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章 没有婚约

文 / 尤前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祝遥尊者。”胥松皱了皱眉,从一开始的震惊中回过神来,虽然还是被压在地上,却仍挣扎着回道,“颜儿本名沐媚颜,是我们蓝翔派前身郁苍门的首席大弟子,当年被邪修追杀,九死一生才重生回到门派中。并不是你说的梧仙派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祝遥冷笑一声,刚刚听到胥松叫她颜儿,她就已经猜到沐媚颜没有用她夺舍的这个身体原本的身份,只是没有想到她居然被逐出了梧仙派,看来这一千年来与月寒星的争斗进行得很激烈嘛,而且她还处于弱势。“是真是假,不如请梧仙派掌门来此一趟,便可知晓。想想我丘古派还是有这个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沐媚颜的面色瞬间苍白,眼光一闪,立马抢先回道,“不必了。”

    “颜儿?”胥松也猜到了这有可能是事实,一脸的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沐媚颜咬了咬牙,她本身是谁,自己当然最清楚。可是现在的身体也的确是茹绿的,这是她不能否认的事实。

    深吸了一口气,收敛起所有的情绪,转头看了胥松一眼,瞬间眼泪就流了出来,脸上说不尽的无辜与难过,“胥松哥哥,对不起。我以前的确叫茹绿,可是我却并没有做出过传言中的事,我也是遭人陷害。请您相信我,我与媚颜妹妹自小相识,情如姐妹。你们错将我认为是她……我,我也是想为逝去的媚颜做点事,所以才没有否认。这么多年,我可有做过半点对不起你的事?”

    她这话说得非常有技巧,首先推翻了自己是梧仙派叛徒的谣言。而前郁苍派与梧仙派的确又有几分交情,她认识以前郁苍派大弟子沐媚颜也就可以说通,再表明自己其实是在替好姐妹做好事,情与义占了个完全。

    果然这话一出口,胥松立马就心软了。一脸心疼看着她。

    k,这绿茶表。

    想翻身,也要看她愿不愿意,她虽然有那个实力强大的黑影金手指,但现在也没见那黑影出现,她可以肯定要么那黑影此时并不在这里。要么就是因为在那个卷轴里受了重伤不能出现。所以这些年来沐媚颜才会混得这么惨,还是被赶出了梧仙派。只是没想到她还能跟胥松勾搭上。

    想起梦里胥松与她的纠葛,祝遥就一阵烦躁,难道剧情是不能逆转的,就算没有了之前的救命之恩。胥松也还是会爱上沐媚颜?

    “胥松哥哥,请你相信我。”沐媚颜还在全力争取胥松的信任,她跟月寒星已经水火不容,就只有蓝翔才是安全的地方,她绝对不能放手。

    看了一边的祝遥一眼,心底却不由得暗恨起来,她早就知道此人将会是她最大的阻碍,所以她才会先下手为强。让“魅影”去杀她,却没想到她到是命大。

    “颜儿……”胥松其实早就心软了,他都肯为了她与丘古派撕破脸。可见对她也是真心的,“我信你,我当然是信你的。放心我绝对会保护你的。”

    他这话音一落,背后的几个萝卜脸色瞬间都有些不好看,隐隐还向祝遥投去尴尬的神情。先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,单是她梧仙派叛徒的身份。就将给蓝翔派带来祸事了。蓝翔有着无数高阶妖兽镇守的护山大阵,如今称号修仙界最强大的护山阵法。不怕外派来袭,但于名声上总有影响。

    想起那护山大阵。众人又忍不住看了一眼祝遥,别人不知道,她们可是清楚,此阵还是她一手布下的。

    “尊者。”胥松扶着茹绿站了起来,祝遥的威压虽然已经收了回去,但他对这位尊者还是有些心虚的,虽然他不认为自己选择真爱有什么错,“今日我们来,只是为了解除我与玉萝姑娘的婚约,的确是胥某失言在先,我会尽我所能补偿她。”胥松掏出一个储物袋,递给玉萝,“想必这些可以弥补你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补偿。”玉萝已经摇摇欲坠,一脸痛心的看着他表情,“胥松,你当我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玉萝……”胥松手抖了抖,他没有侮辱她的意思,但行动却又实实在在透出这点。这么多年玉萝始终陪在他身边,多少也有感情。看着她这般伤心的模样,他不免也心痛起来。

    “胥哥哥。”沐媚颜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胥松这才像是下定决心一下,把储物袋放在一旁,“不管如何,我们的婚约就此做罢。”

    “婚约,我徒弟何时与你有婚约?”祝遥忍不住开口,冷笑一声道。

    胥松一愣,似是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问?

