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十九章 胥松退亲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哈哈哈哈……原来是胥儿来了。”紫暮却显得格外开心。

    祝遥整个人都惊呆了,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“此蓝翔派是七百年前新崛起的一个修仙门派。”紫暮见她发呆,以为是不识这个门派,连忙解释道,“这个门派虽然建立不久,人数不多,但是颇有实力。特别是在上次‘识云启’秘境中,他派中进去的八十名弟子,获得大量资源,居然无一损伤的回来了。这才在修仙界中有了名声,特别是这几百年来,每次的门派大比的前三,必有一名是它派中弟子。”

    紫暮一脸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叹。

    祝遥愣了一愣,转头去看旁边的玉萝,见她缓缓的点了点头。原因这个蓝翔派,就是她建的那个萝卜坑,来的人是胥松!可是他啥时候成掌门了?她这个过期掌门怎么不知道?

    “师叔,可是要随我去看看?”紫暮一脸的兴奋,想了想含着几分歉意的道,“不瞒师叔,您一走就是上千年。九百年前,这胥松掌门来向小女提亲,我见他是个可塑之材,又真心对小女,就自做主张定下了这门亲事。未来得及通知师叔。”他虽然是玉萝的父母,但修仙界自古以师徒传承,讲究的师命为尊,特别像选择双休伴侣这等终身大事,按理是需要亲传师父同意才行的。

    祝遥看向旁边一脸痛苦的玉萝,脸色顿时有些黑了,她到是才知道,玉萝跟胥松还有婚约在身。他居然这么名目张胆的就劈腿。顿时有些气自己当初真是眼瞎。

    “好,我随你去看看。”她到要看看,一千年的时间,让胥松长成了怎样的一头白眼狼。“小萝卜,你随我一块。”

    玉萝脸色发白。却还是点了点头跟上。

    祝遥想了想,给自己施了一个障眼法,隐藏自己的身形。紫暮虽然有些奇怪,但一想,估计他是想考察一下自己的女婿,也就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她们在大殿坐了一会。一伙人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。为首的果然是胥松,他相较于之前高了不少,褪去了几分青涩,多了几分沉稳,周身有凝实的灵力流动。那灵力与普通的又不同,隐隐还夹杂着什么,祝遥看不太出来,就是有种不和皆的感觉,细一看,他居然已经是元婴后期的修为。

    跟在他身后的也是一群熟人,正是萝卜,一二三四号。他们都已经长大了。以前觉得萝卜们都长得差不多,这一看之下,却觉得各有各的特色。修为全是元婴初期。

    祝遥一转眼。视线落在了胥松背后半步距离紧依着他的一个女子身上,看清她那张脸的时候,祝遥瞬间有种吞了苍蝇的感觉。

    沐媚颜,为什么这个bug会在这里!

    “见过紫暮真人。”胥松抱拳行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闲婿不必多礼。”紫暮乐呵呵的上前一步,一脸的笑意,刚刚玉萝还未来得及把两人之间发生了问题的事告诉紫暮。“都是自家人,来来来。坐坐坐。”

    胥松脸上闪过一丝尴尬,就连他身后的人。脸上都露出了几分愧疚之意。转头看向前方站在紫暮旁边的玉萝一眼,沉声唤了一句,“玉萝……”

    玉萝皱了皱眉,转开了头。

    胥松叹了口气,拉着身后的女子,坐在了一边,他这样护着别的女子的举动。让紫暮生了几分不满,却又强压下心底的怀疑“胥儿,不知你此次来丘古派是为了?”

    胥松脸色更加的为难起来,一时不知如何开口。旁边的沐媚颜却轻轻拉了他一下,胥松这才回头给了她一个笑容,这才下定了决心,“在下今日来,是想……解除与贵派玉萝的婚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紫暮这回是真的惊住了,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他,“这……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胥松的脸色更加的难堪,再次看了一眼旁边的沐媚颜,“紫暮掌门,当年是我不懂事,错将姐弟恩情当成感情,耽误了玉萝姑娘,还好及时醒悟,请您见谅。”

