是指着自己。“姐……姐。”

    月影皱了皱眉,半会才抽动嘴角,“接……”

    “姐!”祝遥再次纠正,放慢语速,“姐,姐。”

    “姐。”他总算说出了正确的读音。只是音调仍有些怪怪的。

    祝遥却已经很满足了,就这一会。学了两个字,决定帮他巩固一下。“跟着我念,祝遥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祝,遥,姐,姐。”

    月影这回到是真有些急了,嘴角挪动了几次,才缓缓的吐出两个字,“遥……姐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掀桌!你骂谁呢?

    你才窑姐,你全家都窑姐!

    这么久不说话,怎么开口就骂人呢?祝遥突然有种搬起了石头砸中了自己脚的感觉。还砸得……有点痛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祝遥已经回来两天了,玉萝表面看起来挺高兴的,但眉宇之间仍是时不时会透出几丝哀伤来。祝遥知道她还没有从胥松那段失败的感情中走出来,只能偶尔把照顾月影的任务发给她。也好分分心,不让她老沉溺其中。

    今天祝遥决定带她去紫暮那里坐坐,必竟他们是小萝卜的父母,总能开导她一二。

    虽然对她来说,紫暮也只是她几天不见的故人,可是实际却已经过了一千多年了。紫暮仍是那个老头的样子,可是身上的灵气,却不如以往那般凝实。

    祝遥看得心间一紧,她可以看得出,他时间已经不多了。元婴的寿元有限,可紫暮却因为门派的事废了太多的心思,一直没有参透进入化神。

    祝遥看着那团聚一起,一脸欢喜的一家,突然有些心酸的感觉。紫暮对她的回来,到是显得格外高兴,“小师叔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丘古派如今终于也有三位化神尊者了。”

    “三位?”不是四个吗?

    紫暮脸上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,叹了口气,解释道,“小师叔有所不知,两百年前,羿冉尊者在飞升雷劫时陨落了。刚巧您又失踪……”紫暮没有继续说下去,但意思到是不言而愈,丘古派之所以有着修仙界第一门派的成就,大部分原因是因为派中有四位化神期的尊者,可是眼看着四位,瞬间少了一半,对丘古派来说的确是个不小的打击。

    想起羿冉,祝遥没有太多的印象,只记得是个很和气的中年男子,出场的时候,经常乘坐一朵玉莲。她与他到是没有过于深交过,却没想到一转眼,他就已经陨落了。

    与他一比,祝遥不免有些汗颜,她做为丘古派的化神尊者,只是顶着个虚名而已,却从未认真为门派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师叔,不知今后有什么打算?”紫暮问。

    “我打算闭关一段时间。”今后能不离开丘古派,她还是尽量呆在这里吧。

    紫暮果然露出了一丝笑意,“师叔能在派内自是更好,据传梧仙派如今也有两位化神尊者,与我派持平,如今师叔已经回来,自然就不必忧心了。”

    梧仙派?那不是沐媚颜在的门派吗?看来和剧情里一样,启寒已经突破化神了。

    祝遥正打算打听一下详情,却有弟子突然进来通报——蓝翔派掌门携弟子求见。

    蓝翔派……掌门?开什么玩笑?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跟大家交个底,明天开始,估计要出国一趟,时间大概是七天,下月7号晚上,或是8号上午回来。这段期间我设置了自动更新,存稿不多,所以只能一天一章了。中间如果有打赏之类的,请容我回来后再补更。么么哒~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