    “胥掌门,你从未向我玉林峰提过亲,这婚约之事从何说起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向紫暮掌门……”

    祝遥直接打断,“玉萝是我的亲传徒弟,修仙界的规矩,你身为掌门不懂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胥松被堵的个严实。的确,按修仙界的规矩,竟然玉萝是她的亲传徒弟,那她的一切本应由她来做主,何况是双修这种大事。

    “竟然没有提过亲,我也没有同意。何来退婚一说?”自个劈腿还想让玉萝背黑锅,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,“难道胥掌门,想一次来个完整,提亲和退婚轮一遍?呵!胥掌门,你这么任性耍我玩,当我玉林峰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有这个意思?”胥松急了。

    “前辈……”沐媚颜似是想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祝遥却直接一股威压攻了过去,“你又是何人?此时轮得到你说话?”

    沐媚颜被她一攻之下,嘴角已经有了血迹,胥松虽然担心,却还是没有说什么,只是及力想解释,“尊者,您这么多年没有回来。我只是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想干什么。”祝遥直接打断他的话,拿起桌上那个储物袋,眉头皱了一皱,扔了回去,“拿走你的东西,这门婚事我不答应。玉林峰的传人,不是随便什么人,都可以高攀得起的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胥松碰了一鼻子灰,本来是想来退婚,却被祝遥偷换概念变成了自己被拒亲,白白丢了个大脸,顿时神色也不好看起来。但到底眼前的人,对他有恩。而自己确也趁她不在,做了些不光彩的事情,于是也没有反驳的,灰遛遛的抱拳告辞想要回去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一到四号萝卜,也郑重的向祝遥行了大礼,心情还是颇为复杂的,虽然胥松已经是掌门,也是他们认可的。但祝遥必竟还是蓝翔的创始人,以前她失踪的时候还好,现在突然又冒出来,她们的立场顿时也就尴尬了。

    “慢着。”临出门前,却又被祝遥叫住了。

    胥松等人脚步一顿,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有一事想请教一下蓝翔派掌门。”她特意加重了掌门两个字,似笑非笑的开口,“贵派是不是有改名,叫郁苍派的打算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不单是胥松,就连旁边的几个萝卜,脸色都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胥松口口声声说,是因为把沐媚颜当成了以前掌门的大弟子才救她的,后来知道她的身份后,又以前大弟子好友的身份,继续包容着她。可是他忘了,现在他们是蓝翔派,而不再是以前的郁苍派了。

    这个借口,怎么可能成立。

    沐媚颜是郁苍派掌门大弟子的事,祝遥其实也隐隐猜到了,以前她没有特意回忆那个梦境,必竟从她收小萝卜为徒开始,整个事情都已经偏离了原本轨迹。

    而之前去救那八十二个小萝卜头的时候,只隐隐觉得郁苍派这个名字有些熟悉。却没有想到郁苍派居然就是重生前女配那个被灭门的家。这回看到她跟胥松在一起,她才猛然想起这件事来。

    前世的女配,家里被灭了满门,才投靠梧仙派,投入了启寒的门下。而在她重生后,她回到过去的时间,由于空间法则的原因,同一个时间点,不可能存在相同灵魂的两个人。所以这世的她死在了逃亡的路上。

    而前世已经修练到元婴的她,才会有机会夺舍成为别的人。

    其实当年她救那些萝卜的时候,就怀疑过,为什么待在那里的全是灵根不怎么样的低阶弟子,精英弟子却一个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并不是门派小没有精英弟子,而是那些精英弟子,连同沐媚颜一夫,早就已经逃出去了。她救的小萝卜们,其实都是门派的弃子,关在里面等死而已。当时她还以为这门派挺有人性的,现在看来,却是自私得可以。

    兴许是因为那个黑影在古卷里受了重伤的原因,这一千年来,并没有帮上她什么忙,她才会被逼得离开了梧仙派。她估计也只是随着记忆,想回到已经被灭了的郁苍派,却发现自己门派还存活着。

    而沐媚颜之所以留下,是因为现在的蓝翔,有那些高阶妖兽组成的强大护山阵法,可以保护她不被梧仙派发现。所以她才以原本沐媚颜的身份,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其实她要是安份的在蓝翔待着,祝遥到是不会说什么,必竟那里曾经是她的家。可是她却万不该挑拔胥松跟玉萝之间的感情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大家看到这一章的时候,我应该已经在泰国了。听说那边水果很好吃,我会替大家多吃点的。╮(╯▽╰)╭(我家徒弟又挂了../21/21166/)-- ( 我家徒弟又挂了 /38/383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必赢亚洲766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.shangshu.cc