    紫暮脸色瞬间黑如锅底,紧了紧身侧的手,巨大的怒气涌了上来,让他恨不得揍他一顿,醒悟?他把自己女儿当什么,什么魔障吗?还得等他清醒。女子名节尤为重要,他今日这一退婚,对玉萝会有多大的影响,他有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虽说两人定亲当时并没有告之各门派,但玉萝这些年一直呆在蓝翔派的事,整个修仙界都是知道的,不难猜到两个间有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胥掌门。”紫暮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稳住自己快要暴发的脾气,“当日你上门提亲,可不是这样说的。你信誓坦坦的保证会好好待我女儿,决不负她,我才把女儿交给你。可转眼间你却反悔了,你当我紫暮是谁,我的女儿就是让你这样白白糟蹋的吗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?”胥松有些急了,本来此事就是他理亏,说得再漂亮也只是狡辩而已。

    “不是这个意思,是哪个意思?”紫暮冷哼一声,眼神税利的看向旁边那个柔弱的女子,一股威压就放了过来。“我看是这个妖孽作怪才是。”

    沐媚颜虽然有元婴修为,但必竟只到中期,一时承受不住元婴后期的威压,退了两步。胥松立马心疼了,一把抓住她的手,解除了她的不适,顿时也有些火气了,“紫暮掌门,你这是何意?此事与颜儿无关,你又何必对她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紫暮冷哼一声,只是放了个威压,他就紧张成这样,说与她无关,谁信?

    一旁的沐媚颜顺势依进胥松的怀里,眼里闪过了一丝什么,却又立马换上了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,却突然转头向后方的玉萝道,“玉萝姐姐,都是我不好,求你们不要为难胥哥哥。我知道我不该跟你抢胥哥哥,可是……可是感情的事是不能勉强的。胥哥哥一直把你当姐姐一样,照顾了你那么多年。你当真就这么狠心,要致我们于死地吗?”

    她说得情真意切,又加上那样的表情,一副被欺负却不愿还手的样子,话里话外却在骂玉萝忘恩负义,人家明明对你从来都没有真心,你却还死缠着胥松不放。祝遥都不得不称叹一下那高超的演技了。

    果然玉萝被对方一阵抢白,气得倒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胥松的表情却越加的心疼了,带些怒意的瞪向了玉萝,“玉萝,当日我已经跟你说得很清楚了,我心里只有颜儿一个,你为什么还要这样?”

    玉萝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了,她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被两人强制定义成了恶人。忍不住动了动嘴似是想要解释什么,却被沐媚颜打断:“胥哥哥,你不要怪玉萝姐姐,是我不对,是我的错。”

    “颜儿。”胥松更加的恼怒了,狠狠的瞪向玉萝,“玉萝,我真没有想到,你会是这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玉萝苍脸瞬间惨白,脸上都是绝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一道清冷的声音却突然想起。

    “她是怎样的人?”

    瞬间化神期的威压铺天盖地的袭了过去,连同胥松一起,把两人狠狠的压制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祝遥撤去了障眼的法术,慢慢显出身形来。

    八点档看得差不多了,是时候收拾这瘫狗血了。

    祝遥一步步的走了过去,完全无视胥松一脸见鬼了的表情,一字一句的问道,“胥松,你说我家玉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”那个就算是受了委屈,却也还护着他的小萝卜,对他一片真心,却被他如此对待。他到要看看,一千年的时间到底可以让他变成怎样的白眼狼。

    “尊……尊者!”胥松完全没有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,明明她已经消失了千年,连他都以为她早已经陨落,为何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,而且还是在他前来退亲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不由得就想起,当初在蓝翔时,祝遥把小萝卜交给她的情影。

    胥松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心底本来就对玉萝有几分愧疚,刚刚也只是一时之气,现在看到她想起以前的事,就更加的愧疚起来。

    到是旁边一到四号萝卜,满脸都是不敢置信,张了张口似是想叫什么,但又匆匆看了前面的胥松一眼,纷纷闭上了口。

    “是你!”到是沐媚颜惊呼出声,祝遥突然消失的原因,别人不知道她可是知道一清二楚,脸上明显露出了一丝慌乱,“你怎么可能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本尊为什么不可能在这里?”祝遥好笑的回了一句,“到是好久不见了,梧仙派的掌门千金,茹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这话音刚落,沐媚颜的脸色瞬间苍白,在场的人都一脸惊讶的看向地上的沐媚颜,全是不可置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梧仙派千金?这怎么可能?”萝卜二号从见到祝遥的神情中回来神来,喃喃道,“她不是大师姐的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梧仙派茹绿听说早被逐出了师门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听说是因为残害同门。”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当大家看到这一章的时候…………我已经在飞机上了,嗯。真的。

    我会想你们的么么哒~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